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军在广东和鬼子兵的二次大博杀(三)

1939年-1940年,国军在广东和鬼子兵的二次大博杀(三)


作者:闽西的老练


(详见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抗日将领练惕生》 练建安 练德良著)


27日,第一五二师于拂晓前占领良口流溪河西岸制高点,火力封锁良口之敌;张泽深旅则于当日下午占领牛背脊东北险要,与吕田之敌对峙。两支劲旅,一南一北,掩护第一五七师攻坚作战。


牛背脊位于从化县城以北约四十公路处,位于翁源从化公路要冲,此地峰峦重叠,山势连绵,东、北、南三面临溪。


第一五七师向牛背脊挺进时,天降大雨,该师在师长练惕生率领下半夜冒雨接敌。 时任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七师第九三八团少校团附的陈国光在《鲜水坑之战》(《粤桂黔滇抗战》)回忆道:十二月二十六日黄涛命令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以第四六九旅第九三八团为西路纵队,半夜冒大雨由佛冈水头出发,向鲜水坑挺进,以第四七一旅第九四团为东路纵队,在水头地区以东向牛背脊挺进。


西路纵队前卫营尖兵连于翌日拂晓前,进至鲜水坑,发现敌情,即先敌占领北面无名高地,居高临下,与敌一加强中队激战一小时,敌不支逃窜。此遭遇战,歼敌50多名,缴获颇丰。


卜汉池叙述了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攻占牛背脊的情形:第一五七师于是日拂晓前经箭竹附近遇着敌之警戒部队,立即把它扫清,一直尾追攻入了牛背脊敌之据点。敌初尚欲顽强抵抗,经我第一五七师猛攻,敌人伤亡不少,力有不支,纷向


吕田和良口两方而逃。我第一五七师很快就占领了牛背脊,俘敌兵2名,缴获山炮2门,汽车数十辆和粮弹不计其数。


上述叙述极为简要,此战左纵队前卫团团长李友庄在《伯公坳与牛背脊战斗》(《湘桂黔滇抗战》)一文中,则有详细的叙述:……二十七日约三时左右,我先头部队搜索至箭竹山坳(距离牛背脊约二十多里),遭敌前哨部队猛烈射击,战约二十分钟,敌向牛背脊退走,我部一直跟踪追击。天刚亮,我们占领了牛背脊之北约数里的牛屎坳,一部进出白鹅潭村,这样就进入了攻击准备位置。


二十七日早六时,我部署追击炮、重机关枪,集中火力掩护第三营前进。同时派特务连的一排迅速抢占牛背脊西北端一个最高峰--尖峰山,警戒和掩护我左侧的安全。原来驻扎在牛背脊街内的是敌人的后勤兵站和仓库,其东西北三面的高地都有敌人的据点,工事坚固。每个据点的敌兵,虽不过一百数十名,但枪炮装备精良。双方激战至下午一时,我九连勇敢的排长胡邦雄、班长张三首先带队冲入牛背脊圩,后续部队也跟着冲锋前进。我团一面切实占领圩内各要点,一面派第一营代营长刘振率兵两连,专攻牛背脊两端山岗之敌。此时敌我成了胶着对峙状态。……是夜双方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我方伤亡官兵约两百名。毙敌亦不少,烧毁敌满载辎重的运输车十余辆。


据李友庄回忆,占领尖山制高点的特务连一排,与敌血战二昼夜(饿了一天),牵制了大量日军,杀敌甚众,全排官兵39人壮烈牺牲,只有7人生还。


李友庄团杀入牛背脊圩等要点后,东西两侧山头据点仍残留数百日军固守。李友庄团与后续部队第九四一团分左右两翼,向敌发起猛攻,至29日拂晓,全歼残敌。


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能征善战,作风顽强。友军将领卜汉池在回忆文章中多有叙及,如《银盏坳绪战》一节,写道:12月中旬开始,我第一五二师、第一五七师先后在银盏坳方面与敌作战多日,至20日这两个师奉命调回上四九墟和佛冈两地体整。


银盏坳诸战情形,李友庄在《伯公坳与牛背脊战斗》中亦有叙及: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中旬,日军北犯部队首先是沿粤汉铁路我右地区攻击,银盏坳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二师首当其中,激战甚烈,相持近旬。该师阵亡营长吴麒以下官兵多人,受伤更不少。第十二集团军前敌总指挥缪培南乃命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七师接防,调第一五二师休整。接着,敌人来势更凶,首以飞机大炮轰击战防御工事,继以步兵猛烈的火力进逼,致使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七师及调来增援的总预备队第六十五军第一八七师、第一五八师先后在银盏坳、伯公坳、青龙冈、槎山、源潭等地,与敌反复进行争夺战(此时其他地区尚无战斗)。但这些据点,得而复失。经过十余天的战斗,第六十二军伤亡很大,奉命调回佛冈上四九墟休整。


其中,伯公坳之战,尤为惨烈。奉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命令,第九四团、第九四一团分别同时反攻伯公坳和青龙冈。第九四团一、二营官兵在血战中剩百余人。团长李友庄“不禁流下热泪!方寸已乱,徘徊不知所向。……思考再三,因而亲拟电文向师长练惕生、军长黄涛请罪”(李友庄《伯公坳与牛背脊战斗》)。练惕生:黄涛提升李友庄为第四七一旅代理旅长,令其率部投入牛背脊战斗。


而第一五七师攻克的牛背脊要点,却正是友军第六十三军第一八六师丢失的阵地。卜汉池说:24日固守良口、牛背脊阵地的第一八六师受到优势之敌攻击,不经剧烈战斗,就失掉阵地,除该师张泽深旅逐次抵抗退至沙田墟,于26日下午接到第六十二军军长黄涛电话归他指挥外,师部(师长赵一肩)和曾潜英旅向大后方坝子墟(接近江西全南县边界)溃退。


此外,粤军中还有其他“软蛋”。据卜汉池资料记载,第一五四师行动迟缓,消极避战。19日晚8时第十二集团军总部命令该部星夜开往梅坑占领二线阵地,该部拖延至22日下午开动。26日千余敌军途经沙田墟,就近的第一五四师不敢主动出击,致使这股敌军从容逃逸。卜汉池说:“第一五四师怕敌避战,在广东军界皆受谴责,人所共知。”


参与此役的第六十三军第一五一师师长林伟俦对第一次粤北之战也有记述,他在《牛背脊、吕田战斗》(《粤桂黔滇抗战》)中说。……特别是第六十三军第一八六师未经剧烈战斗,过早地失去了牛背脊阵地;第六十三军第一五四师未能遵照命令驰占梅坑,贻误战机,这样更助长了敌人之气焰。因此三个军九个师不得不先后退到英德以东、佛冈以西、翁源以南、从化以北的大山中。他们脱离了与敌人接触,使得日军一经突破我第一线阵地之后,即不再遭到强烈的抵抗,从而长驱北上,其右翼与中路直趋翁源,其左翼直趋英德。


又说:再说,第十二集团的九个师全部被困在四个县的大山中,他们原来的正面,没有了敌人;敌人已经窜到他们的左右侧和背后了。当司令长官和省政府撤离曲江的消息传到前方时,由于烧毁仓库所发出的爆炸声及与司令长官部失去联系一天多,更引起了部队间的混乱;又因没有作战目标,而陷入盲目背进的状态。日军向曲江急攻,第十二集团军则在山中打转,等候消息,寻求出路。


这一记述,即《国民党高级将领列传·余汉谋》(解放军出版社)引文中“……向敌侧撤退……从事整顿态势……等待增援部队到达后,即命令各部队大举反攻”的另一种说法。


正是第六十二军尤其是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的奋勇作战,带动了友军的反攻,成为扭转战局的关键。


卜汉池回忆道:此时缪培南以第六十二军已攻占牛背脊,情势大有改变,因而决定集中兵力向青塘北窜之敌采取攻势,决一胜负。


十二集团军集中第六十二军(两个师又一个旅)、第六十五军(两个师)、第六十三军第一五四师分右中左向青塘之敌攻击,敌仓惶退却,粤军各部由此转入多头追击。 1940年1月2日,粤军收复翁源;4日进占官渡;5日,收复青塘、英德;10日,收复清远;12日,收复江口、源潭;16日,克复银盏坳,进占花县。至此,中国军队已完全恢复到战态前原态势。第一次粤北战役胜利结束。


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攻占牛背脊之战,极为惨烈。斩获敌1900余首级,自损900余人。碧血黄沙,气贯长虹。


文章引用地址:http://fjlja.i.tiexue.net/blog/post_2754590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