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八 部落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原始的“唱诗班”此起彼伏的阴阳怪气的诵读声,很快结束了,小黄帝和二小子躺在地上无用的挣扎着,那绑扎的绳子却是勒得更紧,深深的扣进肉里,两人只好放弃,听天由命。

那口巨大的正冒着热气的“火锅”只差来料下锅了,灼热的高温在很远就让人无法靠近。大家不要以为可怜的小黄帝会被整个人扔进去,大错特错。也许他宁愿被黄河边的鳄鱼吃掉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个吃人村落随后的行动让人不得不这么想。

秃子村长和领“唱”者缓缓的踱步到狂欢场地的边角处,但这个位置仍能控制整个场面。通红的火光照得场地四周如同白昼。这时,只见有两个人一人肩扛一把笨重的石斧,吃力地朝小黄帝他们袭过来。原来,他们得先把他们两个开膛破肚,再扔进“火锅”,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懂不懂的下佐料改善胃口。

小黄帝此时只求早死,他吓得闭上了眼睛,就像沙漠里的受到惊吓的鸵鸟,遇到危险就把头埋在沙堆了。他眼下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等那面硕大地石斧劈下来,最好是致命的一下。小黄帝想象着自己身首异处,被人一块一块的投进那滚烫的水里忽上忽下。。。忽然,小黄帝拼命地缩了缩鼻子,猛地睁大眼,吃力地扭过头去看看同样倒在地上的二小子。

二小子临死还真的不争气,只见他的屁股下的地上湿了一大片,一股难闻的尿骚味熏得小黄帝差点窒息过去。不过,在这生死的关头,他已不再忍心的责怪他的同伴,只是咧开嘴看着二小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眼神鼓励他坚持到最后。

两名刽子手这时已经慢腾腾地走到了他们身旁,那股浓烈的尿骚味也熏得他们直掩鼻子,二小子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厌恶地狠狠地踢向二小子,那可怜的家伙像一只大南瓜,几个咕噜咕噜滚得老远,把旁边等着下锅看热闹的人一下子逗乐了,没人爱吃这个肮脏的家伙,等他晾干了再吃不迟。于是,大家的目光全部集聚到小黄帝身上,火光中人们的倒影像些魔兽张牙舞爪地扑到小黄帝身上,要把他碎尸万段。刽子手欣赏玩自己的玩物,终于狞笑着举起了石斧,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

小黄帝也翻了个身,背抵靠冰冷的地面,仰面绝望地望着星星漫天的夜空,对他们来讲,今夜注定不平常。

一颗流星划过天空,然后接着又是一颗。小黄帝听父亲少典说过,天上有这种像萤火虫样的飞过,预示着地上有人会接着死去。难道这是天意?小黄帝发现天上的流星越来越多,越来越近,那些流星没有熄灭而是直接呼啸着带着火苗飞到食人族狂欢的场地上,那两根高大的松木此时被很多火箭射中,如同两根燃烧的冰糖葫芦。那些站着的人顿时伤的伤死的死,没事儿的也像小黄帝一样卧在地上惊恐万状,太突然了,所有在场的人加上小黄帝真的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呐喊声和木鼓声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过来,在离小黄帝不远处的地方,已经有人厮杀起来。小黄帝连忙抬头一看,天啦,原来是村里的人来就他们来了,还有邻村的人也加入到抢人的行列。刚才天上的流星其实就是他们射出的火箭,这火箭不是今天的一些航天大国发射的那种。而是一种非常原始的火箭,其实就是普通的羽毛箭头上沾满了动物的脂肪,那脂肪遇到火自然很快就会燃烧起来,这时当时的猎人们对付怕火的野兽的好办法,没想到今天用来对付自己的同类,不同的是这些同类是吃人的。

小黄帝看到父亲少典手举尖棍,冲杀在队伍的最前面。有好几个食人族的青壮年猎手都被他轻而易举地戳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没想到父子俩好久没见,却在这里这种场合下重逢。父亲很快就杀到小黄帝身旁,父子相见,喜极而泣。

食人族人丁不旺,再加上小黄帝的村子和邻居结盟,自然人多势众。很快就把他们的抵抗压下去了。自此,小黄帝发誓有朝一日要铲平这些吃人的同类,这是后话。

“爸爸,爸爸!你。。。。你是。。。真的吗?”小黄帝涕泪横流,有些结结巴巴的。他父亲少典赶紧把他搂到怀里,那是一副温暖而宽厚的怀抱,小黄帝曾经是那么熟悉。

“好,好,乖孩子,不要怕。我们这就回家,再也不出来,不出来了。”少典用他那宽厚的大手轻轻地拍着小黄帝的后背。

正义的杀戮仍在继续,吼声震天。只不过这次的围捕的对象已转向食人族,他们居住的窝棚和小黄帝村里的差不多,几乎全被捣毁并点火燃烧起来,浓烟和大火逼得躲在里面的人惊恐的咳嗽着呼叫着跑出来,又被守候在外面的人逮住,或被杀死,场面陷入极度混乱。很快的这个村里的丁壮差不多全部被消灭,只剩下一些老弱和妇女儿童,这些妇女将被作为战利品带回去分配给村里的男丁“配种”,儿童则会被关在一个地方做苦力,那个时候没有奴隶的概念,这些苦力算不上是奴隶。而老人则留下来,让他们自生自灭。这就是原始社会的部落战争场面,它不能和现代战争的规模相比较,甚至和夏商时期的战争也无法相提并论。如果放在今天,顶多也算得上是打架闹事的规模。然而,在那个时代,这种规模的战争决定了一个原始村落的兴衰存亡。这些食人的原始部落虽然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但是他们就如同田间的杂草一样,需要被铲除掉。小黄帝所居住的村落附近还有一些吃人的部落存在,当然他们在后来的部落征战中一个个被消灭了,这是后话。

至于说到女人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中国社会已经进入父系氏族时代,女人是生儿育女的宝贵资源,其实这一时期还没有确立兴嫁娶的制度,村子里的人近亲“结婚”的太多,才有了后来黄帝的兴嫁娶制度,这又是后话。

二小子住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这对父子跟前,一句话不说就把头埋到的怀里,两个孩子总算找到了一个安全可靠的港湾。

“爸爸。”小黄帝忽然抬起头,泪光满面的问道:“你,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原来他不解为什么他们找到这里来了。

“哦,是这个,是你们的狗儿回去报信了。”少典宽厚的笑着,把那刚冒起来小脑瓜又按下去。这次,他们的猎狗立了大功,原来它们不是逃跑了,而是赶回村子里报信,所以终于把村里的人引了过来。没想到中华民族的始祖在万分危急的时刻是一条猎狗救了他,要不然中国人的历史真的就要改写了。人类早在10000多年前就开始养狗,因为这狗是通灵性的,它们真的是人类的好朋友、好伙伴。现在西方人甚至把它们看成是家庭成员的一份子呢。

“那狗呢?”小黄帝和二小子异口同声地问道,他们要感谢这两位救命恩人(狗)。

“呶,在这儿呢,丢丢,快过来。”少典喊道。

火光中,那两条猎狗像两条精灵,只见它们跳跃着越过燃烧的尸体,闪电般地奔驰过来,这不会说话的好朋友,两个人抱住狗头,哇哇大哭起来。倒是把它们吓得直缩头,两条尾巴像风车般转。

“少典,人抓来了。”有人喊道。只见有两名村里的猎手押着一个人,把他几乎是拖过来的,小黄帝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抱着个乌龟壳唱歌的人,他因为头顶那块硕大的乌龟壳而得以幸存。不过,他还是被逮住了,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刚才的威风,只见他畏缩成一团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刺猬,只不过这只“刺猬”是个光秃秃的无毛刺猬。

小黄帝和二小子气得咬牙切齿,一人踢了几脚。那个人像一只沙袋,任人踢打。少典怕他们把这个人打死了,急忙拦住了他们不要再打下去。

“少典,这个家伙他听得懂我们的话。”押他的猎手说道,顺手把那个人推得更近一点。

“啊,噢噢噢,哦,哦。”那人痛的嗷嗷叫,把头差点埋到裆里,只可惜那时候没有发明裤子,只有当今小日本相扑手穿的那种兜裆。

“你,抬起头来。”少典厉声喝道,那人诚惶诚恐的抬起头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道:“饶命啊,我不想死啊,饶命啊。”

小黄帝平时就很鄙夷这种怕死怕得要命的人,他真恨不得再给他几下,不过鉴于父亲有话要问,就先等等再说不迟。

“我,我们村长,他,他的女儿不见了。被,被。。。”这个家伙看了看小黄帝他们,没敢用手指。

“你看着我干什么?!”小黄帝不解而愤怒地喝道。

“你把他的女儿。。。。吃了。”这个家伙死到临头还不忘血口喷人。小黄帝听罢,差点七窍生烟,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只见他一把抢过一根尖棍,对准那人的脑袋就要戳下去,被少典及时拦了下来。

“你他娘的混帐,我什么时候吃了他的女儿。我倒是要吃了你!”小黄帝见暂时杀不了他,只好骂了起来。

显然刚才把他吓坏了,那人结结巴巴的带着哭丧腔为自己辩白道:“确实,确实,是您。。。吃了她。”说完,他笔划了一个姿势,让小黄帝想起了白天他们的人在他们面前哇啦哇啦比划的样子。难道,他们问的是人,他们村长的女儿?黍饼,我当成把他们要找的当成黍饼了,我还以为他们要黍饼呢。我还做了个吃的动作。天哪,阴差阳错,难道在他们眼里我成了吃人的人了?成了他们的同类,简直是岂有此理。小黄帝又恨不得踢他几脚。不过,转念一想,在10个疙瘩(天)前,我们确实是见过一个小女孩,不过她当时是被一只巨大的华南虎叼在嘴里,至今生死不明。于是,他脱口而出道:“她被老虎。。。。叼走了。”话一出口,惊得听话的人真是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二小子连忙解释道:“当时我也在场,那个小女孩确实被老虎叼走了。”大家这才知道他们的意思。

原来小黄帝把那个寻找小女孩的人做的手势当成了黍饼,而且还被他“吃”了。这当然要被他们抓回来,反正也要吃人,这才发生了今天这惊人的一幕。

整个事情至此,才真相大白。小黄帝被困了很久,这时已经很饿很累了。现在,他只想填饱肚子,尽快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

现在,该回家了。可惜了,他环顾四周,只见这个村已经“尸横遍野”,彻底被摧毁了。难道,这是。。。?小黄帝是个很善良的人,他当然不希望因为自己和二小子杀死这么多从来就没见过的人,他们也有父母和孩子,也有。。。

“好了,孩子们,我们回家吧。”父亲少典对他们说道。两根刚点燃的火把递到他们手里,两个孩子高兴地接过来,

“爸爸,我们饿了,有吃的没有。”小黄帝撒娇的问道。少典稍微一愣,连忙笑道:“你看,你看,我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来,给你,给你。”说完,他从腰间掏出了还带着他体温的熊肉块。

“爸爸,这是我前些日子打得熊,这是它的肉。嗯,好香的。。。”他们迫不及待地啃了起来,把旁边的那两条猎狗勾的前后乱窜。

“我知道,你妈妈附宝说了,村长还表扬你了呢。队长以后打猎都要带上你,可惜今天他没有来。”少典说道。

“为什么没有来?”小黄帝个不解的问道。这么大的事情,队长应该出面的呀,好比是当今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长,或者是军队的总司令呀,看来,小黄帝真的糊涂了。

“哦,是这样的,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办理,所以就没有来,我只好代劳了。”父亲拍了拍小黄帝的脑袋安慰道。

“哦,明白了。”看来小孩子是最好哄得,给他们吃的,给他们玩的,一切就都过去了,自古以来,都是一样。

于是,孩子们又开始又说又笑了。

“且慢,少典大哥,等等我们。”有人在后面喊住了他们,原来是同村的人,只见他们围住了那口曾经烧得翻滚的大“锅”,那口锅下的柴火早已熄灭,夜色中像一只庞大的怪物,躲在暗处准备随时给人致命一击。不幸的是,它的主人没有守住,只好再次易主了。同村的弟兄好奇地围着这个还散发着余热的大家伙,敲打着它那凹凸不平的表面,传来一阵从未听过的悦耳的声音,这是和金属撞击的声音。人类的天性使得他们不久以后就发现了“乐”。现在看来他们的战利品也太笨重了,真让人无可奈何。

“哦,这个,我们现在回家吧,等改天再来搬回去,放心吧,这么重,周围又没有活人,放在这里没关系的。还有,把这个家伙押到村子的牛棚里,改天处理这个该死的杂种。”见多识广的少典平心静气地说道,这个倒霉的家伙似乎成了中国蹲牛棚的第一人,他只好乖乖的顶着那只乌龟壳跟在他们后面。大家不要小看这只乌龟壳,因为他,小黄帝村子里的人才开始在动物的骨头上写字呢,这是比结绳记事先进得多的一项重大进步,还有冶金术,先暂且不表。

小黄帝确实太累了,他还有很多要问他父亲,比如惊天的那口大锅,人们舀水用的工具。当然,还有他到外公外婆家乡学习制作陶器的技术。这一切,最好是等他好好的睡个觉,醒来之后再说吧。

下一章题目暂定为:初为陶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