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龙行虎步 瞒天过海(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这头乔肃还在四个城门间游走,被民怨搅得焦头烂额。也亏得他是软弱的脾性,要是换个脾气火爆点的,说不定早就令箭一挥:“他奶奶的,还反了天了!”然后随便抓几个平头百姓杀了立威。不过也幸得他没这么做,毕竟守城将士的不少家眷也在逃难的人群里,不然很可能‘死’得更快,但这样一来,混在民众里的细作便无从查起了。

其实乔肃虽然没有做一郡之父母官的才干,没有统帅三军的魄力,但做起苦口婆心的说客来,到也挺尽责的,护卫他的亲兵随着他左右奔走,闹腾了近一个时辰,不禁都替这位‘窝囊太守’操起心来——这样下去,何时才是个头哇?

嘭!

很清晰、又似乎很遥远的鼓声,虽只有一声,但效果上已经比乔肃的劝说要好上很多倍,西门的百姓闻之一颤,顿时鸦雀无声。

嘭嘭!

又是鼓声,这次却是两声‘联鼓’,紧凑地两声鼓纷沓而至,几无先后之别地敲打在每个听众心头。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百姓的状态,由静极突然向前所未有的慌燥转换,喧哗、哭喊、喝骂瞬间盖过了战鼓的余音。慌乱中,却不曾有人想过,战鼓似乎就在城门的另一头,此番出去,不是反而撞到人家刀口下?

嘭!——嘭嘭!,嘭!——嘭嘭!

战鼓开始有节奏地擂响,此时日暮西垂,霞光血红,西门的守城将士望着漫天卷起的尘土,本就不高的士气无可言喻地一滑再滑。已经不需要任何人多做什么警示了——黄巾大军擂鼓大进,不消片刻,就将是考验东莱脆弱城防的时候。

反观城内,此时更是前所未有的乱成一团,各式各样的新的谣言如雨后春笋般冒起:

什么黄巾军与乔瑁有旧怨未了,如今乔瑁已死,父债子还,只好找乔肃算总帐来了,众百姓不过是殃及的池鱼。

什么黄巾军志在取城,屠民一说,乃是官府散出来骇人视听的谣言。

什么这伙黄巾军骁勇善战,与张角造反至今,皆乃历大小数百战而存活之猛士,守城将士定然不得好死。

云云······

************************************************************

五大三粗的洛貅笑眯眯地陪在萧诃身边,他现在‘扮演’的是亲兵的角色,对于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黄毛猎户来说,这实在是份很荣耀的事情。不过这并不是他笑的真正缘故,洛貅笑的是萧诃的一道军令,竟然是要全军仅有的十来匹战马,拽着树枝押在队伍后往来驰骋、制造尘土。

萧诃对这少见多怪的小子无奈地笑笑,暂时先不做什么解释,随即一道道军令传了出去,八千人马分出两队各二千五百人的队伍,分别开往北门和西门。

“所谓围城必缺,东莱城里只要稍有在战场上砍过两刀的人,应该都明白这个道理才是”萧诃想。

望着两路分军齐整的队伍,萧诃心中对管亥的治军有道十分欣赏,转而开始暗暗盘算着,待此事一了,是不是该想方设法把这员猛将收入龙亟帐下。

暮色渐渐低垂,此时的西城门的守军远远望下去,远处被蒙上一层灰色的大军一分为三,望不到边的尘头像一张展开的大网,正朝自己驻守的小城兜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