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二十七节履带上的战争之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汉江南岸以南的地区已经被美军炸成火海,时间还没到中午呢不少防线上的志愿军已经感觉顶不住了,防线已经被炸没,志愿军不愿意放弃阵地,但是弹药没了伤员又多,一线阵地的指挥员不得不带领部队带上伤员开始转移,志愿军刚撤到后边美军蜂拥而上把阵地占领,美军机枪兵随便找地方往阵地上一放就对着二线阵地的志愿军进行扫射,密集的火力打的志愿军抬不起头来,美军一部分步兵等待机会反扑,但志愿军的炮火立即对一线阵地内的美军进行猛烈的打击。

清晨刚运到一线阵地的迫击炮现在就用上了,几门81毫米迫击炮立即开火狂轰美军的机枪阵地,美军机枪手倒下去一大片,企图再攻占第二道防线的步兵见势不好立即开始土工作业,美军拿出刃口锋利的步兵锹开始挖土,被炸毁的战壕立即又修好,美军的单兵土工作业速度非常快,一条战壕没多少时间就挖好,机枪手站在安全的地方继续挂上弹链压制志愿军的步枪手。

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最需要炮火,美军坦克向前突进,空中的炮兵观测飞机箱分食死尸的秃鹫一样围过来,几架观测机分别引导数个炮兵群对志愿军的炮兵阵地进行报复性打击,刚用迫击炮把美军压制下去的炮击炮手正高兴可弹药没了,他们迅速把炮藏好了躲避炮火,没有炮火的志愿军只能隐蔽,步枪手遭到榴弹炮、坦克、机枪的、战斗机的夹击,志愿军只能用肉体去顶住敌人的炮火,张学义正在这个时候来到前线,他只带了一名通讯兵,背着电台的通讯兵急忙找地方隐蔽,张学义看志愿军招架不住马上举起望远镜观看美军的位置,然后打开地图包把地图拿出来,他又观察一下地形确认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伸手拿过电台的话筒,打开电台他对着电台呼叫炮兵,把敌人的位置告诉炮兵连,“位置明白了就立即开炮,榴霰弹立即齐射,完毕。”

张学义把话筒交给通讯兵,他也趴在弹坑里继续观察敌人,把M1狙击步枪放在地上,用瞄准镜观察敌人。后边的六门ISU-152榴弹炮早就等不及,车内全部装满了二十发榴霰弹,炮里已经装好炮弹,收倒坐标之后各炮车按照连长的口令调炮,一分钟之后ISU-152自行榴弹炮打出威力巨大的炮弹。

空中传来炮弹的呼啸声,榴霰弹距离地面很近的时候在半空中爆炸,密集的弹片散布到地面上,成群的美军刚挖好掩体就遭到榴霰弹的轰炸,美军倒下一大片人,还没等其他士兵反应过来更多的榴霰弹在他们头上爆炸,即使一个人钻进很小的伞兵坑也没有用,炮弹破片垂直的从打进美军的脑袋,弹片和霰弹击穿了钢盔钻进了人的脑袋里,鲜血从伤口喷出,有的美军平平的趴在战壕里,霰弹打的他们全身都是,身体一下就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块烂肉,身上的棉衣都被打成开花袍,白色的棉花都被染成红色的。

榴弹炮持续的射击打得美军无处躲藏,聪明的美军知道这叫榴霰弹,知道这些炮弹的特点,他们有的钻到死人身下隐蔽,有的在炮弹攻击的死角里拼命的用步兵锹挖土,在战壕里掏出许多防炮洞躲避榴霰弹。

张学义一看差不多了,就拿过电台喊:“停火。”

在自行火炮上指挥的吴汉戴则耳机,他听到停火后立即转达下去,“都别打了,停止射击。”炮车里的战士们都累的满头大汗,他们多数都没穿棉衣,炮车里那么热穿着还不中暑?

吴汉问:“停止了,每车都发射了十几枚榴霰弹,现在运输连正把炮弹扛到车上。” 张学义说:“换榴弹射击,用延迟引信给我炸,他们掏出很多防炮洞,还有用沙袋装土修加强掩体的,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四十公斤重型炮弹钻进地面的土里爆炸,炮弹一声巨响把防炮洞彻底炸塌,里边的美军被炮弹爆炸的震动把内脏都震裂了,死去的美军各个口吐鲜血,鼻子耳朵眼睛里都是血,死状十分恐怖,要半夜有人看到死这么难看的敌人那就吓死了。

美军知道厉害了都开始害怕,坦克里的美军还不怎么怕,可这时候一发榴弹打偏正好落在一台M26坦克,炮弹轰的一声巨响把坦克炸成火球,车里的美军被震昏过去,其它M26坦克知道志愿军是动用重炮,吓的急忙倒车逃跑。

看到美军败下去的志愿军高兴的都从防炮洞里出来,他们有心还打算追,但美军炮兵疯了一样射击,志愿军为了保存实力要么躲进防炮洞,要么顺着交通壕撤离,志愿军总算没后退很远,他们都是且战且退,利用每一片阵地杀伤美军,得手之后全身而退。

“停止射击,你们打的不错,但是注意天上,美军的飞机太多,他们肯定要找你们打,自行火炮伪装隐蔽,重机枪连准备对空射击,千万保存好火炮。” 张学义用电台下达命令,说完了他提起枪从弹坑里出来,然后往后撤了一段进入志愿军的防御阵地。

阵地里的指挥员一看都认识张学义,一大群指挥员围了过来向张学义问好,不知道他近况的就问:“老张,你最近忙什么去了,听说把你调到后勤,是你开着卡车给我们运输物资,这几天我们确实吃的不错,炒面都可以往饱了吃,另外还领到不少罐头,你给我们可解决了不少问题。”

“跟我还客气呀?知道有我就行。” 张学义没跟大家仔细讲自己,他不喜欢夸耀自己,知道怎么回事的指挥员说:“老张,我听说你高升拉,现在志愿军只有你的装甲团是坦克部队,其他苏联坦克还在国内训练呢,是不是?你带着一个团围歼了青年防卫队四个团,你不错呀,没独吞战利品,连夜都给我们发了,我可谢谢你了,我老吃你的罐头,要打完仗我申请转业,我到饭店里当经理去,你去我那想吃啥吃啥,我请客,你看好不好?”

“好,我肯定去。”

“老张,那我去商店当经理,你去找我,我请你喝酒,店里的酒我请客,你随便喝。”指挥员们七嘴八舌的聊着,团长走过来说:“都胡说什么呢,谁敢给我专业,我踢他屁股,老张,别听他们瞎说,等回国休整我就请假,你跟我回家去,我们村的酒可好喝呢,都是自己家酿的酒,我们村的土特产好多呢,咱们回去放开肚皮喝酒,下酒菜多的是,你先来我团部吧,进里边聊。”

张学义跟团长进去聊天,团长问:“你也当团长了,你又有坦克又有大炮,刚才的炮也是你打的,没有你我们团的防线早崩溃了,美军现在空袭的厉害,完战壕的速度不如人家炸的快,你也看到了,他们一个冲锋就打下一道防线,我们怎么退怎么修都是且战且退。”

“你们没得到撤离的命令?”

“上级说了,实在伤亡惨重才能撤,如果吃的用的东西多就坚持下一,带着那么多武器弹药撤离也是件麻烦事,消耗弹药后轻装撤离,我们团是拼的差不多,熬到天黑就走。”

张学义叹了口气说:“如果我提供两个机炮营帮你顶住,你愿意再守下去么?” 张学义说完就见团长眼睛里都高兴的放光,“你帮我守我当然愿意,有你在还有打不赢的?我当然愿意。”

“好,我晚上立即调动部队,现在我出去侦察一下敌人的阵地,我炮弹有的是,我的自行榴弹炮可以打二十公里,我把敌人的集结地炸一下我就回去安排,你稍微往后撤点,晚上咱们兵合一处给敌人点厉害。”

“太好了,我就盼望跟你一起战斗,现在马云怎么样,他来不来?”团长还惦记自己的老部下马云呢,张学义说:“他升了营长管着反坦克营,别的我就不多说,见了面你看吧,我可没亏待他,现在我就炸敌人的集结地,团长请让你的部队往后撤点,找高地重新展开。”

“好,分头行动吧。”

步兵团在前线苦战一个月,全团的战士几乎全换了一遍,所有的士兵没有是随团长一起入朝的,都是新来的补充兵,另外基层的班排长也几乎全换了一遍,每次激战下来部队都盼望后撤休息,现在才刚中午,要继续守下去要死很多人,团部下达后撤命令全团都很高兴,他们放弃了被炸成废墟的阵地迅速后撤。

美军吃过中午饭又派人侦察,结果发现志愿军跑了,他们以为志愿军害怕了,侦察兵报告指挥部,美军就又集合人马往前开,坦克、半履带装甲车、卡车、吉普车满载步兵向前推进。

张学义藏在一个废墟里,他看美军的队伍又庞大行进又缓慢,他拿过电台把敌人的坐标告诉炮兵连,并在电台里叮嘱吴汉,“我不要喊停就不要停,现在用榴霰弹给我炸,别担心我的安全,你们打的越好我越安全。”

“是。”吴汉立即把画着坐标的地图递给自行火炮连的连长,连长用无线电下达开炮命令,六门威力巨大的ISU-152榴弹炮立即装弹射击。金玉、寇勋、马云几个人参观炮兵阵地,他们就见口径巨大的火炮指向远处,大炮开火时候声音非常震撼,炮车和地面都直摇晃,声音是震天动地的响个不停,冒着热气的炮弹壳被掉出车外,炮弹呼啸着飞向汉江南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