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请看我[10月]在此版的旧贴)

在这个背景下,加上马英九的小联合国政府扯皮严重,和国民党掌管的国会(本来与立法院长王金平就因为党内初选出茅招,而有牙齿印)和国民党党部(基本上还是连战和吴伯雄操控)暗战,一有突发事件,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然后政府的迟缓反应,就会被亲国民党和亲民进党的两派媒体口诛笔伐,变成了两头受气,里外不是人。

以笔者的估计,马英九政府大概在今年年底之前,就会把选举中获得的本钱耗尽,会在心浮气躁,脾气火爆的台湾人民和口不择言,穷打猛揍的台湾媒体的十面埋伏下,风雨飘摇,信用破产,名誉扫地。

也许当初马英九拜李明博这个师兄就是一个大错。看看李忽悠在韩国经济和朝韩关系上的困境(连北京奥运会都不一起出场了),估计就是小马弟的明天写照。

当然即使台湾经济陷入困境,导致政治不稳,大陆也不会对马英九见死不救。总之,在经济上大陆还是应该尽量配合台湾的善意,不要让台湾的商界和百姓为马英九的愚蠢而买单。至于在政治上,还是应该提高警惕,避免李登辉的即兴表演,在两岸关系上增加变数。而对美国的态度,需要仔细观察,但就不不需要太过敏感。 尤其是对美国希望恢复的对台军售这一个敏感问题,必须有一个全面的考量。

美国对台湾的军售,自然是增加美国对台湾的影响力,但也是台湾向美国老板交保护费的一个必然手续。中国应当积极的利用台湾军力增强作为一个好的借口,乘机大力扩充军费,并发动文宣攻势,指责美国在东亚挑起军备竞赛(同时美国破坏国际核不扩散条约提供印度核技术,挑起南亚军备竞赛)。而在发展军备的时候,就应该不是以台湾军队为假想敌,而是以美国和日本军队作为假想敌,迫使美国和日本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不得不加大军备建设,导致美国陷入更大的困境。

本来美国现在要同时打两场仗,又要花大钱在高科技武器的研发上面,同时应付中国和俄罗斯在高端上的挑战,和全球***圣战组织在低端上的骚扰,在资源上有些捉襟见肘。不要小看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的设备损耗,由于伊拉克的沙漠气候,许多价值昂贵的重武器,如阿帕奇和黑鹰直升机,布拉德利装甲车,以及亚伯兰坦克,都会比通常情况下,损耗要快,造成维修费用大幅提高。而伊拉克反美武装的路边炸弹,大概是区区的一百美金,就可以令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设备报废。这些都令美国的军费大涨。

只要中国在军队发展上面,采取经济节省的原则,把钱花在刀刃上,比如说外太空卫星战技术,电子干扰和抗干扰技术,信息对抗战技术,无人超小型飞行器技术,以及低音高速的潜艇和其他水下装置等等,能够对美军形成一定程度的困扰,继续以发展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为主,而不是花钱在一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上,比如说大而无用,在现代海战中被称为“海上移动大棺材”的航空母舰,就可以在这场竞赛中占上风。

其实在现代战争中,由于隐形材料的发展,飞行速度的增快,打击精度的提高,很少有大型航空母舰可以在第一天的战斗中幸存下来。现在一个最热门的领域,就是发展具有高度隐蔽性的海底潜水母艇。携带大量高速飞行武器,可以隐蔽地接近敌方的航母战斗群,然后释放出这些可以在海水里游动的飞行器。这些飞行器可以在1米到2米的长度,悄悄接近舰队后,突然升出水面,贴着海平面,以超音速向海上目标发动攻击。以现有的防卫技术,防止这种攻击的能力,几乎不存在,这种高科技重新定义的“群狼战术”在打击航空母舰上,有非常有效的作用,像是老鼠对大象,经济成本很低。

当然另一方面,大陆军队必需要和台湾军队增加合作,交流和互信,以防止“擦枪走火”为说词,与台湾军方进行各种人事上的交往,使美军开始担忧卖给台湾的武器会有泄密的可能,为美国的台湾政策增加困扰。这种交往对缓和军队间的敌对情绪,互相停止导弹对瞄,协调两岸在南海和钓鱼岛维护主权的行动,进一步发展到海上为两岸合作开发石油天然气护航,都会带来深远的影响,为两岸签署和平协定提供坚实的保证。

中国人民应该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一定不可以向台湾开战。任何中华民族兄弟之间的屠杀,都只会令外人得益。对两岸最重要的事件,并不是短期内寻找一个政治统一的可行性方案,而是两岸在亚洲地区的政治和地缘战略意见上,要同声同气,共同进退,而不是被外人左右动作,自相残杀。

我们要明白,古代的中国在关于政治体制上,有自己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其中的优点并不是起源于欧洲的现代国家体制可以替代。随着中国在世界上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全面复兴,中国在亚洲地区影响力全方位的扩大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在中国内部实行的少数民族地区自治制度和在香港和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特别行政区制度,都是有意义的尝试,为未来更新颖的制度创新,带来很多成功和失败的经验。中国不光要找出一种可以照顾到台湾特殊情况的国家模式,还要为未来外蒙古,西伯利亚,北朝鲜,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参与进中国为主形成的一个文化和市场统一区域,寻找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另外如何将巴基斯坦和中亚各国原中国势力范围形成一个比上海合作组织更紧密的构架,都值得好好的思考。

以现代国家体制为考量,就会造成各国画地为牢,互相猜忌。而古代中国的附属国和进贡制度,又缺乏对小国的平等和尊重。现在的欧洲联盟试图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但除了在统一货币和中央银行方面成果显著,在统一市场,人员和物资自由流通有所进展外,其他的政治,外交和军事上,都非常乏力,无法形成和世界其他超强的有效竞争。如何建立比欧盟更紧密的一种政治关系,是亚洲将来不得不考虑的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