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25

zzfu2008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放下鸽笼子,宁馨儿回到西间,欧怀仁正在给郑守义把脉。欧怀仁把完脉,“脉相比前两天好多了。”又摸了一下郑守义的头,“还有点热。看来是溃脓了。” “我看也是。昨天换药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些。” “估计一会换药会更多些,得调整一下方子了。” 中药煎好后,宁馨儿给郑守义喂了些,等过半个多小时之后就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放下鸽笼子,宁馨儿回到西间,欧怀仁正在给郑守义把脉。欧怀仁把完脉,“脉相比前两天好多了。”又摸了一下郑守义的头,“还有点热。看来是溃脓了。”

“我看也是。昨天换药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些。”

“估计一会换药会更多些,得调整一下方子了。”

中药煎好后,宁馨儿给郑守义喂了些,等过半个多小时之后就开始给郑守义换药了。孙家三口也都站立在了旁边,等着帮郑守义翻身。两处伤口虽未化脓,可抽出的药捻子里却带着大量的脓血。宁馨儿只得把药捻子一次再次地塞进去,一次再次地抽出来,直到擦净为止。在一次再次的塞和抽药捻子的过程之中,郑守义均咬牙切齿,哼哼唧唧,在场的人都清楚,他在饱受着非人的折磨和煎熬。

换完药,宁馨儿和郑守义皆是大汗淋漓。

送走欧怀仁,孙黄氏就挎着装着纸钱的箢子出门了。来到村西头的路口,把纸钱倒下,然后点着,就哭泣道:“小芳拾钱!小芳拾钱!大姐我现在家里有事,脱不开身,不能去你的坟前哭一场,只能在这给你烧纸了,一有机会我会去的。小芳啊!你的命可是苦到家了。呜呜!石头可是常常盼你来的啊!可你再也来不了了。你让我今后怎么给石头说啊!我现在真后悔当时没有让你和石头娘儿俩相认……呜呜!说啥也都晚了。现在郑司令可是在俺家养伤呢,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地侍候他的。当时,我和你大哥、石头路过封洼村,只看到了郑司令,可怎么着也不会想到你会在那遇难啊!说不定你也和郑司令一样有救呢……”

火苗像血一样红。

往常,石头三两天也不知道洗一次脚不,自从和宁馨儿睡在一张床上后,就天天洗脚了。孙黄氏烧纸回来,见石头正在洗脚,就把石头揭穿了,倒惹得石头不好意思了。在一旁的宁馨儿抚摸一下石头的头,笑着道:“这说明石头懂事了。”

等宁馨儿也上床躺下后,石头就道:“姐!郑叔叔啥时候能说话呢?”

“我也说不上来是哪天,不过,快了。”

“到时候我可要他给我讲打鬼子的事。”

“我也想听呢。”

“等我长大后,我就跟着郑叔叔打鬼子去。”

“我也想好了,等他养好伤,我就跟着他打鬼子去。”

“打鬼子是男人的事,你能行?”

“呵!你还没脱黄嘴巴,倒嫌弃女人了?告诉你,我早会打枪了,没想到吧?”

“那你是跟谁学的?”

“跟我哥啊!我哥现在是团长了。前年,我放假回家,正好我哥也在家,我学了一假期呢。我还会骑马呢,也是我哥教的。”

“真的没看出来。”石头就有些兴奋。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可不许给别人说哈!”

“好!一言为定。”

宁馨儿下了床,打开药箱子,从底层拿出一把短枪来,“没骗你吧?”

石头坐起来,兴高采烈地接过短枪,左看右看,“我还是头一次拿枪呢。这个枪叫啥名字啊?”

“勃郎宁。是比利时斯普林菲德兵工厂生产的,也叫M19llAI 自动手枪。该枪枪长219 毫米,空枪重1.13公斤,弹匣容弹量7 发,战斗射速35 发/分,弹丸初速253 米/ 秒,有效射程70米。”

“肯定是一把好枪。”

“那是当然了。”宁馨儿自豪地道。

第二天,宁馨儿和石头一早起床,石头喂信鸽,宁馨儿写信。等信鸽吃饱喝足,宁馨儿把信绑在那只叫“健儿”的信鸽的腿上,就让石头放飞。石头把“健儿”向上一抛,那羽信鸽打了两个脆脆的响翅,拔上高空,直接向西北方向飞走了,不一会就融进那云气苍茫的天空。留下的信鸽咕咕地叫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