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八章 狗岘岭(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


入夜,有些寒冷的空气笼罩了这片陌生的山峦和树木,赵子亮带领着这22名战士和11名重伤员行进到了秃鲁江边,队伍停了下来,开始做些简短的休息,面前没有桥,只有顺着江边行进,而现在战士们已经很疲惫了,因为大部分都是伤员。风吹过江面,发着呜咽的啸声,像是凄冷的哭泣。

楚向禹和张胜强没有受伤,部队停下时,赵子亮命令张胜强负责警戒,楚向禹去江边取水,然后自己大口喘着粗气在一颗树下靠着坐了下来,此时也已经感觉很累了,自己领着这些伤员已经行进了2天,可还是没有遇到自己的部队。这又是一个白天的隐蔽行军,不过还好,几十个人专找山脚行进,目标小,山脚树木又多,不容易被天上那些时不时飞过的凶恶的飞机发现。而此时自己肩膀上的伤已经痛的有些麻木了,火辣辣的发疼,赵子亮拆开绷带,捡起身边的一块冰冷的石块压了上去,瞬间的冰冷压迫让自己禁不住一哆嗦,随即钻心的疼痛倏地冲上了大脑,让赵子亮爽意的感知着。

辛召雷背着枪来到赵子亮身边坐了下来,随手从仅剩下两支烟的烟盒里抽出烟,点着给赵子亮递过一支,说道:“就剩下两支了,抽了吧,也能止点痛。”这盒烟还是刚进朝鲜时拿得八连连长聂卫国的,辛召雷一直抽旱烟。

赵子亮默默接过,狠狠吸了一口,又被呛的咳嗽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后有些感叹的说道:“老辛,咱哥俩一起参军,从抗日打鬼子到打反动派一直走过来,入朝的第一仗竟打得这么怂!”

辛召雷叹了口气,“他娘的!谁都没有想到,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活,让我们给干砸了!现在身上全活的就张胜强,楚向禹,野猫等几个人,其他的兄弟都带着伤,药品本来不多,都给重伤员留着用,我们这茬返回去,可军部大部队的位置也是每天都在变,找不找得上还是个事。”

赵子亮“嗯”了一声,“我们的部队向南插,美国鬼子和南朝鲜伪军向北进,这打起来可没有前方后方啊,但估计部队往前进的话,也会经过这江附近,我们过来的时候就是顺着这条江走的。”

说话间楚向禹提着两桶水走了过来,脚下有些踉跄,他此时也很累,因为一天的隐蔽行军是抬着重伤员走的,这当口有些体力透支的感觉。

辛召雷看到急忙迎上来搭手,帮着提到了重伤员处,一桶供一排的那6名卫生员给重伤员用,三排的卫生员都牺牲了,这几名战士挺尽心尽责的,一天来也都累得够呛。另一桶水用来给其他的战士灌水壶。楚向禹默默走到赵子亮身边拿过他的水壶灌满后递了过来,辛召雷一愣,问道:“你怎么不装水?”

楚向禹“嘿嘿”笑了笑,拍了下自己后腰的水壶说道:“我的在江里装满了。”

话音刚落,突然张胜强跑了过来,枪持在手中,急匆匆说道:“连长,发现前面有情况!”

“嗯?”赵子亮闻言“嚯”的起身,放下手里的水壶,抄过一把M1步枪!这是从南朝鲜的那支排里缴获的,自己的冲锋枪在遇到轰炸时已经摔坏扔掉了。

“楚向禹、野猫跟我去前面看看情况!”赵子亮好似突然来了精神,随后对辛召雷说道,“老辛,你和兄弟们隐蔽,注意保护伤员。”

“知道了!”辛召雷说道,也似突来了精神一样。

“在前面有几个人影,走的很慢,像是侦察的,正冲我们这边来。”张胜强说着,领着三人猫腰抢到了江边的一块凹地里伏了下来。随即把枪口指向了前方,“喀嚓”一声上了子弹。

楚向禹又紧张起来,做了个深呼吸,也顶上了子弹,自从入朝自己还没有开过一枪。而外号野猫的战士却环视了一下四周后,爬到了距离三人大约10米距离远的一颗树底下。

“先别急着见到人就搂火!”赵子亮一挥手,沉声说道,“看看情况再说,美国鬼子和南朝鲜伪军一般晚上不行动,说不定遇上的是我们的部队或是北朝鲜的人民军。”

楚向禹听到,突然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送了一下,但还是急忙把枪口对向前方,手指落到了扳机上。此时对面果然如张胜强所说,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三个身影,成三角形,都是持枪猫腰摸进的,看样子是侦察无疑。

但三人摸进的速度挺快,一会的工夫已摸到了距离赵子亮等人位置大约150米处,赵子亮冲树底下的野猫一挥手,野猫理会,收枪从来人的侧面绕了过去,随后赵子亮伏在楚向禹耳边问道:“那本册子里的朝鲜话还记得不?”

楚向禹赶紧点了点。赵子亮又说道:“用朝鲜话让他们别动!说!”

“是!”楚向禹答应一声,“说不许动,举起手来这句行么?”

“他娘的!这句就行!快点,但别太大声了。”赵子亮瞪了楚向禹一眼说道。

楚向禹深深吸了口气,把手里的枪一举,起身对前面喊道:“撒拉,翁基克基么拉!”突然发出的声音在寂静夜空中尤为清晰,传出了很远。

“趴下!你他娘傻么!”赵子亮猛地拉了楚向禹一把,把他拽到在地,闷声骂道,“你想吃枪子?”

而此时对面的三个人唰的一声便卧倒了,动作利索的像是黑夜中隐蔽猎食的豹子,随即清晰的听到拉枪栓的声音。

局面一下僵持了,楚向禹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对自己刚才的动作懊悔不已,幸亏就在自己站起身的时候,对面没有射过来子弹,自己虽然本来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国,但这种窝囊的死法可是千万个不情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