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下令策反日伪政权陈公博,周佛海

小周青菜 收藏 0 349
导读: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艰苦卓绝的卫国抗日战争进行了四年之久,日本法西斯为了占领中南半岛及南亚,消灭顽强抵抗的各国盟军,急需打通大陆交通运输线,保障其后勤供给,也能将中国占领区的物资运往前线,实现其“以战养战”的战略目标。于是,国民革命军与日本侵略军在这一地区,展开了残酷的,血腥的殊死搏杀,国民革命军将士们的浴血抵抗,铸造了中国军人之魂,民族英烈新群体。1941年1月6日,皖南事变爆发,1月17日,国民政府蒋介石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1月20日,中共中央宣布陈毅为代军长,刘少奇为政委,张云逸为副军长重组新四军军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艰苦卓绝的卫国抗日战争进行了四年之久,日本法西斯为了占领中南半岛及南亚,消灭顽强抵抗的各国盟军,急需打通大陆交通运输线,保障其后勤供给,也能将中国占领区的物资运往前线,实现其“以战养战”的战略目标。于是,国民革命军与日本侵略军在这一地区,展开了残酷的,血腥的殊死搏杀,国民革命军将士们的浴血抵抗,铸造了中国军人之魂,民族英烈新群体。1941年1月6日,皖南事变爆发,1月17日,国民政府蒋介石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1月20日,中共中央宣布陈毅为代军长,刘少奇为政委,张云逸为副军长重组新四军军部。领导长江南北地区的新四军,并继续向东南发展。中南半岛及南亚的战争越打越烈,越打越残酷,国民政府抽调其主力部队组成远征军,出国援助中南半岛国家,共同抵抗日本侵略军,在交通要道京广线上的湖南长沙,国民党将领薛岳,在总结前两次长沙大会战的教训,调整部署备战第三次长沙大会战。不能让侵略者的战略意图得逞,正义与非正义,在血肉横飞中博弈。

1941年春,刘少奇的表外甥女杨宇久,湘雅医学院护士学校毕业,是周佛海岳母娘的干女儿,奉命到南京通过关系与周佛海见面。周佛海,湖南沅陵信平乡周家冲人,在日本留学时,接触与学习了马列著作,也积极写文章推介,在上海的《解放与改造》发表,引起陈独秀的关注与熟悉,陈独秀通过《解放与改造》的主编张东荪先生约见周佛海,1920年暑假周佛海和张东荪、沈雁冰等人来到陈独秀在上海的住宅,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也在陈处。此后周佛海积极参加筹组上海共产党组织的活动。1920年11月7日,上海早期组织创立了《共产党》月刊,周佛海以“无懈”的笔名积极撰稿,在早期同志中得到认可,也取得共产国际的赞赏。

共产党人杨宇久被引到周家与周佛海见面,周佛海说:“你们共产党人不会仅仅为一个旧友修墓,冒险来日本人控制的南京,这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哦!“实不相瞒,我是奉命来找周先生的,周先生是我党‘一大’代表,早期参与创建中共的活动,是我党的创立者之一,我来是想了解先生今后有何打算,并询问今后能否保持联系”。后来,杨宇久住在周佛海的上海愚园路1136号家里。周佛海与中共最重要的联系是与冯少白的谈判,那是阳春三月的一个深夜,中共新四军代表冯龙(冯少白的化名)来到周佛海在上海的周家,冯龙首先说明他是新四军陈毅军长,中共东南局饶漱石书记派来的,找你们(陈公博,周佛海)商讨双方是否有可能合作的问题。周佛海接腔说:“你们共产党不是最痛恨叛徒吗?像我们这样脱离共产党的人,你们共产党能与之共事?”冯龙回答说:“那是过去左倾机会主义政策,现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不论任何人,过去做过任何事,只要今天愿意同共产党合作抗日,我们都会欢迎的,还望先生不要耿耿于怀”。冯龙接着说:“陈先生,周先生是我党‘一大’代表,参加过党的早期创建,又担任过党的领导职务,在党中央领导同志中,哪几位与你最为熟悉”周佛海回答说:“在广州黄埔军校时,我与周恩来,林伯渠共过事,特别是周恩来还经常到我家吃湖南菜呢!”冯龙说:“我下次来,可带他们的亲笔信给你”周佛海接着说:“双方合作要有共同的基础,我们的共同基础是什么呢?”。冯龙回答说:“你们不是标榜和平,反共,救国,只要改成和平,民主,救国,我们不是有共同基础了”。冯接着说:“一,我们可互相交换日本人及国民党的情报,二,希望你帮忙运一些我们需要的物资到苏北,三,我们双方的部队互不攻击,以备将来的总反攻”。周佛海问第三条如何落实。冯龙回答说:“你们向你们的部队下达命令,说共产党的军队不来攻打你们,你们就不要去攻打他们,我们也向我们的部队下达同样的命令,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互不攻击协议”。周佛海表示了赞成。

陈公博,汪伪政权的第二号人物,广东南海县人,北大哲学系毕业,1920年任广东《群报》总编,成为广东省共产党早期组织的领导人,1921年参加中共“一大”,1923年初被开除出党,2月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周佛海此时是汪伪政权的实权人物,任清乡委员会副主任,是个狡诈,险恶之徒,也精通狡兔三窟之道,这不,刚与中共达成互不攻击协议,又在深思着与重庆的国民党蒋介石怎样联系与周旋。周佛海品着茶,斜靠在软沙发上,脑海里浮现少年时苦求母亲,卖掉家中仅有的八亩水田,到长沙求学,辗转到上海,后考得官费留学日本,接触马列宁主义,写文章赚稿费,出名而投身中共创建,中共“一大”还当选副总书记,在总书记陈独秀未返沪时,代理总书记职,中共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后,得汪,蒋赏识而委以重任,1924年提出退出共产党,以全力在国民党政府发展,在国民党的官场上摸爬滚打,也还春风得意,这几年与汪先生,公博兄搞和平运动,权力就如日中天,但背上个汉奸的骂名。到如今,我的老母亲还在国统区,没有带出来呀!还在贵州息烽,忘不了那年卖掉全家赖以生存的八亩水田,家中仅留20块银元,100块母亲全给了我呀!我临出门时回头还看见老母亲在抹眼泪啊……。

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法西斯为打通大陆运输线,实现“以战养战”抽调主力,中日军队在湖南长沙打了几次大会战及衡阳大会战,双方打红了眼,国民革命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湘江,染红了湘湖大地,也让太阳变得血红,血红。汪伪政权的军队清乡,除了搜刮民脂民膏,抢夺战争物资支持太平洋战争外,也与国民党地方部队交火。共产党军队在交通线外的农村地区,得到迅猛发展,直达京,杭,沪农村,其力足可在将来的总反攻中大显身手。

1945年6月25日,周母在贵州息烽病逝,周佛海作为孝子,又是汉奸,不能奔丧,国民党特工首脑戴笠,假戏真做,充当孝子,为周母收殓,还披麻戴孝的大举丧事,戴笠披麻戴孝跪拜在周母灵堂的照片见报后,周佛海真是感激万分,也死心踏地随着戴笠,为国民党蒋介石效劳。抗日战争胜利后,陈公博与周佛海关系闹僵后,周佛海伤心地说:“我很难过,我很难过,与公博发起共产党以来,几十年的交情……”。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