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二十三 困惑的旅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汽笛声声,划破了暮色与晨曦,火车依然执拗前行,用铁轮丈量着自己奋进的步伐。自喝酒事件发生后,姜宁在车上一直保持了缄默,他很困惑,没有目标,有一种在黑暗中东闯西撞昏天黑日的困惑,他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将来要去做什么,那种迷茫加剧了他内心的忧郁,使他的面色常常挂起淡淡的忧伤。刘朗和李侯一直张牙舞爪,穷魔乱舞的在他眼前晃,小脸憋的通红,给姜宁讲一些荤素搭配的笑话,来逗他开心。

姜宁苦笑,说:“哥们,快歇了吧,瞧把你俩可怜的。”

李侯挺遗憾地说:“我说哥哥,你个性也忒强了点吧,就这点委屈算什么呀,将来咱们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哪!这才哪到哪儿啊。”

“是啊,姜宁,既然来了,你就应该把心放塌实了,都是响当当的爷们,就是天掉下来,咱们也得扛着,再说刚才你把人家高队长也撅的不轻,让人家当这么多新同志几乎都下不来台面了。”刘朗也用教育的语气劝说道。姜宁笑一下,心说,别看这哥俩平时吊儿郎当的,说起真事儿来,还挺能云山雾罩的。

“看把你俩折腾的,我都心疼了,哥们没事,你俩放心吧,其实我本身对他没什么成见,可就是一见到他就心烦。”姜宁安慰他俩说。

“瞧瞧!瞧瞧!我说什么话来着,咱哥他本是一性情中人!”李侯打着圆场说话。

姜宁被他俩这一通慷慨陈词,奋嘴疾说,心情上还真愉悦了不少,脸上的微笑也多了一圈。

高岭此刻正在狭窄的车厢不停地度步,犹如一只困兽,被压制在囚笼之内,眉宇间的那股孤傲之气依然浩淼烟波,使得整个车厢都笼罩在他浓重的威严之下。其实他的内心很平静,波澜未起,他知道姜宁的心里是如何想的,他的固执和倔强也没有让他感到很恼火,相反,他很喜欢这个个性鲜明的孩子,脾气倔强起来就是那时的姜春儿,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高岭都会有种亲切感觉,无论姜宁眼中是否夹杂着对自己的反抗和任性。

又近黄昏,天色阴沉,大朵铅云飘挂在天空,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沉闷,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丝丝缕缕,其间还夹杂着边塞的硬风,逼人的冷。 三天四夜的行程让车厢内的所有人都有种崩溃的感觉,焦躁、不安甚至于愤怒,待车轮嘎然停止在目的地迦俐古城的瞬间,所有人的心都飞腾了起来,他们狂呼着,跳跃着,犹如只只撒欢的羔羊,尽情地舒展,把一身的倦怠和慵懒彻底的挤压了出去。

好一派异域风情啊,不同的语言,面孔、建筑,象一副副奇彩画面展示在众人的面前,使人目不暇接,惊呼阵阵。

“我靠,地儿不错呀,就是他妈的忒冷了点。”刘朗高声道。满眼惊奇后,逼人的寒意这才将他们从驾临世外桃源般的感觉中强拉了回来,整车厢的人几乎都是温带物种,面对着这样的从未体验过的严寒,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取暖。每个人随身携带的各色衣物很多,很短的时间内花花绿绿的都罩在了警服之上,犹如盛开的朵朵鲜花,强烈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

“所有人听我的口令,五人一列,成三路纵队向右看—齐。”高岭高亢嘹亮的口号声又在耳畔炸响,姜宁心说,这下可有的过了,这种声音将会陪伴自己度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啊!

队伍稀哩哗啦地随着高岭的口令迈动着笨拙的步伐,象只只笨重的企鹅费了半天的劲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看看,看看,都看看你们这群熊样儿,都给我精神点。”随行的一个老警看的实在不过眼,大声骂到。

“有谁能回答我的一个问题,告诉我什么是特警?”高岭问,目光烁烁地扫视着队伍,队伍很静,没人应答。高岭笑笑说:

“那好,我来告诉大家,很简单,特警就是担负特殊任务的警察,那么什么又叫特殊任务呢,那就是非常态下的作战环境和情况,你们有谁来告诉我,当你面对着绝境甚至于逆境的时候,你该如何去做,你们能否去接受、忍耐和解决。而这些正是我们每一名队员所必须具备的能力和素质,它要求我们要有高山一样的健壮的体魄,它要求我们要有钢铁一般坚不可摧的意志,同志们,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暗香寒彻骨,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特警队员,就需要我们大家百般锤炼,下面请大家跟我喊:

“练。”

“练。”

“练........”雷一般的吼声此消彼长。

“都有听我的口令,把外罩都脱下来。”那个随行的老警又高声命令到。

“什么?脱衣服,是我们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这个老家伙,平时不言不语的,可够阴损的。”刘朗发着牢骚。方队的所有人,都相互看了看,谁也没动。

“都傻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队伍在老警责令下开始松动,都把刚刚有点暖活气的外罩褪了下来。

“这当的是什么特警啊,简直就是个关塔纳摩(美国臭名诏著的虐囚监狱),丫也忒狠心了点,心肠是不是石头做的,这大冷的天要咱们穿的这么单薄,还美其明曰是锻炼,这整个就是光天化日之下出黑手啊,这群变态的。”刘朗边脱边骂。

“是啊!丫也忒不人道了!这不是要人命吗。”李侯也随声附和。姜宁眼见着他俩哆哩哆嗦的把外罩褪下,他依旧站着没动,心说,我姜宁不是你们的奴隶,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是什么年代了,跟我玩虐待,没门儿!

“喂, 姜宁,你还不快点。”

“我碱大,不怕他们。”

“亲亲,你就别在和他们叫板了,你碱在大,也架不住人家酸性强啊,咱都是天生良民,不和他们一般见识,都是走江湖的,随波逐流,随波逐流。”

“忪!姜宁很轻蔑地笑着。

鲜红的外罩穿在姜宁的身上,象朵盛开在蓝色方阵中的小花,格外醒目,这是芳娜送给姜宁的生日礼物,现在穿上它,他感到尤其的温暖。所有队员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姜宁,尔后,又齐刷刷地投向了高岭。

沉默!沉默!好一阵的沉默。

姜宁心说,好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我到要看看你个高岭能威严到哪去,要是能把我怎样,那就最好!

姜宁甚至期盼着火山喷发时刻的来临,那一刻在他想来不但惨烈而且充满了悲壮。

刘郎 和猴子对着姜宁又努脸又瞪眼,五官都挪了位,示意姜宁赶快把外罩脱下来,以免惹恼了高岭,激化了矛盾,而姜宁却假装没有看见,把这哥俩急的都快蹦了起来。

沉默坚持了有五分钟,姜宁看见高岭的嘴角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把话咽了回去。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脱。”老警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越野和一辆白色的大巴向这里驶来,红警字牌照特别的醒目。车在队伍前嘎然而止,一位头发银白的长者走下车来。

“刘副局长同志,尖刀预备队集合完毕,实到十五名,请您指示!”高岭急忙整理队伍,向老者报告。

老者微笑着下达完指令,英姿挺拔地走到了队伍前,高声道:“同志们!你们辛苦啦!我代表反恐局党委向你们表示衷心的问候,你们一路劳顿来到了边塞,为我们的特战队伍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和血液,边塞欢迎你们,特战队伍欢迎你们,在这里你们将完成由地方青年向合格特警的转变,当然,我知道你们都个个身怀绝技,武艺高强,我相信你们在这里一定会被锻造成块块精品钢材,成为一名让敌人微风丧胆的光荣特警,来保卫我们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啊。”

“有!”短短几句慷慨陈词,队伍的情绪便被调动了起来,所以人几乎群情激昂,热血沸腾,都在异口同声地高喊着。

“ 好,好,好。”长者讲完话,便走到了队伍中间,他一脸阳光,目光炯炯地巡视着每一张年轻而又稚嫩的脸庞,口中还不停地感叹到。队伍很肃静,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瞪大了双眼扫视着这位华发苍苍的老人,这时,姜宁却看到刘朗的眼中竟然泛起了闪闪泪花。

“ 小伙子,你就是姜宁吧!”

“报告首长,是的!我叫姜宁!” 姜宁的心里打起了鼓,心说,乖乖,这可够神的,这是那位啊,如何知道了我的名字。

“好好干,小伙子,有句俗话不是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吗!还有一句,你也不会不知道,那就是既来之则安之。”姜宁心里嘀咕,这不摆明着在给我做思想工作啊,难道我的底细他竟然知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