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二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二十二



天亮后带着二排来到距韩大海指定的截车处五百多米远设伏的王志刚、又一次仔细地查看了这个他和他的几个班长们刚选定的地点———他的左侧是一座不高的山梁,右侧有一道被雨水冲出的沟壑,左右两侧之间的正面有一条土路坑坑洼洼的通向诸城的一条官路,从诸城的官路到这个日军火车出事的现场,必须在前面的一百多米处拐上一个弯才可以通过王志刚等人面对的路面上而到达现场。


“四班长,你带你们班前出一百米在这条沟的沟底处埋些炸药和手雷什么的,一会鬼子被轰炸,肯定会跳到沟里躲避,我要他躲得了天上的躲不掉地上的!”


四班长孙喜带人走后,王志刚又叫过来五班长李盼富指着左侧道:“看到小山下那个凸起部了吗?那里离着前面通诸城的土路约八十多米,你带着重机枪和五具掷弹筒埋伏在那山梁子下的小树林子里。我这里迎头用四门迫击炮轰炸鬼子的同时,你们也一起拦腰开火,把鬼子们逼进沟里挨炸,然后你的五具掷弹筒要不停的向沟里以及沟的两头发射。你那里的重机枪和我这边的轻机枪专打露头的和躲避轰炸的鬼子,尽量使鬼子躲在沟里冲不出来,我也好用四门迫击炮进行密集的速射。这条沟不宽也不深,一发炮弹下去能炸到一大片!”


王志刚布置完后,又回过身跨过铁道向背后的小山岗爬去。到了山岗上,他在几处低矮的杂树旁向下看去,只见前面不到二百米处的那条小沟清楚呈纵向呈现在眼前,王志刚心中大喜———他很清楚地记得韩大海曾说过:射击队的一小队会带一门平射炮干掉日军的巡逻车后会前来支援他的二排。


“如果把射击队员和一门平射炮安排在这里,其平射炮和步枪可以居高临下地迎头干掉躲在沟里的日军官兵!”王志刚兴奋地想着。


时间很快地流逝,二排的士兵分别按王志刚的布置在两个位置上严阵以待。不久后的时间内,他们右侧的铁道上传来一阵阵的列车出轨、翻车以及炮弹、榴弹和手榴弹甚至炸药包的爆响!


约莫十几分钟过去后,王志刚二排右侧铁道上的战斗已趋于沉寂。他们心里明白:主要的事情正十分顺利地按韩长官的布置进行着,下一步的登场可就是最右侧的一排和最左边的他们唱主角了!


几分钟后,刘刚带着射击队的一小队抬着平射炮和一挺轻机枪过来支援。王志刚指给刘刚山岗上的位置,那里正有二排四班和六班的士兵们在埋伏。刘刚和王志刚等人上来看后道:“这个地方好!居高临下,小鬼子躲在沟里面咱们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是个好位置。”他又看看自己位置的两边,把平射炮设在一丛杂树下,又指派了两名士兵做平射炮的掩护,然后把其余士兵分散隐蔽好。


不一会,他们右边一公里多一点的地方想起了密集的步兵炮和掷弹筒的爆炸声以及重机枪猛烈扫射的爆响声。王志刚对刘刚说:“诸城、离此处比五莲城的要远一点,一排那边打了起来,咱们这里也就快了!刘老弟,一会小鬼子来了,我给你个机会,你先打头一枪如何?”


“那敢情好!”刘刚也没客气地兴奋道:“王大哥,除了我的射击队和平射炮设在这里,你的二排是怎么布置的?五班的弟兄们又在哪里埋伏?鬼子一露面你又打算放到哪里来打?”


“哟!”王志刚扭头看看这个长着一副娃娃脸但在全连与他却是平级的正排职干部笑道:“啥时候都不忘虚心请教啊!好吧,看在你有幸配属我们二排作战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王志刚用手一指距他们约将近二百米的地方道:“你看到那土路的沟边上有两棵并排的小树了吗?我让孙喜带四班的弟兄从那里到咱们这个方向的大概一百米的长度内在沟底下埋设了炸药。这沟左对面———”


王志刚右手指向他们的左侧又道:“那些矮树丛里,我让李盼富带五班的弟兄把重机枪和五具掷弹筒在那里设伏,可以打击鬼子的横向队形。具体的战斗步骤嘛------”


王志刚说到这里左右看看道:“趁小鬼子现在还没影子,我他娘的烟瘾又上来了,赶紧卷一颗吧!”说完他对孙喜道:“你用望远镜盯着点前面放出去的观察哨,那边有了动静赶紧告诉我。刘队长有些重大事情要向我请教。”说完他也没起身,用脚跟勾着地,屁股挪动了两下就滚动出了六、七米和同样动作下来的刘刚在众士兵身后的下方卷上了旱烟抽了起来。


“鬼子一旦进入距我们约200米的距离内———也就是鬼子整个的行军队形正好处于五班的正面射程内,我这里枪声一响,五班的重机枪和掷弹筒突然开火,同时我这边四班和六班的四门迫击炮、三挺轻机枪一起向突然变散但还没完全散开的鬼子队伍猛烈轰炸射击!


你想想:散开队形之前的正面挨打和散开队形之后的多面挨打,小鬼子肯定会在忙乱之中躲进路边处的那条土沟里,而那里除了有一百米沟底长的炸药和诡雷外,几挺轻重机枪又可以压制得让他们无法冲出来!这样,让咱们的迫击炮和掷弹筒来个吊角发射,你的平射炮和你带来的轻机枪、步枪又可以从这个角度直筒筒地开炮、射击!你想想看:有多少鬼子够咱们打的?不足二百人的一个中队———我不相信他们能全部出动不留下一点看家的兵力,一顿炮火和地雷炸下来,剩下的一些残兵败将还不够咱们的弟兄用步枪点名的!是不是这么个情况?我说刘老弟!”


王志刚的一番话让刘刚听得目瞪口呆!但细细一想,也觉得对方用仅有的四十多人但数量众多的重武器作如此的安排不仅在兵力、火力上的布置上无懈可击,其战斗结局也与对方所描述的不差哪儿去!


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似乎不把平常人看在眼里的二排长,你别说还真有一套!他不象一排长戴云飞显得刚猛强悍,但往往能在敌众我寡、兵力悬殊的条件下动用他多谋善断的脑子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得十分周到,也就是说: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条件和环境下,他打仗的鬼点子特别多!


“王大哥,你别说,你的这个布置还真是十全十美,我看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刘刚想到上述这些,此刻眉开眼笑地对王志刚说道。


“兄弟啊,长见识吧!以后没事常上我们二排这转转,你会学到老鼻子东西啦!”王志刚眉飞色舞地说。


“那我们射击队的步枪手们王大哥还有没有另外的安排?”刘刚问。


王志刚是何等的脑袋瓜,怎么会听不出刘刚的意思?于是他笑道:“老弟,我的二排弟兄们的枪法并不比你们差到哪去,除了重武器外,所有用步枪的弟兄———包括我也是有定点射击的对象。这样吧,你们一小队的弟兄除了平射炮和轻机枪,用步枪的在战斗一开始也配合我们一下,打打挑膏药旗的。鬼子军官和轻重武器的射手们我们已经有了安排,也不方便改变计划了。”


王志刚说完,孙喜在他们的头上说话了:“排长,前面观察哨的弟兄发来了信号:诸城的鬼子露头了!”


王志刚一听忙向刘刚做了个手势,三步两步窜上了阵地然后举起了望远镜向前面望去,只见在前面五百米处他安排的两名观察哨兵正挥动了几下一棵树枝然后迅速地向左边树丛中撤去!


“听着,一会刘队长打第一枪的同时,你们的炮弹也跟着一起出膛!这玩意动静大但速度慢,五班的重机枪和掷弹筒榴弹打到鬼子时,提前发出的炮弹也就炸到鬼子了!”王志刚转身对六班长下令道。


在不久前吴志伟和韩大海带着部队打完临沂城撤至沂蒙山休整时,诸城以及五莲城各驻日军两个中队或半个大队。临沂城被袭之后,宫崎桥本旅团因“防范不当”而受到责斥并被调往中国的南方作战,于是,驻守各地的所属部队除各留下一个中队暂时替尚未来接管的守备部队维持治安外均陆续撤回了临沂城一带。


诸城的日军中队长三岛咨介上尉,曾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自1931年日本向中国开战以后,他就专门对中国军队的战术特点、武器装备、兵员素质、战斗风格等诸般问题做过潜心的研究。在他的研究结果中,他发现多年积弱的中国军队兵员臃肿、装备陈旧,其战术思想和军官们的指挥能力也愚昧落后。再具体点,中国军队的中、上层军官非常腐败,贪图享乐、贪生怕死,下面的部队纪律松弛、士兵们的战斗力和单兵素质几乎没法谈!


也就在近些时期在中国大陆各个战场上诸多的日军部队无不所向披靡、攻无不克的战绩给他的研究和结论提供了胜于雄辩的有力证据时,突然在大海深处冒出来的一支中国军队以其强悍的战斗力和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打击、一下子把他看似十分严密、精辟的论点犹如一座刚刚盖好的精制漂亮的小房子猛地被巨大的暴风给抽走全部的立柱而显得十分滑稽的畸形怪状!


他发现他以前所认识的全是毛皮!


临沂城被袭击之前的当天晚间,三岛咨介跟随着他的大队长荻原贤三如众星捧月般地在五莲城的旧城墙上瞻仰着在几十位中队长以上的军官们簇拥下而显得春风满面的宫崎桥本将军!


在那个犹如盛夏的傍晚踏郊野游般的场合下,数千大军围山进剿支那残余的军事行动在宫崎桥本将军的指挥和布置下,变得是那样地充满了从容不迫的谈笑风生、温文儒雅的指点江山般的意境,让所有在场的军官们都沉浸在一种惬意、潇洒、豪迈且激奋的如诗一般的意境之中!那时,人缝中的三岛咨介突然觉得这个场面好像就是他三岛咨介本人在不远将来后的一个复写!而且,像他这样的有头脑、聪明务实又会带兵的他也一定不会把一生的缩写固定在一颗金星的少将军衔上!


然而,这个大千世界里常常会有许多令人啼笑是非的事情莫名其妙地出现!也就是在三岛咨介感到十分美妙、惬意的遐思和幻想刚刚保持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被宫崎桥本将军以数千大军布置得高超卓绝的、如波浪似地多梯次进攻的包围攻击却扑了个空的现实而被击了个粉碎!


紧接着,又听到被进剿的该股残匪居然胆大到强行奔袭百多里、去打临沂城内的皇军旅团司令部的消息,三岛咨介不由惊呆了!这难道也是支那军队的指挥官所敢想并敢于付之于行动的军事思维?


第二天的傍晚,临沂城的战况资料传达到了日军中队长以上军官的耳朵里。三岛咨介得知了这支支那小部队不仅成功地救出了被关押在该城的支那百姓,还仅仅以阵亡十三人的微弱代价打死了皇军勇士近七百余人!


震惊之余,三岛不得不花了数日的时间重新整理了思路并艰难地转变了观念。他发现他应该花重大精力去研究的对手并不是那如一些同僚们所描述的“支那军队虽以万人之众,但一见我大日本皇军的战旗飘扬,无不闻风丧胆、一泻千里地溃逃”云云那样,而是他们动用了数千大军却扑了个空、反而让人家把自己的老窝给捣了个稀巴烂的“仅仅百十余人”的这伙所谓“残敌” !


“只有充分地了解了你的对手,你才有可能彻底地打败他们!”这是他在士官学校时他的教官所告诫的一句名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