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旋风“勇将罗舜初(续2)

攻天津,围北平,跨黄河,渡长江,罗舜初抱病出征,率部长驱万里,衡宝战役,横扫敌军如卷席



1948年11月1日,三纵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军长韩先楚,政委罗舜初。原三纵七、八、九师分别改称一一八、一一九、一二○师。原辽宁独立一师编为步兵第一五三师,也划归四十军。

辽沈战役接近尾声时,罗舜初被敌轰炸机炸成重伤,失去知觉,经抢救才苏醒过来。沈阳解放后,组织上送他到沈阳治伤。

中央军委电令东北野战军提早入关,四十军副军长沙克前往医院探望罗舜初,伤势尚未痊愈的罗舜初说:“请回去告诉部队,我很快就回去,一定要进关去,走不动,爬也要爬进去!罗帅夫人林月琴在《罗荣桓同志在东北解放战争年代》一文中提及:

东野总政委罗荣桓在干部会上号召全体干部学习罗舜初,发扬彻底革命精神,特别强调:“就要有(罗舜初)这股劲头,那个部队里,都要有像罗舜初那样的好干部。”

1948年11月23日,韩先楚、罗舜初率四十军从锦州出发,踏上平津战役的征程。12月1日,四十军从冷口跨越长城,接着西渡滦河,沿途顺带消灭还蒙在鼓里的敌人。

12月11日,四十军进占河北廊坊地区,配合兄弟部队切断了北平与天津之敌联系。12月17日,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一举攻占北平南苑飞机场,缴获完好的战斗轰炸机25架和大批军需品,切断了北平敌军的空中补给和对外联系。

敌军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不惜血本,仗着大炮、坦克的火力优势,连续组织反扑,妄图夺回南苑机场。解放军三四三团抱着有敌无我的决心,连续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并击毁击伤敌坦克五辆。国民党军未能夺回南苑机场,只得在城内修建简易机场。这样,北平二十五万守敌被困得更紧了。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北平守敌完全陷于绝境。

1月22日,华北“剿总”司令官傅作义率所部25万人接受和平改编。

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和平解放北平的入城仪式。四十军步兵第一一八师全部和兄弟师的代表,光荣地接受了党和人民的检阅。当日上午10时,4颗信号弹腾空而起,顿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军乐队高奏起雄壮的战斗进行曲。装甲车、大卡车、坦克、大炮,排成一条钢铁长龙,依次入城。最后压阵的便是韩先楚、罗舜初所率的“旋风部队”四十军之一一八师。这是一支战功卓著、所向披靡的雄师,全师排成四列纵队,步伐整齐,英姿飒爽,威武雄壮,在军乐队的引导下,从永定门入城,通过人山人海的城区,穿过正阳门前面的箭楼,又扬眉吐气地进入一向被帝国主义划为中国人“禁地”的东郊民巷。

1949年2月25日,四十军和四十三军作为四野的先遣兵团,从北平出发,沿平汉路进军南下。罗舜初政委组织四十军指战员学习毛泽东的元旦献辞:“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四十军沿途解放了大片城乡,历时43天,行军1200余公里,于4月1日进抵河南信阳及湖北广水、应山一带,集结待命。

1949年4月,韩先楚升任十二兵团副司令员,罗舜初被任命为四十军军长兼军党委书记。

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四十军、四十三军和中原军区部队作为渡江战役的西线兵团,解放了黄梅、浠水、汉川等地,从而钳制了白崇禧集团,使其不得东援。

4月23日,南京解放。

5月11日,罗舜初率四十军会同四十三军攻占黄冈、团风一带江北滩头阵地。

在随后的10余天里,罗舜初率部越过长江天险,追击前进250余公里,收复武汉、黄冈、鄂城、咸宁、大冶等10余座城市。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四十军奉命参加湘赣战役。四十军的任务是:歼灭当面平江、长寿街之敌,然后向浏阳、醴陵方向前进,协同兄弟部队围歼长沙之敌。

罗舜初挥师南下,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湘赣之敌。行军途中,四十军在九岭山受到敌九道防线的阻击。

九岭山高达1500米,弯弯曲曲的山径宽不盈尺,紧贴着峡谷深渊蜿蜒延伸。往下一看,峭壁千尺,令人头晕目眩,能征惯战的军马也缩步不前!更艰险的是,敌人在稍为平坦些的石板路之转弯拐角的紧要地段上,构筑了防御工事,布置了火力,居高临下地封锁四十军前进之路。因山路狭窄陡峭,四十军兵力无法展开,只得一面以火力压制敌人,一面在荆棘丛生的密林里开路前进。“旋风部队”斗志昂扬,终于连续打破敌人的9道防线,翻越了20多公里的天险九岭山,进抵浏阳河畔,然后,顺流而下,占官渡,夺古港,席卷醴陵,进逼长沙。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率部起义,长沙和平解放。

正当北京举行开国大典之际,四野在湖南发起了衡宝战役。罗舜初以抱病之躯,率部参加衡宝战役。

白崇禧素有“小诸葛”之称,是国民党公认的军事家,用兵神出鬼没,狡诈多端,其部多次从网中脱逃。为扭转颓势,他集中了第七军、四十六军、四十八军等共11个师的机动兵力在宝庆以东地区,伺机吃掉人民解放军3~5个师。

10月5日,白崇禧部向进抵界岭的解放军四十一军发起进攻,激战半日,毫无奏效。

白崇禧又挥师东进,约定衡阳的鲁道源兵团与其东西对进,对渣江地区的解放军四十军搞两面夹击。

四十军一二○师经西渡跨过衡宝公路,沿湘桂铁路向洪桥、官山坪猛插,一一八师随后跟进。

一一九师从演坡桥跨过衡宝公路,取捷径向文明铺、祁阳方向追击。?

经过近千里的撤退,白崇禧以为桂系军队有如压缩到极点的弹簧,将要强劲反弹了,而四野大军万里南征已是强弩之末。于是,白崇禧企图抓住解放军之薄弱环节,打一个大胜仗,以“挽回颓势,振奋人心,转移国际视听”,争取美援,以支撑风雨飘摇的国民党残剩江山。

正当桂军4个师全力猛攻孤军深入敌腹地的四野四十五军一三五师时,各路大军夜以继日地追袭而来,围住了桂系第七军。

第七军曾在北伐战争时赢得了“钢军”的称号,抗战时是台儿庄大捷的主力,全面内战爆发后,一直没有吃过亏,异常妄狂,在衡宝一线到处张贴标语,向我军挑衅:“钢军硬,八路不敢和我碰一碰。”

“八路”当然敢和“钢七军”碰!

第七军长期以来对蒋介石的“五大主力”很不服气,蒋介石的“五大主力”及傅作义的王牌部队先后覆灭,第七军就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从来不把当年的土八路放在?眼里。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一碰之下,是“八路”硬还是“钢七军”硬,就见分晓。

四野四十五军一三五师在黄土铺一举捣毁“钢七军”军部及警卫营、工兵营、炮兵营,“钢七军”军长李本一在卫士的掩护下,窜进一所民房,换上一套老百姓的衣服,趁乱逃命。

第七军之一七一师向东南方向突围,逃至铁塘桥、杨家岭一带,被突然杀出的一彪人马堵住了逃路。这彪人马正是罗舜初所率的“旋风部队”之一一九师。

一七一师是“钢七军”的主力师,是桂系部队实力最强的一个师,堪称精锐中的精锐。四十军是四野精锐,早以“旋风部队”之威令敌闻风丧胆。两军相争,鹿死谁手,关键看谁“硬”!

林彪接到一一九师发来的该师已截住敌第七军的电报,立即复电

:“一一九师,来电获悉,甚喜,甚慰。坚决堵敌南逃祁阳,战至一人一枪一弹,也要守住阵地,坚守到主力到达,围歼该敌。”与此同时,白崇禧在桂林官邸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预感到他起家的血本第七军将彻底完蛋。

白崇禧将第七军突围的希望寄托在一七一师身上,电令一七一师不惜一切代价,杀开一条血路,为全军突围立功。

任凭一七一师怎样猛攻,解放军阵地岿然不动。10月10日拂晓,四野中路大军向被围桂军发起总攻。桂军4个师垂死挣扎,先后发起18次大规模反攻。战至黄昏,四野大军包抄而来,桂军各部被分割,建制大乱,架不住解放军如潮攻势,纷纷溃退,趁夜钻入深山密林。在地方群众的配合下,解放军连夜进山追剿溃敌。到次日上午,逃入深山密林中的敌人全部被歼。

衡宝战役,令白崇禧痛心疾首——他起家的血本第七军覆灭了,4个主力师也完蛋了,损兵折将47000余人,402门火炮、13071枝(挺)枪、176辆汽车、1116匹战马,连同24座城市,都落入解放军手中。

衡宝战役结束后,罗舜初抱病之躯无法率部入桂作战,上级安排他到长沙治疗,四十军交由老军长韩先楚率领。

萧劲光奉中央军委之命筹建新中国海军。他建议军政双全的罗舜初一同筹建海军。于是,中央军委一纸调令,罗舜初从长沙匆匆赶到北京,投入筹建海军的繁重工作中。从此,将军的人生之舟驶进了新的领域。



面对彭总,罗舜初口出“逆”言;氢弹空爆试验,“大参谋”勇担政治风险;“东方红一号”升空,“旋风”勇将功不可没



萧劲光、王宏坤、刘道生、罗舜初等新中国第一代海军领导人,正确确立了海军建设方针、原则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决定边打边建,在执行战斗任务的同时,又不失时机地安排长远建设,以空(海军航空兵)、潜(潜艇部队)、快(鱼雷快艇)为重点,相应发展其他兵种。

罗舜初具体分管海军装备计划、武器装备修理、科学技术研究等工作。他胸怀全局,一切从实际出发,又注重创新,坚持勤俭建军的方针,坚决反对官僚主义,虚心学习苏联海军建设经验,反对盲从外国专家。为建设海军,他多次到苏联,购买了一批材料、装备及技术图纸;另一方面,他放眼于立足国内生产,为国产海军舰艇成批生产奠定坚实的基础。

1953年8月21日至9月4日,彭德怀元帅主持召开了3次军委例会,罗舜初代表海军(萧劲光外出未归)出席了会议。

彭总主张“先艇后舰”,主张海军第一批购买的驱逐舰数量由2艘改为1艘。罗舜初以非凡的勇气和胆略和彭总据理力争。董保存在《中将“参谋”罗舜初》(《世界军事》2003年第一期)一文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

他忘了自己只是一个来“听会”的代表,站起来对彭德怀说:“……驱逐舰一般不能单独执行任务,至少要2艘以上编队航行作战,互为掩护。另外,培养一个合格的舰长,除了补习文化,至少还要5年时间。少一艘驱逐舰就无法进行正常的训练。彭总,千万要保留呀!”

罗舜初的一席话让彭总犯难,彭总让罗舜初去找周恩来总理汇报,由周总理决断。周总理听完罗舜初的汇报后,作出决定:海军按协议规定引进2艘驱逐舰。

《中将“参谋”罗舜初》说:

后来,这先后购进的4艘苏制驱逐舰被称为人民海军的“四大金刚”,为保卫万里海疆,培养海军人才,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军委例会上和彭总理论,有人就说罗舜初胆子真大。事关重大之际,罗舜初敢于进言,而不忌逆彭总之耳。

1955年9月,罗舜初随同彭总、黄克诚、陈赓、陈士榘等,前往福建检查战备工作。在闽江口的黄岐半岛视察时,当地驻军的一位领导要求彭总批准开炮教训在我国沿海猖獗活动的美蒋军舰。接下来发生的事,兹转述《中将“参谋”罗舜初》一文如下:


“我看可以。”彭总似乎也被激怒了。

“彭总,千万不能打!”彭德怀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大喊跟了过来。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彭德怀在内,不约而同地望去,原来是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

“怎么不能打?”彭德怀厉声问道。

“军委有规定,不能随便打。”罗舜初的语气十分肯定。

“什么时候规定的,怎么讲的?”彭德怀眉头一皱,反问道。

这时,所有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罗舜初的身上,不少人为他捏了一把汗。

罗舜初不慌不忙地说:“彭总,去年7月,军委下达过一个《关于保卫领海主权及护航注意事项的指示》,明确规定,只有在经查明、确认国民党匪帮的飞机、军舰对我护航目标有敌对行为时,应坚决攻击外,对一切公海上的外国飞机军舰均不得攻击。这个指示讲得很清楚,到现在也没有通知改变。”


这时,陈赓也及时提醒彭总,宽宏大量的彭总大嗓门地表示自己刚才讲过的话不算数。

对这件事的余响,《中将“参谋”罗舜初》写道:

后来,有人对罗舜初说:“你怎么敢当着那样多的人给彭总下不了台?你不怕惹得彭总不高兴?”

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罗舜初不但敢于直言进谏,而且还敢于冒风险,置个人荣辱生死于度外。

1959年庐山会议后,海军党委错误地批判罗舜初,说他犯了“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是“彭、黄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海军的坚决拥护者和执行者。”翌年8月,他被免去海军第二副司令员和海军党委常委职务。

1962年6月,罗舜初任国防部第十研究院院长,1965年4月调任国务院国防工办兼国防科委副主任,因主任一职由聂荣臻副总理兼任,罗舜初就负责主持国防科委的日常工作。

周恩来总理、聂荣臻副总理让罗舜初负责协调氢弹空爆试验的各项准备工作。1967年2月20日深夜,周恩来总理在听取国防科委、二机部等单位关于首次全当量氢弹空爆实验准备情况的汇报后,果断决定:抢在法国之前,将原定在1967年10月1日前进行的氢弹空爆试验,提前至7月1日前爆响。

罗舜初接受这个重任时,正值“文化大革命”高潮时期,武斗不断,全国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被彻底破坏。在参加氢弹空爆试验的单位中,二二一厂承担任务最为重要,而偏偏这个厂两派武斗正烈,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生产。

从事氢弹试验,既须高度保密,又需各部门密切协作,这,既有难度,又有风险。为了使二二一厂的科研生产和氢弹试验准备工作顺利进行,聂荣臻在周总理的支持下,以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宣布在该厂实行军事管制。

在当时动荡的局势下,二二一厂的造反派掀起一股股造反之风。时至1967年5月中旬,氢弹部件加工与生产进入倒计时。罗舜初忧心如焚,《中将“参谋”罗舜初》一文中说:

那些天,罗舜初寝食不安:他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考虑着可以使用的各种对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二二一厂暂停开展“文化大革命”,集中力量搞生产和科研。

这个想法一出现,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谁不知道“文化大革命”运动,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是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决定的。前一段时间他刚因为动员在国防科委门前静座示威的北京航空学院的造反派们返回学校,而被停职反省。如果再落个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罪行,很可能就会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


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罗舜初豁出去了。1967年5月27日,他向聂帅建议,用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名义给二二一厂发份电报,明令二二一厂暂停开展“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集中精力,确保氢弹的加工和进度。聂帅冒着政治风险让罗舜初起草电报稿。翌日,聂帅将罗舜初起草的电报稿转呈周总理和毛泽东主席。电报稿呈上去后,5月29日,毛泽东主席签发了这个电报,正式批准二二一厂暂停“四大”。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1970年4月,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指示下,罗舜初参与了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发射。作为这项工程的主管领导、国防科委副主任并负责中央专委办公室日常工作的罗舜初,殚精竭虑,几乎每晚都要到办公室处理汇总到他这里来的大大小小的工作,直到深夜向周恩来总理汇报完毕,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

罗舜初等人商定将这颗卫星命名为“东方红一号”,运载火箭命名为“长征一号”。1970年4月20日,周恩来向罗舜初下达“安全可靠,万无一失,准确入轨,及时报告”的指示,卫星发射工作进入紧张而有序的准备状态。周恩来、毛泽东先后批准同意卫星发射计划。4月24日21时35分,随着一声“点火”命令,火箭喷出耀眼光焰,在震耳欲聋的响声中,直飞云霄。毛泽东得知卫星发射成功,高兴地对周恩来说:“好!太好了!总理,准备庆贺!准备庆贺!”

罗舜初,这位“旋风”勇将,八闽骄子,为新中国的建立,为人民海军建设,为我国氢弹试验和第一、二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成功发射,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1) 星火燎原编辑部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

(2) 福建省军区党史办、龙岩地区老区办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籍将军》(福建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3) 王树和著《四十军征战纪实》(白山出版社1997年版)

(4) 魏碧海著《第四野战军征战纪实》(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

(5) 上杭县委党史研究室编《一代英豪》(厦门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6) 《光辉的战斗历程》(四十军军史资料)

(7) 〖BF〗星火燎原编辑部编《老帅在长征中》(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版)

(8) 韩先楚著《东北战场与辽沈决战》

(9) 萧劲光著《四保临江的战斗岁月》

(10) 萧华著《战斗在辽东地区》

(11) 林月琴著《罗荣桓同志在东北解放战争年代》

(12) 马洪武、王德宝、孙其明、戴金生等编《抗日战争事件人物录》(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13) 廖耀湘著《辽西会战纪实》

(14) 魏碧海著《八路军一一五师征战纪实》(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

(15) 董保存著《中将“参谋”罗舜初》(《世界军事》2003年第1期)

(16)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版)

(17) 李颖编著《决胜东北》(海潮出版社2001年版)

(18) 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编《解放战争中的闽西儿女》(北京燕山出版社2002年版)

(19) 陈浩良、王同乐、刘立勤编《血战寻踪》(军事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20) 黄友岚著《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档案出版社1992年版)

(21) 罗小明著《罗舜初与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原载《福建党史》2000年第6期)

(22) 罗小明著《战斗在国防科技战线上的罗舜初》(节选于刘培一、乔希章、瞿定国主编的《中将风云录》之三,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

(23)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简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