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是一支主要活动于津浦铁路鲁南段和临(城)枣(庄)支线上的小型抗日武装,创建时只有11人,最多时也不过200余人。徐广田从铁道游击队创立到抗日战争胜利一直在游击队工作,并且长期担任铁道游击队长枪中队的中队长,为铁道游击队的发展壮大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抗日战争胜利后,徐广田却改变了革命立场。


参与创建铁道游击队


铁道游击队的创建是抗战形势的需要。1938年3月18日,日军侵占枣庄后,派重兵驻守枣庄。日军大规模的“清剿”和“扫荡”,给山区抗日军民带来严重威胁。为获得枣庄日军活动的情报,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选派洪振海和王志胜潜入枣庄,于1938年10月建立秘密情报站。1939年秋,罗荣桓率领八路军一一五师部分主力挺进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亦被改编为八路军苏鲁支队,鲁南抗日斗争形势大有好转。支队领导指示:在继续搞好抗日情报工作的基础上筹建抗日武装。洪振海便秘密组织了一支有11人参加的抗日武装,取名为枣庄铁道队。1940年2月,苏鲁支队正式将枣庄铁道队命名为鲁南铁道队。伴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鲁南铁道队的活动区域由临枣线转移到了津浦路临城一带,与活动在那里的另外两支铁道队配合行动。1940年7月,为便于统一领导和指挥,这三支铁道队被合编为鲁南铁道大队。从此,铁道游击队进入大发展时期。


铁道游击队创建时,条件非常恶劣。日本侵略者在鲁南大搞“强化治安”,疯狂地“扫荡”,使鲁南抗日根据地部队供给渠道中断,处境十分艰难。那时,部队分散在各个地区,实力相对弱小,装备也很差,当地的群众又没有完全发动起来。而敌人在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并拥有近代化的装备。面对众多的敌人,人民武装只有和敌人打游击,寻找有利时机打击敌人。


徐广田作为铁道游击队最早的队员之一,又是铁道游击队锄奸队的主要成员,在铁道游击队的创建和发展过程中,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机智勇敢,并且长期担任铁道游击队长枪中队的中队长,亲自参加过夜袭洋行、飞车搞机枪、破坏铁路、炸毁桥梁、截货车、打票车、拔据点、断通讯等战斗。


铁道游击队造就了英雄徐广田


铁道游击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八年抗战中,这支活跃在敌人心脏地带的小型抗日武装,机智勇敢地打击日本侵略者,使敌人的运输线一次又一次瘫痪,抒写出无数个传奇。他们截火车得来的武器弹药、布匹服装,在抗战困难时期成为抗日武装给养的有效补充。


时代造就了一个英雄的群体,而徐广田就是这个英雄群体的优秀代表。1943年夏天,山东军区召开全省战斗英雄、模范大会,徐广田被评选为甲级战斗英雄。他在大会上讲述了他个人以及铁道游击队战友们创造的动人事迹,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轰动。


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铁道游击队以短枪和便衣,战斗在敌人据点林立、重兵据守的铁路线上。他们不仅在军事上牵制住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山区主力作战,而且夺取了众多的军事物资以支援根据地。他们的英雄业绩,鼓舞了抗日根据地军民的士气和坚持抗战的信心。


徐广田在铁道游击队中打鬼子是最勇敢的,能完成艰巨的战斗任务。但是平时“思想政治上表现较差,在同志之间,好感情用事,不从政治上出发,常计较个人的得失,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缺乏党的组织观念。”


徐广田改变了革命立场


1945年10月,枣庄的1000多日军携8挺重机枪、130多挺轻机枪和两门山炮等轻重武器,向铁道游击队投降。规模如此庞大的日军向一支不足百人的抗日游击武装投降,这在当时所有的受降行动中是十分罕见的。至此,这支由铁路工人、小摊贩、矿工和流浪者组成的非正规部队,在铁路线上与日军周旋了7年之后,终于取得了这场较量的最后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枣庄成立了铁路管理局。铁道游击队的正副队长刘金山和王志胜都担任了局一级的领导职务,而徐广田却仍然是长枪中队的中队长。这样做是因为长枪队是一色的日式装备,领导尚不忍心拆散,把它保留了下来。而长枪队是铁道游击队的一部分,别人很难领导这个部队,所以仍让徐广田留任中队长。可徐广田却不是这样想的,他以为这是因为自己不大服气刘金山的领导,所以要报复他,没有把他分配到铁路上去工作。不然,为什么所有的干部都提拔了,唯独他仍是中队长呢?为此,徐广田对刘金山很不满,憋着一肚子的气。


徐广田的哥哥参加铁道游击队受伤致残,弟弟也在铁道游击队的战斗中牺牲了,他本人也负过几次伤,家里没有土地,仅靠铁路维持生活。他和弟兄们参加铁道游击队,虽然是供给制,可是由于经常搞敌人火车,大部分物资交公,还留有一小部分救济队员的家属。现在抗战胜利了,为了阻止蒋介石部队北上,把铁路都拆除了,因此,他们的家属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当时领导对徐广田问题的认识是这样的:徐广田是省军区命名的战斗英雄,他在铁道游击队的抗日斗争中是有贡献的。日本鬼子投降后,他的个人主义思想抬头,组织纪律性差,可以也应该好好进行教育。但组织上在考虑干部时也有漏洞,如成立铁路局时,提拔刘金山为副局长,提拔王志胜为工会主席,这都是正确的,但比较而言,仅仅为了保存一个长枪中队,不提拔徐广田是不适当的。徐广田在职务上仅次于副大队长,王志胜已提拔为铁路工会主席,而徐广田仍是连长,在职务上显得有些悬殊。从组织使用干部的原则来看,对徐广田的安排就有点不够周全了。当时鲁南军区发现这一问题后,马上下令调徐广田到军区学习,学习结束将任命他为鲁南军区特务团的营长。可是这一命令下晚了,徐广田已愤愤地回了家。


当时形势非常紧张,驻在徐州附近陇海线上的国民党部队,在临城一个师的策应下,向鲁南大举进攻。枣庄党政机关不得不作暂时的撤退。徐广田的家乡正处在中间地带。鲁南军区考虑到徐广田是铁道游击队的战斗英雄,如遭不测,将造成不良影响,所以派原铁道游击队副政委郑惕带一个连星夜赶到徐广田的家乡,动员他随部队撤到后方的安全地带。但这时徐广田已为坏人左右。郑惕经过多方查找,还是没有找到徐广田,再加上行踪已被敌人发现,于是就带人回山里去了。


后来,经叛徒牵线,敌人把徐广田弄到临城,大摆宴席招待他,想利用他的影响让他当特务连长。徐广田应允了,但只干了两个月名义上的连长。这是因为,他根本得不到信任,而且毕竟受了党的教育多年,也不愿干触犯党和人民利益的事情,后来就坚决要求退了下来。


鲁南地区解放后,因徐广田曾经投敌叛变,被公安部队逮捕。由于他在敌人那里呆的时间不长,也没有什么大的恶迹,所以只判了两年徒刑。三年困难时期,徐广田在贫困和疾病中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