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月色纸鸢 第十七章

夜已深沉,W学院南区如往常一般停止了喧闹,宁静下来。但仔细感觉一下,好像又并非如此,因为今天格外的静,静得有些不正常,静得不像是正处于精力旺盛期的大学生的住宿区。

男生2号楼三层楼梯口,光着膀子趿着拖鞋的孙鑫探头注视着昏暗的走廊,时不时还扭头侧着脑袋关注楼下的动静,一脸焦急且兴奋的表情。走廊的中部,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到曹林站在三张品字形叠放着的凳子上尽力的踮起脚双手高举把手中一根细细的电线努力的伸向头顶上方的廊灯底座。小杜等人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都仰头看着曹林的一举一动,双手微抬作保护状。波靠在317室的门边,嘴里喷出一口烟“草驴,小心点,别让大家一会吃了烤驴肉……”曹林没有理会,还是专注着自己的事情,不知是紧张还是疲惫的情绪让他的身子有些颤抖,灯光下可以看到他额头上已密布汗水。


2000年初夏,欧洲杯又燃战火。一时间w学院好像平添了很多球迷,散步的途中、学习的课堂上、食堂的餐桌前……到处都在谈论着一个话题----足球。最近在操场上踢球的人也忽然一下冒出了很多,于是平日里鲜有人影的球场上一片草地尽然也变得奇货可居,甚至时有因争场地而冲突的事情发生。

后经波茅等人推敲,其实所谓增加的这些球迷并非都懂球,大概是觉得那段时间“足球”是时尚,盲目跟风凑热闹罢了。好像自己不谈足球不玩足球对不起自己的青春,再者大都是借大伙看球之机感受一下一帮人坐在一起为一件事情疯狂的氛围,更有甚者完全是借此聊天喝酒嬉闹而已。毕竟大多数新增的球迷认知程度仅停留在小贝的“圆月弯刀”、齐祖的华丽舞步、斯坦科维奇的狂放不羁、内德维德的钢铁意志上面。

那段时间,w学院校外的酒吧夜夜爆满:三五成群提上一打“科罗纳”推杯换盏,借着酒意朦胧的时候冲着电视屏幕嘶吼……倒也是一种发泄的好方法。不过这都是条件较好的学生,大多数“月光族”可就没那么潇洒,为看一场球赛在舍管室死磨硬泡赖到凌晨抱住舍监的小电视不放者大有人在。为看球想尽一切办法,南区2号楼317室也不例外,但小杜们可不像泡舍管室的那帮人那么轴,他们自有自己的办法。不知是谁注意到每晚熄灯后全楼只有走廊灯有电,这帮小子开始打偷电的主意,说是偷电无非就是把电视的电源接到廊灯上面。


“好了!”曹林跳下凳子,揉揉已经有些酸的手臂弯着腰让自己绷紧的身体松弛一下。波早已回到屋里,手伸向电视的开关,“开了啊?”没等任何人回答,他已经摁下了开启键。轻轻的“喀嗒”一声响,电视丝毫没有反应,走廊的灯灭了。“我操!不能吧?停电?”曹林禁不住在外面喊出声来。“真背!看个球赛这么难!”波有些沮丧准备扭身上床睡觉随手摁下电视的开关。又是“喀嗒”一声,走廊灯亮了。一旁的小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凑过来。随着小杜一次次的开关电视,走廊的灯也是一次次的亮灭、亮灭、亮灭……“驴,你这厮真是一头驴,让你接电看球,你弄个廊灯开关出来干嘛?!”“驴,你都赶上爱迪生老爷爷了,厉害呀你……”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谴责曹林,小杜在旁边乐不可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