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 戍卫者的歌声 离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少将紧紧地握着手中的SVT-40型半自动步枪,静默着走在整支突击队的最后面,从他剧烈起伏的胸脯来看,他的呼吸依然难以平静。列宁和牙医在尖兵的位置上,也依然本能的保持了平静,小心翼翼的避免踩到安静的搭在地上的枯枝和碰撞在一起会发出声音的小石子。大炮紧紧地抓着拆下了三脚架的Dshk重机枪,涨红着脸轻声嘀咕着什么走在队伍的中间,除了在低声交流着什么的阿廖沙和元帅,几乎整支突击队都沉默不语。依稀可以听见已经远远地在身后的山头上依然没有停息的枪声,同时夹杂着几声尖利的迫击炮的呼啸,像是德国人忍住羞辱派来了援兵。

突然走在最前方的牙医和列宁不约而同的几乎同时猛然蹲了下去又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顺势转换成了据枪姿势,枪口斜斜的指向了前方。

“保持位置!”元帅沉声下令,顺手猛地一用力把站在身边的处在暴露位置的炸弹推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缓缓的向着牙医移动过去:“怎么了?”

牙医眼睛盯着前方没有作声,旁边的列宁欠了欠身有些苦笑不得的指了指10点钟方向。元帅从作战背心胸前的口袋里掏出那只高倍的军用望远镜仔细的向列宁所示意的方向望去,发现300米处又五个德军士兵正成环形警戒向山头方向运动。着五个德军士兵显得万分紧张,不时的停下来左顾右盼的张望。这几个德军士兵衣服上还鲜红着的血迹显示着他们在不久的刚才经历了残酷的战斗。

简单的判断了一下这几个德军士兵的行军方向和战术意图,元帅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而身边也拿着自己的望远镜的少将虽然眼睛没有离开望远镜,但从脸上露在镜片外面的表情上来看,,除了几分紧张,也显示出了几乎完全相同的疑惑的神色:这5个人从行军方向上来看,他们的战术意图肯定是从阵地的侧后偷袭依然顽强守卫山顶的苏联军队。可是从他们的行军速度、反应距离和单兵战术动作上看,他们绝对不是训练有素的德军特种兵,甚至走在最前方的一个拿着手枪的德军下士拿在手里的鲁格手枪竟然是处在空仓挂机的状态!就算德国人再自信、再自负、再不可一世,也不可能派出5名普通的士兵去偷袭一个大部队正面攻击了大半天也没有收到成效的严密阵地吧?!更何况这5个人里,火力最强大的竟然只是一个MP-38冲锋枪手,连一挺火力掩护的机枪都没有!

“先干掉再说吧,”列宁摸了摸鼻子,用一贯的夸张语气向元帅他们建议:“仔细的观察了好几万遍了,真的没有其他人。”说着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旁边已经调好了狙击步枪瞄准镜密位的牙医。

“等等吧,再放近点,丛林又屏蔽,不好打。”作为一名实战经验丰富的狙击手,牙医在遇到看似不合常理的情况时总是力求稳妥。蹲在身后的长弓也认同的点了点头,顺便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手中的莫辛·纳甘狙击布枪。

当元帅把突击队员们的火力梯次配置并确认他们把自己塞到他们自己找到的隐蔽物以后,丛林中出现了异于寻常的近乎诡异的宁静。而那5名德军士兵似乎对隐藏在茂密丛林中暗处的杀机毫无知觉。当这5个稀里糊涂的德军士兵进入牙医150米的目测距离之后,盘腿坐在一棵分成了三叉的大树上的牙医稳稳的预压了扳机。当双程扳机的行程快要被压制到最大的时候,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望远镜的元帅沉着的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随着手指轻轻的一压,第二程扳机力极小的行程也愉快的走到了尽头,无声而迅猛的的子弹准确的贯穿了唯一一名MP-38冲锋枪射手的额头。在3.5倍的瞄准镜里看到余下的4名德军士兵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迅速的找到各自的隐蔽物并判断出自己的方位,牙医又有些迟疑的开了第二枪。一名还在胡乱搜索的毛瑟98式步枪射手停止了毫无价值的搜索。

牙医松了一口气,甚至在心里的感觉是有些失望,因为毫无战斗意志的德军士兵竟然开始乱做一团,于是牙医毫不犹豫的在同一位置开了第三枪,又一个德军近乎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胸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正在往外狂喷鲜血的洞,几乎同时,一种极度的眩晕狠狠地击中了他,迫使他无力的垂下头去。没有人向牙医的方向开上哪怕一枪,甚至硕果仅存的两名德军士兵还无意识的与牙医的枪口站在了同一条直线上。

“弱智,简直不可思议。”牙医没有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平生第一次的违反作战常识的在同一个位置用狙击步枪连开四枪。两个德军士兵沿着牙医手中狙击枪的火身轴线的延长线痛苦的倒了下去。丛林里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

“漂亮!”哈米尔用望远镜看着被同一颗子弹打死的两个德军士兵的尸体由衷的对牙医赞叹道:“前面的一个,喉结和第二节颈椎被击碎;后面的那个,左胸心室穿入,折射右肋下穿出!”

“这就完了?”大炮疑惑的看着手里根本就没派上用场的重机枪一脸郁闷:“我还没动呢......”其他的突击队员除了长弓的脸上一贯的看不出表情之外也是一头雾水。列宁在其他队员的掩护下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发现那5个倒霉的德军士兵最高长官竟然就是那个下士,甚至还有一个彻头彻尾的新兵。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连续遭受重创的德军怎么能平白无故的只派出5个士兵就敢来从侧后偷袭呢?

只有元帅的脸色古怪的表现出了少见的抑郁而低沉,不知是还沉浸在抛弃那支勇敢的侦察连的痛苦之中还是有发现了什么。制止了突击队员们的继续议论,元帅抬手指向了开阔地的方向:“去找那个兵!”

当突击队员们终于又一次看到那个单兵掩体的时候都惊呆了。它已经不能再称呼成为单兵掩体了。支离破碎、凌乱不堪才是适合它的形容词。就算是加深的50cm的手榴弹滚坑都被爆炸的气浪和烟尘生生的填平了。在这座已经失去了任何隐蔽效果和防护能力的单兵掩体里,双腿被打断的年轻的苏联士兵歪坐着,鲜血和泥土混合而成的美丽的近乎凄艳的红棕色已经完全掩盖了战士裸露在外面的本来的美丽的肤色。一双清澈的没有一丝迷乱的坚定的眼睛执拗的大大的睁着,淡淡的挂着几抹留恋和不甘。

挂在战士嘴边的笑容,使第一个看到他的少将不由得浑身一颤,没有人会忘记这个笑容,虽然它极浅极浅,但是笑得没有一丝遗憾,无怨无悔。一支被打空了子弹的PPsh-41冲锋枪被战士紧紧地攥在手里,怎么拿也拿不下来。这座深红色的单兵掩体在清晨穿透密密丛林的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是一座高大坚固的城堡,紧握冲锋枪的战士,像极了一个勇敢的骑士。在等待了若干个机会之后,受伤的战士本来正在快速流逝的生命,终于得到了一次绚烂的光芒万丈的绽放!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整支侦察连的每一个战士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兄弟,也没有一个人,侮辱了自己的使命!

此刻的元帅却站在单兵掩体的后面,伫立的像一把笔直的军刀。队员们抬起头,顺着元帅孤独而坚定的目光望过去,才赫然发现了在这座残破不堪的单兵掩体的正面,还有一块宽80多米,,纵深150余米的骇人战场。二十余具不同姿势的德军士兵的尸体将这片本该静谧而优雅的丛林变成了一块令人惊悸的鬼域。加上牙医一举击毙的5名德军士兵,至此一支30人的德军渗透偷袭小队就完整的展现了出来。

可以想象这名双腿都被打断的苏联战士在知道根本就不会又任何援军的情况下经历了怎样的可怕战斗!沉默,悄无声息的沉默。当这个巨大的联盟振动着手臂高呼着反击来犯之敌的时候,有一些人,却选择了用沉默来抗争。像风一般,静静的从我方的阵地前潜出,又静静的吹拂回来,抑或是,如同晨雾般静静的消散了。

仅仅是就地安葬了死难的勇士,突击队员们没有选择把战士的尸体带回去,因为突击队员们在想,他一定是愿意同他们的兄弟在一起。打空了子弹的PPsh-41冲锋枪静静的靠在如同苏联的坦克一样朴实而坚固的坟墓旁,仿佛是一柄骑士的长剑,依旧闪烁着逼人的凌厉锋芒!

默默地注视了一会,没有任何的仪式,队员们又快速而悄无声息的融入了茂密的丛林里,快速的折返奔向了撤离点,准确的找到了负责接应的那辆GAZ-AAA型卡车和T-40轻型坦克。发动机加速启动的巨大轰鸣声,将那座燃烧着的小山,那群仍然在不屈抗争的兄弟,那支永永远远都在一起的侦察连,都狠狠地甩在了身后!



P.S.第一章《戍卫者的歌声》写完了,这是第一个完整的故事章节,也希望大家积极地给予评论和意见。

另外,麻衣想歇两三天更新好不好?大家谅解啦!还有,《暴雪》上卷95%的情节都还没有展开,后面的情节更加精彩,突击队后来的或喜或悲的战斗的故事,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啊!

下一章《夜行者的袖箭》将在不久更新,希望朋友们一如既往的热心支持,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