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舆论:科索沃独立已打开“潘多拉魔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2月科索沃的独立引发出更多严重问题


8月11日,南奥塞梯危机似乎正在从“交火”阶段进入“国际外交斡旋”阶段。欧盟、北约及美国代表组成的国际调查团已抵达第比利斯,要对该事件进行调查。


法国波兰乌克兰争当中间人


本报记者从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获悉,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8月10日一天内连续两次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进行电话交谈。萨科齐还打算于本周内亲自到访莫斯科,与俄高层就南奥塞梯问题交换意见。


与此同时,萨科齐已派本国外长先后访问第比利斯和莫斯科,从中调停说和。


乌克兰、波兰方面也对此表现了很高的热情,希望能够成为俄、格的“中间人”。


南奥塞梯将步科索沃后尘?


这几天,急剧变幻、走向难料的南奥塞梯紧张局势,令西方社会不得不认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南奥塞梯会不会已成为下一个“科索沃”?


科索沃今年2月17日单方面宣布成为“独立主权国家”时,俄罗斯政界、媒体、学界响起一片谴责声。


俄许多国际问题专家当时就曾预言,科索沃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此事很可能迅速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后果将难以预测,其影响可能波及全球,甚至动摇冷战结束后的国际秩序。


科索沃独立前,俄高层人士曾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西方社会:“既然科索沃能独立,那么国际社会就很难阻止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等地的独立活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火使广大平民遭到飞来横祸


普京:“科索沃是个可怕的先例”


时任俄总统的普京曾严厉谴责西方说:“科索沃是个可怕的先例。它将带来一连串不可预见的后果!这一事件将鼓励全球的分离主义活动”。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科索沃独立违背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是“违法行为”。单方面承认科索沃独立,将使巴尔干陷入新的危机,为世界各地的分裂主义运动开创先例。


当时,西方政客们一心想尽快让科索沃独立。他们对俄罗斯的担忧只扔下一句话:“科索沃独立不是先例”!另有不少西方政客和观察家对俄罗斯的忧心忡忡更是一笑了之,认为俄罗斯人是在故弄玄虚。


阿布哈兹共和国总统:“科索沃发生的一切激励了我们”


科索沃独立半年后的今天,素有“第二个巴尔干”之称的外高加索果然出现了“科索沃危机”的前兆。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之间多日来的“擦枪”终于导致了“走火”,而且大有一发不可收的势头。身负维和重任的俄罗斯终于不得不出兵,迫使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双方重新回到原来的停火线之后。


就在科索沃刚刚宣布独立之际,格鲁吉亚境内不被承认的两个共和国——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就显现出跃跃欲试的劲头,准备以“科索沃为先例”联合寻求国际社会承认。


阿布哈兹共和国总统巴加普什曾直言不讳地说:“科索沃发生的一切激励了我们。科索沃开了自行宣布独立的先河……但不能说这是特例,必须通用于所有情况。”他强调,“如果不按照双重标准行事,那么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从政治上看,都应有机会得到承认。而现行的双重标准导致当今美国希望看到的局面,那就是科索沃独立。”


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总统科科伊特当时更是自信地宣称:“科索沃今天所发生的事件,是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早在17年至15年前就完成了的。今年内,南奥塞梯就将获得部分国家的承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俄军步兵战车驶过被击毁的格鲁吉亚T-72坦克


普京:“科索沃先例是柄双刃剑”


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这一系列的举动,令格鲁吉亚坐立不安。


今年2月22日在莫斯科举行的独联体国家领导人会议上,萨卡什维利曾专门就此与普京交换了意见。普京当时表示,应该严格遵守调解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冲突的相关协议,并充分考虑各方的利益。普京同时警告说:“科索沃所创造的先例是柄双刃剑。剑的另一刃迟早会刮到那些科索沃独立支持者自己的头上。俄罗斯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问题,一直是俄罗斯处理俄格关系、阻止格加入北约进程的有效砝码,其作用甚至可以用“四两拨千斤”来形容。俄曾明确对西方表示:“如果你承认科索沃独立,那么我也可承认独联体内其他类似地区的独立”。这些所谓“类似地区”就包括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和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但普京早前曾表态说:“俄罗斯不会盲目模仿。别人做错了事,不是我们做错事的理由’。”


此轮南奥塞梯危机发生后,普京的表态却似乎发生了变化。


在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后,普京从北京直接飞到了北奥塞梯的首府弗拉季高加索。


普京在会见俄官员时说:“自8月2日至9日,从南奥塞梯进入俄罗斯境内的难民多达3.4万人。格鲁吉亚当局对本国领土完整给予了致命的打击。很难想象,在发生这一切以后,南奥塞梯会愿意成为格鲁吉亚国家的一个组成部分。”


俄罗斯一位资深国际问题专家就此专门提醒本报记者,普京的这一表态可能意味着某种更深层次的含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车臣人组成的俄军特种部队进入南奥首府茨欣瓦利


俄罗斯漠视美欧的紧急斡旋


8月10日,格鲁吉亚外交部向俄罗斯驻格大使馆递交了从8月10日起停止军事行动的外交照会。随后,俄外交部称,已收到格方发出的有关在南奥塞梯停火的照会,但格军目前仍未停止在南奥塞梯境内的军事行动。


据记者了解,俄方眼下并没有马上接受格方的“停火”要求,而是为此提出了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格鲁吉亚从冲突地区撤出所有军队,二是立即签署承诺不使用武力的协议。


对于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紧急斡旋”,俄高层却似乎并不特别在意。


在美欧指责俄“反应过激”时,俄总理普京说:“俄罗斯始终在高加索地区起稳定作用,是该地区安全、合作和进步的保障。俄罗斯力求公正、和平地解决所有冲突。俄罗斯始终非常尊重格鲁吉亚人民,把格人民看作是兄弟民族。一段时间以后,格人民将对格现领导人的行为作出客观的评价。”


普京特别强调:“俄罗斯在南奥塞梯采取的行动绝对合法!”


8月10日凌晨,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总统官邸会见了刚刚从北奥塞梯返回莫斯科的普京。


普京向梅德韦杰夫汇报说,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及其周边地区的居民点实际已完全被破坏。当地居民急需帮助。俄政府已制定了包括拨款100亿卢布(1美元约合23.5卢布)帮助南奥塞梯重建的计划。此外,俄政府还准备追加援助拨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俄军自行火炮驶过南奥塞梯的村庄


“俄要求以发动战争罪追究格鲁吉亚总统的刑事责任”


另据俄媒体报道,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10日说,他将命令军事检察院对南奥塞梯境内有关犯罪情况进行立案调查。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米罗诺夫9日说,俄坚决要求以发动战争罪追究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的刑事责任。


虽然南奥塞梯危机今天似乎有暂时缓解的迹象,但引发这场危机的背景和种种动力,明显孕育着后冷战时代新一轮地缘政治角逐激化的种子。这场危机是否会顺势滑向一场结果更不可测的冲突?而其明里暗里导致的结果,又将对已然进入拐点的美俄关系以及就此新生的国际格局变幻带来何种深度的影响?着实有待全球各个阵营的进一步观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