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一章 湖上毙匪首(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5


湖口芦苇丛边,接到回应信号的黑牛将小船划进饶平泰隐蔽的芦苇丛,跟游击大队汇合了。

“大队长,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汤子安已逃向湖口!”张东华报告说。

“好戏该我们上场了!同志们,准备战斗,决不能让汤胡子跑掉!”饶平泰命令道。

战士们紧张地守候在芦苇丛中……

“大队长,土匪船来了!”汪梅说。

“第二支队出击,其余的迅速上岸!”饶平泰下令。

芦苇丛中箭似地驶出四条快船,朝湖口水道迅速冲过去。

在野猪湖口水域,游击队的四条船正接近匪船。

土匪船上有个小个子土匪察觉有陌生的船只跟踪,惊慌失措地叫喊。“司令!有埋伏!后面跟来了四条船,好像是游击队!”

“跟他们拼了!弟兄们,打!”张正汉喊道。

野猪湖口一带水域顿时枪声大作。

游击队的四条船对土匪成半包围状冲过去。土匪大势已去,拼命往西北方向逃窜。

“大队长,我想跟土匪玩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张东华想好了擒敌的方案。

“我看可以!” 饶平泰点头。

饶平泰话音刚落,张东华、黑牛,李小丰、黑伢已跃入冰冷的湖水中……

“大队长,他们——” 柳青担心了。

“年青人喜欢玩点战争游戏,就让他们玩一次。”饶平泰说。

“大队长,这够刺激的呀!”汪梅那双大眼看着湖面。

不一会,土匪的船几乎停了下来。

“司令!这船浆怎么划不动呀?”小个子土匪在船上朝湖里望去,见水中冒出几个黑乎乎的头,惊呼,“有水鬼!有水鬼!”

张正汉心里纳闷:“这大白天哪来的水鬼?”他从船头想到船尾来看,突然,船体剧烈摇晃……他大叫,“真有水鬼!”

倾刻间船被掀翻。

张正汉感觉到自己被揪住往水下拽……

野猪湖浅水滩,张东华、黑牛,李小丰和黑伢押着几个直打哆嗦的土匪往湖岸走去。

早在湖岸上等待的饶平泰指着张正汉问:“你就是汤子安?”

“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张正汉嘴硬说。

“你多年盘踞在野猪湖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现在还这么嘴硬,你是不是想早死呀!”罗忠严厉地说。

张正汉用手偷偷地抹了一下自己的腮帮。这细小的动作,被黑伢瞧见了。

“大队长,这个汤司令不是真的。你看,他这胡须是假的!”黑伢突然惊叫一声。

饶平泰伸手将张正汉的假胡须一把扯了下来。

张正汉见露了馅,求饶道:“长官饶命,长官饶命……”

湖岸上发出游击队员们那豪爽的笑声。

为了捉拿匪首汤子安,饶平泰指挥着四条船载着二十多名游击队员往湖心岛划去。

罗忠则带领一个小分队去野猪湖村清理战场,安抚百姓。”。

战士们押着俘虏登上几条小船。朝对岸的湖村划去。

此时,湖心岛附近水域,一条匪船正朝岛岸悄悄划去。

“快!”狡诈地汤子安在匪船上不停地晃动手枪喊道。

几个土匪在拼命用劲朝湖心岛划去。

汤子安带着郭占魁和几个亲信抢先登上湖心一个小岛,郭占魁迅速将船桨收在手中。

站在湖岸上的郭占魁对船头猛蹬一脚,船离岛岸,他口里骂骂咧咧:“去你娘的!”

船在水中打转,船上几个土匪傻了眼,狂喊:“司令,你不能这样丢下我们不管呀!”

汤子安冷笑着朝离岸而去的小船连开几枪,船上几个土匪立即倒在血泊之中……

饶平泰听到枪声后,站在船头眺望,说:“土匪有可能发生内乱!同志们,快!”

柳青、汪梅以木板当桨,在奋力划船。

汤子安带着几个亲信,迅速进入湖心岛上地窑。

郭占魁指着缸内的醃鱼醃肉,问:“司令,这些东西怎么办?”

“带上一点路上吃!主要是把两只财宝箱带上!快!”汤子安命令他。说着汤子安带着几个亲信穿过丛林,朝岛的西北方向逃窜……

游击队员们陆续登上湖心岛岸。

“大队长,这里有一条被丢弃的匪船!”汪梅说。

“大队长,土匪为什么弃船?没有船他们怎么逃离湖心岛呢?”柳青指着漂在岸边的匪船说。

“你这个问题提得好!这就是说——”饶平泰略停片刻接着说,“张东华、何小韦、李小丰、黑牛,我命令你们立刻乘船包抄到岛的西北角,狡猾的汤子安极有可能从那里乘船逃往王母湖,快!”

张东华、何小韦、李小丰、黑牛齐答:“是!”

战士们涌进地窑。地窑内一片狼籍。

“追!”饶平泰愤怒地喊道。

湖心岛西北角,汤子安一伙手忙脚乱地登上一条早已备好的快船,船驶离岸边。

汤子安惊魂未定站在船上,望着岸上尾追而来的游击队员,不禁得意忘形自言自语道:“游击队,游击队,凭你两条腿往哪追?跟我玩猫捉老鼠,还嫩了点!哈、哈……”

不料,匪船的下方有一条小船正朝它快速逼近。

匪船上郭占魁惊慌失措地喊道:“司令,不好了!有一条游击队的小船撵上来了!“

“啊?这对手还真厉害呀!看来,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老子跟他们拼了!”汤子安一怔。

汤子安举枪瞄准。

游击队小船上,张东华喊道:“注意隐蔽!”

匪船上打来一枪,划船的黑牛肩膀中弹,血流如注。

“黑牛!”李小丰喊。

“不要管我,快追击汤胡子!”黑牛咬紧牙关,奋力划船。

张东华、何小韦、李小丰一齐向匪船开火。

两个划船的土匪应声倒在船上,船在水中打转,汤子安十分慌张。

张东华大声喝令:“缴枪不杀!再逃,我就开枪了!”三支枪口对准了汤子安和郭占魁。

两船对峙,一时出现相对的寂静。

汤子安的一双贼眼在眼眶里转来转去,闪射出鬼火般的阴光。他瞟了一眼蓝莹莹的湖水,似乎在找什么机会。

张东华、何小韦、李小丰在轻声议论……

汤子安趁对方不备,突然“扑通”一声跃入冰冷的湖水。

“狗日的!汤胡子跳水跑了!”黑牛忍着伤痛喊道。

“我下去擒他!”李小丰准备下水。

张东华阻止他,举枪盯着水面在搜寻目标。

不一会,湖水中升起一阵阵气泡,忽然远处冒出一个黑乎乎的人头……汤子安浮出水面换了口气,然后拼命泅水……

张东华屏住呼吸,瞄准汤子安的后脑,“叭”的一个点射,子弹激起一个水花。

汤子安在水中挣扎了几下,渐渐沉了下去,水面上涌起一股血浪。

第二天,游击队在野猪湖村开祝捷大会。村民们欢天喜地,敲锣打鼓,一片新气象。

一批残匪低头接受人民群众的审判。

大会上,饶平泰宣布:“乡亲们,作恶多端的匪首汤子安已被游击队击毙!野猪湖村从此获得新生!为了巩固胜利果实,投入抗日救亡的洪流中,我们新四军鸿箭游击队决定在野猪湖建立第二支队!”

场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突然,村道上一匹快马朝会场奔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