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军在广东和鬼子兵的二次大博杀(二)

1939年-1940年,国军在广东和鬼子兵二次大博杀(二)


作者:闽西的老练


详见海峡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抗日将领练惕生》(练建安 练德良著)


《国民党高级将领列传》第四集之《余汉谋》(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12月版)叙述了此战经过:这一战役,日寇于1939年12月中旬,分兵三路北犯。右路以一个师团沿粤汉铁路的银盏坳向江口越过连江口攻占了英德城,中路以一个旅团沿翁从公路的从化,越过良口向吕田直指救坑。敌到牛背脊时,被余汉谋的部队猛烈截击,死伤惨重,未能进展,敌右路以两个师团自增城沿增江北上,经永流越地派至梅坑迂回,转向下河洞出青塘至翁源城、直指韶关,其先头部队到达了新江。余汉谋为减少损失,命令沿路抗击部队向敌侧撤退,选定距离不远,较为隐蔽的扼要地方,从事整顿态势,以待后命。同时,他抓住敌人在漫长的战线上,首、腰、尾不能相顾和运输补给不继的弱点,等待增援部队到达后,即令各部队大举反攻。于是,第六十五军缪培南部主力于击破翁源、大镇之敌后,随即向河头南窜之敌跟踪追击,从而克复英德、连江口并向江口、银盏坳扫荡,收复了花县;第六十三军张瑞贵主力在击破青塘、沙田之敌后,随即向地派左谭、永汉南容敌追击,直至增城;第六十二军黄涛部在扫荡了吕田、良口、温泉之敌后,乘胜收复了从化。至翌年1月中旬而获得了第一次粤北大捷。


这一叙述,极为简略。查抗战史有关资料,第十二集团军当时局势,不容乐观。


第一次粤北大战的第一阶段作战,主要是银盏坳、伯公坳攻击战。这一战的重要主力,是练惕生为师长的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七师。


练惕生所部第一五七师无疑是一支抗战劲旅,“南澳”之战使其威名远扬,而“马榴山”之战,同样大振民心士气。


据抗战史料记载:1939年4月6日,第一五七师第九三八团第二营在花县狮前一带马骝山曾击破日军一个大队。香港报纸以《一与十之比》报道此战,华南民心士气大振。


此战,在练惕生师长亲自部署下,第九三八团第二营附第一营一连坚守马骝山,连续打退日军一个大队10余次冲锋。日军久攻不下,遂举军撤退,途中,遭守军预备队第一营第一连连长丁济民所部下山伏击,伤亡惨重。马骝山之战,日军伤亡达400余人,被俘士兵中村1名,守军仅伤亡营附以下40余人,缴得机枪1挺和大量战利品。战后,第二营营长黄熊川晋升中校团长,营附陈国光升任少校团附,全体参战官兵获第十二集团军嘉奖。


在这次粤北大战的第一阶段中,第十二集团军以攻为守,命令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向银盏坳、军田方向的日军第一四师团攻击,目标是夺取银盏坳阵地。


为配合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主攻,余汉谋命令第一五二师、第一五三师、第一五四师由佛岗到白泥构筑防线防止日军反击,第六十三军一八六师向神岗发动牵制性攻击,第一五一师则向增城、福和一带游击以牵制日军一四师团主力。


以一个师(即练惕生所部一五七师)攻击强敌,可见其战斗力及战斗作风,为粤军翘楚。


当第十二集团军将此作战计划上报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时,张发奎批复道:“所拟计划甚当。惟主攻方面应勉力实行侧击,避免正面攻击。至神岗方面所用兵力似嫌过少,希酌增部队以达攻占之目的为要。”


据此,余汉谋修订作战方案: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第一八七师(师长孔可权)由东向西攻击银盏坳以北源潭的伯公坳,第一五八师1个旅向银盏坳以南之敌进击,形成对银盏坳的头尾夹击。并命令第六十三军第一八六旅攻占神岗,第一五一师1个旅向太平场、福和、增城方向破坏日军交通。


12月18日拂晓,担任对银盏坳正面伯公坳方向攻击的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及第一八七师(师长孔可权)开始发起进攻。日军一四师团一个旅团此前已在银盏坳的大帽岭建立了主力阵地,并不断向当面守军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发动进攻,被击退。


第一八七师(师长孔可权)攻占羊仔山1133高地,并以该高地为依托攻击伯公坳,第一五七师(师长练惕生)第一一九三团则攻占青龙岗与崩山。两师夹击,迫使日军退守大岭头建立防线。12月19日凌晨,第六十五军(军长缪培南)炮兵部队向大岭头、伯公坳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


下午3时,练惕生、孔可权两师长同时率部发起总攻,激战2个小时,第一五七师攻占大岭头,第一八七师突入伯公坳。日军1个旅团三面被围,死伤惨重。


日军收缩兵力死守伯公坳的官山与393高地,孔可权率第一八七师正面仰攻,牺牲很大,遂占领伯公坳东端高地与羊仔山1133高地与敌对峙。


练惕生率一五七师攻占大岭头之后,率主力迅速转向伯公坳,会同孔可权师对敌官山主阵地发起了几次进攻,敌抵抗强硬,2个师攻势暂停。


在正面攻击部队于伯公坳与日军激战的同时,第一五八师(师长林廷华)渡过北江,直扑银盏坳。12月18日下午1时,该师第四七三团突击攻占银盏坳。日军大为震惊,组织千余兵力夺回银盏坳。第六十五军军长缪培南组织包括一五四师第四六二旅2个团及一五八师2个团共4个团兵力,向银盏坳再次攻击,终因日军顽抗,没有成功。


银盏坳守敌为日军一七旅团,被粤军包围。


就在这一期间,日军中路及右路重兵突破了粤军重重防线,尤其是中路日军第十八师团突破了翁从公路要点良口,翁源及曲江直接受到威胁。


此时,练惕生所部第一五七师再次肩负重任,力挽狂澜。


据第一次粤北大捷的亲历者、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第六十三军第一五四师第四六O旅旅长卜汉池将军著《抗战时期第一次粤北战役》(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安徽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版)一文叙述:26日上午,第六十二军接到三华第十二集军总部的一个电报要第六十二军就佛冈阵地北撤回上太、下太东西线一带山地之阵地(因无地图忘记详细地名),即是由鸡颈坑(在北江河边)沿罗家营以北之线一带山地占领阵地,再行抵抗敌人。黄涛军长认为退守阵地,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即用有线电话接到三华第十二集团总部找到余汉谋讲话。在讲话当中,当然将前方情况和退守上、下太第二个阵地不能解决问题的理由报告,同时提出两个主张:第一个主张,既是敌军倾巢来攻,广州必定空虚,我率第六十二军直攻广州,这是上策;第二个主张,我率本军由佛冈水头墟附近向牛背脊,良口敌之据点攻击,截断敌之后路,俟攻击奏效后,再向吕田方向席卷而上,对沿翁源从化公路突入梅坑以上敌军后尾部队而攻击之,使敌之后方联络线完全陷于断绝,这是中策。当时余汉谋听了这些主张,一时无法答复,只嘱黄涛暂时保持电话五分钟(此时电话不易通话),俟其与王俊副总司令,张达参谋长商量之后,再作决定。五分钟后余汉谋已作出决定,对黄涛说:“进攻广州是攻据点,不容易的事。纵然攻入,亦不易守。不如就近攻击牛背脊,良口敌之后方联络据点较为稳当。就照你(指黄涛)第二个主张行动可也。”余汉谋答复这个决定之后,即偕王俊离开三华去曲江了。黄涛得到余汉谋的决定后,立刻下定决定,策定以下部署。 (一)立即用电话调张泽深旅由沙田墟转回,经潭下向牛背脊前进,与第一五七师保持联络,掩护军之左侧。


(二)以第一五二师立即开始行动向良口之敌攻击前进。


(三)以第一五七师立即开始行动经耀洞于明(27)日拂晓向牛背脊之敌攻击而占领之。


(四)军部由佛冈石脚下立即行动,今晚到佛冈,明(27)日下午到财福岭(约距牛背脊15华里)。


黄涛“腰击日军”的建议,有些抗战文章说是出自余汉谋直接命令。在此,笔者再引述一则史料,以供参考。


时任第六十三军第一五一师师长的林伟俦在《牛背脊、吕田战斗》(《粤桂黔滇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年7月版)中说:……黄涛即接通电话向余汉谋建议,谓与其退守第二线阵地不能解决问题,不如乘虚直攻广州;或腰击牛背脊、良口之敌据点,断敌后路。


时任第六十二军第一五七师九四团团长的李友庄,在《伯公坳与牛背脊战斗》回忆录中,与卜汉池、林伟俦的叙述基本相同。


从上述卜汉池的叙述中可以看出,主攻部队为第一五七师。第一五七师是第六十二军军长黄涛的主力部队,师长正是练惕生。



文章引用地址:http://fjlja.i.tiexue.net/blog/post_2754581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