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四章 结束和开始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3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从1021年祭春节后,总参每日向皇帝汇报战况的次数缩减为一次,一般是晚上十点钟,汇报人固定为总参谋长和作战部长,他们在太阳堡固定的办公室向皇帝汇报,这间办公室被戏称为“白虎堂”,皇帝在听完总参汇报后便结束了一天主要的工作。今天崔煜来的早一些,被侍卫官引入“白虎堂”后不久,皇帝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从1021年祭春节后,总参每日向皇帝汇报战况的次数缩减为一次,一般是晚上十点钟,汇报人固定为总参谋长和作战部长,他们在太阳堡固定的办公室向皇帝汇报,这间办公室被戏称为“白虎堂”,皇帝在听完总参汇报后便结束了一天主要的工作。今天崔煜来的早一些,被侍卫官引入“白虎堂”后不久,皇帝就来到了。严宇森已经在足有10米长的大桌上铺开了几张地图,因为现在只有青、黄二旗在发生着战斗,标志着战役进程的图并不多。皇帝做了个手势,严宇森没有废话,从青旗军最东翼的第4集团军讲起,将青旗、黄旗二军的九个集团军讲了一遍,见皇帝没有提问,话题转到战线的西翼,那里集中了红旗、黑旗两个战略军的九个集团军,地图上看上去,红旗军的红色标志和黑旗军的黑色标志从南北两个方向呈巨大的弧形压向苏克达米。城市的东面,还有一条桔黄色的细线,那是海军陆战队的标志。

“部队部署情况就是这样,陛下,‘昆雅山’战役可以在规定的情况下发起。”严宇森简明而要将红、黑旗部队的部署情况讲完,结束了汇报。作战部是总参的核心,作战部长不是一般人可以胜任,年初,兢兢业业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十年之久的严宇森将军获得了他建国后的第二次晋衔,皇帝亲自提升其为银星上将。

皇帝显然没有什么不满,沉吟许久,“第6集团军的情况如何?”

“很好,部队的实力完全恢复了,第8军整体回归于该集团军,第19装甲军调出,编为黑旗军直辖。6集憋着气重回南线,陛下可以对其寄予厚望。”回答的是崔煜。第6集团军在奥伦堡战役遭到歼灭性打击,部队战损率达到70%,有9个师基本被歼。好在中高层军官的损失不大,战役结束后,全军返回卡尔卡通休整,团以上军官回国休整,皇帝亲自接见勉慰并合影留念,有关追究战败责任的传言顿时冰消,皇帝承诺对集团军进行快速补充,包括重建那些整体沦殁的部队,以期参加下一场战役。大批大本营预备队成建制调入第6集团军,到6月底,部队基本恢复了元气,奥伦堡战役期间,航空兵一共接出去3.3万名重伤员,其中约8000人回国后死亡,1.2万人终生伤残,余下的1.3万人在6月底全部返回了部队,这些经历了血火考验的官兵将成为集团军的骨干。

“行健那本书都印发下去了?”

“已经印发全军。总参还做了个节略版,便于下层军官阅读。”严宇森回答。奥伦堡战役后,龙行键元帅在家休息养病期间写了一本关于攻坚的战术著作,书名叫《城市攻坚》,20万字,是他总结奥伦堡攻防的心血结晶。这是龙行键第一次写作,崔煜总长对该书评价极高,亲自作序,皇帝看过后也写了跋,指示印发全军,包括军事学院。

“龙帅的这本书有极强的作战指导意义,下面反映相当好,乔木将军说如果当时有这本书指导,奥伦堡早打下来了。”严宇森说。

“行健自称自己没打过真正的城市攻坚,这本书是用血换来的经验总结。”崔煜补充。

“善于总结经验,并且是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是将领和统帅的区别,我让他多写几本书,特别是装甲突击的书,行健真正的长处在于运动歼敌。将来会是帝国兵学的宝典。你们也要将自己这几年的心得写出来,高级将领都要写。据说军事学院还在把王庸的《步兵战术》做教材,这就反映出我们军事理论研究上的不足。宇森我给你出个题目,就叫《战争时期的总参谋部》,怎么样?”皇帝的兴致很好。

“这本书我可写不了,应当由总长来写。”严宇森赶忙推辞。

“崔煜也要写。太阳神眷顾,将领用命,这场关系到帝国生死存亡的大战打赢了。说实话,我不担心苏克达米战役的结果,即使他们再动员100万人也无济于事了,他们的军火工业特别是航空工业被我们严重摧毁后,战争就结束了。据说苏克达米还在生产飞机?真不容易。我钦佩极具创造力的兰斯人。”

“只能生产轻型歼击机。”严宇森说。

“现在我关心的是战后问题。总参要提前研究战后的军事部署问题,特别是兰斯联邦的占领。发个通知给集团军司令以上军官,以大本营的名义,要他们就这个问题写书面报告。”

严宇森记录皇帝的指示。

“你们认为拿下苏克达米需要多长时间?”

“45~50天。”崔煜说,“扫清外围需要30天,进入城市需要15~20天,也许敌人会投降。他们的防御重点在外围。”

“他们会投降吗?”皇帝问了一句。

“行健认为会。苏克达米是大陆名城,在他们出版的《大陆地理》杂志中排列了十大名城,兰斯有四座入围,苏克达米排名第二;在他们推出的十大经典建筑中,苏克达米拥有三座。兰斯人不缺少明智的政治家,如今的苏克达米跟去年的奥伦堡情景不同,他们不会有救援了。他们的防御布局也能说明些问题,投降的可能是存在的。”崔煜想起龙行键离开帝都前和自己的深谈,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那就让我们试目以待吧。”皇帝又问了些后勤补充的事,结束了今天的汇报。


在轩辕台皇帝轮番接见大臣的时候,“富阳州”号战列舰正劈波斩浪行驶在漆黑的大海上,四艘反潜驱逐舰在巨大的战舰周围护卫着。

“富阳州”号战列舰是帝国现役太平州级战列舰的最新改进型的二号舰,标准排水量57000吨,满载排水量64000吨。最高航速33节,最大航程:12000海里。主尺寸:长,288米,宽35米,吃水10.5米。动力:4台55000马力蒸汽锅炉,共220000马力。火力:3座3联装406mm主炮(前2后1)最大射程45千米,最大射速每分钟5发。副炮:8座双联装155mm高平两用舰炮。防空火力为10门40mm4联装高炮,30门双联装20mm机炮。舷侧装甲厚369mm,主甲板上装甲厚170mm。主炮前装甲420mm。和周围的驱逐舰相比,绝对是巨无霸。

战列舰这种曾经的海上霸王在航母出现后已经日暮西山,加上极其昂贵的造价(一艘州级战列舰造价是军神级航母的三倍),大陆诸国除了神华和兰斯两大强国外,其余国家均不装备这种烧钱的武器系统。事实证明,战列舰在本次战争中的作用并不大,宋巴大海战后,海军中原来鼓吹战列舰制胜的少数顽固派彻底失声,海军装备局戏称战后战列舰只能用来建博物馆。龙行健回前线的行程是大本营亲自审定的,避开了仍然存在危险的空域,而是从靓港先到宋巴岛,再由海军派出军舰送他到温泉关。海军干脆派出了“富阳州”号,从舒适到安全,战列舰仍是首选。兰斯海军除了几艘釜底游魂般的潜艇,根本没有能威胁到战列舰的武备了,一两条鱼雷,根本奈何不了海上巨无霸。

李昊端着宵夜来到元帅的舱房,轻轻敲敲门,龙行健应了一声,李昊轻轻推门进去,龙行健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站在他身后的那位漂亮的令人窒息的夫人接过李昊手里的餐盒,对他点点头,李昊退出了舱房。

“吃饭吧,好香!”林小如将食盒打开,是馄饨和小包子,她赞叹一声,对龙行健说。

带夫人出征,龙行健在国防军是只此一家。尽管受到元老院的非议,但皇帝亲自批准,元老们也只能在会议上非议一把,上不了会议正式弹劾。林小如获准跟丈夫出征是经过了家庭间的斗争,奥伦堡战役让龙家诸女几乎崩溃,虽然千钧一发之际援军和被围部队会师,但足以让四位女人感受到守寡的滋味了。她们不敢埋怨九死一生的丈夫,只好诅咒该死的战争,再把那些老一套的不准再上战场一类的老话说上一顿。她们也清楚,战争进入关键时期,容不得深陷其中的丈夫置身事外了。

只是这次回家,龙行健背了极大的包袱,对第6集团军惨重的伤亡深感自责。私下跟妻子们说起奥伦堡第6集团军的苦难,几度哽咽。四位妻子无法解劝丈夫,神通广大的婉儿公主将日理万机的崔煜总长拖来,果然,崔总长跟丈夫谈了一次,丈夫情绪好了许多,闭门养病和著述,三月份返回战场,不久因车祸再次回家,一直养病到七月,接受了大本营新的任命,出任黑旗军司令官。此次出征,林小如跟崔静不约而同地提出照顾丈夫的请求,令苏洁和婉儿很意外,她俩正商量谁先去呢。林小如坚持要去,苏洁说,你能行吗?林小如生气道,什么叫能行吗?当年他伤成那样,不是我跟阿静,我们就不会成为一家人了。说到照顾他,我比你们更有资格。婉儿,苏姐,这几年都是你俩跟他了,这回据说是最后一战了,该我跟阿静了。我先去,一个月后换阿静。放心,不会让他生病受伤的。婉儿和苏洁问她,你不上班了,林小如毅然决然,宁可丢了工作也要去。婉儿无语,这陪夫出征的使命就落在了林小如身上。

林小如对于权力的向往犹在婉儿之上。跟随丈夫出征,从离开帝都起,真切地感到丈夫在军队中巨大的权力和威望。人生的境界在于坐上指定席,林小如曾听崔静这样说过。帝都大剧院的位子是有区别的,舞台对面的二楼有一排包厢是最尊贵的位子,不仅在于位置的特殊,而且有直接的贵宾通道。林小如跟崔静享受过贵宾包厢的待遇,虽然她不喜欢歌剧,但喜欢那种超越他人的感觉。这回跟丈夫出征,从帝都出发,就坐上了高级指定席,专机、专列及警卫森严。一种感觉升上心头,丈夫怎么会受伤呢?

二份馄饨,大部分被林小如吃了,偶尔吃一次军舰上的食物,林小如连声叫好。

“看你,像个孩子。这是专门为我做的,炊事兵尽心了,如果是士兵食堂,你吃上两次就腻了。”

“夫君,我真的不懂,你已经是元帅了,放眼帝国军队,也没有几个比你官大的人,为什么要跟士兵在一起吃饭呢?自己身体又不好。”

“小如,”龙行键沉下脸来,“元帅有好几种,我属于从士兵中一步步升上来的,我知道士兵的感觉,和那些天生就富贵的人不同。将领要想打胜仗,不知道士兵的感觉是不行的。我认为,奥伦堡大败,跟我下部队少有关系------你不懂。”

“可是奥伦堡不是败仗啊?崔伯伯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觉得你太意气用事了。如果周峰的部队再慢一些,我真的要守寡了,想想都吓死个人。”

“意气用事?嘿嘿,好一个意气用事。他们崔家千年高门,孩子生下来就带着金汤勺,不理解也是正常的。告诉你,那天晚上,局面凶险无比,133师集中了最后的兵力用于保护我的安全,士兵们知道我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大楼废墟里,死战不退。多少士兵死在阵地上,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尸山血海啊,第6集团军离开卡尔卡通北上时四十多万,完整的活着离开奥伦堡的不足十万人,你说我是什么心情?奥伦堡是胜仗?鬼话嘛,昧了良心嘛。如果我死在那里,你也认为战役打的好?6集阵亡的几十万士兵的家属会说仗打得好?------小如,你是苦出身,千万不要忘了过去。”

“我没忘过去,可是人都希望越来越好,不对吗?我们的孩子享受他父亲带给他的富贵,不用像我们小时候一样被人欺负,饿肚子或者遭人歧视,这不对吗?”

龙行键一时无语。他抚摸着林小如的长发,叹了口气,在四个妻子中,龙行键隐隐的最为喜爱眼前的林小如,不只为她的美丽,更多的是她坎坷的际遇和性格,“军队规矩多,携妻出征是不许的,皇帝为我破例了。到了部队,尽量少出面,下面的官兵知道了,总不是件好事。司令官就可以带老婆出征?”

“可是部队只有一个司令啊,都和司令比能行吗?就像帝国只有一个皇帝,和皇帝比不是要造反吗?”

林小如很有个性,龙行键是知道的,这里面的东西他现在也说不清楚。就像隔着磨砂玻璃,后面模模糊糊有一团光亮,瞪大了眼睛仔细看,总是看不清楚。“哥哥,你这十几年受了多少罪我最清楚,等打完仗,一定好好将养身体,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再不让你受伤了。”

龙行键将舱室的灯关了,拥着林小如躺下,圆形的舷窗里吹进清凉的海风,没有一丝溽热。军舰平稳地行驶着,林小如很快听见丈夫轻微的鼾声,她起身将丈夫的拖鞋脱掉,给丈夫身上盖上一床薄毯,自己趴到舷窗前向外观望,黑漆漆的大海上没有一丝光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