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鹰犬,是古代猎人狩猎常用的助手。猎人左右,是少不了鹰犬的,苏词“左牵黄、右擎苍”描写的就是这种场面。每当狐免出现,不待主人扬鞭,鹰犬们便会鼓勇而出,放开尖抓利口,倾刻间,眼前便会现出血肉一摊。因其生性强悍,下手凶残,所以,长期以来,鹰犬又泛指那些倚仗势力为非作歹的人,或用于称呼各类走狗、爪牙们。

由鹰犬而想到人。自古以来,皇帝是不用说了,即是权贵也必养打手,充当爪牙,而甘做权贵爪牙的各色鹰犬的也相当不少。此类鹰犬和部属不同,他和主人完全是豢养关系,当了鹰犬就不由他再当人了,对于主人而言,他只是工具,并无独立的人格(极个别的除外)。只要主人有令,鹰犬们便什么事都能做,也什么事都敢做的。因而,在特别善于欺凌弱小的鹰犬们心目中没有任何是非观念。

春秋时齐襄公与妹有染,为妹婿鲁侯察觉,他便指使公子彭生杀害了鲁候。书载:“襄公使公子彭生抱之上车。彭生遂与鲁侯同载。离国门约有二里,彭生见鲁侯熟睡,挺臂以拉其胁。彭生力大,其臂如铁,鲁侯被拉胁折,大叫一声,血流满车而死。彭生谓众人曰:“鲁侯醉后中恶,速驰入城,报知主公。”众人虽觉蹊跷,谁敢多言!”在鹰犬手底,一国诸侯就这样惨死了。

三国时,魏主魏主曹髦不堪欺凌,领数百人讨伐权臣司马昭,因曹髦毕竟是皇帝,禁兵见了曹髦,皆不敢动。这时司马昭的亲信贾充便呼成济:“司马公养你何用?正为今日之事也!”济乃绰戟在手,……挺戟直奔辇前。髦大喝曰:“匹夫敢无礼乎!”言未讫,被成济一戟刺中前胸,撞出辇来;再一戟,刃从背上透出,死于辇傍。”连皇帝都敢杀,可见这等鹰犬是何等忠实而又何其凶残!


鹰犬之所做所为,虽然多是主子指使,但人们照样对他们切齿痛恨。鹰犬之令人痛恨,在于它们是一伙没人性的野兽,害人手段极为残忍,有时表现得比主子还要猖狂。鹰犬们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直接为社会带来危害。所以,清算“猎人”时,鹰犬们的罪行是绝不可放过的。

不过,鹰犬虽被主人利用一时,说到底还是个工具。主人高兴时,会赏给几块骨头,主人需要时,不管他怎样忠诚,都可以毫不犹豫的要他的命。鲁候被害后,鲁国问罪于齐,这时彭生就成了替罪羊了。书中记载:“襄公当鲁使之面骂曰:“寡人以鲁侯过酒,命尔扶持上车。何不小心伏侍,使其暴毫?尔罪难辞!”喝令左右缚之,斩于市曹。”那个杀皇帝的成济下场更惨,《三国演义》第一百十四回写道:面时舆论和大臣的责难,司马昭说:“成济大逆不道,可剐之,灭其三族。”济大骂……昭令先割其舌。济至死叫屈不绝。弟成猝亦斩于市,尽灭三族。”司马昭杀成济,也就等同于宰一条狗。尽管这狗是忠狗、功狗也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