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当着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国际关系委员会上发表的一篇演说

请大家看看其中一部分,这就是美国的和平演变



战争将要结束,一切都会有办法弄妥,都会安排好。我们将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把人们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

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办法来做?我们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

一场就其规模而言无与伦比的悲剧--一个最不屈的人民遭到毁灭的悲剧--将会一幕接一幕地上演,他们的自我意识将无可挽回地走向消亡。比方说,我们将从文学和艺术中逐渐抹去他们的社会存在,我们将训练那些艺术家,打消他们想表现或者研究那些发生在人民群众深层的过程的兴趣。文学,戏剧,电影--一切都将表现和歌颂人类最卑劣的情感。我们将使用一切办法去支持和抬举一批所谓的艺术家,让他们往人类的意识中灌输性崇拜、暴力崇拜、暴虐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总之是对一切不道德行为的崇拜。在国家管理中,我们要制造混乱和无所适从……

我们将不知不觉地,但积极地和经常不断地促进官员们的恣意妄为,让他们贪贿无度,丧失原则。官僚主义和拖沓推诿将被视为善举,而诚信和正派将被人耻笑,变成人人所不齿和不合时宜的东西。无赖和无耻、欺骗和谎言、酗酒和吸毒、人防人赛过惧怕野兽、羞耻之心的缺失、叛卖、民族主义和民族仇恨,首先是对俄罗斯人民的仇恨--我们将以高超的手法,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一切都神圣化,让它绽放出绚丽之花……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毁谤他们的办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



以下是:



其一篇着名的演讲如下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1951.09.05「旧金山会议」的开场演讲(1/2)


称为〈旧金山和平条约〉(SFPT)的〈对日和平条约〉(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SFPT)对台湾地位非常重要。制订时的各种考虑,甚至于台湾发生的种种怪现象,包括党产,都可以从「旧金山会议」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的演讲中获得知悉。

最近整理其演讲词时,才勐然察觉我在追寻台湾地位时所建立的「敌性反转」(Reversed Hostility)、半国(Half State)与其他点点滴滴的模型与概念,无意中与杜勒斯的解释都有不谋而合之处。这并非表示自己的苦劳,而是大国极有可能就是以类似的角度与方式看待与处理台湾与远东问题,这是国际法处理领土的传承,也不是他们那个人或当局所自创。我们只是摸到这传承而已。

在SFPT中,杜勒斯是最权威的诠释者,瞭解台湾领度地位,我们不能不从杜勒斯、大国的角度知己知彼。

以下是我对其演讲的中文翻译,请指正。


主席先生、各代表团,我们今天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聚集在此。我们将缔造和平。和平缔造者最神圣!但最神圣的并非聚集在此的我们。这个和平的创造应归功于那些为了其信仰而献出其性命的人,其巨大的牺牲将驱使倖存的人努力寻求与实践和平。

大家都只是在我们所欠的巨大负债之前稍做偿还。云程译

任务一点都不简单。残酷战争所激出的胜利,常给予战胜者比其所应该拥有的更多更大的权力。这是为何战争总是自我为中心的主要原因。

呈献在我们面前的和约,是一个打破「战争-胜利-和平-战争」这堕落轮迴的一步。各国将在此缔造正义的和平,而不是复仇的和平。

过去六年间因为盟国佔领完成了许多事项,所以和平是可能的。佔领是相当平和且有计划性。日本发动战争的权力已经摧毁。武装征服的日本当局与其影响力已经消除。坚毅不摇的正义归咎给战犯,但宽容却也给了无辜者。日本已经有了言论、宗教、思想的自由,而且尊重了基本人权。基于人民的意志,日本已经建立了我们所欢迎的爱好和平与负责任的政府。云程译

盟国在「波茨坦投降条件」所设下的佔领目标,在日本人民的忠诚合作下已经实现。现在已经该结束佔领、缔造和平与重建日本为平等主权实体了。

因为今天的日本已与过去的日本不同,所以可能建立这样的和平、和解的和平。

过去是不能原谅或饶恕的。痛苦与怀疑依旧是许多人的情绪。这是人性。受较少痛苦的人,并未获得授权而可比那些受较多创伤的人设立更高的道德评判。但是,时间以及在我们在日本所实施的措施,已经某种程度的治疗战争的创痛。新的希望逐渐取代旧的恐惧。现在,由于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自我控制,联盟国给予日本一个无愤怒情绪的条约。

这不仅仅是个对被征服的敌人宽大的行为,这是个利益自我的开明行为。一个被情绪所包围的条约,终将自作自受,即加诸于敌人的,亦必投射在自己身上。云程译

能有这个条约,我们实在深深受惠于在太平洋奋战,让联盟国胜利的人。在这个胜利之后,这些人又以联盟国最高指挥者的身份在日本献身了五年半。就这样,他们不仅展现单纯的高尚品格,而若无这高尚品格,力量反而会是虚弱的。这些人在和平的驱使下,以纪律的领导执行佔领任务。我们这一代以及未来的世世代代都应当感激麦克阿瑟将军。

为了擘划和平,美国採取了主动。这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义务。

一些人会轻率的诋毁美国在太平洋战争所扮演的角色。没有人曾在胜利的当时这样说。于是,联盟国毫无异议的赋予美国为联盟国最高指挥者的独佔权力,且指挥佔领任务并为日本准备即将到来的和平。联盟国的行止使我们具有一种能决定日本是否已经做好和平准备的独特的地位。这毫无疑问的是赋予给我们、这使我们负起责任、适时的採取步骤让我们的佔领责任变为他们正常的改有的结束。云程译

让我们回到四年前。在1947年美国提议远东理事会(Far Eastern Commission)成员政府所组成的初步会议以便思考对日和约。这个提议被苏联的坚持所阻挠,苏联认为条约只能由外长会议(the Council of Foreign Ministers)所讨论,且苏联要有否决权。之后,苏联对此毫无转圜。

去年,美国决定放弃会议的方法,那太耗费时间精力了,而改以外交程序寻求和平,使得没有任何一国得对和平以横加阻挠。此事已经在大多数联盟国真诚的合作下完成,同时也产生了最终的条约文本。

谈判作业在大约一年前,当主要相关的联盟国聚集于纽约的联合国大会开始。当时,各主要相关的代表团进行密集谘商。然后,在许多城市举行许多会议、交换许多书面意见。美国总统使节团穿梭全球。造访十个各国的城市,特别是相关国家的城市。同时,联合王国在国协中发觉问题,且其代表提出非常多问题点。

第一轮的讨论处理有关是否是和平的时机等问题,以及若是如此,应该适用怎样的基本原则。为此,美国勾勒擘划条约所需的七项原则。

我们察觉各方有儘快达成和平的共识以及基本原则的一般协议。因此,在今年一月美国着手草拟和约文本以便将这些原则转为条约约文。草桉从三月起分送给各国参阅,且由超过20个国家密集研讨。这些国家不仅包括远东理事会的成员,也包括其馀表达有兴趣的国家。当然,美洲国家也被徵询意见。如同巴西参加欧洲的战争一样,墨西哥主动参加了太平洋战争。所有国家都对此有政治、经济和道德上的贡献。

同时,联合王国根据国协会议的意见,提交其自己的版本。在本年六月,美国与联合王国整合其个别的努力,共同草拟版本以便调和与反应双方的歧见。这个版本在七月的前半送交各联盟国,并且到八月中为止都接受修改的意见。云程译

在此期间,苏联採取主动角色。我们与Yakov Malik开过几次会议,双方政府交换过10次备忘录与草桉。

所有与本和约有贡献的相关国家,皆可宣称自己是本和约重要部份的制订者。同样的,任一个国家都可宣称同等尊荣而自发性的服从于能达成广泛和谐的某些特别利益。实际上,联盟国有这麽多国家已经从事花费11个月的和平会议,使得这和约成为历史上有最广泛基础的和约。

总之,任何有兴趣研讨演进过程的人,可以比对我们三月的草桉成为现今的版本。为了方便比对,我们提供了有对照栏的文件。这是我们进行工作的方式。

如同我们在最开始时同意的,本和约是非惩罚性、非歧视性的和约,此和约能重建日本为有尊严、平等且有机会的国际社会的一份子。但大家逐渐发现,可以而不违背这些基本概念而在许多特别情况下达成正义。

现在,我回到本条约各主要条款的考虑点。

前言是一部条约的重要部份。这前言让日本这个国家有机会表明其受全世界欢迎的决心与志向。

日本宣示其加入联合国的决心,遵守〈宪章〉原则,在日本宪法与立法中坚持人权与自由的新理想,且在公私贸易与商业中遵守国际所公认的公正惯例。云程译

若日本的这些方面的决心是真诚的,我们也这样相信,而且若他们以决议继续,他们将与盟国重建信誉。

有人会问,为何条约不准备在这些方面对日本施以法律强制处分?有几个理由我们不这样做。日本申请为联合国会员是因为自己想这样做,而不是盟国强迫它做。无法不顾及尊重人权与基本自由而强求八千万人口做什麽事。当他们没缔结国际公约,公平贸易的惯例就无法成为其正式的义务。整体来说,条约义务只能透过这样精确的表达,才能让参与者清楚知道何者是其权利或其义务。当可实施的公约存在时,日本将自愿遵守,而这些原则就添附在条约的宣示之中。

第一章终结战争,并承认日本人民的完全主权。请注意我们承认的主权是「日本人民的主权」。云程 译

那,日本人主权的领土是什麽呢?第二章处理了这问题。日本在〈波茨坦投降条件〉中正式批准领土条款,这些条款在过去六年中被确实执行。

〈波茨坦投降条件〉是对日本与盟国整体,也是由日本与盟国整体间所约束而为和平的唯一条件。因此,和约第八条体现〈投降条件〉,即日本主权应侷限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与一些小岛。在第二章第二条的放弃,严格的与谨慎的遵守〈投降条件〉。

在第二条第三款中对于地理上称为「千岛群岛」是否包括「齿舞群岛」有一些疑问。美国的意见是「不包括」。然而,若对此有争议,可以基于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将争议提到国际法庭。

一些盟国建议基于〈波茨坦投降条件〉,第二条不应仅仅划定日本主权,而应精确指定每一前日本领土的最终处粉。不能否认的,这应该更严谨些。不过,这将会引起一些目前无答桉的问题出现。我们要嘛就必须基于〈波茨坦投降条件〉给予日本和平,要不就在盟国为日本应如何的具体项目争执而拒绝日本的和平。很明显的,就日本而言,最明智的办法是立刻继续,而让未来透过国际政治方法而不是本条约去解决这些疑虑。

第三条处理有关日本南方与东南方的琉球与其他群岛。自从投降以来,这些岛屿已经置于美国的唯一管理下。云 程译

许多盟国催促日本应在条约中放弃这些岛屿的主权给美国主权下。其他则建议这些岛屿应完全的重回日本。

在这些盟国的意见中,美国感到最好的方桉是让允许日本保留剩馀主权,而让它们归给联合国託管而以美国为管理当局。

大家将会回忆〈联合国宪章〉考虑将到信託管理制度涵盖到「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或将自敌国割离之领土。」(第77条)。毫无疑问的,以后的信託管理协议中,其管理当局可能行使〈联合国宪章〉第84条所述之「管理当局有保证託管领土对于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尽其本分之义务。」将会决定有关其日本住民的民事地位。

这个根据〈波茨坦投降条件〉而限制日本领土的和约自然让我们问到:一个人口成长至八千万的日本能否在其本国存活?有关此一正确答桉的线索是,日本是拥有大量殖民地,其人民能够自由迁徙的帝国的事实。拥有了55年,一个富饶而不过份拥挤、其上有35万日本人、气候温和的土地福尔摩沙。在1905年即控制,并有65万日本人的朝鲜。拥有35万日本人的南库页岛,以及拥有11万人的千岛群岛。日本的殖民地提供日本食物与原料,但却没有提供太多人口出处。和其他民族一样,日本人喜欢住在本国。就以移民来说,和约的领土条款与98%日本人口自愿居住本国毫无二致。云程译

当然,成长的人口对日本以及对其他地方一样造成问题。日本必须发展服务客户的能力,以便能购买其所需要的食物与原料。这需要日本人民更加努力、更有效率,且更有创造力,以便参与其他人的经济需求。每个盟国成员都有义务。〈投降条件〉承诺日本「取得原料」与「参与国际贸易关係」。准备好、愿意工作而且创造他人所需的人们,本应如此。在此情况下,目前日本的领土地位,并不是担心的原因。

第三章是有关安全,那是个从来不是有永远不会是因为战胜而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第五条,日本开始依据〈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和平的过活。我们希望日本将尽快成为联合国的一员,若是如此,第五条就没有必要。但是,在过去,否决权曾被用来阻止合格的国家申请会员资格。所以,若日本将以和平方式解国国际争议,以及将给予联合国在任何行动中提供符合〈联合国宪章〉的所有援助写入和约第二十六条中就是十分谨慎的事情。

这些条款完全符合部份国家曾表达过和约应以和平程序约束日本,且明确表达禁止日本无论单独或集体的使用强制手段的愿望。和约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放弃攻势武力就是再彻底不过了。

但是,为了在本和约中完整而明确表达〈联合国宪章〉中禁止使用武力的原则并非剥夺日本自卫的权利,第五条第三款承认日本做为主权国家拥有〈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之「单独或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云程译

和约第六条表明在生效后最多九十天内停止佔领。但是,仔细考虑〈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日本得签署集体防御协定,而这些,得部份的由在日本的盟国单位在和约生效时予以实现。因此,要说明的是,在这情况下,这些单位在成为集体防卫的武力之前,实体上并不撤出日本。这是繁重的,也是个危险的条件,否则就会使得日本在一段时间之内完全失去自卫能力,而在极短期间内给予侵略者强大的军事武力。为了避免这危机,第六条让佔领单位仍将继续驻扎日本以提供提国防,如果日本也这样要求的话。

当然,留驻的军事单位将与佔领军有非常不一样的性质与权力。日本自愿性赋予的条件下,他们才有其地位。

对和平条约真正的重建日本主权而言,我们所说明过的些安全条款是必要的。也有建议和约应据拒绝日本拥有「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仅仅允许拥有「单独自卫」的象徵性权利。云 程译

这样的和平,在现今的世界中,是骗人的。给其主权却不允许其防卫,等于是画饼充飢。无法自卫的主权,根本不是主权。无法自卫、不许自卫的日本将被周遭强权所恐吓,而日本将无法独立存在。

也有意见是,如日本这样与美国的集体安全协定,将不会是自由的行为或者不是日本人民所真正需要的。云程 译

这不是一个能够令人尊敬的建议。在这裡几乎三分之二的各国代表团,包括美国内,不是已经缔结就是即将缔结自愿性的集体安全协议。这些代表团将认定,且理所当然的认定日本人民与其各国人民和其他多数自由的人民,需要集体安全以抵御侵略。云程译

本年二月当我在日本时,首次和日本人讨论这个议题。我公开的说:如果日本希望的话,则可以分享集体保护,以对抗直接的侵略。不过,为了完全而明确表达我政府对此事的立场,我要声明:

「无论如何,这不是美国加诸日本的选择。这是一项邀请。美国对无意于卑屈的引导。…我们只关心勇气与自由。选择必须由日本方面自行决定。」云程译

让我白纸黑字的说,在这礼堂中没有人会真心相信日本寻求与美国的集体安全是被迫的。那是很明显的可笑的。

当美国总统在开幕致词中指出,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正在集体的基础上建立中,透过组合,让各国得到安全,而不致受到攻击的威胁。这是达到问题的方法之一。另一个方法是禁止集体安全而遵循「让各国如其所为或尽其可能的,独自对抗侵略者来防卫自己」的政策。后者,如史达林元帅1930年3月10日的所言,对侵略视而不见。

任何国家企图拒绝日本拥有集体安全权利,并坚持日本只能孤立自主,真的说来,就是姑息侵略。签署本条约的国家将绝不容许此事发生。

我已经详细解释本条约有关安全的哲学,那是经过检讨过后的哲学。无论如何,我希望我所费心的时间不会让各代表团感觉到军事事物是我们主要前提考量。

避免武装侵略的安全是个消极性的资产。我们努力的是国家与个人生活的积极面意义。透过佔领的努力,已经导向人道发展的气氛。为此,美国做了庞大的道德投资。杜鲁门总统在开幕演说中,强调社会革命已经在日本发生,驱走了军国主义,建立了普选制度,密集的土地改革和工会的蓬勃发展。同样的,我们并不否认,让日本人民採取一部永远放弃战争的宪法做为其国策,都是在佔领下的事实。若今日我们被迫思考和约如何让日本保卫其主权与独立,那并非因为我们寻求再武装日本,我们竭尽所能避免此事发生,而是因为社会与经济进展不能在恐惧的冰冷环境中达到。

日本投降时盟国给予最卓越的人道特色是允许日本俘虏归国。然而,在联合国大会去年九月之前早有证据显示,5年前向苏联投降的大量日本军人,至今尚未被遣返回国。联合国表达其关切,并建立委员会研究此问题。为了认可盟国曾经保证给日本生还者的条件,〈波茨坦投降条件〉第九条已经被整合到和平条约第六条第二款中。我们急切希望这条款被实施,而能减缓痛苦。

第四章处理的是贸易与商业。约文有些技术性,但文字整体是:日本并不受恆久的歧视与限制,其与各国贸易权利的经济不受限制。

日本在贸易、海运与其商商业关係(第二十二条)、海洋渔业(第九条)、国际空运(第十三条)与盟国恆久关係,要由日本与各盟国协商。若缔结前述条约,且在四年的临时阶段中,各盟国将在互惠原则下享有关税的最惠国条件。

和约也包含双边条款。不过,在这些条款中的实现愿望,端赖日本是否不辜负其意志,即在前言中所述「遵守国际上通行的公正惯例」,且是否盟国的国内立法部门衡量其国内情况,给日本贸易合理的机会。在这些项目上,和约仅能指出达成正常贸易关係与建立机会的途径。和约就是这样。

战争赔款是建立和平中最引起争议的面向。本和约也是一样。

一方面,要求赔偿是巨大且正当。日本的侵略造成巨大的成本、损失与痛苦。在此的各国政府主张总数达数十亿美元的赔偿,而中国更会主张一样多的赔偿。总额一千亿美元是恰当的。云程译

另一方面,为了这些主张,我们必须考虑日本已经限制到四大岛屿,那就无法生产足够其人民温饱的粮食、或足够其工作的原料。从投降之后,日本已经因为维持最低标准的生存,需要进口粮食与原料而出现二十亿美元的赤字。我们认为这是佔领当局的责任。但美国承担日本的经济自主责任,以便结束对我们的依赖,而且无论直接或间接,都不会对日本要求赔偿。

在此情况之下,若和约生效,或临时性有效,对日本的金钱赔偿主张,其日常商业信用将破产,其人民的工作诱因将被摧毁,而将沉沦于身心的悲惨的被剥削牺牲品。极权主义搧动家当然会兴起,然后,在如在朝鲜所发生已经成为侵略者的邻国帮助下,以重新侵略的方式承诺要解除人民的痛苦。老式的威吓将以更严重的形态重现。

这样的和约,将以盟国间的嫌隙,而团结了侵略者。大家将会为了虚假的利益而进行苦涩的竞争。部份国家赞同美国的提议,将其个别的赔偿主张改以其他方式取代。云程译

一方面鼓励非侵略国家间分崩离析,另一方面增加侵略国家数目那是一个鲁莽的浪费胜利的良机。这种条约的参与国将自身暴露在比才刚刚存活过来的战争更危险的状态中。

这些相互冲突的考量都被充分讨论过,直到这些整合为一个决议,使之具有公正的道德意涵,以及一个具有太平洋区域的政治与经济健康的实体内涵。

和约再清楚不过的承认,日本应赔偿给盟国以支付其发动战争所带来的损失与痛苦。

这牵涉到一些原则的实践,部分日本剩馀的资产,能弥补那些因日本发动战争而受害最深的国家。

日本的人口目前并未完全就业,其工业能力也为完全发挥。这两面向的未充分,是因为缺乏原料。然而,被日本武装侵略的国家拥有相当多的原料。若这些受创国家提供日本自己拥有的丰富原料,日本可以替这些国家加工与提供服务,而供给可观的赔偿。这种安排不仅能涵盖消费性商品,也包括机器与资本财,而能帮助后进国家加速其本身工业之发展,从而见少依赖工业化的外国。

关键是,这样的模式规定在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中。这是透过冗长的交换意见,特别是菲律宾和印尼等盟国一份子因被日军佔领而受害,而显然的,日本有非常清楚的义务以各种方式去赔偿。

坦白的说,比起草桉,本和约是个较佳的、更公平的条约。那是由一些政府适当的坚决主张所有赔偿的可能性都要考虑过之后而产生的结果。我们已经完整考虑过了。其结果是个新颖的明证,自由而平等人民的慷慨进程的价值。这些进程,产生了一部能在经济架构中嘉惠各方而且提供公正理想精神的条约。

除了这未来的赔偿之外,条约确认盟国得以在其管辖权下剥夺日本的财产。

根据第十六条,日本在中立国与前敌国的财产应转移至国际红十字会,以便在公正的基础上照顾前战俘与其家属,且提供补偿给违反〈日内瓦公约〉而被虐待的人。美国已经回应部分盟国的要求指出,因为其战俘已经从我们所掳获的日本财产中获得一些赔偿,我们即假定在第一次分配时应优先照顾那些未获得赔偿的人。云 程译

盟国在日本的财产应予以归还。若因战争损害而无法归还,则应根据现有日本国内立法以控制下的日圆予以补偿。

第二十一条是特别为朝鲜制订的。朝鲜只因为从未与日本作战而不能签约。朝鲜远在战争以前就悲惨的失去其独立,同时在日本投降之前从未获得独立。许多朝鲜的个人坚毅的与日本作战。但他们只是个人,并未被承认为政府。

除此之外,盟国对朝鲜有特别的考量,我们越考量,越体会盟国无法达成一个自由与独立的朝鲜。很遗憾的,朝鲜只是一半自由与一半独立。即使这个部分的自由与独立,它也被北边的武装侵略所损害与恐吓。

多数盟国已经承诺朝鲜成为联合国会员国,与被侵略受害下的自由与独立。经由这条约,盟国将取得日本正式承认朝鲜的独立,日本同意在朝鲜的钜额日本财产给大韩民国。朝鲜将与盟国一同成为战后贸易、海运、渔业和其他商业协定的一份子。于是,在许多方面,本和约将朝鲜视为盟国之一。

中国缺席此次会议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日本与中国之间的敌性从1931年开始,且在1937年正式开战。中国受日本侵略之害最长与最深。中日战争无法在这场合中正式结束,实令人深感痛惜。遗憾的是,中国内战与盟国政府的态度,导致一些情况比如国际间无法就单一中国的声音达成共识,使其有权利与权力约束中国这个国家的和平条款。它们之间尚有疑义。目前对中国尚无多数的共识。因此,盟国面临困难的抉择。

他们可以延宕与日本的和平,直到双方同意在中国有一个政府能拥有两边的正当性与权威。但是,仅因为中国内战与国际间对中国的意见纷歧而惩罚日本是错误、残酷与愚蠢。

在其他方面,除了中国政府自愿委託之外,每个盟国都可拒绝签署对日和约。但我们确认,这样会让日本与很多盟国仍旧处于战争状态,而日本仅能获得一小部分的和平。的确,没有理由不去相信做为主要签约者的日本会自愿合作达到这样的状态。为尽量强迫此,将製造日本的愤怒,且必将启动与激怒盟国面对全球性恐吓的坟墓而分崩离析。云 程译

剩下的选择是让盟国整体持续缔结条约,而让中国缺席,而在能保证完全保障中国的权利与利益的条款下,让中国与日本个别缔结和平。

这是目前条约所反应的选择。透过第二十六条,中国被赋予能在本约相同条款下与日本谈和的权利。缔结本和约的胜利盟国,并未为了自己而不顾中国。同样的,透过第二十一条,中国无须签约即在可根据中华民国的建议,全面性获得在第十条日本所放弃在中国的所有特别权利与利益。相同的,中国无须签约也自动获得,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承认没收在其管辖下的日本财产。本条约完整保留中国做为战胜盟国的权利。

第七章主要包括议定条款。第二十三条是有关批准,让积极关心佔领的本约签约国就条约的生效上,有个九个月的特别地位。但九个月之后,所有盟国就本国与日本间条约的生效上站在相同的基础上。

大体上,这是和约的主要面向,等待着我们签署。

毫无疑问的,它并不完美。没有人完全满意。但这是部好的条约。它不会导致另一场战争。这是不折不扣的和平条约。

我们会听到不应该历经一年交涉后在此时完成签约,而应该诉诸新的成员和新的程序的建议。可以假装这样一来我们能取得更大的整合与更完美的结果。乍听之下,好像是花言巧语或诱惑人心。这条约因为部分的不满意而有机会达到最大的满意。

一些有组织的盟国极力主张条约要依照其利益来做改变,其他部分则不管。若所有类似的提议全部集合起来,很明显的其累积效果将摧毁任何已经同意的和平。

幸好,大多数盟国具有远见。他们知道这是一部好的条约,若想更好的话反而会让它变得更差。理论上我们可以找到更好的字眼,但光是追求天边的彩虹必将踩坏脚跟的玫瑰。好几次,追求完美反而损失满意。现在就是这样。

现在,比起我们想重新协商,有更好的整合。和约被超乎寻常的自制与善意,透过仔细的外交程序煞费苦心的建立出来。但是,假设这样的优良品质将永久持续且异见都能被调解,是不智的。云 程译

现在,比我们先前来说,大家已经普遍满意了。延迟将无可避免的让侵蚀力量与对立的努力浮现,这都将相互阻碍,和斲伤大家善意的努力。

对于日本的将来,延迟将因小失大。胜利的伟大目标将会是不可能的。

我们共同的期望是在连天烽火的战争中让日本新生。这不是愚昧的期望。日本依旧确实的有能够产生美德的伟大文化与传统,若要有全球性的和平,所有国家与人民都应具有这些美德。

但是,为让潜力实现,日本应该在能蓬勃成长、社会进步、公正司法行政、人道尊严觉醒、自重意志、尊重他人的自由政治体制。

最重要的,日本应该与邻国和平共存的意志。

若我们现在创造了和平,所有这些都是可能的。但若日本现在被诅咒而言持了和平,那一切就都或多半会破灭了。

在日本,已经有了新生的自由制度。但若军事优位的统治无限期的持续下去,这些都会随之枯萎。

尊严无法由那些外来统治者发展,无论这外来统治者如何开始。

那些没有权利的人、被施捨过活的人以及在苦难中被出卖的人是感觉不到自尊的。

关注到正义很少能激励那些受制于晦暗不公义的人,就好像被拒于眼前和平之外的人一样。

伙伴关係不是那些被拒于门外者的心情。

从投降之后,便受全体盟国所委託而佔领的美国,严正的对各盟国指出:除非各位就在现在赋予日本我们所协商过的高尚条件的和平与自由,情势将迅速恶化。云程 译

〈投降条件〉已经实现其堂堂正正目的。即「天皇与日本政府统治国家的权威,应臣属盟国最高司令部」。让已经存在六年的臣属状态长久化,是曲解与滥用佔领而使之成为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美国无意于此,我们知道你们多数也无意于此。

是到了解除日本政府臣属于盟国统治的时候了。是终止佔领,以及同时承认日本人民行使其日本的完全主权的时候了。是欢迎日本成为国际社会平等而令人尊敬的一份子的时候了。

这是眼前这条约将解决的事情。云程译

各国并不是非签署这条约不可。没有任何会议具有法律强制力。唯一的强制是重大情势的道德强制。他们同声高呼:让我们缔造和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