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女人陈燕妮如今的海外生活

名女人陈燕妮如今的海外生活


刘林

去美国采访陈燕妮是一件相当费力的事情,记者才到洛杉矶就和她联系,因为,记者听到过太多人的人告诫,在海外华人这一块,陈燕妮可以说是对所有状况都熟悉的第一人,她不但和很多华人头面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她对美国事物也相当熟悉。很多国内的作者和记者到美国之后都是“投奔”她才找到“北”的。所以,此次记者跟随的记者团中,很多记者都希望能对她进行采访。

一到美国,我拿着早有准备的她的电话号码致电给她,结果得到的是“不接受采访”的蜿蜒拒绝,但是,凭借着记者的执着,陆续又致电了很多次电话给她,最终,她还是心软了。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我们记者团即将回国的前三天了。

陈燕妮为人爽朗,虽然已经不是青春女孩,但是看上去仍旧相当漂亮,说她是一个美女作家一点不为过。记得记者当年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就曾经看到过报道,说她长得有点象电影演员陈冲,一见面,果然有点象。只是她几乎身高一米七六,这是记者所没有想到的。这对于出生在杭州,但成长在北京的她本人来说,一定也有点出乎意料吧。

陈燕妮在国内就是做记者的,因此,我在和她见面之后没有任何迂回和转弯,大家的话题一下子就进入主题。我所关心的当然是中国移民到美国如何生存的问题,因为,就记者所知,无论国内媒体如何报道“美国热已经降温”、“本土也能出比海外强的超级人才”等等,但是,真正让一个家长决定是不是要把孩子送出国读书这种问题,如果没有经济层面的考量,家长们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就是记者身边,同为记者的一些朋友也已经把孩子送出国了。

对于上述问题,陈燕妮的答案也是肯定的,她觉得,单就一个技术层面的人才而言,如果谈到挣钱生活,美国无疑是最上选之地。这里的第二代移民们,在这几年当中很多人都已经从美国大学毕业走上了社会,他们得到的劳动报酬实在是大多数作为他们父母的第一代移民所想都不敢想的。看着这样的一代人在新的土地上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很多为人父母者都有着无数的感慨。而且,最可贵的是美国没有象国内一样你死我活的人事斗争,没有意义简单的勾心斗角,大多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建立在简单明了的基础上,即便是同事坐在一起吃饭也没有中国人那种扯不清楚的关系和想法。

当然,陈燕妮也建议如果在国内有一份人文关怀的心理基础,而且对国内有着一种故土难离感情的人最好不要出国,“据我所知,很多中国男人在国外一直感到自己的生活乏味,还是怀念自己的祖国。”而大部分女人则正好相反,因为她们比较注重的是生活品质,这里面包括空气清新程度、人文文明程度乃至整体教育程度等等。

陈燕妮一九八八年出国,当时的国内还相当闭塞,她本人就是在美国这个地方跌跌撞撞地学会怎样在资本主义社会做人的。“那真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在邮局排队到在马路上不闯红灯,几乎每一样都要学习。”好在聪明的她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从此在美国发展得相当不错。

如今陈燕妮所办的报纸《美洲文汇周刊》已经成为全美国都风行的报纸了,可以说是在美国的中国移民最爱看的一张报纸,而她从三十岁出头开始办报,如今,十多个年头已经过去了。果然,记者从美国的东部到西部,中间还曾经去过美国南部的休斯顿,所到之处都能看到《美洲文汇周刊》的踪影,记者也听到无数人对这份报纸的好评和夸奖。

当记者当了这么多年,陈燕妮早已成为一个出名的报纸老板,严格地说应该是一个位企业家了,但是,她仍旧愿意以“记者”身份称呼自己,迄今为止她填写的所有表格中的“职业”一栏还是填“记者”。问她为什么对这一称呼如此爱戴,她告诉记者:“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当我实现它之后,我愿意一直保留这样一个梦想。而当商人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没采访她之前就曾经听说好客的她家里从来都是高朋满座,记者好奇,也表达了渴望参加一次的愿望,爽快的她美丽的大眼睛一乎煽,想了一想就答应了。就在我临走前的这个周末,她家里正好就有一个中等的聚会,主人也就让我留了下来一同高兴。

那天夜幕降临之后,她家里华美的灯光亮了起来,陈燕妮的朋友们三三两两开着闪亮的车子陆续而来,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名贵礼品,进门之后高声寒暄,互相问好,知情人告诉我,她家里的宾客可以连续一年请过来,每次三、四十人,次次人不同。这些同样都是中国人的人有的来自中国大陆,有的来自港台,大家在陈燕妮美丽的大宅中相遇、相识,她的房子相当有特色,几乎占全了豪华、美丽等各种优点,咖啡色的外墙和在美国记者看到的所有房子不同,她家里黑色的铁艺大门高度占了两层楼房那么高,内外通透,相当华丽,整个大宅共三层,里面有电梯上下。可贵的是,整个房子全部是陈燕妮自己设计,然后由建筑师照着她的想法画图而来。而房屋建造的每个细节,作为女主人的陈燕妮也都参与了,好在她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就是机械专业,因此,对工业制图等方面的事项毫不陌生,因此,她在建筑识图上可以说毫无障碍。因此,她家里整个大宅中小到外墙上的雕花图案,大到内窗的木框尺寸,每一个地方都凝聚着女主人的心血。

她的家居布置在记者看来相当有文化层次,整个室内布置以明中式家具为主,同时也兼有西方名牌顶级家具加入其间,比如她家里既有鸡翅木的成套四出头官帽椅早餐桌系列和死沉死沉酸枝木专门打造的正式餐厅超长大礼桌椅系列,而她占地将近两百平米的书房内的书桌,也是从国内特别定做的黑酸枝木明代镶钿双面超长大桌;与此同时,在她的客厅里,美国顶级名牌伊登艾伦的沙发和欧洲顶级名牌的GAMA皮沙发也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这些中西合璧的陈设使得整个房子透露出一种文化的味道。这时候,再想想陈燕妮的书中流露出来的文化底韵,就觉得她的多才多艺实在不难理解。

时间临近午夜,她的朋友们仍在宽大的饭厅热烈交流着各种心得,时时有大笑的声音从房屋的各个地方传来,大家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交换着在美国的各种感触和悲喜。朋友们都说,陈燕妮的纯良和亲善在朋友中相当有名,她很少与人交恶,也几乎没有“敌人”,哪怕是对家里的佣人,她对人家的和善也是朋友之中有名的,很多人都说,如今这个社会中,象她这么好、几乎从来不计较回报的人已经不多见了。在日常交往中,所有的人都是她的朋友(当然,这“所有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而来的,并不是哪个平常人都可以的),从她的口中也难得听到任何一句说别人的坏话。我想,看过她报纸的人这样一来也明白了为什么她的报纸上商业广告是那么的多,她报纸的口碑是那么的好。

这一次参加聚会的人数在她家的聚会场面而言据说不算太多,大约有三十位的样子,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这样一个好客的主人,让整个夜晚充满了温馨和感动。

送客的时候夜已经很深,记者和陈燕妮站在一起,记者看到身旁高挑而美丽的陈燕妮一直向越走越远的客人们的车微笑着,这个微笑给身在海外的同胞们一个无比的温暖,祝愿她的美丽持久,善良持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