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莱特湾大海战

引言:自从产生了人类社会以来,战争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当人类之间的较量从陆地转到的海上,战争就显得更加地精彩和波澜壮阔了。

1944年,美军沿中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两线向日军发起连续攻势。在尼米兹和麦克阿瑟的联合打击下,日军节节败退。到1944年秋,尼米兹的中太平洋部队夺取了马里亚纳群岛;麦克阿瑟的西南太平洋部队完全控制了新几内亚,下一步的主要目标是准备菲律宾向进军。为此,美参谋长联席会议命令麦克阿瑟和尼米兹组成联合部队,于1944年10月20日在菲律宾中部的莱特岛实施登陆。

10月10日,麦克阿瑟属下的金凯德海军中将率第7舰队738艘舰只,运送美第6集团军17.4万人,在尼米兹属下的哈尔西海军上将的第3舰队16艘航空母舰、6艘战列舰以及73艘巡洋舰和驱逐舰的支援下,向莱特岛挺进。10月20日,美军在莱特岛大举登陆。当天下午,麦克阿瑟在菲律宾总统奥斯梅纳陪同下,涉水上岸,他站在蒙蒙细雨中,情绪激动地发表讲话:“菲律宾人民,我回来了!托万能之主的福,我们的军队又站在菲律宾这块洒满我们两国人民鲜血的土地上了。”

对于日本而言,保卫本土固然重要,但是,固守菲律宾、TY和琉球群岛,对于日本的安全来说也是同样重要的。只有守住这个外围岛链,日本才能把不可缺少的石油资源从荷属东印度运往本土。为此,日本制定了“捷号”作战计划。这项作战计划含有4种作战方案:保卫菲律宾为“捷1号”方案;保卫TY、琉球群岛和日本本土南部为“捷2号”方案;保卫日本本土中部为“捷3号”方案;保卫日本本土北部为“捷4号”方案。

当美先头部队在莱特岛登陆后,日联合舰队司令官丰田副武海军大将立即下达了“捷1号”作战命令。根据丰田的命令,水面舰队在海军中将粟田健男的指挥下,分成两部出动。粟田自己带领5艘战列舰(包括“号2艘超级战列舰)、12艘巡洋舰和15艘驱逐舰,经ZG南海、锡布延海和圣贝纳迪诺海峡驶向莱特湾。他的副手海军中将西村祥治率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经苏禄海,进至苏里高海峡。两人定于10月25日早晨由南北两面同时冲进莱特湾,夹击美国的两栖舰队。为了使这支铁钳似的两臂力量更均衡,丰田命令仍在琉球群岛的志摩中将率领他的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向南航行,同西村会合。同时又令小泽治三郎中将率由4艘航母组成的编队自濑户内海南下,来引诱哈尔西,企图把他从莱特岛引开。

此时,哈尔西的第3舰队的第38特混舰队正在菲律宾以东海面待机,自北向南分别是谢尔曼的38-3特混大队、博根的38-2特混大队、戴维森的第38-4特混大队。莱特湾海域是金凯德的第7舰队。美军很快发现了日军的作战编队,他们把小泽的舰队称为北路舰队,把粟田的舰队称为中路舰队,把西村和志摩的舰队称为南路舰队。

10月23日清晨,美潜艇“海鲫”号和“鲦鱼”号首先在巴拉望岛以西发现粟田的中路编队,他们立即向哈尔西发出了报告,然后用鱼雷攻击了日舰,击沉了日军2艘重巡洋舰,重创1艘巡洋舰,被击沉的日军巡洋舰中有1艘是粟田的旗舰,粟田被迫将他的指挥部转移到“大和”号上。历史上最大的海战——莱特湾海战拉开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莱特湾海双方舰队态势图

哈尔西一接到潜艇的报告,就命令谢尔曼和戴维森的大队向博根大队靠拢,并向3个大队下达了准备攻击的命令。哈尔西又准备从博根和戴维森的两个大队中抽出战列舰4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14艘和他自己乘坐的“新泽西”号旗舰,组成第34特混舰队,由海军中将李统一指挥,留在后面镇守圣贝纳迪诺海峡。

10月24日凌晨,金凯德派出的巡逻队报告发现西村的南路舰队正在接近苏里高海峡,金凯德以为哈尔西会封锁住圣贝纳迪诺海峡,所以他命令奥尔登多夫少将率第7舰队全部的炮火支援舰只(战列舰6艘、轻重巡洋舰8艘以及驱逐舰21艘)去封锁苏里高海峡。

24日8时刚过,粟田舰队进入锡布延海。哈尔西立即命令当时正向乌里西航行的麦凯恩的38-3特混大队调转航向,赶回来参加战斗。上午9时10分,正当粟田的中路舰队穿越锡布延海驶向圣贝纳迪诺海峡时,哈尔西的3支大队连续5次对粟田舰队发动空袭,击沉巨型战列舰“武藏”号,击伤3艘战列舰,重创1艘重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粟田损失惨重,感觉到他的任务难以再执行,于是于下午3时30分,下令舰队调转航向,退到哈尔西的飞机航程以外的地方。

这时,小泽的北路舰队已到了离恩加奥尼角不远的地方。小泽为了诱敌,赶紧发出明码电报,以引起哈尔西的注意,并出动76架飞机攻击谢尔曼大队,将谢尔曼的“普林斯顿”号轻型航空母舰击沉。傍晚,谢尔曼报告哈尔西,说侦察机在190海里处发现日军北路航母舰队。哈尔西是好战的,他总是挑选续航能力远,战斗力最强的航空母舰进行较量。他认为粟田的中路舰队已遭到重大损失并仓皇撤退,金凯德的第7舰队足以对付它。而日军南路舰队较弱,这路编队金凯德的第7舰队也能应付。因此,他决定首先歼灭小泽的北路舰队。

24日下午8点20分,哈尔西下定决心,率领他的第3舰队,包括第38特混舰队的3个大队和刚组成的第34特混舰队挥戈北上。此外,他又命令麦凯恩的38-3大队不要返回莱特湾,而改向北航行,以便于次日加入对北面兵力的攻击。同时,电告金凯德:“我率3个特混大队,拟于明日拂晓对敌航空母舰实施突击。”但金凯德认为哈尔西这封电报的意思是只派出3个特混大队北上,而第34特混舰队仍在封锁圣贝纳迪诺海峡。

在哈尔西舰队北追时,24日傍晚,船体带着累累弹痕但火控装置完好无损的粟田中路舰队出现在哈尔西背后的圣贝纳迪诺海峡。这时,粟田接到了丰田从东京发来的一封电报:“依赖神助,继续前进。”尽管丰田的诱敌战术获得了成功,但粟田对此却一无所知,因为小泽用无线电发出的关于哈尔西舰队正全力追击北路舰队的通报,粟田没有收到。所以导致粟田在这场海战中过分谨慎。

日军南路舰队的西村为了在25日天亮前进入莱特湾,把行动时间提前。这样,南路舰队的志摩舰队就无法追上他与其会合。西村与志摩舰队相距40海里,他们不知到已被美军发现,仍然保持着无线电静默。

24日23时,西村舰队的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排成纵队开进苏里高海峡,他们首先遭到美军鱼雷艇的攻击,接着又闯入奥尔登多夫的埋伏中。奥尔登多夫的驱逐舰从两边发射鱼雷,战列舰和巡洋舰从正前方发射炮弹。在这三面夹击下,西村的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被击沉,几乎全军覆没。剩下的1艘受伤的驱逐舰被迫仓皇后撤。紧随其后的志摩看到西村舰队遭到灭顶之灾,就谨慎地掉转船头,带领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全速退出了海峡。

10月25日凌晨1时,粟田中路舰队的4艘战列舰、8艘巡洋舰和2只驱逐舰中队驶出了圣贝纳迪诺海峡,变为夜航的搜索队形,小心翼翼的向莱特湾航进。25日晨7时,粟田中路舰队在莱特湾北面的萨马岛海域与美第7舰队第3特混大队相遇,该大队由斯普拉格海军少将指挥,辖有18节的小型护航航空母舰6艘和7艘驱逐舰。粟田以为那是哈尔西的航母舰队,立即下令攻击。粟田舰队的突然出现,使斯普拉格大吃一惊,急令驱逐舰趋前阻击,航空母舰则在烟幕掩护下向南撤退。

金凯德接到斯普拉格的电报后,才知道哈尔西的第34特混舰队根本不在圣贝纳迪诺海峡,而他的第7舰队的全部的炮火支援舰只此时正在南面追击日军南路舰队。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金凯德命斯普拉格尽力与敌周旋,延缓粟田舰队对莱特湾登陆输送队的袭击。又命奥尔登多夫停止追击日军南路的志摩舰队,急速返回莱特湾,支援斯普拉格。他又急电哈尔西求援。而哈尔西接到告急电报后,认为粟田舰队早已遍体鳞伤,不会有什么攻击能力,准是金凯德沉不住气了,因此他并未立即回师救援。

粟田紧追斯普拉格不舍,并开始炮击他的航母群。一艘航母因多处受伤于9时07分沉没。斯普拉格以警戒驱逐舰进行反击,击沉日军巡洋舰2艘。但美驱逐舰的炮火对于重铠厚甲的日战列舰来说,没有丝毫威胁,相反地,日舰巨炮却把美驱逐舰打得千疮百孔。正当美舰处于极端困难的时候,天空突降大雨,这帮了斯普拉格的忙。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得已全部起飞。但这些舰载机都没有携带穿甲弹,因为未想到竟会对付日军的战列舰,只好带上杀伤弹和深水炸彈,这些炸彈对战列舰起不了大的作用,只炸沉了日军1艘重巡洋舰。然而粟田舰队的队形却被美机打散,被斯普拉格航母舰队抛在了后面。粟田断定他的猎物已经逃脱,于是用无线电将他散失的舰只召回到他的“大和”号周围,准备冲进莱特湾,去消灭麦克阿瑟的登陆部队及运输舰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揭开莱特湾之战大幕的美国海军鱼雷巡逻艇PT-493号

斯普拉格护航航空母舰群在摆脱了粟田的舰队后,接着又遭到了号称“神风”的日军自殺飞机的攻击,美军1艘护航航空母舰被击沉,另1艘被击伤。

25日凌晨2时,哈尔西舰队的侦察机发现了小泽的北路舰队,此时小泽的4艘航空母舰上仅剩下29架飞机。上午7时,哈尔西舰队展开第一波攻击,击沉了“千岁”号轻型航母和1艘驱逐舰,击伤了“千代田”号轻型航母,使它起火倾斜,在水中动弹不得。8时20分,哈尔西再次接到金凯德的求援电报:“我的情况危急,只有快速战列舰和航空母舰的火力支援,才能使护航航空母舰免遭敌人打击,阻止敌人进入莱特湾。”金凯德的电报也传到了珍珠港,尼米兹感到有必要亲自过问此事了。于是,上午10时,他给哈尔西发了封简短的电报:“第34特混舰队,在哪里?”报务员为防止敌人破译,把电报改成了“全世界都想知道第34特混编队在哪里?”接到电报后,哈尔西好像“挨了一耳光”,受到极大刺激,认为这是对他的极大讽刺。但他还是下令米切尔率第38特混舰队的2个大队继续攻击小泽舰队,自己率第34特混舰队和博根的特混大队返回莱特湾救援,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屈从了压力,挥师南下”。

米切尔率谢尔曼和戴维森的2个特混大队继续向北追击小泽。将近中午,米切尔派出200余架舰载机组成的突击机群,袭击了残存的日航空母舰。结果,“瑞凤号”和小泽的旗舰“瑞鹤”号被击沉,小泽被迫转移到一艘巡洋舰上。最后,损失了全部诱饵航空母舰的小泽带着剩下的10艘水面舰只逃回了日本。他的诱饵使命完成了,但却没有多大成果,因为他没给粟田拍发一个字。

25日上午11时,粟田整队完毕,挥戈直逼莱特湾。当粟田编队向莱特湾挺进2个小时之后,粟田突然又决定停止向莱特湾突击,下令“全舰队北进!”从而使唾手可得的胜利付之东流。原来,粟田从截获的无线电中得知,美护航航空母舰上的飞机正在莱特岛上着陆。这本是由于美航空母舰遭到日军袭击,惊慌中的美军为避免飞机与航空母舰同归于尽而采取的紧急措施,而粟田却误认为这是美机要建立一个陆上基地,准备对他进行更集中的空中攻击。其次,他从截获到金凯德的告急电报中,错误地认为哈尔西南下已3个多小时了,从而放弃了进击莱特湾的作战计划,改向北行驶,以便退出圣贝纳迪诺海峡,并乘黑夜尽量向西逃走。

午夜刚过,哈尔西就到达了圣贝纳迪诺海峡的东端出口处,可是粟田的舰队却早已通过了。26日上午,哈尔西舰队的舰载机对粟田编队进行了追击,日军“能代”号巡洋舰被击沉,“大和”号身中3弹,但仍能继续航行。随后,双方距离逐渐拉大,莱特湾大海战到此结束。

莱特湾海战是太平洋战争中最后一次大海战,也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海战。在共计4天的战斗中,美军损失轻型航空母舰1艘,护航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2艘和驱逐舰3艘,损失飞机100余架,伤亡2800多人。日军共损失重型航空母舰1艘、轻型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3艘,重型巡洋舰6艘,轻型巡4艘,驱逐舰11艘和潜艇6艘,损失飞机400余架,伤亡7400余人。除了陆上基地的飞机外,日本海军几乎已不存在了,美军取得了绝对的制海权。小泽在战后受审时说:“在这一战之后,日本的海面兵力就变成了绝对性的辅助部队,除了某些特种性质的船只以外,对于海面军舰已经是再无用场可派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强大的美国海军特混舰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各种战舰挤满了莱特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海军“瑞凤”号航空母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K日本自殺攻击的美国舰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架日本零式52型战斗机向美国航母俯冲而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遭到日本自殺飞机撞击的“圣洛”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发生大爆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伯明汉”号上的水兵拼命用水龙扑救“普林斯顿”号上的大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海军“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沉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舰队的主力“大和”号和“武藏”号战列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舰载机拍摄的正在规避的日本舰队“大和”号“武藏”号已升起烟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弹的“瑞凤”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坠海后尚未沉没的日本战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域触礁搁的美国潜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硝烟四起的莱特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中的“基特昆湾”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弃船逃生的美国水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战的“澳大利亚”号重巡洋舰的8英寸炮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火拼命阻击日本“神风”敢死队的自殺式攻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澳大利亚海军的驱逐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军为阵亡的水兵举行海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