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送中国男足去少林或去农村!

姚明是铁定退不了役了。中国男篮输了球,但没输人。男足国奥队也输了球,还输了人,顺带丢了许多人的脸。老实说,我现在很佩服男足那一干人,他们太具有创新能力了,一次次令人眼花缭乱的输法,不断挑战观众已经匮乏的想象力。昨天,明知已到“关系中国足球存亡”的生死关头,他们哥几个表现出来的,还是一派大无畏的敢输精神。


男足国奥队的表现,充分证明了网上流行的“今年一切都不正常,唯独男足正常”的论断。今天,明知中国代表团还会接二连三地披金戴银,我还是毅然决定本着“男足兴亡,匹夫有责”精神,思考一下“惟独男足正常”这个当前最严峻的问题。


究其原因,根本在于中国男足吃不起苦。这是我通过比较法得出的科学结论。不信,继续往下看看:


男子射击10米气步枪亚军朱启南,生于温州楠溪江中游的古庙港。不要一听温州你就想起“炒房团”,古庙港可是穷乡僻壤。小朱的父母亲原来务农,后来有所改善,在温州市区推板车卖水果。


举重冠军龙清泉,生在偏僻的湖南湘西自治州龙山县红岩溪镇,父母都是农民,奥运会前双双在安徽打工,后被儿子强烈恳求,才临时回家看儿子比赛。


女子举重48公斤级冠军陈燮霞,出生在广州番禹大坳村,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


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冼东妹,也是个农村娃,出生在广东省四会市迳口镇新农村。


女子射击10米气手枪冠军郭文珺,小时父母离异,郭跟父亲生活,14岁时父亲悄然离开至今不知去向,后来她曾在西安卖了一年服装。


女子射箭团体银牌获得者陈玲,江苏丹阳云阳镇迈村人,父母都是下岗工人,现在自谋职业,因帮患食道癌的爷爷治病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其队友张娟娟老家在山东省莱西市抬头村。


男子10米双人跳台冠军林跃,生在广东潮州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父母为了保证他能够继续练习跳水,曾卖掉房产,家庭始终处于赤贫状况。


获得男子400米自由泳银牌的张琳,家境略好,生在京郊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物业公司的普通职员,曾经多年张琳全家靠父亲一个人的收入支撑。


统计学是门科学,对吧?我列举这么多冠亚军家谱,是想借统计学的权威说明一个中国男足从上到下都不在乎的浅显道理——天上从不掉馅饼,梅花香自苦寒来。


奥运冠军拿的牌子是金镶玉,冠军们自己却几乎个顶个是苦出身的孩子——不只家境清苦,他们练得更苦!


火亮这次和林跃搭配,以接近完美的表现获男子10米双人跳台冠军。火亮曾有一次练习到游泳馆内一排灯关得只剩下一盏,唯一的“观众”——他的教练都在看台上睡着了。


女子射箭团体亚军郭丹,出生于辽宁铁岭,10年来,她没有在家和母亲过一次春节,每年只能在家住上半个月,2007年为了备战奥运会,只在家呆了一天。


女子58公斤级举重金牌没有悬念地被陈艳青收入囊中。她出生于江苏苏州吴中金庭镇的一个小岛上,祖辈以捕鱼、种果树为生,小时候家里很穷。陈艳青此次破纪录似地夺冠,之前却经历了两次退役又两次复出。


要是响鼓,就不用重锤。男足国脚只要用心看看我的老乡陈艳青那副坚毅的表情,帮你们成功的教科书或者教练,就都不用再花外汇进口了。


写到这儿,我忽然觉得自己给中国男足出的这个主意,和他们一样,还是太“正常”了,那帮用脚生存的人,根本就不玩脑筋急转弯儿。算了,我还是来个简单点儿的吧。下面,我以纯金球迷的名义,郑重且强烈建议:


请谢亚龙先生携男足国字队,集体观看今后十几天中国其他项目的比赛,看后每人、每天写一篇不低于5000字的观战感悟,谢主席本人的那篇应不低于1万字。凡能够结合本人实际认真写作且认识比较深刻的文章,建议由《中国青年报》选登在《日出东方特刊》上,以资鼓励。


如果有识之士判断这百年一遇的一招还不灵,那就只剩两条路了:


一、赶紧送中国男足去少林,让释永信方丈也别忙着输出中国功夫了(这不着急的活儿,完全可以交给我们的熊猫或者美国的好莱坞),赶紧组织武僧,集中挖掘并传授传说中的少林绝技无影脚。


二、如果考虑少林寺地儿不够大,那就赶紧送他们去下乡支农吧。没准若干年后,中国足球队会从广阔天地里走出大罗、小罗、小小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