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二十四节汉城告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时间进入二月份之后汉江的江水开始解冻,本来可以走人过车的江面已经不能通行,装甲团的几个营在开城附近集合后重新补给了燃料之后以摩托化步兵连为先导,机炮营和反坦克营徒步跟进,坦克营的坦克发动起柴油机跟随机炮营继续向南开进。

张学义信心十足的跟随摩托化步兵连快速向汉城开进,到了汉成他就听到密集的炮声不断的响起,他跳下卡车找到一个正在北撤的志愿军战士问:“同志,为什么炮声这么近?难道汉城以南的纵深阵地已经丢了?”

“现在西线的防守部队只有五十军和人民军第一军团还在汉江以南进行阻击,江水都解冻了,运输队不好往前送补给,大部队都开始撤离,所有防御部队全在汉江以南三十公里之内的地区死守,其他地方全部被放弃,另外南朝鲜军的步兵已经出现在汉城以东,企图偷袭汉城。”

“是么,太好了,我们去对付南朝鲜军。” 张学义说完钻进卡车,拿步话机指挥卡车不进入汉城市区掉头扑向了汉城以东的南朝鲜军队。他干嘛不过汉江去跟美国人拼命,去帮助一下苦战的第五十军?因为张学义考虑到了渡过汉江的危险性,坦克如果过汉江要是大桥出一点点问题坦克的补给线就全断了,另外重型坦克对道路桥梁的依赖性太大,他不拿来之不易的武器冒险,但汉城以东的敌人威胁的确很大,南朝鲜军队的步兵无坐力炮和迫击炮厉害,即使是不带榴弹炮的步兵火力也不差,如果打不败他们汉城受到威胁那汉江南岸的部队后撤之后和就受敌两面夹击,十分危险,现在必须确保汉城万无一失。

卡车掉头向汉城东部的郊区开过,那里已经炮声隆隆硝烟四起,只是没有汉江南岸地区的炮声激烈而已,这里虽然打的不激烈但是卡车往前开开始可以看到不少朝鲜人民军的救护队往下抬伤员,卡车迎着退下来的朝鲜人民军往前走了一段就没法走了,前边已经布满了散兵坑和战壕。

张学义跳下卡车戴上一顶苏制钢盔,他拿出哨子吹集合哨,卡车的帆布车帘全部拉起,十几辆车上的步兵纷纷跳下卡车列队集合,张学义放下哨子大声喊:“不要列对,立即进入最前边的阵地,会朝鲜话的告诉友军一声,他们尽管撤,我们这有一个团,还有坦克和火炮。”他提着一支M1半自动步枪跳进交通壕块步向前走,摩托化步兵连的战士全套美国武器装备,走进人民军的阵地格外显眼。

金顺一此时正在战壕里端着自己的SVT-40半自动步枪向敌人射击,她看到有援兵上来了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他看到一百多步兵拿着美式武器已经进入战壕,他们帮着人民军把伤员抬到后边之后立即成战斗状态展开,战壕了每隔几米就有一名士兵,排长班长们提着冲锋枪组织指挥,多挺M1919A6机枪架在阵地上准备对外射击,金顺一从这些人的衣服以及军挎包上判断这绝对是志愿军,可志愿军里她知道的全式美国装备的部队不多,张学义指挥的部队基本全是美式武器装备,是不是他又来这里增援了,她打算仔细看看这个连队的指挥员,就见张学义从容的把一支M1半自动狙击步枪架在战壕边上,正用瞄准镜观察敌人的距离。

“张学义。” 金顺一看清楚之后大声用朝鲜语喊他的名字,张学义扭头一看发现是金顺一在叫他,他提着步枪猫腰顺战壕走过去,“怎么是你呀,来这里干什么?”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金顺一看到他就格外高兴,因为在战场上难得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可是他不大喜欢自己,所以后来就没在一起。张学义说:“我听说我们的部队正在汉江南岸死守,我的坦克不方便过江,我就打算呆在汉城等敌人上门,可这里也打起来我就往这里增援。”

“现在情况十分危险,大约四千多伪军青年防卫队从汉城东边打过来,汉城失守的时候他们逃进深山老林,本来天气寒冷可以把他们冻死在野外,但是美军发现他们以后给他们空投武器弹药和帐篷,他们就在无人区里躲着,美军还空投了不少特务和顾问去培训他们,我们占领汉城以后缺乏补给,加上天气不好也就没仔细搜查汉江北岸地区,现在为了配合美军骑一师和步兵二十四师的进攻,他们已经从藏匿的山区里杀出来,人数非常众多。” 金顺一把情况一说张学义分外高兴,“太好了,送上门来的肥肉,我可以把他们全部歼灭,让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你带了多少人?现在汉城除了仓库、转运站、医院就没什么战斗单位,如果他们趁汉城空虚攻了进来怎么办,你怎么就带这么几个人?”她还有点着急,张学义说:“这次我把苏联最先进的重型坦克带了过来,现在拿步兵把他们引过来,然后对付他们。”

“这些南朝鲜青年防卫队火力很猛,每个团有五十多门迫击炮,三十多门无坐力炮,我侦察过他们的宿营地,每个营都有M2重机枪,另外火箭筒也非常多,你的坦克不怕被他们打坏么?”

张学义说:“你就别打了,就地休息,别说是无坐力炮,我就是把坦克停在美国重型坦克旁边美军也打不穿我坦克的装甲,你等着看热闹吧。”

“你们有卡车坐也不能跑这么快吧,都累死我了。”马云马营长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来到阵地跟前,他的部队全是骡马,骡马拉着九二式步兵炮和无坐力炮就来到阵地跟前,马云大声喊:“以最快速度把炮架起来,准备迎击敌人,反坦克连到后边阵地,敌人没有坦克,你们先休息。”

扛着反坦克枪的战士一屁股坐到地下就起不来,虽然枪分解开扛着但是也很沉重,尤其急行军的时候那是往死了累人,人家小炮连都是骡马拉着炮和弹药,炮手们有的枪都不带,就带干粮和水壶跑步前进,这可比他们连轻松,另外小炮连基本不装备什么枪,一个班就几支卡宾枪而已,行军没啥负担。

“都跑这么快干嘛呀,我都快追不上了,寇勋也骑着马来到阵地跟前,他跳下战马来招呼自己的部队,两个重机枪连把骡马留在阵地后边,战士们背着重机枪的零件进入阵地,机枪班飞快的组装机枪,基本一分钟内就把机枪给组装好,但盾牌的重机枪架好之后就等着开火,后边的两个迫击炮连也准备好了战斗,他们架好了炮还把电话线拉到最前边的阵地,炮连的连长们都是靠前指挥。

近一千多志愿军接管了朝鲜人民军的阵地,只有几个连的朝鲜人民军半数伤亡,他们退到防线的最后边休息,他们惊奇的看着志愿军把机枪火炮全带进阵地,这些武器跟他们开战前用的差不多,不过比他们的好一些,这些刚才还惊慌失措的人民军战士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就感觉地面在颤抖,接着是发动机的轰鸣声,他们把脑袋伸出战壕一看就发现十几台钢铁怪兽向他们开了过来,不少惊魂未定的人民军士兵刚抓紧了步枪又松开,他们看到坦克巨大的车身上挂着一面面红旗,坦克上还有红色的五角星,星星里边写着两个汉字(八一两个字),这些坦克都带着中国军队的标志就开到阵地跟前。

斯大林3型坦克巨大的主炮指向阵地前方,DSHK高射机枪已经指向敌人,坦克里钻出个人来,用步话机大声说中国话,很多人民军都听不懂,吴汉坐在本来是张学义应该坐的坦克里,临时帮着指挥起装甲营,现在是张学义兼任装甲营的营长,可他急着打仗没坐速度不快的重型坦克,由熟悉坦克的吴汉临时帮着指挥,“张团长,我们已经看到敌人了,距离一千米,要不要开炮?”

张学义拿起步话机喊:“你们先停着别动,我先给敌人点厉害再说。” 张学义边说边拿过一面指挥旗,对着几个炮兵指挥员就摇晃,几个连长都知道他的意思纷纷拿起电话向本连的阵地喊:“敌人距离四百米,你们向六百米的位置开炮,把敌人的进攻队形炸成两节。”

“距离四百,瞄准目标,开火。”寇勋大声的向两个机枪连下达命令,连长们纷纷向机枪手转达命令,十八挺重机枪忽然一起开火,密集的子弹如雨点般的打向敌人,第一次实战的机枪手格外兴奋,解放战争时候这些机枪就玩的都是捷克式轻机枪,才二十发子弹的弹匣,打起来那能跟苏联重机枪比,这一条弹链就二百多发子弹,机枪手门瞄准目标扳机就一扣到底,机枪一响之后射手们左右摇摆机枪让子弹横着扫向敌军的冲锋队列。

在重机枪密集的火网跟前南朝鲜军队成排的倒下去,敌军依然疯狂的边射击边冲向志愿军的阵地,十八挺机枪全速射击,一分钟之内打出去四千多发子弹,巨大的枪声传出去很远,听到重机枪恐怖的射击声的朝鲜人民军都感觉到害怕,这种机枪如此密集的射击,想敌人也活着回不去几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