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奥运夜忘缴有限电视费的尴尬

我是出名的马大哈,丢三落四的事经常发生,出门上班时候不是忘记带手机,就是忘记带钥匙,以前骑摩托陈上班,还经常吧驾驶证给忘记在家,有时候遇到查车了,要求出示行车证和驾驶证时候,我是陪尽了笑脸解释半天,人家就是固执的敬礼,请出示证件,只好灰溜溜地打车回家取证件。哎习惯了该也改不了这个破毛病。

最近一次忘事,更是让同事帮着忙活了大半天,还落下了笑柄给同事,时不时的拿出来取乐我,我也强词夺理的诉说着责任不在我,而是他们霸权管理做得不对。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年办理有限电视解码器收看节目的时候,是分期分区域办理开通的,我居住的区域是每年的7月31日缴纳有限电视收视费的时间,而以前每到7月中旬,电视台就会在电视节目下方打广告,提示到期的区域用户去缴纳费用,也逐渐习惯与被提醒,自己脑子里就没有主动缴纳那根弦了。

唯独今年一直没有看到提示,也淡忘了缴费时间,时间跨过7月以后,电视突然没有信号了,由于那段时间连续暴雨不停,老公说,阴雨天气多可能是外面的线受潮影响了信号,过几天看看吧,报修很麻烦的,几天不看电视也没事的。

那就等吧,正好7月20日我把电脑搬回家了,他们爷俩抢着玩单机游戏,我或者旁观,或者无聊的呼呼去了,把电视丢一边也没有人记得去打开看看,有没有信号。

8月8日这天,下午4点多了,同事都找领导抗议,说人家北京都放假了,咱们不放假,也提前一段时间下班,回家看奥运吧,领导“皇恩浩荡,大赦天下”同事们吆喝着准备走,还不忘提醒我说:喂傻丫头,还傻坐着做什么,回家看奥运去,领导恩准咱们提前下班了。我笑嘻嘻的说,我家电视没有信号了,都是那几天下雨搞得。一个同事的姨妈在电视台收费处,他瞪着怀疑的眼睛看了我半天,然后问我:姐姐,你今年缴纳收视费没有?没有呀,今年没有提示要缴纳呀,我愣愣的回答。接着同事七嘴八舌的冲我就来了,你傻呀还是笨呀,每年定期缴纳,还用的着提醒吗?你还怪天下雨,老天不能开言呀,要是老天能说话,不把你骂个半死才怪。

怎么办,怎么办?我晚上怎么看奥运开幕式呀?我着急起来。一看我我傻乎乎的着急,同事帮我出主意,说你现在去缴费大厅也来不及了,看你运气如何,赶紧打电话问下你家的解码器号码,然后我帮你找下我姨妈,让她帮你查出来,先垫付了费用,周一自己去大厅还账。

我千恩万谢的紧急呼叫在家入迷玩游戏的老公,让他查了号码。记录下来,给同事,让他帮我联系他的姨妈,结果是忙中出乱,我竟然把6位的解码器号码给记错了2位,同事姨妈查出来后,告知不是我居住的区域和用户名称,我狂晕了。

同事最后告诉我一个坏消息,缴费处5点封账,我忙了半天查出来不是我的户号,人家已经不再办理了,要等周一上班时候在办理缴费手续,我那个气呀,抓起电话就把老公狠狠教训一顿,不管是他报错了号码,还是我记错了号码,反正奥运开幕式是与我无缘了,先发泄下脾气再说。

同事欢天喜地的走了,临走还不忘忽悠我一把:“傻丫头,你今天慢慢熬吧,周末愉快呀,奥运开幕式看不到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这个榆木脑子回家好好开开窍,还是做统计的呢,还自称对数字很敏感的呢,就6位数字,记错2个,哈哈,高呀丫头”。

拿我开涮呀,我可不吃这一套,嘿嘿,我站起来一人一脚把他们“送”出办公室,你们都给我回家好好反省去吧,谁说我就看不到奥运开幕式了,谁说是我记错了数字了,是俺家那位玩游戏入迷了,报错了数字,哼,回家我收拾他先,让我出丑。

晚上本来想去妈妈家混饭加蹭电视看,结果是电动车没有电了,骑了四天了,晚上忘记充电了,老公的摩托车我还不会骑,以前骑的是女士踏板车,哎命呀,别提多么郁闷了。

周六带着孩子去妈妈家混饭,老弟在看奥运比赛,我问有没有看开幕式呀,老妈和兄弟开始大侃特侃,我说没有看,忘记缴费了,信号被屏蔽了,老妈还没有说什么的,俺家的宝贝弟弟狠狠的来了一句:“活该,让你忘事,你就一个忘事精。就该这样收拾你这样的人,对提高你以后的记性有帮助”。

老妈打圆场说:“没有事,中午还重播呢,能看到”。俺家弟弟说话了:“不行,我还看奥运比赛呢,不让她看,电视必须以我为主,要看回自己家看去”。“呸,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还不稀罕看了,以后有事别找我,我不认识你是谁”。我冲老弟也不示弱,老妈气呼呼的说:“电视我是买的,我说了算,一会看开幕式重播,不愿意看你上楼去,别再这里碍事”。嘿嘿,我看着老弟偷着乐,活该,让你嚣张。

不过明年打死我也不会忘记缴费了,嘴上说人家是霸权管理,实际上想想也可以理解,全市划分了那么多的区域,还包括乡镇上,如果每个区域都打收费广告的话,我想要一年到头每天都不能住的连续做广告,这需要多少人力和时间呀,相互理解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自觉缴费,习惯规定时间内缴费,才不会遇到这样的尴尬。


本文内容于 2008-8-12 15:21:37 被毁灭妹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