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吕西安却完全不着急。他冷笑了两声,不屑地说道:“天雄,咱们是在战场上,咱们是在作战!战场上有一个重要原则,为了更大的胜利可以牺牲单个士兵,甚至牺牲一只小部队。一个印第安孩子没有什么价值,死就死了,没什么了不起的。玫瑰玛丽要杀他,就杀吧。咱们犯不着为一个印第安孩子操心,咱们撤退!”

岳天雄皱了一下眉头。他心里明白,吕西安说的话有道理。丢卒保车,这是战场上的通用原则。然而,问题是,眼前的孩子并不是参战的士兵,而是无辜的生命,他好像不应该不管孩子的死活。

玫瑰玛丽真是诡诈。她似乎看出了岳天雄和吕西安的分歧,大声叫喊起来:“岳天雄,我知道,吕西安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孩子的死活!你可是个火热心肠,你不想让这个孩子丧命!你听着,我要你放下所有的武器,走过来,我要跟你单独谈谈。你要不过来,我就打死这个孩子!”

吕西安听了这话,俏皮地吹了一声口哨,朝岳天雄做了一个鬼脸。他的意思是:天雄老弟,玫瑰玛丽盯上你了。

田小亮着急了,说道:“雄哥,你绝对不能过去!你要赤手空拳过去,太危险了!”

岳天雄的心里也翻腾了一下。他没有料到,玫瑰玛丽再次向他叫板。他的第一感觉跟田小亮一样。这就是,他万万不能放下武器,走向玫瑰玛丽。

玫瑰玛丽看到岳天雄不吭气,恶声恶气地骂道:“岳天雄,怎么,你不敢过来,你是胆小鬼吗?”

田小亮看到玫瑰玛丽使用无赖战术要胁岳天雄,气得眼睛直冒蓝光。他大声斥责道:“玫瑰玛丽,咱们打了一夜的仗。我看透你了!你简直是个女流氓!你是混蛋王八蛋!”

玫瑰玛丽狠狠地拉了一下枪栓,提高了嗓门儿叫喊道:“岳天雄,你要不过来,我就朝孩子开枪了!我要让这个孩子给我的弟兄们陪葬!”

岳天雄的心脏狂跳了两下。他看出来了,自己要是不放下武器过去,玫瑰玛丽真的会对印第安孩子下毒手。他紧张地思考起来。平心而论,对巴罗河滩来说,对反恐斗争来说,他的生命价值远远高于这个印第安孩子。为了解救这个孩子,让他冒生命危险,确实不划算。如果他不理会玫瑰玛丽的要挟,转身撤退,扬长而去,任何人都无权指责他。然而,他是岳天雄!他岳天雄有明确的生活原则,有明确的道德准则。他不能不理会印第安孩子的死活,自己溜之大吉。他宁肯冒险,也要保住印地安孩子的性命!他赶紧大声叫喊:“玫瑰玛丽,你不要胡乱杀人!我可以接受你的条件,我放下武器,我走过去,跟你好好谈谈。”

田小亮眼见岳天雄要赤手空拳走过去,立刻着急了,焦躁地说:“雄哥,玫瑰玛丽是强盗!是疯子!她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你不拿武器过去,她会对你下毒手!你不能为这个印第安孩子,冒生命危险!这不值得!”

吕西安也坚决阻拦:“天雄,你不能过去!你的生命比这个印地安孩子宝贵!你要过去,你就是傻瓜!你就是白痴笨蛋!”

岳天雄胸有成竹地笑了,说道:“小亮,吕西安,你们放心,玫瑰玛丽想从我这里得到杨德安,不会轻易朝我开枪。我即便赤手空拳,到了她身边,也能放倒她。再说了,我跟玫瑰玛丽盘盘道,或许能得到一些黑色旅的情况。”

岳天雄不容田小亮和吕西安再反对,猛地站了起来。他放下95式,又把装在作战服里的手枪、手雷、匕首都取了出来,扔到地上,然后举起双手,叫喊道:“玫瑰玛丽,你看,我把所有的武器都扔掉了。我马上过去。”

吕西安连连摇头了。他实在不明白,岳天雄为什么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印第安孩子冒这么大危险。他紧张地说道:“天雄老弟,你千万小心!”

田小亮紧跟了一句:“雄哥,你多留神!”

岳天雄朝田小亮、吕西安摆了摆手,稳稳当当地下了高坡,朝树林走了过去。他伸出强壮的双臂,展开宽阔的手掌,亮出粗大有力的手指,笑嘻嘻地说道:“玫瑰玛丽,你可别朝我打黑枪。你要开枪打我,就休想得到杨德安。”

玫瑰玛丽看到岳天雄听从她的摆布,得意地笑了。她站起身,拖着印第安孩子退进树林,嘴里叫喊道:“岳天雄,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走过来,我就不朝你开枪!”

岳天雄慢慢地走到树林外边,停了一下,又慢慢地走进树林。终于,他走到了玫瑰玛丽面前。他和玫瑰玛丽碰头了。

此时此刻,玫瑰玛丽显得非常紧张。她推开印第安孩子,把枪口对准岳天雄,瞪大眼睛盯着岳天雄,叹息道:“岳天雄,岳天雄教官,咱们打了一夜的仗,现在,总算走到一起了!咱们脸对脸了!你在猎狗洞,竟然打翻了黑死神!我还奇怪,黑死神是我们黑色旅第一勇士,他怎么会败在你的手下?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确实是个厉害人物!上帝啊!你长得真漂亮!长得真强壮!你从头到脚热气腾腾,虎虎生风,你的精力真充沛!简直要流淌出来啦!你的手段也真高强!你是力敌千军哪!”

岳天雄也仔细看了看玫瑰玛丽。到了此刻,他才完全看清玫瑰玛丽的五官容貌。他发现,玫瑰玛丽留着男孩子的短头发,有几分小伙子的气质。她的脸蛋儿上闪烁着青春的光彩,皮肤光滑,五官线条鲜明,好像用雕刻刀雕刻出来的。一句话,她的容貌太漂亮了!简直是美轮美奂!好似天人下凡!

岳天雄不禁在心里叹息起来。他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外貌如此美好的姑娘为什么要当强盗?其内心为什么如此邪恶?说实话,一个容貌美艳的女强盗给人的感觉更加恐怖可怕!就像是《西游记》里的白骨精,《聊斋》中披着美女画皮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