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四卷 狂徒何事傲三公 第二一六章 古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所料不差,就在两人身后数十里,正有一大队人马悄悄尾随而至,而那三只蝎蚁早已被沉尸黄沙之中。这群人全是人族,均是一袭紫色长袍,袖口绣有造型各异的符篆,总数约有七八十人。其中一个女子漂浮在空中,仰头看着低沉的夜空,良久一颗流星突然划过,那女子轻飘飘落回地面,朝一个老者躬身道:“师尊,那两个修真者此时正在山外休息。”

“要不要我们现在杀过去,将那两人生擒了?”老者旁边一个壮汉插嘴道。

“不用着急!此次圣坛开启在即,反正都需要祭品,这两人修为很高,正好用来当作圣主的补品。”那老者眼中精光一闪,捋着花白的森然道:“我们今夜就在这里歇息,千万不可惊动他们,若是有谁敢违背此命,就自己躺到祭坛上吧!”

“是!”众人神色一懔,齐齐应了一声,脸上均现出惊惧的神情,似乎对祭坛十分害怕。

对于身后这帮子神秘人物,高庸涵和烈九烽都不知道,即使他们的修为再高,也不可能察觉到数十里外的风吹草动。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那股什么的法力波动愈发强烈,两人心知其源头就藏在深山之中,于是沿着山脊往上而行。走了大约二十余里,山路愈发崎岖险峻,轻霜已经很难迈步,恰好旁边有一处山谷,高庸涵无奈,只得将轻霜暂且安顿在此。少了轻霜的拖累,两人速度快了不少,仅仅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到了山顶。站在山顶极目望去,就见前面的一座大山几乎被挖去大半,生生填出了一个极大的平台,平台之上是一片规模宏大的废墟。

“尊主,想来这就是那股法力的源头所在了,此处这么大规模的建筑,几百年来怎么会没人发现?这其中必然有古怪。”烈九烽到了此时反而彻底冷静下来,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对高庸涵诚恳地说道:“尊主,你能陪属下找到这里,我很是感激。剩下的就由我自己处理吧,你没必要和我一起冒险!”

“换作是你,你答应么?”高庸涵微微一笑,说道:“况且这里隐藏的这么深,却被咱们二人发现,不下去走走岂不可惜了?”

烈九烽心中一暖,不再说话,当先朝那片废墟俯冲了过去,高庸涵紧随其后,施展出腾云术在山石间穿行。那处废墟看似不远,以两人的速度奔行半天,却总是难以企及,高庸涵知道,这里一定有法阵护持。在法阵、符篆方面的见解,焰阳宗当然比不上天机门,所以烈九烽站在一旁静静看着高庸涵破阵。

高庸涵仔细查看了一下,对于结果简直难以置信,因为废墟四周居然布的法阵,居然和天机门的雷鸣风柔阵十分相似,仅仅只是在一些细节上略有不同而已。雷鸣风柔阵源于上古,取“雷鸣猛烈而刚,风吹渐远而柔,风雷相搏,两而合一,刚烈中柔缓,柔缓中藏刚烈,刚柔相济”之意。阵法中暗含天高地厚,日月归临,四时交替等诸多妙用,乃是世间一等一的厉害法阵。可是在这里,在九重门极北之地的荒山之中,却突然出现了天机门的不传之密,怎不令高庸涵大惊失色!

眼见高庸涵神色大变,烈九烽关切道:“尊主,可是这阵法精妙难破么?要不咱们再另想办法?”

“无妨,我只是想到了别的事情!”高庸涵摆了摆手,强压住心中的疑惑,带着烈九烽围着阵法转了一圈。沉思了片刻,突然俯身从杂草中起出一块巨石,整个山峰都似乎晃动了一下,然后回头说道:“九哥,这个阵法厉害得很,你跟着我不可走错,咱们进去看看。”

如果真是雷鸣风柔阵,高庸涵可以确定此处就是生门,一路小心翼翼果然没有任何问题,两人顺利地来到了废墟跟前。高庸涵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暗自想到,莫非这里是以前的天机门所建,又或是有天机门的人参与其中?然而在天机阁的所有典藏中,从未有过此类记载,不禁对这片废墟产生了极大的期待,隐隐觉得,其中可能藏了许多与天机门有关的秘密。

走到近处才发现,这片废墟规模何止宏大,简直称得上是巧夺天工。所有的建筑都是用巨石堆砌而成,虽然早已坍塌,又经过了岁月风沙的侵蚀,但是巨石上精美的图纹,仍可想见当日的巍峨堂皇。而且最奇妙的是,所有的建筑,似乎都暗含天象,建筑之间的通路也如同符篆一样,神秘莫测。这么大的建筑群,这么大的手笔,究竟是何人所为?就算是鸿铸天工和精铸鬼工的匠师亲至,想要将这么大的山峰挖空、填整,然后再修建、雕刻成型,没有个百八十年,恐怕也很难办到。可是从遗迹来看,这些建筑至少都有上千年的历史,难道说是九界坍塌之前就有了?

怀着满腹的疑问,两人缓步朝最大的一座宫殿走去。一路行来,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连一点鲜活的气息也没有,整个废墟全是一片死气沉沉。越往前走,高庸涵和烈九烽心中的那种不安就越强烈,而且两人均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似乎周围有许多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那座大殿残破不堪,但是却自有一股雄壮和威严,看着倒在一旁,早已碎裂成几段的一座巨大石雕,高庸涵竟然冒出了一个十分荒唐的念头,似乎这里才是天机门真正的根源所在。

甩了甩头,将这个念头抛开,高庸涵缓步踏上石阶,很轻柔地将半截大门缓缓推开。一声令人牙酸的响声过后,一座方圆百余丈的祭台映入眼帘,祭台上赫然是一个身着紫袍的人族老者,盘膝坐在那里。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无一不透露着丝丝诡异。那老者须发洁白,正好面对着大门,脸上的皱纹几乎把眼睛都遮住了。听见大门开启,那老者缓缓抬头,眼中似乎只有一个高庸涵,对一旁的烈九烽宛如视而不见。

一进大殿,那股神秘的法力波动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高庸涵已经顾不得这一点,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那老者吸引。以他目前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这个老者十分可怕,而且极其危险,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寒意。这股寒意如此强烈,竟然激发了灵胎的警觉,体内灵力自行运转到极致,这种情形就连初次见到杜若时都不曾有过。在高庸涵身后三尺的烈九烽,不知为何变得悄无声息,周身劲气全部内敛,仿佛融入了空气中一般。

“请问老丈,这里是什么地方?”仿佛是为了打破这种压抑,高庸涵忍不住开口问道。一句话说出口,他悚然而惊,因为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老者拍了拍脑袋,似乎有些记不清了,随即笑道:“我已经有差不多一千年没和人说过话了,连这里是哪里都忘了。”

一千年!除了成仙之外,就算是修为再高,人族的修真者也不可能活这么久,最多也就六百余年而已,到七百岁简直可以称作是顶天了。可是眼前这个紫袍老者,却活了千年之久!高庸涵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由于体质的不同,九大种族中寿命最长的当属源石族,对于源石族而言,活上个千余年根本算不得什么。活得最短的无疑是七虫族,比如在焚天坑内,有许多虫人也就只有二三十年的寿命。至于人族,普通人正常也就六七十岁,略微有些修行的至多一百来岁,就算是藏默真人已有六百余岁的高龄,就已经是九界坍塌以来活的最久的人族修真者了。所以,这个老态龙钟的老者,要么是仙,要么就根本不是人而是妖怪。

“既然已经忘了,那么老丈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在这里等着给人看相,”那老者又是一笑,不过笑容之中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邪气,“小伙子,你要不要看一看?”

“你看得准么?”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好!”高庸涵缓步朝前走去,同样是笑容满面:“那就烦请老丈给我看上一看。”就在那老者开口之后,祭台前不知从何处突然飘来一抹淡淡的紫霞,随后一股沉重的压力充斥整个大殿。高庸涵每往前走一步,都觉得身上的压力重了几分。

高庸涵与祭台相隔约有五十余丈,往前走出十丈,脚下的巨石突然发出一连窜的爆响,居然被他生生给踏碎了。再往前十丈,大殿突然一阵摇晃;又是十丈,褐纹犀甲显现出来。可是到了此时,离祭台还有二十余丈,想要再进一步已然是艰难无比,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流了下来。

“好了,你不必再靠前,我老人家虽然老眼昏花,可是看相还是能看的很清楚。”那老者挥了挥手,高庸涵顿时寸步难行。

“还请老丈为我明言开示!”高庸涵这一声乃是以灵力喷出,如同惊雷一般在大殿内回响,远远地传遍整个废墟。

废墟外,那一队神秘人物也已到了近前,听到废墟内这一声回响,领头的那名老者有些吃惊,微微皱眉,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两个修真者果然有些本事,居然能轻易避过阵法,闯了进去,看来他们已经和里面那群怪物碰面了。”

旁边的那个壮汉面露忧色,低声道:“师尊,我们现在就进去么?万一那两人坏了咱们的大事,可就不妙了!”

“我说过你多少次了,总是沉不住气!”那老者冷哼一声,训道:“你以为里面的那些怪物那么好相与?这么多年来,前后三代祖师费了好大的心血,设法引来了各门各派的修真者,将他们骗进古墟当中,可是又有谁能活着出来,还不都喂了那些怪物?”

“可是这两人,是历次以来进入古墟最轻松的,连阵法都没惊动。上次那个什么鸿铸天工的高手,不是还要咱们暗中帮忙才得以进去么?”那个壮汉虽然有些畏惧这个老者,但是仍忍不住强辩。

“哼,也不知大哥怎么生了你这个笨蛋!”那老者心中暗骂,口中却不耐烦地答道:“那个人族修真者,如果我没有看错,一定是天机门弟子,正好让他帮咱们打前站。到时候你去把他捉来,权当圣坛开启的祭品。”

“是,四叔!”那壮汉应了一声,继续问道:“咱们什么时候进去?”

那老者显得极不耐烦,强忍住心头的怒火恨声道:“都说了,你急什么?进去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

进去的时机究竟是何时,就得看高庸涵和烈九烽,什么时候才能破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