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6、卡萨布兰卡(1)

幸运特快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特务们正在等着老李分派给他们新的任务,却没听到老李说话,他们也没听见有其他的人说话,整个大厅里边一片寂静。 特务们正觉得有些惊讶,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大厅周围的人,那些在楼梯上面的人,已经把枪口对准了他们。在他们的周围,有几十个人无声地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他们不由自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特务们正在等着老李分派给他们新的任务,却没听到老李说话,他们也没听见有其他的人说话,整个大厅里边一片寂静。

特务们正觉得有些惊讶,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大厅周围的人,那些在楼梯上面的人,已经把枪口对准了他们。在他们的周围,有几十个人无声地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他们不由自主地从内心深处升起了一阵寒意。

但是,这些特务也是郑守拙手下的得力干将,他们的胆子也不是一般地大,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领头的包杰正要说话,站在楼梯口的安长征已经一把把包玉抓了过去,在他的全身麻利地搜查了一遍。包玉大吃了一惊,他知道,这种搜查不是一般的搜查,这不光是对待一般人不会平白无故地进行搜查,而是说,这种搜查方法十分专业,他在被捕的时候,就被保密局的军统特务搜查过,那些特务没有放过他身上的任何一个细节,不只是搜查武器,连可以隐藏情报的地方也仔仔细细地搜了个遍。现在这些人这么搜查他,显然是对他产生了特殊的怀疑。

就在安长征动手的同时,几个人从特务们的身后突然出现,一把把他们推到了墙上,接连两脚,踢开了他们的双腿,然后用有力的大手在他们的身上从头到脚仔细地摸了个遍。

这几个特务连扑到他们身边的人都没有看清,更不要说反抗了。就在他们还在发愣的时候,包杰和陈福生身上藏着的手枪已经被人搜了出来,扔给了身后的人。

包杰急忙喊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别误会,咱们可都是工人啊!”

没有人回答他,几只枪口在他们的身上重重地一顶,疼得他们几个一咧嘴,不由自主地向前摔了出去,朝走廊的另外一边走过去了。

几个人押一个,把几个特务分别押进了不同的房间。这是已经报废的工厂,空房间多的是。

陈福生进了房间一看,已经没有人用的办公室里边一片凌乱,办公桌椅堆在门边,里边倒空着很大一片地方。陈福生心里非常不舒服,这正象是理想的审讯用的地方,难道自己就应该在这个地方受到审讯吗?

他还没有想得更多,身后已经有人用力一推,把他推到里边那个空着的地方去了。

陈达文和安长征站在这边的桌椅这边,冷冷地看着陈福生。

陈福生强自镇定,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陈达文说:“你们这是要什么,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嘛!”

陈达文冷笑着说:“李福生,你不用演戏了,你们几个的底细我们早就摸清楚了,你不觉得现在还搞这种把戏,非常恶心吗?”

李福生听到人家叫出了他的真名,不由得一哆嗦。

陈达文接着说道:“上海就要解放了,你还在替国民党卖命,不是太愚蠢了吗?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没时间跟你在这儿磨牙,你现在要回答两个问题,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如果如实回答,可以将功赎罪,如果你不肯回答,要顽抗到底,那你只有死路一条!”

李福生呆呆地看着陈达文,不知道他们要问什么。

陈达文不紧不慢地问道:“第一,你们把勒索人家的金子弄那儿去了,赶紧交出来。我们只是要资本家和我们合作迎接解放,你们倒把人家所有的工厂全都勒索去了,还要人家的金子,你们的心也太黑了!赶紧把人家的金子交出来!”

李福生一看人家真的什么都知道,站在那里,只觉得腿发软,腰也直不起来了,不由自主地就要往地上倒。

陈达文厌恶地喊道:“站直!你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还没有枪毙你呢!不要摆出这副熊样!先回答问题!”

李福生朝门口看看,希望能从门外看到什么人,能给自己一点希望,能壮一下胆子。

陈达文大声喊道:“你的一切我们都清楚,你要珍惜人民给你的机会,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如果不想回答,我们马上就把你拉出去处决掉。我们没有时间陪你在这儿鬼混!”

安长征撞开在房间正中堆得乱七八糟的桌椅,冲过去就要把李福生拉走。李福生一边拚命挣脱,一边尖声喊道:“我说,我说!”

陈达文摆摆手,安长征用力一推李福生,把他推到了墙角。李福生急忙喊了起来:“我们绑架了那个纱厂老板,弄到了金子,我们不好出去,就通知了我们大哥,就是郑守拙,他在那边到他们家里把金子拿走了,我们只拿到了季老板那天兑换的金子,全都分了,藏起来了!”

“藏在那儿了?”

“就在原来那个工厂仓库后边的墙角上!”

陈达文厌恶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么,现在你回答第二个问题,那个你们派到我们人民保安队的内奸是谁?”

李福生翻了一下白眼:“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是包玉啊!”

“嗯?他怎么成了你们的人了?”

“上次他被捕了,就投诚了我们,啊,不,叛变,叛变,然后我们就放了他,他知道一个地下党留给他的在最重要的时候报告的地点,就告诉了我们,我们就把那个地方的地下党全都抓住了。后来,他又进了你们的人民保安队,他是老革命,有很多老关系,很快就受到了重用,接着我们队长为了给他帮忙,就把我们派进来了。为了让他介绍我们方便,田杰还故意改名叫包杰,他净说我们的好话,我们真的就进来了。”

陈达文冷冷一笑:“绑架那个纱厂老板是谁的主意?你们都由谁领导?”

“我们大哥呀!不,是郑守拙,国民党的伪警察队长。”

“你们怎么联系?”

“我们有了消息,就打电话通知他,他就来和我们接头。”

“好,你把他叫出来,能办到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