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凌晨2点。驻扎在日本九州北部的韩国光复军都收到紧急出发的命令,原本便处于二级战备状况下的各部队迅速集结起来。这一切令一些参加过第二次朝鲜战争的老兵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夜晚——2011年10月20日中国军队正式介入朝鲜内战,只是九州的 冬夜和韩国相比,似乎并没有那么寒冷。

安在石从自己的M1114强化装甲型“悍马”吉普车上下来,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衣食无着的难民,作为韩国光复军第11步兵师第3团的少尉连长,他的部队正井然有序的开始登车开拔——准备前往北方的前线。“咖啡。”随着一声嘶哑的声音,全知焕上士将一个纸杯递给了自己的上司。和安在石以及绝大多数韩国光复军的成员不同,全知焕是个老兵,在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后期,他几乎参加了所有艰苦的防御战。不过在新组建的韩国光复军中的他的军衔还只是上士。“谢谢。”安在石接过他递过来的纸杯。喝了一口,感觉就象是泥浆水。

短短的4个月中,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韩国青年怀着光复祖国的盲目愿望集结到日本,准备为自己的信念而战,当然他们之中的决大多数则是被困在济州岛上朝不保夕的难民。原先只设定了3个师序列的韩国光复军很快就膨胀为拥有了15个陆军师团强大军事团体,几乎与日本陆上自卫队相等。

但在庞大数量的背后存在着的却是装备奇缺,几乎没有实战经验的乌合之众。尽管在允许韩国流亡政府在九州设立军事基地之初,日本政府便许诺将提供5个陆军师团以上的武器装备,但随着中日关系的逐渐恶化,日本国内的军工企业的生产速度也开始受到强大“中国封锁网”的影响,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限制和禁运法令一点一滴的扼杀着日本曾无比自信的战争动员力。

日本工业水平发达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主要战略产品的产量和质量都很高,2012年日本的粗钢产量仍高达为1.3亿吨(由于得到印度战争赔偿的铁矿石的供应以及对韩战争的刺激同期中国的产量则为1.9亿吨)汽车的产量为1100万辆(中国则依旧只有700万辆,但利用韩国占领区朝鲜在4个月却也生产了120万辆)造船量达到960万吨,合成橡胶170万吨,化学纤维250万吨,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块4.5亿块。

如此拔尖的技术优势和充足的几乎过剩的生产能力,看似为军工产业提供了巨大的扩充潜力。但这些理论数字一旦化为实际,各种各样的问题也便随及产生了。首先是工业成本的问题,和中国相比日本的劳动力成本几乎高的令人无法承受的,曾以天价令世界咋舌的日本武器即便大规模批量生产,其单位成本也同样令日本政府无法承受。

三菱重工虽然扬言可以在3个中向自卫队提供1000辆90式主战坦克,但即便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三菱在中日开战前也竟完成了自卫队不到400辆的采购额而已。理论上日本年产量5万量的坦克(汽车)工业在真实的战争面前实在太过于脆弱了。

除了高额的成本之外,战略物质的储备和使用也同样令日本政府左右为难,现代化的战争意味着巨大的物质消耗,不用去探求日本石油、粮食等方面的储备情况,竟以弹药为例,日本的年弹药生产力为480万吨,而一个陆军战斗师一日的消耗量便需要400—600吨,仅此一点便大大限制了日本政府开战前雄心勃勃的扩军计划。面对这样的窘境,日本政府当然会理所当然的选择优先考虑自卫队而将几乎指望不上的韩国光复军晾在一旁, 500由日本自卫队淘汰下来的74式主战坦克、400辆60、73式装甲车、200辆75式自行火炮便是韩国光复军从日本政府手中得到的所有装备,更为过分的事美国向韩国流亡政府秘密提供的500辆M60-2010型坦克、300辆M109国际改进型自行火炮等其它军事物质也被自私成性的日本政府“中饱私囊”了。

韩国光复军的制服和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几乎没有不同,仅是臂章换成太极符而已,望着自己的连队乘坐的军车,一辆一辆的从自己的眼前驶过,安在石唯有在心中默默的祝他们好运。

包括第11步兵师在内的7个韩国光复军的陆军师团将被布署在西起长崎天草滩东至北九州下关绵延数百公里的“北条防线”之上。“北条防线”的名字来源于日本历史公元1274年和1281年两次击败蒙古入侵的镰仓幕府将军北条时宗,而在这7个韩国师团的背后,日本陆上自卫队西部军的第4师团和第8师团则集结在九州岛中部的人吉盆地准备随时充当“救火队”的角色。

而对于相对安全九州南部的防御则交给机动性相对较强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混成旅团,在必要的时候这支部队也将投入到九州北部的抗登陆作战中去,当然必要的时候本州地区的日本自卫队部队也可以投入九州作战。对于这样的防御布署,日本高层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这几天日本的各大媒体一度都在叫嚣要“让好战的中国人重蹈鞑靼人的覆辙”、“在对马海掀起金属的神风”……。

“我们挡不住中国人!”重新回到自己的车上,全知焕铁青着脸说道。“是吗?!即使隔着对马海也一样吗?”安在石愣了一下反问道,“一样!我和中国人交过手,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漫天的繁星中,一队又一队的韩国光复军的车队闪亮着车灯向着北方——他们的阵地挺进着,不知道为什么,安在石觉的这一夜特别的冷。历史会永远记下这一天——2012年12月31日,韩国光复军第11师开始行动。

韩国光复军第11师从驻扎地鸟栖县沿702高速公路北上,安在石所在第37团在福岗西北的志磨和二丈之间展开,开始构筑防御工事,进入福岗市内的第22团扼守俯瞰福岗港的高地,第24团则直接古贺、津屋崎构筑抗登陆阵地,第4团作为师预备队在福岗市附近的春日县集结,参加福岗防御圈的韩国军队还包括机械化第14步兵师的第62团,他们开到面临福岗机场的丘陵地带,秘密开始集结。

设立在太宰府的日韩联合军北部军军部里,连日来围绕着形势的急剧变化也感觉到措手不及,中朝军队是否会发动跨海登陆,如果他们真的发动进攻将会在什么时候,在哪个方向,使用多少兵力,采用什么样的行动……,各种各样的情报令日本自卫队的参谋们难辩真伪。比较突出的报告是从数天前开始,从福岗到北九州正面即朝鲜半岛南部的釜山、蔚山、马山三角区域(以下简称釜山三角区)的情况明显异常,中朝军队的调动集结几乎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无线电通讯更是肆无忌惮,一些内容甚至直接透露出了中朝联军的战略企图,同时,与日本内阁调查室有着直线联系的陆上自卫队参谋部调查室特别室的电子侦察系统甚至可以掌握中朝联军的整个作战计划。

中国国防军驻扎在朝鲜的4个主力师全部集结在釜山三角区,以朝鲜人民军近卫军为首的17个主力一线师的番号也一个不拉的出现在日本情报机关的报告里。一旦获取了指空权,这些铁骑便随时越过对马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