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札 第一章:起点 第七节:圈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蓝往上次在酒馆提到,走火山可以有条近路直接到达沙漠,近路的位置就在上次遭遇岩龙的地方。因为骨折的病情并不稳定,于是MARK跟阿元只能再去一次那边,尽快找到药材是这次外出的首要目标,此次的路线在昨晚就已经确定了下来。“MARK,今天不会又碰到岩龙吧?”阿元有点担心,上次为了那大地结晶真是差点就要了他们二人的命....不过因为蓝往的出现大地结晶跟性命都保住了。但这次,他们不仅要路过此地,而且还要向着那片有着“死亡沙漠”美誉的地区前进,说白了,MARK和阿元谁心里都没底,这是第一次的目的地,他们谁也没有去过,他们两人唯一有的,就是凭借着以往的战斗经验和其他猎人对于沙漠地区口头相传的描述。不过尽管如此,他们都必须得去——骨折还在病床上,不知道下秒钟会不会突然断气...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共同战斗、一起生活,阿元也把骨折看成了自己不可或缺的同伴....“不会的,岩龙这种古龙哪里经常能碰到的,上次蓝往特地来找,不是也险些无功而返嘛!”MARK一边打了打气,一边继续在前面探路,两人在岩洞内找了大半天,还是没有找到那条出路,这儿的“路”基本都很相近,哪条是哪条,就算走过一遍两遍的人可能也记不住,更何况是第一次来寻路的MARK跟阿元,“MARK要不咱们分开找吧?”阿元的这个提议有些大胆,这个岩洞内的生物还是挺多的,若是两个人分头行动的话,一旦碰到情况,很有可能将无法呼应,“恩...这样不行,就算其中你找到了出路,也没法及时通知到我,还得回来找我,这样一来二去时间太长了,还是像现在这样继续寻找吧。”MARK说完,看着阿元,“那好吧,分开走确实不太方便。”阿元赞同了点了点头,其实阿元现在心里还对上次岩龙的出现耿耿于怀..


二人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路,发现这里的岩壁结构开始跟刚才的不太一样,MARK摸了一把,都会呈粉末状的掉下来,“沙子!”MARK兴奋的大叫道,看样子这里就已经是岩洞与沙漠的连接地带了,不过关键问题还是怎么进入沙漠,“现在我们应该是位于沙漠的下方,这里的岩壁已经沙化就是最好的证明。”MARK试着想挖出个洞来,可是挖了几下就发现这是在徒劳,这里的岩壁虽然已经沙化,但是想从这儿挖到上面的沙漠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每挖一下,只是稍微的掉落了一些细沙下来,有时多点,一小块的掉落,但就这样挖的话要多久,“MARK,你让你下,给你看看什么叫好东西!”阿元边笑边走了过来,只见他从背包里拿了一个黑盒子出来,MARK把高照明棒拿过去一看,“这不是蓝往的定爆器吗?”MARK惊呼起来,“哈哈 ,这可不是,这是我模仿他的那个自己做的!一直没机会用而已。”阿元一脸的得意,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学习了工程学,居然做了个定爆器,看来他真把蓝往当成对手了...MARK正在暗暗惊奇的想着,“MARK,我们走远点!”阿元一句话把MARK从发呆中拉回了现实..“这东西我第一次做啊,我不知道火力会不会很大,所以我们妥当些,走远一点,安全!”阿元一脸的严肃,“那我们还是走远一些吧,呆会别把我们俩给炸伤就好了...”MARK说完,两人就跑到了相当远的地方按动了遥控器,MARK紧紧的盯着那边...数分钟过去了..“阿元,你爆破了没有?”MARK看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便忍不住问他,“咳....跑的太远了,信号传不到盒子那边,我还是稍微回去一点吧。你在这里等我吧,威力太大的话,我一个人好闪..”阿元一边往前移动,一边按着引爆器,“不会是个哑的吧,阿元这小子做的东西还真靠不住。”MARK忍不住偷偷走了神.“轰”一声巨响从那个方向传来,MARK顿时满脸的紧张,:“阿元!没事吧?”凭着这声巨响,像是相当巨大的威力。“我没事,你快过来看看吧..”阿元的声音若有似无,MARK更是担心阿元受了伤,连忙跑上前去。“看样子,没控制好成分,声音这么响,威力却只有这么点。”阿元看到MARK跑了过来,指着爆炸的成绩小声嘟哝着——只见确实炸出了一条岩洞连接沙漠的“道路”来,只不过那“道路”似乎稍微小了一点,只有巴掌那么大的一缕阳光从上面照射下来,上面的沙子像沙漏里的一样,沙沙得往岩洞下面灌..“哈哈,这威力果然惊人啊。”MARK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要笑了,快把这个洞弄大点吧,都说了成分没控制好。”阿元气鼓鼓的拿着自己的黑铁枪对着那个洞开始捣鼓,似乎把爆炸效果不理想归咎于这些沙子。两人很快把这个巴掌大小的洞搞成了可以让一人自由出入的大洞...映入MARK眼帘的这是一片浩瀚的黄色海洋——四周都是连接而成的大小沙丘,时不时的有几阵风吹来,夹杂的沙子,能够顿时让人迷失自己所在的方位..“阿元,我们先到处找找绿洲吧,原住民也不可能就在这样的黄沙上生活!”MARK一边说,一边向着四周张望,“好的,现在开始寻找绿洲!”阿元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大声的叫了一声。


这片沙漠能够被赋予“死亡沙漠”的称号是有原因的,一路走来,MARK跟阿元不断的看见地上散落的骨架,这些骨架经过识别后发现,不光有粗暴的食肉生物, 也有牙齿齐平的素食生物以及一些非常小的人形骨骼——原住民的骨头。阿元一路上都在把玩着一个刚拣的原住民骷髅头,只有巴掌大小,“阿元,把那东西扔了吧,呆会万一原住民突然出现,看到你这样做,肯定会发怒的。”MARK提醒道,“好吧。”阿元不情愿的把那个骷髅头塞进了包里。“那儿有块草坪!”MARK远远得望见了一小块绿色的土地,在这黄色的海洋里特别明显,“啊,是啊,还有几只锤头龙呢。”“呵呵,看样子附近会有绿洲。”MARK说完,快步的走了过去。几只憨态可鞠的锤头龙,完全没有理会从后而来的两个人,仍然管自己埋吃草,“MARK,这锤头龙多壮实,下次我们来抓一只回去怎么样?工匠铺的匠师就有一只,能驮好多东西...”阿元走过一只锤头龙的身边,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只见那只锤头龙抬头看了看阿元,“哞”的叫了一声,又管自己继续吃草。锤头龙长得不小,有2米高,4到5米的长度,它们性情温和,容易驯化,再加上它们适应性强,几乎适应所有的恶劣环境,因此有些猎人团队就把驮背重物的任务就交给了这些可爱的家伙们,“恩,下次吧。”MARK应了一句继续前进,如果这里有那么大一块草坪的话,不远的附近通常都会有绿洲..跟那些可爱的锤头龙再会之后,MARK和阿元开始继续的寻找起绿洲来。走了不知道多少路,一大片的绿洲终于呈现在了两人的眼内——清晰可见的树木,似乎中间还有泛着水光的湖泊!“哈哈,真是走运了,这么快便能找到!”阿元首先开始快步跑了过去,“我要好好享受一下那游泳的乐趣!”“哈哈,我的水刚好喝完了,这一切来的真顺。”MARK也乐呵呵的跟了上去。可是跑了大半天,两个人还是没法达到绿洲的所在地,“呼....怎么搞的,看上去那么近,怎么会那么远?”阿元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时已经是正午了,毒辣的太阳照的他们两人皮肤生疼,沙地上则热腾腾的散发着巨大的热源....“难道是海市蜃楼?”MARK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啊,看样子是了。”阿元擦了擦满头的大汗,一屁股坐倒在了沙地上,拿起自己的水壶,想喝上几口,可是把水壶倒了个底朝天,也楞是没滴下一滴水....烈日底下...两个人影摇摇摆摆的前行着 .....“MARK,你说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恩?”“前面好象又是一个绿洲啊。”“恩,是啊...我跟你一样啊,我也看到幻觉了...真糟糕..”两人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仍然不约而同的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是有点幻的厉害了,连树木看上去都像是真的。。。”“这水呢?....这水看上去假的很真啊...”两人已经步入了绿洲,走到了一潭清澈的水边上...阿元不自觉的顿了下去,用手舀起就往嘴里送,“哗啦”一下水溅到了脸上!“MARK,这是真的!真的水啊 !!”阿元一下子精神矍铄,重生了一般,继续拼命的狂喝着。“真不是沙子?”MARK语无伦次的说着胡话,一下子把头栽进了水里,“咕咚咕咚”猛喝了几口,MARK一下把头拔了出来:“哈哈, 是真的啊,真的是水!”两人喝饱了以后,还像做梦一般的在玩水,突然想起来,已经在绿洲里了!身边随时有可能会窜出原住民来!两人几乎是同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蹭”得一下子窜了起来,牢牢的把武器捏在了手,“MARK,看样子这附近应该没有土人,不然我们刚才发出那么大的响动,早该被发现了!”MARK也同意阿元的这个看法,“我们先观察一下附近吧。”MARK轻声说了一句,两人便开始四下巡视起来,在不远处,透过几棵大树就能看到前方还有一个比现在这个还要大得多的水潭..而整个绿洲的所有植物就是围绕着这两个水潭环绕而成的。“MARK,你看那对面。”阿元小声的说了一句,MARK顺着阿元的指向看了过去,只见大水潭的对面有个浑身乌黑的土人正在打水...虽说土人很迷你,但眼下这个土人比想象中的还要稍微小一点,根本分不出男女,只能看清楚他“她”一手拿个巴掌大小的舀水工具,一手拿着根乌黑的枪——这个就是MARK他们的目标,黑天木。小土人头上乱七八糟的插着一些羽毛,身上挂着许多的白色骨头..令这小小的身躯显示出一种骇人的气息..阿元看了一会儿轻声地对着MARK说:“就一个,边上也没有像是土人居住的建筑..现在过去吗?”“再靠近点看看。”MARK轻声回答完,就继续前行了数十米,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望远镜,观察了起来..“恩,好象确实只有这一个,边上也没有原住民居住的迹象..我们过去吧。”MARK一边说,一边示意阿元从左边过去,自己则从右边过去,意在对方不愿意交换黑天木的话就强行夺取!


“嘿!你好啊!”阿元猛得从边上的一跃而出,直接跳到了原住民的身边,于此同时,MARK也站在了原住民的另一边,现在的距离终于看清了她的性别:两个乌黑而小的乳房挂在胸前,只是被那些骨头挡住了一些,不太容易发现。只见她吓了一跳,手中的舀水工具一下子掉进了水潭里,不过她并没有立刻逃跑,而是楞楞的盯着阿元雪白发亮的银铠出神..然后唧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但是阿元和MARK谁也没听懂....“这个...换你这个..”阿元指了指自己手上的一些用于交换的杂物,一边又指了指她手上拿的黑天木,土人好象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阿元又比画了几次,终于使她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只见她摇了摇脑袋,扑通一声跳下潭子里, 一会儿工夫,就从潭底拿上来不少闪闪发光的石块,MARK定睛一看:这不是后飞说的稀有物品——沙耀石吗?MARK再仔细往潭底看了一眼,发现水底一片光泽,到处都是这样的石头..MARK这时想起了后飞的话,不由得心里发笑。小土人比画着自己手上的银白石头,有指着阿元手里的东西,似乎是想以这些石头来交换那些杂物..事与愿违!阿元当然不会答应了,于是摇了摇手,去抽了一下小土人手上拿的黑天木,小土人刷的往后一跳,把那枪藏到了身后,又唧里呱啦地说了一堆话...看双方谁都不愿意妥协,交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MARK收到阿元眼神传来的讯息:抢?!正在这时,小土人突然想起了什么,唧里呱啦的说了一堆之后,指了指自己的枪,又指了指不远处的几棵树木,然后自顾自的慢慢走了过去,MARK心里想道:“莫非那儿还有别的黑天木?”于是叫上了阿元快速的跟了上去,能和平的交换那就最好了。


来到那些树下,那小土人突然猛得爬上了其中一棵,然后大声的喊叫起来,不一会儿,从树上探出了许多的小脑袋...只见许多小土人从树梢上钻了出来....“原来他们是住在树上的!”MARK正琢磨着,突然其中一个头上羽毛插得最的一个土人突然大吼起来,然后所有的小土人都跟着吼了起来,纷纷亮出了武器.....“糟!”阿元最先看出了他们的意图,慌忙从背上取下盾牌,开始防御,“MARK,接着!”阿元一边把盾牌撑在头顶上,一边从腰间拔出火铳和子弹包,一下子丢给了MARK,MARK心神领会,一下子接住了火铳,就地一滚,滚到了盾牌的防御面下,开始迅速装填火药,而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头...只听到盾牌上“叮叮铛铛”得下雨般响了一阵,箭头从盾牌上掉落,散落了一地,突然停了下来,看起来土人们也意识到,这样的攻击是毫无效果的,“好机会。”MARK小呼一声,调好倍率器,一下闪出盾牌防御圈外,瞄准了其中一个土人就是一枪...那土人应声而落..MARK玄即又闪回了盾牌底下,“干掉一个。”MARK小说得说着,“我们先移过去,看看他掉落了黑天木制作的武器没。”“恩。”阿元应了一声,便向着那个土人掉落的方向靠拢过去..还没到那儿,只见许多土人纷纷跳落了下来,有几个飞快的拉着同伴的尸体消失在了树丛里,其他的,则摆出了一副即将扑上来的姿势,不过MARK关注的不是他们的架势,倒是他们手上乌黑发亮的黑天木。“你们这可是着死啊,怨不了我!”阿元恶放下一句狠话,便开始了短兵相接,看样子土人们不打算继续用弓箭实施远程“轰炸”,而是打算肉搏,依靠数量和身体上的优势,阿元虽然战斗状态勇猛,可是每次攻击要不就是打不到他们,要不就是刺中一个,可武器却被数个土人拉住了,成了“拔河”状态,MARK觉得这场战斗里,用长武器或者大型武器都不占优,于是长刀一直背在背上,还是用阿元刚给的火铳来的得心应手。“小心后面。”MARK一声大喊,一枪先放倒了从阿元背后突袭的其中一个土人..“啊?!”阿元也发现了还有几个小土人正从后方跳了过来,于是连忙把长枪一撒手,用盾牌打飞了一个,打飞的同时,又拔出了强化过的骨制匕,一下把其他一个土人扎死在了半空中..“伊呀!!”小土人们像是受到了命令的召唤,纷纷逃进了丛林之中,他们的撤退很迅速,MARK和阿元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保持着攻击的姿势...过了良久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一个人影都没了啊?”阿元好象还不太解气,一边把枪拣起来,一边小声说着,“小心!”MARK话音刚落,雨点般的箭头又刷刷的狂扫而来...“好家伙!”阿元闪电般的抄起了盾牌,但还是中了几箭,都是在盔甲的接缝处,箭矢似乎深深的插了进去..MARK发现,这一切发号施令都是由那个头上羽毛最多的那个土人来指挥的,他应该是酋长了,错不了!于是MARK把火铳迅速的对准了他..那土人也意识到了MARK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刚想逃,“啪。”一声脆响,那土人还是被打断了一条腿,一下子掉下树来..“阿元,先干掉树上下来的那个家伙!”MARK冲着阿元喊了一声。众土人纷纷停止了攻击,争先恐后的跳下来抢救那位酋长..MARK只是朝着土人冲过去的方向连放了好几枪,阿元则是怒不可遏,直接把盾牌猛的砸了过去,只见众土人又纷纷跑开了去,那盾牌正好直接砸在了他们伟大的酋长身上...当即被砸得不会了叫唤...众土人现在都不知道逃到了哪里去,反正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好家伙,你就给我好好忏悔吧!”阿元猛得抽出了匕首,打算要结果那个土人酋长的性命,MARK及时的阻止了他,“算了吧,我们想得到的东西也得到了,这家伙也已经半身不遂,算是报应了。放过他吧。”阿元一脸的不愿意,不过想想,如果杀了他们的酋长,万一节外生枝的话,反而不好,于是气呼呼得抓起了这个可怜兮兮的土人酋长,一把扔向了躲在草丛里的土人们,两人于是迅速的把战场上的黑天木武器收集起来,见小土人们也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两人很快的撤出了战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