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婆家的亲人有孩子生病,因为我在婆家人缘不错,和那些外甥女、外甥的也都合得来,虽然有的孩子年龄比我小不了多少,但是我这个舅妈辈分是固定的,也是马虎不得的,但是在他们眼里,和我没有辈分的隔阂,嘴上称呼着舅妈,实际上开玩笑、打闹取乐都当作朋友般随意,我也习惯了和他们这些孩子们的嬉闹,在婆家是一个出了名的没大没小的“傻大妞”。

外甥女早早打来电话,说她的女儿拉肚子好几天了,现在大便中有点带血,问我老公要不要来城里医院看看,老公马上火冲冲的教训了外甥女,说:“你们怎么照顾孩子的,拉肚子几天还不来看,你不知道你二姥姥家一个大姨是怎么死的吗,就是小时候拉肚子肠炎死的,赶快来吧,我让你小舅妈联系医院熟人,陪你们去”。

周五下午跟领导请了假,2点多,外甥女和她婆婆抱着孩子准时来到车站,我电话告诉她们打车去医院,我在医院门口等她们,我骑电动车也带不了她们三个人的,一切都很顺利,到达医院后,因为联系的熟人休假陪孩子出游了,我自己也比较熟悉医院的环境,就带着她们楼上楼下的忙活起来。

先在医院一楼挂了专家号,二楼去专家门诊候诊,在候诊大厅五花八门的儿童玩具,墙面上五彩缤纷的儿童绘画,简直就是感觉到了童话世界,大厅里候诊的很多,孩子在开心的玩耍,基本上每个孩子陪伴在身边的大人都2个以上,由此看出,现在孩子在家庭中的位置是多么举足轻重。

我们在接诊护士微笑的指导下,把病例排在后面,然后找个地方等候着,护士告知我要等半小时后,这段时间可以陪孩子出去走走,或者在玩具上玩耍,等排上号了会喊我们的,外甥女家的小丫头片子9个月大,因为肠胃问题,体重才14斤,抱在怀里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虽然她不熟悉我,可是见了我就展开灿烂的笑脸,张着手要我抱。看着可爱的孩子让病痛折磨的如此脆弱,我隐隐觉得心疼。

终于轮到我们了,我抱着孩子走进专家门诊,大夫听了她妈妈的描述后,说怀疑是肠炎,需要化验大便,进一步证实下,开好化验单,我让他们等候在二楼化验室外,我急奔一楼收费处,然后去化验室领取化验工具,一切准备停当,就等着小丫头排泄了,可是一下午那下丫头出奇的安稳,不拉不闹也不哭。

外甥女着急的问我,医院下班了怎么办,我们回家没有车了怎么办,俺们还有50里路呢。我耐心的劝她,医院下班了晚上急诊有值班的医生,你不要担心,只要检查完了,孩子没有事,没有车回不去了,到我家住一晚也可以,我家还能安排你们三个人住宿的。

外甥女婆婆不愿意我的安排,她执意要先回家去,第二天一早再来,我也无奈了,说:那就按照你们的意愿来吧,5点半了,孩子也没有排泄,不能化验,现在还有车,我送你们坐上车明天我在来等候你们。

下楼我帮她们找好了车,我回去准备骑车走,正好遇到了我哥哥的同学,上学时候他经常找我哥哥玩,和我也很熟悉,就喊住我问我来医院做什么,有事需要帮忙不,好久不见了,打听我哥哥的近况如何,正聊着,外甥女抱着孩子哭着跑回来,对我喊,不好了,不好了,舅妈孩子拉了,全是血呀,怎么办呀。

我接过孩子,嘱咐外甥女用化验室给的小盒取点样本直接送化验室,我抱着孩子直接奔向二楼专家门诊,把哥哥的同学也丢一边了,他直接跟着我告诉我说:你把孩子给她妈妈,你带着化验样本跟我走,这样会快点,我帮你找人。

紧张的等待了不到十分钟,化验很快出来了,要是平时化验要半小时后才能拿到,我拿着化验单上了二楼,专家一看化验单,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指着我开始教训“你怎么带的孩子,孩子拉了三天你才带着来看,都成痢疾了,想要孩子的命呀,不知道你怎么做家长的,自己孩子不心疼呀,先别指望马上回家了,去办理住院手续,马上住院治疗”。我是火气一肚子,没有办法发泄呀,冤枉就冤枉了吧。

外甥女看着医生教训我,赶紧打圆场对这孩子说:小丫头,你看看你这一病,让你姥姥受累受委屈了,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孝顺姥姥啊。医生抬起头很疑惑的看着我,我苦笑了下说:“谢谢大夫了,我们住院是在门诊楼上还是病房楼上”?

“哦,你们 你们就住在门诊楼7楼儿内科把,别在跑远路去北楼病房楼了,看不出你年龄会有这么大,呵呵”。医生也感觉刚才说话有点急了。

我去一楼办理了住院手续,告别了哥哥的同学,领着外甥女她们坐电梯来到7楼,办理好一切事务,已经晚上7点多了,护士过来说要打针,因为孩子小,要打头皮,现在医疗设备和儿科护士素质水平都是无可挑剔的,婴幼儿使用的针头是软针,可以一次注射进去后,埋在皮下,下次输液只消毒后把输液软管套扣在预留在软针外的软管上就可以,这样孩子可以免受多次打针之苦,家长也少受孩子苦恼的煎熬。

打着点滴,孩子睡着了,老公打电话问我忙的怎么样了,孩子的情况如何,我告诉他不要急,已经办理好了住院手续,孩子也已经安顿好了,他说做好饭了,马上送饭过来给外甥女她们,然后和我一起回家,怕晚上我一个人骑车赶路不安全,呵呵。

现在医院的服务态度,医生护士的职业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在提高,特别是今天所遇到的感受到的都是微笑服务,倍感亲切,在儿科病房也是卡通画上墙,色彩艳丽取代了传统的白墙,护士们满面笑容的逗引孩子嬉笑玩耍,拉近了孩子与医护人员的距离,解除了孩子的恐惧心理,给陪护的家长减轻了些许压力,感受到了患者与医者之间的融洽和谐。



本文内容于 2008-8-12 11:04:27 被毁灭妹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