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之人生杂谈 第四十四章 乳娘也是娘 第四十四章 乳娘也是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7/


回复其他征文作者帖的时候,我曾说过,“母亲”这个话题是我一直不愿触碰的。可是,为了支持第一军团的征文活动,同时也为了在母亲节前夕对我另外一个娘说声:“我爱你,乳娘!”我在这里剖开了自己的伤疤。


总是要面对的,一直在选择逃避,是不敢面对。尤其是大伙都异口同声的称赞自己的亲生母亲时,我要说得话,也许会遭至“板儿砖”一片。但是不能否认,这也是人生,人性的一部分。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



我的"乳娘"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了。一想起她,我的心,还会禁不住隐隐作痛,甚至要强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不罗嗦了,言归正传吧。



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没有奶水。问题是她不仅仅没有奶水,她还没有耐心。母亲当时是某部队文工团的舞蹈演员,我出生后不久,她就向团里要求派她参加演出任务了。父亲当时是这个部队文工团的二胡演奏员,也没时间和经验照顾我。我母亲父母早逝,我父亲基本算是个孤儿。指望老人恐怕是没希望了,于是他们给我在农村找了个“乳娘”。我被送到农村的“乳娘”那里时,不足三个月。



在以后上中学以前的日子,我都是和“乳娘”一起度过的。因为我的父母忙于他们自己的事业,几乎把我忘在那儿了,除了每月按时寄来他们的“津贴”!



“乳娘”其实是个可怜的人,自己的儿子刚出生不久,丈夫就得“肺痨”死了。没有了家庭支柱,经济来源,只好放下自己出生才几个月的孩子,把奶喂给我吃。好挣些米钱,和油盐钱。



我吃“乳娘”的奶,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炳哥”只能喝稠米汤。善良的“乳娘”不舍得给自己的儿子吃什么好的,可在我长到能吃主食得时候,却经常给我蒸“鸡蛋肉饼”吃。馋得一旁的“炳哥”直咽口水。后来,“乳娘”干脆在喂我吃饭时,把炳哥支开,让他到邻居家玩去。



“乳娘”几乎把我父母寄来津贴的大部分,都用来给我增加营养了,他们娘俩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在我大一些可以到处跑时,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炳哥就带着我玩。上房捉燕子,下塘捕泥鳅,炳哥都冲在前面,生怕我有个什么闪失。可就是这样,他还难免会被“乳娘”“骂”,说他不该带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出事“乳娘”不好给我父母交代。



我就这样在“乳娘”娘俩的悉心呵护下长大了。在田野乡间,无忧无虑的上完小学,父母终于派人把我接走了。



分别时,我清楚的看到“乳娘”眼中晶莹的泪花,她舍不得啊,我就像她的另一个儿子--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用自己的乳汁精心喂养大的另一个儿子啊!叫她如何能舍得呢?!我记得当时自己也哭的小泪人似的,也答应“乳娘”在放寒暑假的时候,会来看她。结果,没想到这次一别竟成了“永别”!



我回到城市后,由于我一口的“乡音”,同班的同学,左右的邻居都时常拿我的“乡音”开涮。从小被“乳娘”呵护备至的我,那儿受过这些,所以父母经常看见我和别的孩子打架。他们觉得这让他们很没有“面子”,通常是不问青红皂白的训斥我一顿。久而久之,我养成了十分“叛逆”的性格。他们说东,我偏向西;他们指狗,我就打鸡!学习成绩还用说吗,自然是一落千丈!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乳娘”去世了!而且父母竟然没有告诉我!炳哥的来信说穿了一切,说“乳娘”快不行了的时候,曾请人通知我父母,让我去见她最后一面。可是,我的父母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竟然连说都没说!让我的“乳娘”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等我赶到那里时,我的亲爱的“乳娘”已经下葬半年多了!(写到这里,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我扑在“乳娘”的坟上,放声痛哭,我哭;我那苦命善良的“乳娘”!我哭;我那不知为何如此绝情的父母!我哭;这一切为何偏偏都落在我的头上!



回来以后,我有长达一年的时间闭门不出。父母带我去看病,医生说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后来,在经过漫长的药物治疗和心里辅导后,我逐渐恢复了健康。也参加了高考并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就留在了我们这座城市工作。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的父母,而他们,随着年华的老去也心生悔意,好几次想找我谈谈,我都拒绝了。因为,我根本没有勇气面对那个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己!!!



不想写了,心很累。头也很疼。在我心中,母亲这个称呼,我是永远给了自己的“乳娘”的。因为,“乳娘”也是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