俄军越过高加索山 —— 北极熊拍下熊掌

我们做了一桌饭,请了很多客人,但其中有几个人是来捣乱的。


突然来了个电话,某先生在吗?你表弟让熊给坐屁股底下了。


我们当然不能说:“嘿,某某,你还想整事儿吗?”


咱是主人,还是大度些,来来来,大家吃着、喝着。


8月8日,星期五,北京,一个闷热的傍晚。从西北和西南方向来袭的雷雨被空军的飞机和1000枚火箭阻截在城区之外。大多数北京市民早早的坐在家中,吹着空调,喝着茶或冰镇啤酒,打开电视等待着奥运开幕式。奥运村附近,成千上万的士兵和警察严阵以待,防备可能作乱的宵小。

鸟巢内,一片欢腾。贵宾台上,胡总气定神闲,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总统、总理、王子、公主们摇着中国传统的折扇驱赶热气。只有一个人表情凝重,他就是俄罗斯总理普京。一天后,有记者评论说普京心情不好,但是俄罗斯著名作家谢苗诺夫笔下的一个明星间谍施基里茨上校曾经这样说:“我如果生气,脸色更难看。”


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鸟巢上空的金色焰火,半夜里,突然接到一个记者朋友的电话:“格鲁吉亚进攻南奥塞梯了,俄罗斯会作出反应吗?”如果大家一直关注今年前几个月的高加索局势,一点儿也不会感到意外。我说:“六成吧,至少会派哥萨克志愿军”。


第二天早晨,上网一看新闻:“150辆俄罗斯坦克装甲车开进了南奥塞梯”。


坦克


对21世纪的军迷来说,这是一支几乎过时30年的装甲部队。


坦克是T-72,步兵战车是BMP-2,甚至还有BMP-1,自行火炮是2C3型,火箭炮是“冰雹”型和BM-27型。这些武器都可以在俄罗斯的博物馆里看到。看着新闻镜头,仿佛是1979年阿富汗战争的片段。


经历了苏联解体之后的经济崩溃,俄罗斯还没有足够的资金给它的机械化部队换新装备。俄罗斯是绝对不会让这套旧装备出现在红场阅兵式上的。


但在高加索山区,这样一支装甲部队可以轻易的碾碎一切抵抗,因为重装部队真正的威力来自坦克、摩托化步兵和自行炮兵之间的合力,格鲁吉亚的轻装部队无法和重装部队正面抗衡。


对老布什、撒其尔夫人这一辈老派的西方政治家来说,电视镜头里出现长长的T系列坦克纵队,这是一场噩梦的重现。


上世纪80年代,曾经有40000辆坦克组成的装甲洪流压在中欧平原上,远东还有10000辆坦克可能用于增援。北约军队一直没有找到一种常规战术可以阻止这样的威胁。


美国的办法是在西德一些道路交叉点上埋上核地雷,就是说为了防止西德人民落入共产主义“魔掌”丧失言论自由、民主和人权,美国盟友要把他们和苏军先头部队一起用光辐射烧死掉。虽然这在字面上好象符合“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但帕特里克·亨利的原话是说他自己选择“不自由毋宁死”,而没说强迫别人。这句话后来进一步被歪曲成赖丝的口头禅:“民主不是无代价的”。


1945年柏林,1956年匈牙利,1968年捷克,1979年阿富汗,俄国人总是用坦克解决政治问题。从莫斯科直到拉芒什海峡,东欧、西欧波状起伏的大平原最适合使用坦克。1991年苏联解体,终结了俄国坦克对西方的威胁。


17年后的2008年,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再次给俄国坦克灌满柴油,给小伙子们每人灌200克伏特加,俄罗斯的坦克跨过了高加索山。小布什、萨科齐、默克尔等西方新一代政治家们面对俄国坦克,同样束手无策。反到是教皇本笃十六、还有一些波兰官员叫得比较响。


也许到了2028年,西方会找出一个米兰·昆德拉第2写个《**不能承受》,找个朱莉叶·比诺什第2出来裸奔几圈,拍一部色情搭台、政治唱戏的《****之恋第2》,聊以出一口恶气,但是眼下只能干瞪眼了。


这就是坦克这种鬼东西令人讨厌的地方了。


索契


今年4月5日,普京离开总统宝座之前,他在黑海旅游胜地索契和小布什进行了最后一次峰会。地点是精心选择的,普京不会随便跑到距离莫斯科1500公里外的什么地方,2014年索契要举办冬季奥运会。


据报道,普京在峰会期间重申,莫斯科认为北约向俄罗斯边境方向进行东扩对俄罗斯利益构成实质性的威胁。普京许诺将做出相当的回应,他暗示,如果北约允许格鲁吉亚加入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俄罗斯将以科索沃为例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独立。从而在北约和自己的边境地区建立一个缓冲区。


参加北约峰会某国代表团的消息人士接收采访时说:“俄罗斯总统在谈到关于格鲁吉亚问题时非常平静,就象随便说说一样。当提及乌克兰的时候,普京发火了。他对布什说,‘你知道,乔治,乌克兰甚至称不上是一个国家!乌克兰是什么?它的一部分领土是东欧,还有很大一部分领土是我们送给它的!’普京就这一问题非常明确暗示,如果乌克兰将加入北约,那么乌克兰很可能不复存在。既普京几乎在威胁,俄罗斯可能将开始抢夺克里木和乌克兰东部地区。”


小布什听了无动于衷,他以为普京的威胁是空洞的。


而普京很认真,普京请和布什及其夫人劳拉在索契“博恰罗沃小溪”总统官邸观看看“索契-2014”奥运设施模型。就在8月7日,索契的海滩上还发生了爆炸。中国作为奥运会主办国,我们当然明白,不能发生这种事情。索契西边是乌克兰,东边是车臣,南边是格鲁吉亚,要把这快地方“打扫干净”,6年的时间还嫌短。


无人机


2008年04月21日,格鲁吉亚无人侦察机在阿布哈兹上空被不明身份的米格-29战斗机击落,格鲁吉亚国防部公布了录象。之后几天陆续有多架无人侦察机被击落,高加索地区开始升温了。


美国明确表示支持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但真正的阻力来自北约内部。美国希望格鲁吉亚成为里海到土耳其输油管道的“高加索守门人”。但一些北约国家认为,格鲁吉亚是个“高加索病人”。


问题就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这两块亲俄地区的存在,导致格鲁吉亚无法关上高加索的大门。格鲁吉亚需要解决这两个问题,作为加入北约的“投名状”。


如果一个北京出租车司机看到拉杆箱,马上就会想到首都机场。这种以色列研制的赫尔墨斯450型无人机是一种师、旅级作战单位的侦察工具。对俄国情报军官来说,这意味着一次师级规模的进攻近在眼前了。


演习


关于8月8日冲突的经过,俄罗斯媒体是这样说的:


15时俄联邦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在克里姆林宫召集国家安全会议紧急会议,并表示不能容许本国公民和维和部队出现伤亡,凶手将受到惩罚。他说,作为总统,必须保护俄罗斯公民的生命和尊严,无论他们身在何处。


15时20分 俄罗斯军队运兵车队进入南奥塞梯境内。


15时50分 俄罗斯装甲部队开进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


事实上,神仙也没法在50分钟内发动一支装甲部队。因为这需要提前存储和输送大量的燃料、弹药以及其他补给品;战车要检修保养,大炮要在靶场上校准;通向战区的道路、桥梁都需要事先加固和修缮。


给高加索军区第58集团军的坦克调拨燃料的命令,应该在几个月前就在俄军总参谋部大楼内飞来飞去了。那个白色的大理石建筑距离克里姆林宫仅600米。


2008年07月16日,俄罗斯军方发言人说,近8000名俄国士兵、700辆坦克装甲车辆在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交界的北高加索地区进行反恐怖演习。格鲁吉亚国防部说,1650名美军与格鲁吉亚士兵,在曾为俄罗斯控制的瓦齐亚尼基地举行演习。





也就是说,早在1个月前,双方都作好了战斗准备。


葬礼


8月3日,在莫斯科,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用华美的赞誉和真诚的热泪埋葬了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民主斗士”索尔仁尼琴。几天后,俄国的坦克重新走上了斯大林的道路。政治就是如此微妙。


其实,自从叶利钦等自由派“休克疗法”失败,静悄悄的改变早已开始。


1996年,恢复了红场阅兵。


2001年,用苏联国歌的曲调填词创造了俄罗斯国歌。普京总统在俄RTR电视台上称“如果我们不使用过去的象征,尤其是前苏联时代的象征,那就等于说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作出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我不能同意这种说法。”


2007年以胜利旗的名义,红场阅兵时重新举起了插上柏林议会大厦的那面镰刀锤子军旗。


2008年5月9日,坦克重新出现在红场阅兵上,而且恢复了苏联样式的军装。


2008年8月8日,发生的事情就不奇怪了。


撤军


由于后院着火,格鲁吉亚立即从伊拉克撤退2000军队。从军事角度看这点兵力毫无意义,但至少在政治上是必须的。因为当俄罗斯的坦克在自己的国土上咆哮时候,继续在伊拉克恐吓伊拉克人,不会给格鲁吉亚的军旗增添任何荣誉。


1221~1222年,当谷儿只(格鲁吉亚)国30000十字军在黑海岸边上船,准备参加第5次十字军征服埃及的战争时,20000蒙古骑兵绕过里海,突然出现在谷儿只境内。这是成吉思汗最勇敢的将军哲别和速不台率领的先锋部队,担负着对西方的战略侦察任务。这一仗毫无悬念,30000谷儿只军全军覆没,蒙古军继续向俄罗斯前进。谷儿只国“投奔自由”的第一次努力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历史湮没了。


历史为什么惊人的相似?因为格鲁吉亚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无法靠拢西方。


俄罗斯版科索沃模式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谢尔盖·米罗诺夫对俄新社记者说,俄罗斯将坚持追查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的刑事责任,他发动了对南奥塞梯的军事侵略,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米罗诺夫强调,格鲁吉亚领导层,萨卡什维利个人犯下了严重的战争罪行,向维和部队发动进攻,屠杀和平居民,造成大量无辜居民,包括妇女和儿童死亡,犯下了反人类罪。


多典型的科索沃模式,地方分裂势力+人道主义危机+军事打击。唯一不同的是,俄罗斯版中用坦克代换了美国版的隐形飞机,因为俄罗斯暂时还没有隐形飞机。


让西方政客比较郁闷的是,科索沃模式正是他们创造的,所以俄罗斯驻北约的代表毫无顾忌的反复提醒他们这一点。


让西方政客更郁闷的是,这个模式同样适用于亲俄势力强大的东乌克兰。波兰、捷克也有少数民族问题。



冷战后美国全面扩张时期的终结


西方兵学泰斗克劳塞维茨认为,所谓进攻的“顶点”,是指战略进攻进行到它的力量足以进行防御以等待媾和的那个时刻。超过这一时刻继续进攻,就会遭到强大的反击甚至一败涂地。


北约试图第3次东扩,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要求加入北约,这早已不是新闻了。但是,北约有能力防卫格鲁吉亚吗?答案是否定的。


美国,自封为“民主灯塔”,“新罗马帝国”,“领导世界”,已经陷入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没有尽头的战争,早已无兵可派。


英国,老牌帝国,从第一次世界战之后就走上下坡路,在西方列强中是的撤退专业户。


法国,从拿破仑一世皇帝之后就没单独打过胜仗,法国军队是为威胁非洲小国量身定做的。


德国,原苏军的手下败将。


8月9日,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在CNN电视频道宣布,俄罗斯发动战争,入侵格鲁吉亚。他认为,此时向格鲁吉亚提供帮助,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这已经不是格鲁吉亚的问题,这也涉及到美国,涉及到价值观念。

如果说西方人有什么价值观念,那只能是石油。


8月11日,俄国驻阿塞拜疆大使瓦西里·伊斯特拉托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罗斯没有有破坏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输油管道的计划。


这种“婉转”的说法实际是对西方最严厉的恐吓。事实上那条管道在土耳其境内的部分,已经燃烧了一个星期了。


如果早知道8月初这一天,或许西方人就不会在3月里发动妖魔化中国的舆论战,或许他们还会亲吻而不是抢夺一个残疾女孩手中的奥运会火炬。和2001年4.1撞机之后遭遇9.11袭击一样,西方人发现他们又一次选错了对手。


俄国坦克越过高加索山的第2天,西方媒体对北京奥运会的报道就客气多了。和里海的石油相比,北京的空气、西藏人权、达赖、达尔富尔问题统统可以被丢到爪哇国去了。美国人的黑口罩,德国人的藏独头带、腕带、T恤衫什么的,各种小手段就更不值一提了。


冷战结束之后,西方一直在全世界扩张。如果说伊拉克、阿富汗的持久战是温水煮蛤蟆,还不足以让西方政治家认识到他们的实力正接近扩张的顶点,那么俄国的坦克则明确了这一点:一个西方为所欲为的时代终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