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的西方文明主线(ZT)

西方文明,暂且不论它的发展前景如何,至少是在现阶段的繁荣是我们所应当正视的。回顾近代几百年来世界历史的进程,我们必须从一种更深的层面上理解它,剖析它,找到它的主线,才能真正的一方面学习它的长处,以弥补我们的不足之处,另一方面更清晰的理解它的种种缺陷,寻找解决的办法。


在西方文明中,最经常提到的两个词,一个是理性,一个是价值。人脑的思维可以分三种:知性、理性、感性。感性就是直观的感受到,理性即是对这个所直观感受到的东西的判断分析,知性应该是建立在判断和分析上产生的情绪,比如是喜欢或者是憎恶。传统上,西方人是一个理性的民族,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的西方传统思想无一不高提理性的大旗(这种理性主义的思想在现代西方哲学中逐步被抛弃,这里暂且不论,因为这是他们在西方传统文明大繁荣之后产生的必然的反思,与我们讨论的西方文明繁荣的原因显然关系不大)。正因为如此,西方人具有很强的钻研的精神,一根筋,往往竭尽所能穷究事物本质。而进行理性思维必然要求有对象、有标准,什么是对人类有益的,对发展有作用的,才会用理性的研究它。而这个标准当然就是价值了,价值是人主观的意愿,它深刻表明了他们在看待世界的方式,他们把世界看作人认识改造利用的对象,客体。所以,很明显的,有了一种钻研的精神,还有了钻研所必需的对象和标准,西方文明会出现科学也就不言而喻了。


(说到西方人的一根筋,多说一点。在我看来,绝大部分西方人很傻很天真,他们的思维是直线性的,不是错就是对,这和我们的思维方式显然不同,咱们中国讲太极,也是讲阴阳生生不息,但这里就不同了,阴极生阳,阳极生阴,套用他们的说法,这里就有很强的辩证法的痕迹了,所以有的外国人说中国人的思维是一种螺旋上升形的,说的非常形象。同样是达到一个目标,咱们讲究虚实相生,避实就虚,迂回前进,西方不一样,往往直接直奔主题,毫不掩饰。祖宗的东西真的是很好,知道西方科学的标志电脑么,二进制的发明,是当年莱布尼茨看到太极图才有启发发明的!)


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相信这种普遍的行为模式、思维准则肯定是有它最本质的根据的。我们就从西方哲学也就是西方哲学产生的源头,古希腊哲学谈起。


历史上总有惊人的相似的地方,与中国先秦百家争鸣的同时,希腊人也同样开始思考人与自然、人与世界的关系问题了。这时候他们主要讨论的是关于宇宙生发,世界的本质等的问题。东西方的伟大思想家们分别解释了世界发生发展的根源,这些思想我们叫它本体论宇宙论都行。无论是西方泰勒斯的水成说,东方老子的道生万物,还是孔子的天的观念,都已经很少受宗教的影响,带有一种理性的自然论的倾向。这反映出了人类早期发展进程中理性思维发展的表现,是从茫茫然无知的生存到有思想的有问题的思考的阶段,这是人从动物中真正走出来,意识到自我,意识到外在的阶段,这时候的人类文明真正开始。


显然,早期东西方文明对人与世界的理解并没有太大的分歧。巴门尼德的存在,老子的道,都是一种非常抽象的对世界的概括。但是西方,却出现了一位叫柏拉图的人,它的诞生,西方文明慢慢与东方区别开来。无论是老子、庄子、孔子他们虽然都探讨了世界的本质,但是很遗憾,他们都是抱着一种很务实的态度接受了现实的世界。比如老子的道,他自己就说道是不可知,不可名的,对于道,只是既定的接受它,并不去深入的研究。柏拉图提出自己的理念论,理念组成世界,理念是可以认识的。认识理念就是知识。西方理性主义传统、认识世界、主客二分的认识方法从这里开了头,一直延续下去,影响西方深远。


此后的欧洲中世纪时代,虽然宗教对哲学、科学的压迫十分严重,但教士们论证上帝存在等问题依然使用哲学作为工具,使用亚里士多德的辩证法等,思想在一种隐秘的境遇里潜滋暗长,为以后的文艺复兴作了准备。


文艺复兴兴起,实际上是经院哲学自己产生的必然结果,一千年来的思辨,早就为以后的大爆发埋下了种子。文艺复兴,所谓复兴希腊罗马文化,就是复兴的人的主体地位,人作为主体认识客体,改造客体的地位。


于是经验派产生了,于是唯理论产生了。围绕着认识问题,英国的经验论与大陆唯理论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二者无非解释的是认识的可能性和过程,但是在认识的本质,知识的标准上二者一致。认识的本质,就是主体利用理性,认识事物的本质,得到知识。而所取得的知识,以认识的对象为准,知识符合对象,认识才是正确的。


应该注意到,无论经验论,唯理论,对于理性在认识过程中的作用,是相同的。


但是随着斗争的加剧,经验论、唯理论非但没有解决认识的可能性问题,反而连理性,这个认识的最基本的东西都开始说不清。它的影响是巨大的,稍有不慎,西方科学得以产生的哲学基础就没有了,科学成了没有根基的大厦!休谟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他一方面证明了经验认识事物的不可能性,另一方面,他证明了唯理论终究也是不成立的。因为先天的理性获得的真理只能与自身有关,我们不可能证明它与外部世界的符合。


最后,康德出现了,他整合了经验论,唯理论,他一反传统,改变了过去知识符合对象的观念,提出对象符合知识的新论点,他把事物分成可知的对象与不可知的自在之物,人可以通过先验判断认识其对象方面,也事物的真正本质人类无法认识。这其实就是一种辩证的观念,他所说的知识其实只与人有关,所以是对象符合知识(真正的对象的本质是人无法认识的,人只能认识到对象符合人的需要的一方面)。


黑格尔将辩证的想法贯彻到底,直接提出知识即符合对象,对象符合知识双向作用的动态转化的理论,它的始终没有摆脱主客二分,主体认识客体的框框,不过,其思想内部已经萌发出了新的转机。


不难看出,西方传统文明有一条主线,那就是人与世界的关系,即主体认识客体这条线索。正是因于这,西方才会出现了科学的繁荣。但同样的,得于此,失于此,过度重视理性,对自然的价值性的理解,对人的价值性的评判,忽视人的感性、知性,都造成了当今社会的诸多弊端。生态恶化,环境污染,人的群体性的道德流失等日益困扰现代社会的发展。


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200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们会说应当从2000年前的孔子那里寻找解决方法。中国传统思想中的天一合人观念,人与世界和谐发展的理论观,不将世界,不将人看作是僵死的对象的观念更值得我们深入挖掘,借鉴。


PS:通常说,人与世界关系经过了三个阶段


一、原始的天一合一,特点是对世界的不了解,本能的认为人是世界的一份子


二、主客二分,特点是对世界的了解不断加深,但未能认识到人是世界一份子


三、超越于主客二分之上的天一合一,特点是建立在对世界深入认识的基础上,清晰的认识到人是世界一份子,从而更好的改造世界,利用世界。


转自:网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