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龙行虎步 瞒天过海(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众马贼但闻到处杀声震天、举目所望,旌旗刀枪如林,只道是这伙截杀的骑兵来了帮手,对方人数之多,怎是自己比得了的?登时气焰大消,恍若酒醒的醉汉般,茫然失措。却不知张闿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时虽然义愤填膺,到底平时也做了不少杀头的买卖,被官军所围,顿觉气短一截,处境说不出的尴尬。双方各有各的顾忌,人人一把战刀僵在半空,一时之间,倒是不约而同地停止厮杀,两路人马各自聚成泾渭分明的两块。

官军旗开处,一面锦绣绿帜迎风招展,上头墨字书写‘徐州陶谦’,一员白须老将在几员骁将簇拥下,排众而出。原来陶老在徐州城内,聚众官商议招安黄巾余党之事,忽闻曹豹来报,徐州附近有大股马贼肆虐,小股官军制之不得。陶谦急忙亲提大军出城,到得地方,马贼早已散去,留下满目苍夷、人民伏尸遍地,陶谦大怒,知此等贼子留之不得,便命糜竺率部安民,又提了大军循迹一路追来。

大军急追了个多时辰,隐隐听到喊杀之声,截获数名奔逃得脸无血色的村妇,得知马贼归途中被一股来路不明的骑兵截杀,被俘的众村妇趁乱逃了出来。

陶谦忙唤过曹豹,命其带一队人马绕到前头去布置,休教走脱了一人。

此时官军道路两头堵塞,左右居高临下,箭上弦、刀出鞘,只待一声令下,将围在核心的五百多伤兵连人带马砍为粉齑、射成刺猬,似乎只是几个回合间的事情而已。

陶谦举目打量,两班人马一般彪悍,脸带血污之下,狰狞无异。便教沿途拾获的村妇出来辨认,那村妇披头散发,指着居左的一伙,切齿道:“马系人头者便是!”

那马贼的头目乃是个络腮胡子的浑人,此时方看出张闿部与官军并非一路,走投无路又辩无可辨,竟然朝张闿扬刀骂道:“贼厮鸟!你我素不相识,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半道拦我去路?”

陶谦拦断他的咒骂,扬鞭指喝道:“尔等忤逆贼子,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天下人拦之、杀之,有何不可?”

马贼头目只认官抓贼,天经地义,无从还嘴;这时见张闿并不吭声,愈加愤怒,心中一味咬定,除了官府,其他人都是属于猫抓耗子多管闲事,那人鸟气上头,竟然拍马越众而出,骂道:“挨千刀的贼厮鸟!有种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倚多欺少不算好汉!”

这话说得张闿苦笑,陶谦怒极,此贼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陶谦手势一打,左右一排羽箭射下,那浑人登时连人带马射成个刺猬,却是先成了地地道道的‘挨千箭的’,这样一来威吓立显,其余马贼翻落马背、伏地连声求饶。

张闿左右打量,只见众部下亦是噤若寒蝉,心道:要死,怎么求饶都是死,不若自个图个痛快的,指不定还能给这帮苦难的兄弟留条活路。想到这里,他学那马贼头目越众而出,朝坡顶抱拳,夷然不惧,朗声道:“黄巾好汉张闿在此!要杀便杀,只求看在某等亦曾为民除害的份上,放众兄弟一条生路!”

此言一出,坡上坡下一齐动容,不但张闿余下的两百多部署哗然,就连那伙马贼也停止哀求,只觉得这辈子跟错了人,以往那个浑人头目总是爱打便打、爱骂便骂,抢了东西也永远是他分大头,哪曾像张闿这般替人想过?

张殷更是挥起血淋淋的长刀,振臂高呼道:“誓与头领同生共死!”登时引得两百多人举械附和,只待一声令下,便拼死护着‘老大’冲杀出去。

坡上陶谦一听张闿自报黄巾余党的家门,本就抱着招安的打算不说,这时见他如此受部下拥戴,更兼杀贼有功,不禁捻须朝左右笑道:“此人可用也!”遂解披风,教与左右两员小将执过去。

两员小将到手捧披风下坡,满眼赞许而不失威严地对张闿道:“主公对尔等前过既往不咎,特赐披风一袭!”

张闿又惊又喜,他如何不知道陶谦的意思?好汉不吃眼前亏,本来有死无生的局面,能落得如此,已经再美好不过,连忙下马恭敬迎了,转身朝众兄弟道:“某等自此追随陶主公去也!”

对面伏地的马贼喽罗闻声,更是连连磕拜:“求将军收了小人”“小人愿为将军鞍前马后”“火里来、水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

那陶谦本是个温厚纯笃之人,见事情能如此收场当然最好,何况罪首伏诛,也算对死去的乡民有个交代。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至于后来将众马贼喽罗押徐州,每人杖责二十,付之张闿一齐收编,屯于徐州城外,且先按下不提。

**************************************************************

乔肃乍闻黄巾反贼围城在即,顿时慌了神。他确实没什么大将之才,何况东莱也不是什么垣宽墙坚的大城,实在没有把握用两千人能守得住。但求援?最近屯有兵马的琅琊、昌邑两城又非一朝一夕能调得到的。

实在没办法了,乔肃也只得边吩咐那两员骁兵再去查探、又遣人执书函往二城调取救兵,只求城破前能得援兵来救。忙完这一切,忽闻府衙外喧哗四起,一名小吏跌跌撞撞跑进来禀报道:“主公!大事不好了,满城百姓传说黄巾贼要进东莱屠城,全拖家带口嚷着舍城避祸去也!”

(PS:国足啊!国足!真想为你写篇祭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