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将帅连刊]一级上将张学良(A5期)

yangmr 收藏 0 692
导读:[center][B][国民党将帅连刊]一级上将张学良(A5期)[/B][/center]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13_49436_7749436.jpg[/img] ◆张学良简介及简评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5日)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小六子。祖籍辽宁海城,1901年6月3日(夏历4月17日)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九间乡鄂家村张家堡屯(旧称桑子林詹家窝铺)。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纵观他的一生是伟大

[国民党将帅连刊]一级上将张学良(A5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学良简介及简评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5日)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小六子。祖籍辽宁海城,1901年6月3日(夏历4月17日)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九间乡鄂家村张家堡屯(旧称桑子林詹家窝铺)。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纵观他的一生是伟大的,他施行易帜使中国从形式上走向了统一,虽然他奉行蒋中正(字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此处有争议),据中国历史教科书及张学良纪念馆是蒋中正下达的不抵抗命令,但据《中国近代史》(第四版)以及张学良自述(可见《张学良世纪传奇》第四十五章《沈阳兵变》部分)则是张学良本人下达的不抵抗命令)致使东三省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入日本贼寇之手,但日后的西安事变不仅将中国共产党从危机中解救了一把同时也拯救了中国革命(此处有争议),让中国从内战走向了联合抗日并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中国人民内部的团结,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巨大贡献。

◆东北易帜

1928年6月3日,张作霖被日本军人炸死,张学良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开始统治东北。张作霖被炸死后一星期,以“东北易帜”的果断行动,宣布服从南京国民政府,7月1日,张学良向国民政府发出《绝不妨碍统一电》,促使中国从形式上的统一!事后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司令长官,陆海空军副司令。

◆九·一八事变

1931年日军为取得更大利益,于当年9月18日突然对东北军发动攻击。在不抵抗命令下,东北军撤出东北,日本策划伪满州国成立,从此东北民众开始了日军统治的14年悲惨生涯。抗战胜利后,每年的9月18日被中国人视为国耻日!

◆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与西北军将领杨虎城在西安扣留了蒋介石,发动了西安事变。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但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后,被南京中央军事法庭判决,后被蒋申请法庭宽恕但被软禁。

◆年表

1924年 24岁

4月8日,任奉天陆军第27师师长。5月初又兼任东三省交通委员会委员。

9月15日,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张学良任镇威军第三军军长,与第一军组成“一、三联军”,担任山海关一线的主攻任务,打败直军主力,从此,一举扬名。

11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奉军入关,张任津榆驻军司令。

1925岁 25岁

4月,授陆军中将军衔。

5月,任东三省陆军训练处副监。

8月,任东北航空学校监督和东北航空处飞鹏队队长。

10月,任镇威军第三集团军军团长,赴秦皇岛收编渤海舰队,扩大了奉军的海军力量。

11月22日,郭松龄在滦州发表反奉通电。张学良三次要求见郭松龄,被郭拒绝,但郭松龄写信向张学良表白忠心:起兵倒戈,“成则公之事业,败则龄之末局”。

11月30日,张作霖发布讨郭令,张学良被委任为前线总指挥,在巨流河与郭松龄展开激战。12月24日,郭松龄反奉失败。翌日,郭氏夫妇被害。

1926年 26岁

3月,张作霖与吴佩孚联合,进攻国民军。

6月,张学良任安国军陆军第三方面军军团长。

8月,任东北陆军讲武堂监督。

12月,张作霖在天津就任安国军总司令。令张学良负责京、津地区的警备任务。

1927年 27岁

3月,率三、四方面军到河南与北伐军对抗。

5月,在河南和北伐军作战失败,率军北撤。

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成立安国军政府。张学良授陆军上将军衔。

1928年 28岁

4月,劝其父息兵罢战,撤军关外。并致电阎锡山:“实不忍奉晋相见以兵,糜烂北方。”

6月3日,张作霖下令息兵出关。撤兵一事由张学良负责,自己先行返奉。

6月4日,张作霖在沈阳附近的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谋害。

6月18日,张学良微服返奉。19日任奉天军务督办。21日公布张作霖死讯,开始发丧。

7月2日,东三省议会一致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天省保安司令,3日,就任本兼各职。

7月底,东北海军总司令部成立,张学良任东北海军总司令。

8月16日,兼任东北大学校长、哈尔滨工业大学理事会主席。

11月30日,就任东北航空司令。

12月29日,宣布东三省易帜,与南京政府实行统一合作,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奉军结束,东北军诞生。

1929年 29岁

1月9日,出任东北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后改称主席)。

1月10日,“以妨碍统一,阻挠新政”的罪名处决了杨宇霆和常荫槐。巩固了统率东北军的地位。

1月,任开拓长途铁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名誉监理。

2月,任国民政府财政委员会委员。

7月,受蒋介石唆使,挑起“中东路事件”。

11月,苏军向东北军进攻,东北军战败,双方派代表和谈。

12月22日,《伯力议定书》签定,“中东路事件”得到解决。

1930年 30岁

3月,任国民政府国防委员会委员和东北交通大学校长、复州煤矿股东。

4月,爆发了蒋、冯、阎、李新军阀中原大战。

7月2日,张学良去葫芦岛主挂筑港开工典礼。

9月18日,发表巧电,拥护中央,倡导和平。要求各方“即日罢兵,以纾民困”。

9月19日,命令东北军将领于学忠、王树常率20万大军入关,武装调停中原大战。反蒋联军失败。

10月9日,在沈阳就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

11月7日,赴南京列席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受到隆重欢迎。同月24日,任国民政府委员和中央政治会议委员。

1931年 31岁

3月26日,任国民党东北党务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

4月18日,由沈阳移至北平顺承王府办公。19日正式成立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行营,节制冀、晋、察、绥、辽、吉、黑、热八省军务。

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制造“柳条湖事件”,以此为借口,炮击东北军北大营。东北军奉命不抵抗。一夜之间沈阳失守。此为“九·一八”事变。

9月21日,张学良召集北平名流,讨论对东北问题的对策,决定依赖“国联”,听命中央。

11月16日,国民政府改任张学良为北平绥靖公署主任。

12月27日,张学良电告南京国民政府,日军长驱直入,锦州危急。

1932 32岁

2月29日,章太炎抵北平劝说张学良武装抗日,张学良有口难言,告之蒋介石不抵抗密令。

8月20日,国民政府任命张学良为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

1933年 33岁

1月1日,榆关抗战爆发。3日,山海关失守。

1月,任北平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和第一集团军司令。

2月,任华北集团总司令兼第一方面军总指挥,率军进行长城抗战。

2月21日,热河抗战爆发。

3月4日,承德失守。

3月9日,与蒋介石在保定车站会晤,蒋暗示其下野。

3月11日,发表辞职通电。内称:“此次蒋公北来。会商之下,益觉余今日之引咎辞职,即所以效忠党国,巩固中央之最善方法,故毅然下野,以谢国人。”

3月12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何应钦称:“汉兄离平时,代委员长职务准交敬之兄接代,以免职务中断也。”张遵电正式将国民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职务交给何应钦。是日,偕夫人于凤至及赵一荻、端纳等从北平清河机场离平,当天下午抵达上海。出国前张学良决心戒毒,闭门谢客。并且撰戒毒条幅:“陋习好改志为鉴,顽症难治心作医。”

4月11日,由上海偕眷属乘意大利邮轮起程出国。

4月上旬,致书东北军将领及东北名流,勉励他们要亲如手足,患难与共,准备收复东北为最大责任。“武要保存东北军实力,文要发展东北大学。”

5月4日,到达意大利布林迪西巷。当晚乘特别快车到达罗马,投宿于“古兰特”宾馆。

5月8日,张学良得知马占山、李杜、苏炳文由苏经欧洲回国,便邀其到罗马会晤。马、李、苏于是日抵罗马谒张。

张赞扬马等奋力抗日之精神,鼓励他们回国后不忘国耻,继续抗日斗争。

5月12日,自意大利致书王树翰称:“现虽寄身海外,但有三事尚不敢忘:一曰国难,二曰乡患,三曰家仇。”并附寄张在罗马拍摄的照片一张。

5月26日,由罗马致电万福麟,劝告东北军各将领,宜一致团结,服从蒋介石指挥,坚决抗日。

6月上旬,在罗马期间,专心研究法西斯党运动及组织,曾与意皇及首相墨索里尼晤谈数次。还多次访问意空军司令部,考察其航空事业。

6月20日前后,张学良由罗马经巴黎去伦敦。又飞回罗马。

7月1日,东北军将领电请张学良回国,张于是日复电称:“最近有令张学良回国之风说,但目下余正视察欧洲各地,至少3个月内,绝不能回国。

7月11日,在罗马会见出席国际经济会议后回国途中的中国代表宋子文,交换对国内局势意见。

7月14日,出席墨索里尼欢迎宋子文的宴会。

7月22日,张学良从意大利米兰飞抵巴黎,法国总理达拉迪派代表欢迎。顾维钧亦到机场欢迎。并在巴黎会晤法国航空部长柯特,参观法国航空事业。

7月30日,携家属再次飞抵伦敦,次日赴金斯顿奥克尔飞机制造所参观,还参观了当地的军需品制造工厂。

8月10日,赴朴茨茅斯参观朴茨斯造船厂。海军司令在官舍设宴款待。张还在航空母舰上详细参观海军每周之操演,至晚始返伦敦。

8月下旬,在伦敦对路透社记者谈话:“此行颇有利,现时余重得较离中国时增重28磅,且身体较前健壮。蒋介石致电张学良,请张统率东北军移驻新疆。张回电称:移驻新疆,虽无异议,但需查后再作答,于是张电罗文干赴新疆实地考察。此计划后因汪精卫、胡汉民等反对,加之此时张学良回国会对已见好转之中日关系不利,故蒋拒绝其回国。

9月10日,张学良赴德国柏林考察访问。

9月下旬,张学良与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陈策赴德国德尼司登陆军学校参观,并检阅该校学员。

10月1日,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谒见古斯达阿克五世皇帝,并出席阿德无殿下之午宴。

10月2号,考察“二福斯”兵工厂,“芬斯欧克”造约厂,同日飞伦敦。

10月14日,飞芬兰访问,访问芬兰后本拟访问苏联,经联系,因苏不予接待而作罢。在结束对芬兰访问后,仍飞回伦敦。

11月28日,张学良在伦敦对新闻记者谈话:余之归国全因个人私事。原本拟访问苏俄后由西伯利亚归国,现已终止此议,改经由法、意各国直达上海。

11月下旬,在“福建事变”发生后,有人劝告东北军加入反蒋斗争,而蒋介石又想调东北军入闽“平乱”,于是东北军将领致电张学良,报告闽变后的国内形势,“务必立即返回”。

12月1日,张学良由伦敦飞巴黎。他对人说,余此次抵巴黎,只是经过,无访问巴黎以外地方之计划。

12月8日,谒见墨索里尼辞行。墨索里尼亲自授予张学良意皇之大十字勋章。

12月9日,预定15日乘由威尼斯启航之昆特帕尔特号轮船回国。并电告万福麟等东北军将领及在香港的胡汉民。15日偕秘书沈同祖及翻译等起程回国。

12月23日,欢迎张学良委员会在上海成立。高纪毅、荣臻、富双英等人24日经津赴沪。万福麟、王以哲、王树常等东北军将领25日聚议于万家,先谋东北军之团结,向中央请愿,请必命张学良为东北军统帅。

1934年 34岁

1月8日,由海外返回上海。

3月1日,在武昌就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部”副总司令职,代行总司令职责。

1935年 35岁

2月5日,赴庐山见蒋介石。蒋限期3个月肃清豫鄂皖三省境内的红军。

3月1日,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昌行营主任。

4月2日,授陆军一级上将军衔。

10月2日,就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设总司令部于西安市。29日,去南京参加国民党六中全会,临行前叮嘱部下,没有他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

11月22日,任中国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执行委员、监察委员。

12月,赴南京参加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会后赴上海会见杜重远、李杜,坚定了抗日决心。

1936年 36岁

1月初,在洛川前线指挥所,会见了在洛川战役中被红军俘虏的原东北军107师619团团长高福源。高介绍了共产党的主张。是月6日会见中共人士潘汉年。

6月15日,长安军官训练团成立,张任副团长、代团长。18日张学良出资创办《西京民报》,宣传东北军复土还乡,团结抗日思想。22日,张学良发表《中国的出路唯有抗日》的演讲,表明了他的抗日决心。

9月,任“抗日同志会中央委员会主席”(这是由他直接领导的宣传、鼓动抗日的政治性秘密组织)。

10月29日,飞往洛阳,继续劝蒋抗日,遭蒋怒斥。

11月27日,上书蒋介石,请缨抗战,遭蒋严词拒绝。

12月2日,去洛阳见蒋,告之西安情势。要求释放抗日救国会“七君子”。

12月4日,蒋介石抵西安。调几十万大军“进剿”红军。张与杨再次向蒋诤谏,又遭训斥。

12月8日,与杨虎城秘密商议,劝谏不通,只能“兵谏”。西安数千名学生为纪念“一二·九”一周年举行游行示威,前往临潼向蒋请愿。蒋下令“格杀勿论”。张学良亲自追到东郊十里铺劝阻说:“保证一星期内用事实来答复他们。”

12月10日,蒋介石召集军事会议,决定12日发布第六次“围剿”红军命令。张、杨决心不再与红军作战,要抢先打乱他的计划。11日晚,张到华清池向蒋苦谏,毫无结果。蒋决定把东北军调到福建,是日晚张、杨决定“兵谏”,并进行具体部署。

12月12日,他与杨虎城将军,为救国救民,力挽狂澜,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停止内战,联共抗日。发表通电,提出“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停止一切内战,释放爱国领袖,开展民主爱国运动,保证人民政治自由,遵行总理遗嘱,如开救国会议”等入项爱国主张。并致电中共中央,要求派代表团到西安,商讨抗日救国大计。

12月14日,在西安电台向全国发表广播讲话。取消“西北剿总”,组织“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张学良任主任委员。

12月17日,与红军代表周恩来会谈。

12月20日,与端纳会谈,和杨虎城共同发表《告东北军、十七路军将士书》,号召两军将士不惜一切争取中华民族解放。

12月22日,宋美龄到西安,晚上,张学良和杨虎城、周恩来一起与宋子文、宋美龄举行会谈。

12月23日,会谈达成六项协议。蒋介石口头答应,但不签字,以领袖“人格”作保证。张学良决定释放蒋介石,并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

12月24日,周恩来在张学良的陪同下会见蒋介石。

12月25日,会见杨虎城和东、西北军高级将领,向他们表示释放蒋介石。下午3时亲自送蒋返京。当日,抵洛阳。

12月26日,蒋介石与张学良各乘飞机先后飞抵南京。张学良暂住南京宋子文公馆。

12月30日,南京政府任命李烈钧为审判长,对张学良进行军法会审。

12月31日,军法会审结果,张学良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剥夺公民权5年,他从宋子文公馆移住南京中山门外孔祥熙公馆。

1937年 37岁

元旦,张学良发表《告东北军将士书》,勉励东北军精诚团结,加紧训练,待命杀适度,收复东北。

1月4日,国民政府发布‘特赦令’,但仍将张学良交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张从此开始幽居生涯。

1月13日,迁移浙江奉化溪口镇雪窦山中国旅行社。

2月7日,“二二事件”发生后,张学良写信给于学忠称:“话不知从何说,泪不知从何流。”

2月17日,致函于学忠,希望维护东北军团结。

3月30日,于学忠到溪口见张。

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实现。

9月秋节,张学良向蒋介石提出参加抗战,蒋要他“好好读书”。

冬,迁移安徽黄山“听涛居”。十天后迁移江西萍乡“绛园”。

1938年 38岁

1月,迁移湖南郴州苏仙岭。

3月,迁移湘西沅陵凤凰山。

9月,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到凤凰山看望张学良。张学良写信给蒋介石,请张治中代转,再次提出参加抗战,结果石沉大海。

1939年 39岁

11月下旬,日军进犯湖南,张又迁移贵州修文县阳明洞。

1940年 40岁

2月,于凤至因病赴美就医,赵一荻由香港到阳明洞陪张幽居。

1941年 41岁

5月,张因患盲肠炎到贵州中央医院做手术,出院后移住贵阳黔灵山麒麟洞。

1942年 42岁

2月,迁移贵州开阳县刘育乡。

1944年 44岁

春,移居距息蜂县15华里的阳朗坝。

初冬,日军进犯湘南,贵阳告急,张迁移黔北桐梓县天门洞。

1945年 45岁

春,东北籍国民党中央委员莫德惠到桐梓天门洞。

1946年 46岁

11月2日,迁移重庆戴笠公馆。不久被骗到台湾新竹井上温泉(也称清泉)。

1947年 47岁

3月7日,托前往看他的莫德惠给大姐首芳带信,求其买大字《明史》一部。

10月,保密局设计委员会主任张严佛奉命陪张居住数月。

是月,张治中夫妇到井上温泉看望张学良。他托张治中向蒋介石提两点要求:(一)恢复自由;(二)希望刘乙光搬出本该由他居住的房子。张治中的此次控访引起蒋的不快。蒋介石手谕:“以后非经他批准,任何不人不得见张学良”。

1954年 54岁

5月下旬,在蒋介石官邸与蒋晤面。

1955年 55岁

蒋介石要写《苏俄在中国》,因对“西安事变”不了解,请张学良写出来。张乃写信给蒋,说此事本至死不写的,今你鞠躬下问,我就鞠躬以告,乃至详述经过。此信长达20万字(蒋介石看后,叹服其文笔,要张学良多写些北洋时代的事)。蒋将此信交给蒋经国,蒋经国又批交军中当教材,因而发表在《希望》杂志上。张学良得知后,写信给蒋介石。提出不同意见。蒋接信后,责怪下来,《希望》杂志就此停刊。

1956年 56岁

张学良在蒋介石的英文老师董显光、东海大学校长曾约农的引领下,扳依***,从此不再治史,也不再写文章。

1957年 57岁

9月,蒋介石70寿辰前夕,张学良托人送蒋一块金表,以示祝贺。蒋介石回赠一根拐仗,表示谢意。

1959 59岁

蒋介石下令解除对张学良的管束。张学良提出要在台北市郊自己盖房。蒋经国表示赞成,并亲自在台北市北投复兴岗给张学良选择地皮。

1961年 61岁

张学良新居落成后,蒋经国给张送了一套客房用的家具。此房是栋两层小楼,位于北投路70号。张学良自己买了一部二手福特汽车,可以自由进城拜访张群、莫德惠老朋友。在台的亲朋故旧偶尔也去看望他。

8月30日傍晚,张学良在寓所会见了他的长女张闾瑛及丈夫陶鹏飞教授。这是他25年来首闪见到他久别的女儿和他未曾谋面的女婿。

8月,周鲸文应台北“国民政府”之邀,出席阳明山座谈会。经有关方面批准,前去会见分别25年的老朋友张学良。

1964年 64岁

7月4日,64岁的张学良与53岁的赵一荻正式结婚。他们经过20多年与世隔绝、相依为命的生活后,在台北杭州南路美国人吉米·爱尔窦的家中举行婚礼。爱尔窦是张学良的老朋友,证婚人是年已百岁的陈维屏牧师。女方证婚人是黄仁霖。13人的来宾中有宋美龄、张群、王新衡、莫德惠、何世礼、冯庸等。

1966 66岁

7月,周鲸人又一次到台访问张学良。这时张学良正在参加美国一家神学院的圣经函授学习,并著手翻译一本有关***的书。精神更集中宗教了。

1971年 71岁

周鲸文再次访张学良,被警察人员挡驾,说张先生旅游去了。

1975年 75岁

4月5日,蒋介石在台北士林官邸去世。次日,张群电话告诉张学良。

4月8日,张学良和赵一荻前去吊唁,并送去自己题写的挽联:“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 ,宛若仇雠。”

1976年 76岁

张大千从巴西回台定居,在台北市郊外双溪自建摩耶精舍。张学良与这位老朋友经常会晤。后来在张大千的提议下,张学良、张群、王新衡(监视张学良的特务,后来成为朋友),每月在摩耶精舍欢聚一次,人称“三张一王团团会”。

蒋经国当上台湾“行政院长”后,张学良与蒋经国达成君子协定,每半年两人会面一次。

1978年 78岁

蒋经国被选为台湾的“总统”,第一个打电话祝贺蒋经国的就是张学良。

1979年 79岁

10月5日(中秋节)下午,张学良应邀,到蒋经国官邸参加蒋经国夫妇举行的中秋节茶话会。这时张学良在台北第一次露面。前去参加的还有张群、何应钦和张大千等。10月10日,参加“双十节”庆祝大会,就座中央观礼台上。

1980年 80岁

春,张学良的好友、前东北冯庸大学校长去世,张学良、赵一荻前去参加追思礼拜。

9月,四子闾琳到台北看望父母亲张学良和赵一荻。

10月20日,张学良偕夫人由“总统府”副秘书长张祖诒和副参谋长马安澜陪同,访问金门,眺望大陆。

1981年 81岁

9月18日,到台北荣民总医院看望齐世英。

1983年 83岁

4月2日,任张大千治丧委员会委员。

1984年 84岁

6月,张学良五弟张学林之女张闾蘅从香港到北京谈商务时,受伯父之托特地看望吕正操,并介绍了张学良在台北的情况。

1985年 85岁

12月25日,看西安事变影片时,因心情激动没看完就离去。

1986年 86岁

3月13日,张学良与赵一荻陪同张群游览桃园龙潭小人国。

1987年初,张学良又托张闾蘅带给吕正操诗作。

1988年 88岁

1月14,张学良到强北荣军总医院怀远堂吊唁蒋经国,并向他这位老朋友深鞠躬。

3月4日,东北大学在美校友会邀张学良赴美参加东北大学建校65周年和张学良兼任校长60周年纪念会,由于台湾当局未予允准,未能成行。会后50多位学者和热心人士联署签名,成立 了“争取张学良将军全面自由”执行委员会,并致函继任“总统”李登辉。要求李作出答复。当局迫于无奈,让有关人士“同张学良进行商讨”,决定以发表公开信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是月26日,台湾各大报纸都在显著位置登载了以张学良名义写的公开信。

1989年 89岁

5月31日,张学良复函日本人池宫成晃:“华函奉悉,老配林下寒居,素不见来客,警请原宥。老朽年岁衰迈,目朦手软,又乏记室,对于一般信件素不作复。感先生素昧平生,远邦厚谊,破例勉为动笔,字迹草率,文句粗陋,先生当可见及矣。愿上帝祝福!”

11月26日,张学良给居住上海的杜重远夫人侯御之复信:“御之夫人惠鉴:11月10日来信及照片8张俱已收到,我十分欣慰。你辛苦扶养子女成人,仲(重)远有知,当已含笑地下也。我也为你骄傲。我目力衰退,书写费力,恕不多写,愿上帝祝福你!”

1990年 90岁

1月30日,于凤至在美逝世,享年92岁。

6月1日,台湾各界人士庆祝张学良90华诞。

6月3日,是张学良90华诞。5月30日,邓颖超特电祝贺。

5月末,张学良书寄吕正操《谒延平祠旧作》。

6月6日,东北大学校友会等在沈阳庆祝张学良将军90华诞。

6月17日和8月3日,日本 NHK电视台采访组三次访问张学良。

1991年 91岁

1月5日,为纽约东北同乡会刊题主导:“读物思乡。”

2月7日,张学良给东北军史研究会会长、辽宁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德良和周毅复信:德良、毅二乡弟:来信寄来的《东北军史》和《张学良将军诗词注释》已收到,谢谢。余老矣,恕目不佳,不能多写,写字相当困难,请原宥。愿上帝祝福!又为张德良、周毅两位教授亲笔题写:“爱人如己”。

2月16日,张学良复函沈阳张学良陈列馆:“敬启者:兹收到《张学良将军》共五册,十分感谢,专此万事如意。

3月10日,张学良与夫人赵一荻赴美探亲。

3月14日,张学良夫妇去了儿子张闾琳居住的洛杉矶。

3月29日,原东北学大学秘书长、代校长宁恩承从美国给阎宝航女儿、上海申大集团董事长阎明光传来信息:“汉公亟愿见见你和明复,谈玉衡(阎宝航,字玉衡)基金会和统一问题,请办理来美手续,早日相晤。”

4月10日,张学良单独去到纽约。

4月17日,张学良在纽约公开露面。

5月3日,张学良接受纽约华文报纸《世界日报》记者魏碧洲的采访。

5月11日,张学良在美国纽约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访问。

5月18日,又接受美国之音“新闻广角镜”节目记者采访。

6月25日,张学良结束了在美国105天的控亲访友和旅游,从旧金山返回台北。

6月底,张学良在台北寓所收到了来自大陆的陌生信件。

这是来自江苏江阴一个叫张静华的17岁的农家少女写给张学良的信:“张爷爷,你一直是我最敬佩的人。从小到现在,哪怕到将来,当我刚懂事的时候,我爸爸便给我讲你的故事。说你是一个真正的东北汉子。想当年,你爱国忧民。为抗战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爷爷,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看一看,聚一聚,让我们举标同庆?我想,大概不会太远了吧?”张学良挎不住激动,提笔为张静华复信:“静华小妹妹:你的信和相片全收到了。你很关心我们,谢谢你。随信附上近照一张,以慰情怀。愿上帝祝福您!”

12月21日,张学良为“中国同泽书画研究院”题写了院名。

1992年 92岁

7月12日,邓颖超在北京逝世。张学良得知后,委托张闾蘅向设在中南海西花厅的邓颖超灵堂敬献花篮。花篮的缎带上著:“邓大姐颖超千古 张学良、赵一荻敬挽”。

9月11日,张学良在台北北投寓所首次接受大陆记者采访。他说:“只要时机成熟,国家一定能统一,希望国共两党第三次谈判早日实现。”

10月,张学良收到中国同泽书画研究院院长王盛烈教授题赠的“关东秋爽,故乡明月”字幅和几位著名画家合作的《青松梅鹤图》,赞赏晃已。他接受了担任中国同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的聘书并留影。

11月13日,张捷迁教授为东北大学复校奔波于海峡两岸。是日,张捷迁受托将东北大学的聘书送呈张学良。张欣然同意同任刚复校的东北大学名誉校长和名誉董事长。

1993年 93岁

3月8日,国家教委正式批准东北大学复校。新的东北大学校名,由张学良题写。

4月19日,《文汇报》记者采访张学良。

4月,张学良去台北中山堂观看北京京剧团的演出。

7月,耿其昌、李维康夫妇等赴台演出,与张学良将军欢聚达八次之多。

1995 95岁

3月26日,张学良暨东北军史研究会的周毅、连军、常景兴、赵双城到夏威夷谒见张学良。

6月1日,东北大学党委书记蒋仲乐和校长赫冀成到夏威夷拜见张学良。

6月,日本大阪外国语大学教授西村成雄到夏威夷拜访了张学良。

1996年 96岁

6月1日,在美国夏威夷异常兴奋地度过95岁寿辰。中国京剧院老生演员于魁智率该院琴师赵建华、鼓师苏广忠、旦角演员马小曼(京剧艺术大师马连良之女)飞抵夏威夷,祝贺张学良95岁寿辰,并赠送用中国京剧脸谱精心绘制的大幅“寿字图”。

1997年 97岁

6月6日,在夏威夷会见了率团访美的沈阳市市长慕绥新。

1998年 98岁

1月,张学良研究会副会长张友坤教授赴美拜会了张将军,赠送《张学良年谱》,转交了亲属、故旧托带信件和新年贺卡。

6月,《开国领袖毛泽东》作者王朝柱、张学良之侄张鹏举和外甥女王秦等到夏威夷给张学良庆贺98岁华诞。

1999年 99岁

6月,沈阳电视台采访组赵杰等赴美采访张学良。

12月25日,张学良研究会副会长赵双城赴美拜访张学良,并赠送“中华世纪宝鼎”。

2000年 100岁

3月12日,张学良暨东北军史研究会会长张德良、副会长王维凡、秘书长周毅到夏威夷谒见张学良并合影留念。

6月,夏威夷时间22日上午11点11分,陪伴张学良将军大半生,人称“赵四小姐”的张学良夫人赵一荻女士,因肺炎及并发症,逝世于檀香山史特劳比医院,享年88岁。张学良遽然痛失老伴十分伤痛,沉默不语地坐在轮椅上,泪水缓缓流下来。

2001年 101岁

10月15日,张学良将军因病抢救无效在美国夏威夷逝世,享年一百○一岁。

张学良在美期间曾道出了张氏祖上本姓李的内幕,此事发生在永乐4年,因为张家姑娘嫁到了李家但张家无子,于是边从李家抱过一子作为继承人,后来李家却又无子嗣了,于是张学良曾向其父提出要将自己再过继给李家,张作霖口头连连称善,但最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张学良,一个扭转了中国史,改写了世界史的一代少帅。中华民族的千古功臣,他让世界知道了中华民族抗日的决心。望读者看完后,为这位曾加快中国的统一而鞠躬尽瘁的东北少帅祈祷,愿他在天堂享受真自由!

◆对于张学良的评价

易帜以后,张学良积极对抗日本,在他的主持下,东北各省设立了国民党省党部,国民政府在东北建立了新的交通委员会,营建自己的铁路系统和电信系统,发展葫芦岛港以对抗日本治下的大连港,拒绝延长日本的租借地,禁止当地群众为日本人工作,以制止日本人在东北的矿山开采和森林采伐。在世界经济危机的打击下,东北有大量日籍朝鲜人失业,山东(特别是青岛)的日籍朝鲜人则大量移民东北,加剧了南满株式会社的危机。正是这一局势,使日本人把南满株式会社的危机看作是中国人排日的结果。特别是日本军队的极端分子,为了保住日本在东北的侵略权益而挑起了九一八事变。

从1928年到1931年,除了对抗日本外,张学良对苏俄也日益强硬。1927年,随着国共合作的破裂,苏联与国民政府不再合作。1928年底东北易帜以后,在蒋介石的支持下,张学良试图强行收回中东路的权益,引起了中苏之间的中东路冲突。在这种情况下, 1929年7月18日,苏联政府宣布正式与中国断交。中苏断交后,张学良与苏军又发生武装冲突,但是,东北军同苏联红军的战斗力相差过于悬殊,张学良失败。此后,双方于1929年12月22日签订了《伯力会议议定书》,承认中东路恢复冲突前的状况,并规定1930年1月25日在莫斯科举行会议,讨论中东路问题,协商中苏复交和通商事宜。1930年10月11日,中苏莫斯科会议召开,中方代表为莫德惠,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坚决主张中国收回中东路,坚持到底,不辱使命,因此,在中东路问题上就陷入僵局,根本未涉及复交和通商问题。会议一直开到1931年10月7日,前后会谈25次,由于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被日本占领,中苏关于中东路的谈判中断。

九·一八事变大家都熟悉,张学良在九·一八的不抵抗,正是困扰了他一辈子的奇耻大辱。但是,让我们设身处地为少帅想想:东北易帜的目的,就是依赖全国的力量抗拒日本和苏俄。仅仅靠东北自己的力量,能同日本作战吗?绥芬河、诺门坎与苏俄军事对抗的失败,很明显是前车之鉴。在抗日问题上,张学良打定主意服从中央。而此时的中央,根本没有对日开战的实力和准备。那些认为仅仅靠着东北军就能在九·一八事变中击退日本的网友,不光是对事变前夕东北的双方兵力状况不清楚,而且恐怕有点判断上的偏差,同那种认为三元里抗英式的举动就能打败英国人的思路是类似的。说这些,并不是给张学良洗清罪名。不论有什么理由,不抵抗也是民族耻辱。抵抗打不过,不抵抗是民族罪人,这种两难之火,烤炙着张学良的良知。后来发动西安事变的动因,正在于此。

关于西安事变,是评价张学良的一个关键。在这一点上,海峡两岸的分歧最大。西安事变的实际后果大家都是十分清楚的,分歧最大正是在这种后果上而不是在动因上。至于有的朋友说西安事变同共产国际有关,仅仅是传言,从能找到的史料看,没有任何依据。相反,共产国际事先根本不知道事变的消息,所以,事变后才有塔斯社关于事变是日本人的阴谋、汉奸的策划等等说法。我个人以为,张学良洗刷自己不抵抗将军名声的因素,在事变起因中占极大比重。至于杨虎城和中共,则是出于另外的考虑。多年以后张学良在对西安事变的自我评价中,称其误长官,害朋友,毁部下,莫此为甚(见凤凰卫视专访),值得深思。关于西安事变的书籍非常多,其中《挽救危亡的史诗》(广西师大出版社《抗日战争史从书》的一种)较好,尽管该书的观点非常正统,但史料是最详实的,也是相当准确的。

西安事变以前,张学良秘密与中共接洽,很大程度上是对中共关于抗日宣传的响应。张学良当时认为,中共的抗日主张是真诚的。在谈判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对于中共坚持要从山西出兵抗日的举措,张学良很不理解,他对周恩来、李克农多次谈到,要抗日,从绥远出兵不是更直接?对此,中共没有正面回答。另外,中共政策由反蒋抗日到联蒋抗日的变化,是张学良一手促成的(要了解这一政策的变化,必须看到《八一宣言》在国内没有立即实施)。

另外,西安事变后的谈判也充分体现了几方的不同立场。大体上,张学良不要地盘不要钱,只要抗日;相比之下,杨虎城要地盘,中共既要地盘又要钱,而且为地盘和钱几致后来的谈判破裂。这一情况,在当时的记载以及后来宋美龄、顾祝同等人的回忆中有相当详细的描述。

西安事变以后,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的举措,是大手笔。正是如此,维护了蒋介石的威望,保证了蒋介石对抗战的领导权威。对于蒋介石来说,软禁张学良,也不是什么个人恩怨,而是为了解决东北军集团的遗留问题。对于这一点,国共双方似乎都有点顾左右而言它。

抗战胜利之际,东北的接收成为国共双方力争的焦点,国民政府内有让张学良出山的提议。如果南京方面让张学良出面回到东北,情况可能会有很大不同。对此,中共有一个十分厉害的策略,率先向蒋介石建议,请张学良出来回东北。这恰恰加剧了蒋介石的疑虑,而彻底否定了让张学良出山的提议。应该说,这个心理战,中共打得十分漂亮。

1949年以后,张学良成为国共双方都十分敏感的人物。中共方面,一直寄希望于利用张学良的声望。从诗作中,也可以看出来。1988年,吕正操(张学良的老部下)将1984年作的《浙东纪行》托张闾蘅(张学良五弟张学森之女)带给张学良,云:雁荡奇图屹浙东,剡溪九曲万山中。以血洗血高格调,逃台迁台小易盈。西京谈和安天下,羑里课易求不同。思君长恨蓬山远,雪窦双楠盼汉公。诗中的含义,自可细细琢磨。而张学良答诗也很有意思,曰: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主恩天高厚,世事如浮云。充分反映了少帅的态度。

1990年,张学良又将旧作《谒延平祠》寄给吕正操,云: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遵明朝,确保台湾入版图。借郑成功的例子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对于自己的评价,他写道:不怕死,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