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放狂话:有我七十四师,就无新四军葬身之地

国民党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的前身为七十四军,它有一系列的美称:“御林军”、“抗日铁军”、“虎贲”师;经历过一系列的恶仗、硬仗、险仗: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许多重大战役;它产生了众多的名将:俞济时、王耀武、张灵甫……遗憾的是,它最终被蒋介石推向了内战战场。此后,它便不再辉煌,最后兵败孟良崮。



南京卫士口出狂言


1946年盛夏的一天,南京孝陵卫大操场,蒋介石、宋美龄缓步走上检阅台。一支全副美式装备的部队,头顶炎炎烈日,整齐肃立在操场上,这就是原七十四军经过整编后的七十四师。


此时的整编七十四师,虽已改名为“师”,但仍然保留了1个军的编制,全师共有3万余人,下设3个旅。这支在八年抗战中身经百战、屡建奇功的部队,在抗战刚刚胜利后就被蒋介石调到了南京郊外的孝陵卫驻扎,充当拱卫首都的“御林军”。43岁的七十四师中将师长张灵甫,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无疑属于“少壮派”。在派系林立、明争暗斗的国民党军队中,像张灵甫这种一无靠山、二无资历的年轻军官,本不容易出人头地。但张灵甫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和文化素质,加上苦心钻营、卖力死战,得到了七十四军前几任军长俞济时、王耀武的赏识,并进而得到了蒋介石的青睐。在八年抗战中,他从七十四军的一个团长一步一个脚印地晋升为副军长。抗战胜利后,他又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一举登上了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兼南京警备司令这个令人眼红的宝座。


1946年7月,整编七十四师依靠现代化的美式装备,与装备落后的新四军淮南军区主力决战,一时得手,淮南军区主力被迫撤出,整个淮南解放区失陷。


9月19日,整编七十四师在付出巨大伤亡后,又占领了淮阴。


9月22日,整编七十四师再次得手,攻占了淮安。蒋介石给张灵甫颁发了1枚三等云麾勋章。张灵甫得意忘形,开始目空一切。10月19日,长驱直入新四军要地涟水城,被粟裕、谭震林率领的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第六师狠狠地揍了一顿,整编七十四师3000余人被歼,与它一同来送死的整编二十八师也有5000余人当了陪葬。张灵甫输红了眼,发誓要“报仇雪恨”。


1946年12月,蒋介石调动25个半旅,分4路向鲁南、苏北解放区大举进攻。整编七十四师卷土重来,和整编二十八师再次攻打涟水城。经过13个昼夜的血战,张灵甫得手,华中野战军第六师伤亡5000余人。


回到南京,张灵甫对蒋介石吹嘘:“有我们七十四师,就无新四军葬身之地!”



贪功心切孤军深入


1947年3月底,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指挥3个机动兵团,开始向山东解放区发起大规模进攻。


在兵力配备上,顾祝同、汤恩伯等采取了“硬核桃”配“烂葡萄”的部署,将整编七十四师、整编十一师和第五军这些一等“王牌”主力部队摆在第一线中央位置,左右两翼各配备几支杂牌部队和二流部队,若解放军插入中间攻击其中一支“王牌”军,两翼的杂牌部队和另外两支“王牌”军即可接应增援。若解放军先打两翼杂牌军,他们则准备先牺牲几个“烂葡萄”,等解放军疲惫之时,再以“硬核桃”出击,则可获全胜。


国民党军齐头并进,步步为营,开始时的进攻十分顺利。


针对国民党准备充分、密集推进,行动谨慎、不肯分兵的特点,陈毅、粟裕决定采取“耍龙灯”的机动战术,率主力不停地机动,在运动中吸引、调动、疲惫、迷惑敌人,以创造战机。


战机终于来到了。5月11日,急于抢头功的张灵甫,把汤恩伯的“稳扎稳打”,变成了“猛打猛冲”。张灵甫率整编七十四师甩开两翼掩护部队,孤军深入,由垛庄经孟良崮西麓向坦埠以南的杨家寨、孤山一带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许世友部展开了猛烈进攻。


汤恩伯得知整编七十四师孤军冒进,大惊失色,立即下令调整部署。然而,这份调整部署的机密电报却被华东野战军技术侦察部门截获,反而成了整编七十四师的催命符。陈毅、粟裕连夜召集各纵队司令员到坦埠西王庄华野司令部开会,决定华野的9个纵队28万大军连夜分头行动,一张天罗地网向整编七十四师悄悄张开。张灵甫不知大祸临头,仍然指挥整编七十四师向坦埠猛冲。结果唯一的退路———垛庄被华野六纵封死,张灵甫无奈,只好在孟良崮固守待援。


整编七十四师被围困的消息传到南京后,蒋介石急令汤恩伯调动国民党军10个整编师,从外围对华东野战军形成了反包围。这样,整个战场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夹心饼“———内层是整编七十四师,中间是华东野战军的9个主力纵队,最外层是国民党军的10个整编师。


从14日拂晓开始,整个孟良崮地区,就陷入了烟云火海之中。整编七十四师利用洞穴、山沟、石缝等有利地形拼死顽抗,还不时成群结队地发动反冲锋,与解放军展开肉搏战。


从15日开始,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解放军势如潮涌,逐波冲锋。参加围攻整编七十四师的华野第一、四、六、八、九纵5个纵队连续冲击,不给整编七十四师以喘息之机。整编七十四师逐渐支持不住,陷入绝境。


张灵甫这时才慌了神,他一面拼命向蒋介石呼救告急,一面倾全力开始突围。


打到16日拂晓,整编七十四师阵地只剩下芦山,孟良崮主峰,600高地,东、西540高地等几个山头。


眼看“御林军”大难临头,蒋介石向外围的10个整编师发出了最严厉的手令,国民党增援部队疯狂地向孟良崮地区攻击前进,与华野外围阻援部队展开了空前惨烈的大血战。



全军覆没再建再歼


5月16日凌晨1时,华野向孟良崮的整编七十四师残部发起总攻。在嘹亮激昂的冲锋号声中,解放军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地涌向孟良崮主锋。


最先攻上孟良崮主峰的是华野六纵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率部在半山腰歼灭了整编七十四师参谋长魏振铖指挥的1000余人,并活捉了魏振铖。魏振铖告诉何凤山:“张灵甫在崮顶北侧的山洞中指挥作战。”


何凤山立即率部搭人梯攻上了崮顶,张灵甫令卫队长率20余名卫士冲出洞口顽抗,结果全部被歼。六纵特务团三连指导员邵至汉在激战中不幸中弹牺牲。何凤山对敌人的顽固愤怒至极,他命令部队朝洞内猛烈扫射,又投进了几颗手榴弹。


这时,洞内有人喊道:“你们不要打了,张师长已被你们打死了!”


何凤山等人冲入洞内一看,只见佩戴着中将军衔的张灵甫已倒在血泊中。与张灵甫同时被击毙的还有整编七十四师副师长蔡仁杰,整编五十八旅旅长卢醒、副旅长明灿……

攻占孟良崮主峰后,华野各纵队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欢呼声响彻山野。


解放军仅用4天时间,以伤亡1.2万人的代价,全歼了拥有全副美式装备、号称“国军模范”、“常胜铁军”、“御林军”的国民党“王牌”主力———整编七十四师。


整编七十四师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后,如同晴天霹雳震动了整个国民党统治中心。蒋介石痛心疾首,再三哀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众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能不令人哀痛!此乃余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


1947年夏,国民党重建七十四军,邱维达任军长。淮海战役中,该军再次被全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