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之方晓在华东野战军(11)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方晓,原名张文光,河南省社旗县人,1918年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历任团参谋、旅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和江苏省军区司令捕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工程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82年12月离休。




景健忠团长在济宁战斗中牺牲后,第二十三团一度只有王良恩政委、齐安昌主任和方晓参谋长3名团级领导干部。8月中旬的一天,王良恩政委告诉方晓:“师司令部参谋主任石一宸可能调任我团团长。”

抗战期间,方晓在滨海地区部队工作时就与石一宸相识。1943年5月之前,他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旅作战参谋股股长,方晓先后任第—一五师教导第二旅和该旅第六团侦察参谋。滨海军区成立后,他任滨海军区司令部作战参谋(后任副科长、科长)。1944年冬,方晓调任滨海军区司令部侦察科副科长(后任科长)。可以说,俩人是在“一个山头”共过患难的老战友。他的参谋工作做得比较全面,组织能力强,文化底子较厚,社会阅历也较丰富,且能言善辩,所以方晓从内心坐十分尊敬他。此次他调任第二十三团团长,负责军事指挥,又有王良恩政委在政治上掌舵,四人一条心,为打好翻身仗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石一宸团长到任后,不负众望,成为了扭转第二十三团被动作战局面和提高攻坚战斗能力的重要指挥者之一。但人无完人,他也难免有不足的一面。

二十三团因在泰安、济宁等战斗中伤亡较大,指战员的作战情绪受到影响,所以上级分配作战任务时多是要二十三团担任预备队。曹南配合兄弟团反击敌整编第五十七师、郓南王老虎反击敌整编第五师、曹县攻击敌保安旅等战斗,均因情况变化而未能得手。配合兄弟纵队参加沙土集攻坚战斗和土山集攻坚战斗,结果是一胜一负,致使全团指战员对于二十三团屡次都是担任师预备队想不通,而且一时很难说服大家。

石一宸到任不久,说话也起不了很大作用。由于他的军事知识丰富,所以引起了少数营级干部的背后议论,甚至讽刺说:“大学教授给上了一堂课,我们挨了一顿批。他能否打仗,还要看今后的战斗。”每当听到这类议论,王良恩政委总要予以批评教育。方晓听到时也进行说服工作。

那时,少数营级干部对石、齐和方晓三人确实有些看不起,认为他们都是从高级机关下来的参谋,能说会道,打仗不见得过硬。这类偏见是有其历史根源的,因为那时工农出身的干部大都认为,读过几年书的人不能打仗。但是,斗争的实践证明:大多数知识分子干部都成功地经受了革命熔炉的锻炼和考验,成为了优秀的指挥员,而决定因素就在于他们是否具有为革命牺牲个人利益的勇气;只要解决了这一主观问题,他们不仅能够学会打仗,而且是能够学得很快的。石一宸、齐安昌和方晓,都是非常注意向兄弟部队学习的。

在转战鲁西南的日子里,二十三团领导干部团结一致,一直争取配合兄弟部队再打几个好仗,但未能如愿。不久,大家怀着多打胜仗的决心,向豫皖苏地区挺进了。

土山集战斗后,第三纵队转移至单县以南,准备向豫皖苏地区进军。

9月26日夜,华东野战军首长除留西线兵团第十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一纵队坚持在鲁两南地区与敌作战外,亲率12万大军,分两路从民权、商丘、马牧集(今虞城县县城)间越过陇海铁路,进入豫皖苏地区。东路第三、第四、第六纵队,由陈毅、粟裕首长直接指挥,经商丘东、西两侧(第三纵队经马牧集、小杨集)南进,后转战于徐州、宿县(今宿州市)、商丘、阜阳一带。西路第一、第八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同年11月底开赴大别山区归还建制),由陈士榘参谋长指挥,从民权东、西两侧越过陇海铁路,后转战于商丘、许昌、开封、商水县周家口(今周口市)一带。

豫皖苏地区是指陇海铁路以南、平汉铁路以东、淮河以北、运河以西的区域。抗战期间,我八路军、新四军曾在此建立和发展根据地。抗战胜利后,我军除留少数地方部队坚持斗争外,主力部队北撤。1946年12月12日,冀鲁豫第六军分区和华中第八军分区合井为豫皖苏军区,由张国华任司令员,吴芝圃任政委,隶属于晋冀鲁豫军区。此时,这里的大部分地区已被敌军占领,我地方武装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斗争。

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挺进豫皖苏,旨在创建巩固的豫皖苏根据地,以配合刘邓、陈谢大军创建鄂豫皖、鄂豫陕根据地,并策应兄弟部队完成恢复苏中、苏北根据地和保卫山东根据地的任务。全军一致认为,上级的战略决策非常正确。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进入豫皖苏后,在一两个月内专打分散薄弱之敌,只打小仗,不打大仗,着重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发展和巩固根据地。

第三纵队所到之处,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残敌,摧毁敌政权,发展地方武装,创建、恢复人民政权。为扩大根据地,纵队在广阔的豫皖苏平原上连续转了几个圈子,西至皖豫两省交界处的界首、槐店(今为沈丘县县城),东至津浦铁路以东的灵璧、泗县、睢宁一带。在此期间,部队虽然打的都是小仗,但有数十次之多,共歼敌1700余人,还先后三次配合兄弟纵队破袭津浦、陇海铁路,切断了敌军的运输线,使之无法通过铁路迅速调兵。

这时,我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鼎足中原,已形成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形势。敌军因一时后援接济不上,只好暂取守势:原尾追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的敌整编第五师列阵于徐州附近,整编第十一师进占涡阳、蒙城后未敢贸然继续进犯。

10月至12月,纵队主要的作战活动是奔袭宿县、配合兄弟部队开辟淮北根据地和破击陇海、津浦铁路。此外,因部队远离后方,还要就地解决部队的吃饭、穿衣问题,并利用战争间隙对部队进行教育。


本文内容于 2008-8-13 21:24:38 被河南人的讽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