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天因为婆婆要来小住,我和老公忙着收拾:先是彻底大扫除,清理各处的死角,然后准备他们来了以后的用具,在铺床时,从褥子下掉出了一摞照片:是我同学聚会时的照片,看着照片,时光一下子飞回了过去。

这是是我们毕业十周年聚会时的照片,我们宿舍几个姐妹带着孩子一起来到我家聚会,说也奇怪,我们宿舍几个人的孩子一水的秃小子,一个生姑娘的都没有,孩子们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在屋里跑来跑去,我儿子把他的宝贝玩具、宝贝书全拿了出来,提供给他刚刚认识的几个哥哥弟弟玩。我们几个坐在一起闲聊,汇报着各自的生活、工作。老大毕业后到一所大学当老师,现在已经是副高了,老二毕业回到了老家,冀中平原的一个县城,由于不甘心,她又考了研究生,现在也在一所大学任教;小三回了海港,工作轻松而多金;老四回到她的革命老区县,刚刚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在职的研究生毕业答辩刚刚通过,而最小的秀,去了北京,在银行,也做到了中级主管,只有我,仍就是那么平凡,做着小公务员。汇报完各自的生活,我们的话题一下回到了大学时代,谈论起了当年的宿舍趣事,曾经的感觉一下子潮涌而来,仿佛我们不是相隔十年未见,而是仅仅是过了一个假期,又重新回到了宿舍里一样。

大家说起了宿舍最受男生欢迎的秀,开始数着都有多少男生追过她,张三,李四……我们说一个,她就否认一个,说人家只是请她吃饭看电影,什么也没说过的。

然后话题又转到了老大身上,说起那个追她的老乡,那段时间那么执着,每天傍晚,等在楼道口,我们都说那小伙子也不差啊,可是老大偏偏就是说不好,然后我们就说,如果没感觉就直接回绝了他,省得人家以为你是故意渗着呢!老大郁闷得不行不行的,说,我早就明明白白地跟他说了啊,于是我自告奋勇地替她起草了一封信,让她交给了那男生,从此那老乡再也没有找过老大……,说到这里,她们问我,到底怎么写的那封信,我早忘啦,只记得是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然后最后还有一句威胁的话:如果再一味的纠缠,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大家笑作一团。

说着说着,说到了大学时代常唱的歌,我突然想起,快毕业时我曾经偷偷录过宿舍里的喧闹,于是翻找出那盘磁带,随着录音机的转动,先是听到老大带着浓郁的沧州味在唱“花的心,藏在蕊中,空把花期都错过……”然后听到秀在喊“你们谁见我的坐垫啦!”,然后是三儿在说“我想吃方便面……”然后是我说“我在给你们录音……”,还有好几段,都是我在上铺偷偷录的,听得我们几个开怀大笑,突然,是那么地突然,我们不笑了,眼泪开始模糊了双眼,我们那曾经的青葱岁月啊!十年,一晃而过,如今的我们都已是奔四的人了!还是老大先反应过来,笑着说,如今我们不是很好吗?虽然各自忙于工作家庭,见面的机会少,可是我们知道,我们是相互惦记的,四年的集体生活,将我们的一生连在一起,我们就是亲姐妹啊!


本文内容于 2008-8-11 22:50:06 被客路青山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