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旗为你升一次

坦白从宽,作为从小跑跳投掷四项基本测试都要补考的人谈奥运精神是有点可笑的,听者也大可不必当真。因为体育这片纯粹属于不及格的人生,决定了她对竞技的热情不高,真正的感动,包括运动员本人,大概是在国旗升起国歌奏响的那一刻。很多次,泪水啊,小河奔流,冲刷逐梦的喜悦。


这一刻,似乎也仅仅属于奥运。


奥斯卡,不会为你升国旗,哪怕你包揽所有奖项。

诺贝尔,不会为你升国旗,哪怕爱因斯坦破棺重生。


只有奥运,许海峰在洛杉机打完最后一枪、五星红旗飘扬在美国上空的时候,全世界人凝神注目的,我想绝不仅限于体育二字,虽然,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体育的去政治化,谁叫国旗一旦冉冉升起,人们心底的感情成分就变得复杂起来了呢。


说人是奇怪的动物是忽略了大自然嘴脸变化的频率而却不输于它。


在妈妈住院以前非常看重金牌,这也是应和应试教育制度培养出“胜者为王败者寇”的强盗逻辑,一纸研究生文凭,把我和恰同学少年时的老友隔挡成两个甚至三个层次;它有跟金牌不同但相似的“阶级”划分,都扯上阶级了,是不是有点上纲上线?


就是有人说过,职业的不同构置了阶级的存在。


记得雅典奥运会,田亮抱着他的铜牌,默默地收拾东西从一大堆奔向胡佳的记者身后微笑退场,几分淡然,几分黯然。


他满含笑意的瞳仁掩盖不住内心深处的神伤,一份失误的憾,长江后浪推前浪,人生哪来绝对和永恒的骄傲。也是混迹世界各大赛场的老将了,除去比赛本身以外的名利,鲜花掌声,已然看开。笑是礼节,代表一个老将的大度和胸怀,但我能想象出镜头外孤寂的背影,或许还未褪去四年前诸多闪光灯照耀的余辉,如今只留下落寞的叹息。


然后,报道他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不归队、通报、离队、跟哪个超女怎么怎么样……怎么样又关我们什么事,别人的人生轮得着你来指手画脚?想想在悉尼时他阳光般的笑脸吧,明明昭示灿烂的未来因为这一枚金牌旁落,虽说也在咱们中国人手里,但是个人的命运却就此改变。金牌,说到底,从记者们向冠军奔跑的速度最终验证了竞技的准则:任何战场,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包括事业和爱情。


早先听说王楠要参加本届奥运会,原来想是怎么不激流勇退,在体育这个领域的顶端给自己来个光鲜辉煌的谢幕。她的心思跟其他运动员是一样的:无论怎样的结果,在自己的家门口赛一次。

说得好,人生非要精彩,但求不留遗憾。


当年瞌睡兮兮中盼到萨马兰奇的一声Peking,等了七年的奥运就这么来了,所有的感动在烟花腾空而起那刻全部夷为平静,其实关于开幕式我都有很多话想说。


也许申办一次奥运会包纳了太多的政治意义,我能记起台湾一票的走向, 九三年那晚坐在老爸旁边哭得淅沥哗啦;也许金牌从此可以改变下世界对这个国家的某种片面看法,那么,请也别忘了居中之外的另两面或更多的国旗。


你看,从物质形态上讲,朱启南是输了,记者提问谋生的手段,而他的回答:伟大的祖国。很简单的短句,在他只字不提他阑尾炎的病情上场比赛,我们不会因如此大的概念觉得他的答复虚妄不着边际。

对于射击和田径运动讲求分秒必争细枝末节,不大可能像跳水体操艺术成分含量较高的比赛项目玩技巧,偶然性势必是大于必然性的,老把眼光停留在那块金子上面因为1%的偶然去忽略掉付出了99%辛劳的必然,这对运动员而言,不公平。


深濑和雄说,二十岁的眼睛看不见比眼前生活更远的事情,而四十岁的眼睛也看不清比金钱名誉更重要的事情。对着镜子照照,当他们拥有了世界冠军称号的前半生,你拥有了什么,你又看清了什么,是否要等到五十岁,再看清一些近来的事情呢?让国旗升起也不是某个人的责任和义务,可能明天,就为你升一次,而最终,我们是为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