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抱个“奥运小姐”回家?

抱个“奥运小姐”回家?

奥运会花落中国,摧开了另一枝花,那就是“奥运小姐”之花。当她们乍一亮相,便艳惊四座,迷倒众生,这般娇娃五官身段,神态气度,无不合韵合辙,仿佛仙造。据媒体报道,这些佳丽是北京奥组委从国内众多院校的志愿者中选拔而出,如此看来,奥运小姐非仙客,而是人间养育的尤物,诚如斯,每个男性都可以想入非非,说不准还可以抱个奥运小姐回家。

世界上选美之风,久盛不衰,每年都有各冠其名的小姐出炉。但中国奥运小姐却是“另美”,除了奥运特色外,更多的是蕴涵了中国元素,代表了国家的审美定式,她们是经过百般挑剔,万般苛刻才选入科班的,一般说来,入选者要达到四标,即:“容、学、围、龄、”,容即相貌,学即文化,围即“三围”,龄即年龄,18岁至25岁,入选后,要经过强化训练,其培训内容大致和空姐差不多,如“夹纸功”,“咬筷功”,“托盘功”。可以说,奥运小姐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后所得。

爱女人,是男人胎生的嗜性,那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近女色,非病即痴。我们知道,性乃初级的生命冲动,“饮食男女之欲,人之大共”,鲁迅说,一个勇士,他即要战斗,自然也要性交,而西方那个“柏氏恋”,不过是个“禅淫”,不值一提。性领域,是男人专色的,女人无性权,武则天虽贵为女皇,但只能与男宠在后宫媾合,不敢召幸天下,英国王妃红杏出墙,还是因色诟要遭到王室的谋害,只有男人才是太阳神朱庇特,皇帝登基,先册定皇后,再广选妃嫔,“以奉我一人之淫乐”,男皇爱色,是风流天子,女皇爱色,是春乱秽宫,这种谬传千古不变。奇怪的是,一面是女人“为难养”,一面又惟女人为“艳情”,天下举凡英雄豪杰,才子文生,草蔻山匪,谁不喜欢女人?项羽有虞美人,吴三桂有陈圆圆,周邦彦有李师师,苏东坡有王朝云,他们都与女人敷衍了一段风流佳话,与其说男人是以拥有世界为最高极致,还不如说是以拥有女人为最高极致,因为男人最终要在女人的床上大彻大悟,只有女人的香怀才是男人欲望的皈依,何以见得?当权倾一国,男人不爱江山爱美人,当钱夸邓通,男人宁愿毁弃“金谷园”,也不愿美人归属他人。

中国自古只有“思妇”,没有“思男”,可“奥姐”的美,足以让我们成为“思男”,当我们看到“奥姐”时,我们立刻想到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词句,当然,对女人描绘最为传神的应属曹植,他在《洛神赋》中描写女人其形是“秾纤得衷,修短合度”;其态是“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其容是“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而“奥姐”最能配得上这样的佳词艳句,当她们站立时,是秋水为姿;微笑时,是嫣若春桃;行走时,是款款莲步,最销魂的一定是枕席赐芳了,纱笼灯下,佳人是香肌玉体,酥胸半掩,当红被翻浪之时,伊人又是初弄芳菲,怯云羞雨,一番巫山交会过后,妙人便醉骨似酥,欲仙欲死。当然,网友只有抱得美人归后,才能体会到春宵一刻的滋味。

如今,中国人再也不是禁欲主义者了,假道学,往往受人痛贬,性不再是“原罪”,生殖器也不是罪恶之源,其实,中国早在《易经》一书中就涉笔抒性了,如咸卦中“咸其辅颊舌”。今天,我们大可不必谈性色变,欲望本是强大的生命原动力,将积蓄的“性当量”释放出来,只不过是饮食男女情欲之泄洪罢了,而合理的只是把欲望导向有益的健康的渠道。我们爱女人,就像画家戈雅尽情地将颜料倾泄在画布上一样,毫无顾忌地表达对女人胴体爆裂的情欲,茨威格说“即使是最纯洁的狂热的祟拜也是对妇女而产生的”,所以,我们爱“奥姐”。

人的生物性,决定了每个人都患有“自淫症”,见色起意,不过是欲望的幻化,如果看到“奥姐”不动心,一定是性腺出了问题。然而,有性无情,终究又少了些诗情画意,人不是类人猿,性爱需要心理和生理的完整享受,是肉与灵的二重糅合,也就是说,在没有情爱的前提下,她们大都只能悦性,不能娱情,因为情是精神性的,需要已方的植入,更需要对方的萌动,而“奥姐”只是“空色”,纯粹是肉欲主义的酱缸,“奥姐”不需要舞比飞燕,文比蔡女,箫比弄玉,大抵只要“秀色可餐”便是妙哉,她们可以是一道龙井茶;可以是一盅茅台酒,如果说像林黛玉一样能文善琴,对诗酬唱,恐不能如愿,再如像柳如是一样长袖善舞,妙解音律,也恐不能如愿。不过,有媒体制造卖点,说张艺谋已“钦点”了奥运十大小姐,我想,此公是“色爷”,他所觅得佳丽当属极品,不知能否与“秦淮八艳”相提并美。

在此,笔者铜都颜小四不是想借“奥姐”大发春情,“老夫聊发少年狂”,而是想劝告女人,“惑阳城,迷下蔡”,终究是惹祸的根苗,普希金因女人而与人决斗身亡,海伦之美,引起希腊人同特洛伊人的战争,美人,可以精彩世界,同样,也可以魅惑世界。“奥姐”,尽管很美,但不管“奥姐”是月射寒江也好,还是霞映西湖也好,除了青春靓丽外,她们都要有 “爱奥运、爱祖国”的情怀,同样,还要有“自尊、自爱”的品德,这样,才能不负“奥运小姐”的光荣称号。


抱个“奥运小姐”回家?你有看中的吗?看到好多入场的老外停下来对准奥运小姐拍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