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41.前敌总指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南华军事委员会下定了攻击莱特岛的决心之后就以飞艇对莱特岛的码头和机场进行了轰炸,对于南华来说并不在乎倭人知道自己的战役目的,相反为了让倭人在菲律宾投入更多的力量南华对莱特岛的攻击甚至通过广播和报纸,以及唯一的电视台向全国发布的消息。

南华同时将太平洋舰队所属4艘战列舰6艘防空巡洋舰,以及大量的驱逐舰和潜艇先期派到了莱特岛以东对莱特岛北部城市卡拉曼展开炮击。

对南华如此迅猛的动作倭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毕竟倭人在菲律宾还有上千架飞机,尽管这些飞机都是品质低劣的木制机翼飞机,但是依旧对南华的舰队造成的威胁,只不过这种威胁还是非常有限。

因为倭人的木制机翼小飞机基本是战斗机之前是用来对付南华空袭的,无法携带重磅炸弹和鱼雷所以对南华的舰队造成的损伤很有限,而且南华的炮击也并没有一味在一个区域,而是袭击之后就进入远海。

唯有一次在7月25日南华对卡拉曼进行轰炸的第2天,倭人曾经派出了200架小型飞机展开攻击,这些小飞机除了大量被南华军舰防空火力猎杀之外只对南华战-3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造成甲板和上层建筑的损伤,另外炸沉数艘驱逐舰,其他一无战果。

从造价上看,其实倭人的木头飞机能取得这样的结果还是很划算的,但倭人也很明白,南华的攻击部队不多久就能到达,空袭也即将来临,对他们来说这些小型战斗机能多打掉几架南华的轰炸机才是最划算的。

南华对莱特岛的攻击是大张旗鼓,而包汉文试图说服南京政府进行战略撤退就必须小心翼翼了。

到7月22日倭人将从国内增援而来的第2师团和第原本在崇明岛缺一个旅团,现在已经补充完整编制的第16师团增援投入到长江口南面作战。

并将先期到达的213师团连带226、229师团增援到杭州湾准备展开新的攻击,同时倭人在南汇修成大型机场,在这里的倭人飞机已经达到了180多架,倭人可用以上海作战的飞机超过了900架。由于补给的原因,已经完成掩护陆军建立登陆场任务的海军航空兵的支援力度已经降低了很多,此时倭人正在不断地增加陆基航空兵的数量,可惜的是倭人的陆基航空兵都是半木制的小型飞机,载弹量非常有限同样不能给予地面部队更多的支援。

此时倭人也进入了短暂的积蓄力量意图一举突破我军防御的阶段,但包汉文的任务就是说服南京在倭人蓄积足够的力量之前放弃上海。

还是那栋别墅,包汉文此时大大咧咧地坐在蒋先生面前,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南华的将领,如果不是南华也有近10万军队精锐部队在上海外围,蒋先生可以早就对他不客气了。

包汉文已经抗命长达一个星期的时间了,迟迟不对倭人从杭州湾登陆的第10军发起攻击,却不断地要求国军放弃上海,这让大家见面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但毕竟包汉文在蒋先生看来还是外人,而且是客人,老头子还是面带僵硬地微笑请包汉文坐下,此时就连一直不露面的民国另外一个参谋长程将军也坐在了这个房间里。

包汉问并不认识程将军,但看到上将军衔也就猜了个八成。

“蒋先生,我看我还是说说我国对这一次会战的想法吧。”

被好几个历史上有名的将领看着包汉文终于忍受不住开始想要摆脱这种尴尬的状态了。

“包参谋张请讲。”

陈部长这个时候代替不高兴的蒋先生来圆场。

“从我国现在获得的情报来看,倭人自对贵国与我国发起战争之前两个月就秘密展开了动员行动,现在他们战争动员之后的第一批补充兵已经完全符合了一个职业士兵的要求,这一批士兵大约在30万到60万之间,而实际上倭人对第战争动员的18-30岁的男子一直都有训练,所以实际上他们有能力立刻把这些人装备上武器变成士兵。现在倭人的士兵总数在400万上下,中国关内战场已经超过了150万,算上关东军倭人在中国的兵力在200万左右。

现在倭人在对苏联前线的兵力已经减少到20万左右,当然他们以大量的新沙俄军队补充的防线,现在处了各地倭人驻守的士兵,预计倭人还有能力在3个月内向上海增援50万以上的兵力,这不包括他们裹胁的仆从军。

如果我军现在从正面击溃倭人第10军,这个难度并不大,从现在的情况看倭军最多只能消灭倭人第10军之突出的第18师团,倭人其他部队只需要退到杭州湾沿岸就能依靠军舰火力掩护难以歼灭。

而且将倭人打回海边之后又将进行消耗战,从现在来看贵国第2批训练补充部队需要至少3个月的训练,算上征集士兵,配发武器到开入战场6个月才能参战,尽管这项工作贵国已经在两个月前就展开了,但由于第一批征召部队的整训和一系列工作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开始正式对第2批征召兵开始训练。”

包汉文看了看那个军训部的将军,此时脸色有些难堪,不过包汉文是明白他的苦衷的,实际上民国的政府机构中央下除了城市有政府机构,在县一级以下行政单位多数是小军阀和乡绅行使政府权利,其效率自是不用说,至于那些抗战前和中央分庭抗礼的地方上大军阀就更别说了。

包汉文也就是看看,并没有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缠,就接着说:“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是处于相对优势,但在1个月到两个月后倭人下一批增援兵力大规模到达的时候我们将重新处于劣势,那时候战局的变化将会难以掌握,甚至南京也.....”

说到这里所有的的表情都不自然了一下,1937年上海有几百万人,而南京实际上只有50万人口,算不上什么特大型城市,只是首都要是丢了对于一个国家战斗士气来说那是致命的打击。

知道倭人会在南京做什么的包汉文更是不能容忍,而南华给他的命令也是死保南京。

“为了保住南京,我军必须吃掉倭人之有力一部,吃掉倭人长江口第11方面军或者杭州湾第10方面军之任一,我国计划的最低要求,为此我们需要更大的空间,把倭人放进来打。为此我国已经派遣部队攻击倭人菲律宾以牵制倭人向上海调遣军队的速度。”

“这么说贵国是早有计划了?”

程参谋长老不客气地问到,包汉文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南华确实是早有计划,一个完全没有征求盟友意见就确定了的计划,要命的是这个计划的主力恰恰是南京的部队。

“我国率先行动不过是怕贻误战机,导致更多的倭人增援到上海战场,贵国有权利不依照这个计划进行,我也只是中国战区参谋长。而且无论贵国是否依照这个计划作战我国对莱特岛的攻击都会牵制倭人的力量,所以这是一个以降低凇沪战场压力为目的的登陆作战计划,并不能决定上海作战,决定全最终还是在中国战区总司令蒋先生的手上。”

包汉文也读国蒋先生传记,知道这个人实际上是一个性格非常强的人,在历史上曾经因为孙立人将军受邀去欧洲参观而没有邀请他这个元首而对孙将军大发雷霆,简单的说一点就是好面子。

包汉文这些话是将面子给蒋先生上足了。

“那么包将军认为这个计划将如何展开,如何进行,目标又是谁?”

蒋先生这一问立刻就说明问题了,问题就是包汉文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诱人计划,否则一切就将回到原来的消耗战,对我方不利的消耗战。

包汉文起身第三次在这个方将走向那个巨大的战区地图,拿其短棍。

“要消灭倭人首先就要消耗其攻击的锐气否则容易让敌人突围,为了消耗敌人之锐气我的意见是放倭人进来打,增加我军与倭人的接触面。

我的意见是在短期我军应在常熟、昆山、嘉定、南翔、上海固守,在南线可以适当放弃嘉兴、平望、南浔,我带第19集团军和南华派遣军以及战役之总预备队担任守备任务,右翼军之第8第10集团军退向杭州,其他部队于太湖以西进行休整补充准备力量发起攻击。

派出有力之一部死守吴江、吴县,不使倭人南北两路军汇合,而在太湖南线命令部队与倭人少做接触之后向南面天目山隐蔽。倭人必定摊功欲从太湖以南对我整个凇沪守军实施迂回,而此时我军则以在天目山中埋伏之部队对倭人南路突进部队予以断后视敌情展开下一步计划!”

“视敌情展开下不步计划?就是说对这股敌人还不实施歼灭?”

“是的,我军若包围这一股倭人,倭人必以部队来援,但只要吴县、吴江不丢,这些敌人就在我守军于右翼军的战略包围之中,我军已经将一个装甲师秘密增援到了浙赣路,必要的时候可以从杭州向嘉兴迂回攻击,一举将倭人整个南路军包围,这就是我军想要歼灭之有力之敌!”

包汉文说到兴奋处伸出右手手掌向地图一抓,狠狠地敲在了太湖东南的那一片区域。

从包汉文的计划看,这是一个歼敌人数十万的巨大计划,其战略意义已经不用多说,难吴县和吴江要如何才能承受倭人南北两路夹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

“第21集团军和第20集团军如何?”白将军问到。

“据守吴凇江以南、黄浦江以北,上海以西、淀山湖以南的地区。”

包汉文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将两个集团军十几万人置于倭人包围之中,这显然是十分冒险的行为,如果倭人不直接向南京突进而是先期将这两个集团军吃掉那我军就陷于被动了。

“这太冒险了吧?”陈部长听起来也冒冷汗。

一下子整个会议室内冷哼声细细的交谈声偶有传来,显然对于包汉文的这个计划不是很赞同。

“要吸引敌人主力进入我保卫圈就一定需要诱饵,不过相对于另外一个计划我也不是很赞同这个计划,但是这个计划的实施难度会更大,贵国政府的政治压力也将更大。”

“哦,不妨先说来听听。”

“我军在太湖以北死守江阴、无锡以线而将所有吴县、吴江以东的部队撤出,从同样从太湖南路诱敌深入,如果我军能够固守吴江、吴县就能够将嘉兴以西的敌人全部歼灭,如果不能见坚守那么歼灭战将会受到影响,第人一从北路军增兵。就我个人来看我认为此计划更为稳妥,但问题是贵国政府的意见...”

其实包汉文将整个事情分析以后,南京一众军事大员也都已经倾向包汉文的新计划。

民国所能掌握的情报没有南华多,而南华虽然也与民国有情报共享,但一些不能完全确定的推断性情报民国高层缺乏对这些情报的整体认识和判断。

现在包汉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要么进行一场可歌可泣的防御战以及打到南京失陷,要么冒险将两个集团军放在上海南部城区以及上海西南,要么就放弃上海在太糊西南打一次歼灭战。

民国早已经着手准备迁都重庆,但还没有对外宣布,谁也不愿意丢掉首都。

但放弃上海对于上海的民心和全国民心来必定不利,在政治上也肯定有非常大的压力。

其实在太湖西南打一次歼灭站的计划是非常可行的,江阴到无锡的防御被南京政府称为国家防线,早在东北丢失以后就着手修建,之后又在128抗战后得到南华的支持,带1933年向念恩访问南京之后这种力度又加强了,尽管后来由于对民国政府的一些作为不满中断了帮助民国政府的建军计划,但是南华对江阴要塞和江阴到无锡防线的投入一点也没有减少,相反还因为减少了对民国军队的支持而加大了对共事兴建的支持力度。

现在的江阴到无锡防线已经号称“东方马其诺防线”,似乎是和法国的马其诺防线在比利时方向不设防的一种巧合,“东方马其诺防线”在太湖以南也没有兴建坚固的防御而是一直到南京外围才有完整的防御。对于这样的错误实际上主要问题在南京,南京政府由于害怕倭人会在突破江阴要塞后直接攻击南京,所以要求南华的援助防御修在了南京和南京到江阴之间的长江以南,一部分是对江的众多炮台,另一方面是向着南面防御从太湖以南入侵敌人的石臼湖、固城湖、南漪湖、太湖构成的水网间隔区域构筑的3条防线保卫南京。所以包汉文这个将倭人从太湖以南放进来打的计划,这个包围口袋刚好西、北、东有天然的湖泊,南面有天目山,只有太湖和天目山交界处一条几十公里宽的咽喉入口,包汉文早就为这个咽喉准备了两只卡喉咙的大手,一支是埋伏在天目山中的第19集团军部队,另外一支是在杭州待命的右翼军20完部队和南华最精锐的重装甲第一师。

整个会议室沉默了,没有人敢说话,他们在等蒋先生的话,这种牵涉到政治的问题不是军官可以做主的。

“包参谋长,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再加一个头衔?”

蒋先生的话很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文革”提前到来要扣帽子?

“第3战区副司令长官,凇沪会战前敌总指挥!”蒋先生的目光明显在看着包汉文,但包汉文看过去那似乎并不是心灵的窗口,而是一口深而无澜的古井,明之里面有水,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水的气息去就是看不到。

“加头衔,战区副司令应该可以拿到2000法币一个月吧?”

包汉文没由来地开玩笑到。

“呵呵,你若是要我一次发足你100个月。”

“不用了,蒋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别抗战结束了我拿个空饷,到时候就受之有愧了!”

包汉文似乎不小心提到了沉重的话题,所有人都收起了笑容,虽然抗战形式在好转,但是人民遭受的苦难却是空前的,在座的也都是中国人,还是保卫国家的中国军人,又怎么会不沉重呢?

“各位不必担心,最多两年,倭人必定要战败投降!”

包汉文在得到兵权之后似乎有些兴奋过头了,却没有想过,若是战胜了自然是蒋先生这个亲自担任的第三战区司令官的功劳,若是失败了那么前敌总指挥就要被口诛笔伐,而且撤出上海也确实是包汉文的建议,南华也是在采纳了包汉文在凇沪战场打大歼灭战的计划后才开始向这个方向准备的。

包汉文是不去想后果,不过战事的展开却是需要好好的准备了。

第2天南京政府军政部就在军队内部通报批评了一大批抗战不利导致部队“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整补”的将领,而这些消息居然“不胫而走”了。

接下来民国军队开始了在上海战场有计划的“丢盔弃甲”,尽管一部分敏感的倭人前线将领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但是倭人大本营却开始大吹大擂了,声称今年第2个赏月节要在南京过(倭人阴历8月15和9月13是两个赏月节)。

对于我军来说,倭人大本营是在自己给自己下套,此时就算倭人前线将领发现了一些异常也不可能停止推进了,战局正在向有利于我方的方向上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