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宋时期杨家将的故事几乎是家喻户晓的,文学作品中不仅杨老令公、杨六郎、杨忠保、杨文广等杨家祖孙四代忠心耿耿、英勇善战,甚至连杨家的女人——佘太君、穆桂英、杨八姐、杨九妹、杨排风等等也都是武艺高强、刚正不阿的,为宋室江山的稳定立下过汗马功劳。

不过演义和历史总是有些差距的,就象《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一样。虽然有历史的影子在,可是实际上的杨家将和文学作品中的杨家将还有不少的差别,不过说他们是一门忠烈倒是并不过分。

先说说杨老令公——杨业,或者叫杨继业。杨业为北汉名将,是麟州新秦人(今陕西神木),后迁居太原。因为新秦地近边塞,当地人多以战射为习俗,民风彪悍,杨氏家族也以武力称雄一方。其父名为杨弘信,后晋末年时由于契丹不时侵扰边境,杨弘信就组织了地方武装,在火山起事,自称为麟州刺史。后汉代后晋以后,他也表示归附朝廷,于是麟州刺史的职位得到了承认。后周时去世,职位由杨业之弟杨崇训继承。杨崇训一度投降北汉,后又重新依附后周。北宋建立以后,杨崇训继续担任麟州防御使,多次击退北汉军队。杨业原名杨崇贵,北汉建立以后就投奔了过去,被皇帝的儿子刘承钧收为义子,改名刘继业。杨业效忠北汉,而他的父亲和兄弟却都为后周效力,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五代时期也是并不少见。

北宋开宝元年(公元968年),北宋派李继勋进攻北汉,杨业扼守团柏谷,因为当地其他官员投降北宋而撤退。不久,宋军兵临汾河,杨业又封锁通往汾河桥的要道,阻挡宋军的进攻。次年,宋太祖亲征北汉,杨业曾经率领数百精锐骑兵突袭宋军党进所部。太原被围以后,又率领精锐千人夜袭宋营。可以看出,杨业比较擅长的是突击和夜袭,而且在战斗中表现的进退自如,掌握了作战的主动权。虽然当时的北汉与契丹结盟,可杨业对契丹却始终持抗击的态度,曾经向北汉主建议袭击契丹驻扎于太原城下的军队。

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宋灭北汉一战,杨业率军殊死奋战,十分骁勇。北汉主刘继元都已经投降了,他还在举城苦战。宋太宗素知他的威名,让刘继元去劝降。杨业见到刘继元以后痛哭流涕,北面再拜后解甲来见太宗。太宗对他一再抚慰,还让他恢复原姓、原名,不过当时的宋辽两国还是有很多人继续叫他杨继业。

杨业归宋以后,太宗因他习知北方边事,洞晓辽国敌情,就让他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成为当时三交都部署潘美的下属。潘美在后周时期就和宋太祖交情颇厚,攻荆湖、讨南汉、灭南唐、征北汉,他都是统帅级的大将,也是屡建战功。北宋建国以后他的女儿又嫁给了宋太宗的儿子赵恒(也就是后来的宋真宗),与太宗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杨业上任了以后,深知代州的重要性是在于雁门关,于是就加紧修建了十余个关寨用以拱卫雁门关,大大加强了当地的防御力量。

北宋太平兴国五年,辽西京节度使萧多罗和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海率军十万进攻雁门关,杨业仅率数百精锐骑兵,由小路绕到雁门关北口,再转而南向与潘美的大部队合击,大败辽军,杀主将萧多罗俘李重海。太平兴国七年,他与潘美再次在雁们关击破来犯的辽军,斩首三千。并追击进入辽境,攻破堡垒三十六,俘获辽国男女万人,牛马五万。自从雁门大捷以后,辽军一见杨业的旗帜就胆战心惊,马上引军退去,“杨无敌”的名号也就不胫而走。不过杨业因为屡建战功也遭到了主帅的猜忌,史载“主将戍边者多嫉之,或潜上谤书,斥言其短。上皆不问,封其书付业。”这里的主将当然就是潘美喽,可是宋太宗不但不告诫杨业,反而把原信转给杨业,其用意当然一方面是表示对杨业的亲近和信任,另一方面也暗示杨业,你在当地的动静是有人会汇报给我的,这正是统治者惯用的相互牵制的手段。

太宗雍熙北伐的时候,潘、杨二人分别担任西路军的正副统帅,西路军一举攻克了寰、朔、应、云四州,宋史的记载把这一功劳都算在潘美的头上,可是辽史却明明写着“宋将杨继业陷山西城邑”,我觉得这里辽史的记载应该更可信一些,也由此可见西路军的战绩主要应该是杨业创造的。七月,宋军伐辽的东路军溃败,中路军撤退以后,西路军担负起掩护占领的四州居民撤回内地的重任。当时的形势对宋军已经相当不利,背面有辽朝名将耶律斜轸正率领十余万大军在寻找宋军主力决战。杨业认为,辽军势大,不可与之正面接战,可以出大石路(今山西应县),并事先通知四州的守将配合行动,将民众迁往石碣谷。同时在谷口埋伏强弩手千人阻击辽军,这样居民内迁的任务即可完成。但监军王铣却指责杨业怯懦,坚决要他出雁门关正面迎敌。这时,作为主帅的潘美在一边不置可否,对王铣的主张表示了默许。杨业只得出战,临走时悲愤的表示:“此去必定不利,我是太原降将,天子不杀却授以兵权,如今理应当死。可我这不是纵敌不击,而是希望为国立尺寸之功,报效国恩。现在既然诸位责怪我杨业避敌,那我当战死在敌阵之前。”但他还想在败中求胜,出击前还请求潘美在陈家谷口两侧埋伏强弩步兵接应,以夹击敌军。杨业出战以后,王铣派人登高了望,没有看见辽军,误以为辽军已经退走,他欲与杨业争战功,便擅自领军离开陈家谷口。后来在进军途中听说杨业军败了,干脆就引军撤退回去了。当时作为久经战阵的主帅,潘美完全知道擅自离开防地的严重后果,可是他却听之任之,不加阻拦,可见他确实有嫉贤妒能、坐视其死的责任。杨业引军出朔州三十里后与辽军遭遇,耶律斜轸见杨业亲自来了,佯装退兵,到狼牙村时,辽军伏兵从四面杀出,宋军大溃。这时杨业麾下仅剩百余人,他说:“你们都有父母妻子,与我一起战死不值得,你们还是突围还报天子把。”手下众人都感动的流泪,却没有一个人离开。杨业带领众人且战且退,到陈家谷口时天已经黑了,却只见谷内空无一人。杨业捶胸大哭,他不顾身上受伤数十处,依然和手下勇士向前力战,杀敌军数百人,后被辽军射中坐骑,坠马被俘。三日不食而死,享年五十九岁,首级被送往辽朝。他的儿子杨延玉也死在陈家谷之战中,手下将士无一生还。他与部下全部战死的消息传回到宋朝以后,朝野震动。迫于舆论,宋太宗将监军王铣除名发配金州,潘美“降三官”,而所降的不过是检校太师等虚职。但是杨业的威名还是赢得了宋辽两国人民的崇敬,杨家将的说法也慢慢在民间流传开来了。

再说说杨六郎——杨延朗,或者叫杨延昭,是杨业的儿子。首先要澄清一个错误,所谓的“杨六郎”并不是杨老令公的第六个儿子。与杨老令公一同战死的是杨延玉,而后朝廷封赏时杨延朗总是排在第一位,按照古代封赏以长幼顺序为准的制度。杨延朗要么是杨老令公的长子,要么就是杨老令公的次子(长子当为杨延玉)。那为什么后来的人们都叫他是“杨六郎”呢,以前的家族排序是按照整个辈分来的,很有可能在杨延朗这一辈的叔伯兄弟里面他是排第六。雍熙北伐时,杨延朗担任先锋攻打朔州和应州,在战斗中手臂中箭可他依然奋战不止。后来担任保州防御使,在公元999年抵御辽承天太后大军进攻时,孤军坚守遂城数十日,后趁辽军粮尽退军时突然出击,缴获甚多。澶渊之盟时,他还向宋真宗建议,趁辽军顿兵坚城下,人困马乏的时候主动出击,不仅能击破澶渊城下的敌军,连幽、云诸州都有机会一举收复,可是当时已经被辽军铁骑吓破了胆的宋真宗没接受他的建议。后来杨延朗就自己率兵直抵辽境,攻破敌城,斩获颇多。最后死在高阳副都部署的任上,享年五十七岁。

再说说杨宗保和杨文广,历史上并没有杨宗保这个人存在,是文学作品中给他添加进去的,因此就只说杨文广。杨文广是杨延朗的儿子,曾经担任秦凤路副都总管,长期抗击西夏的进攻,也是一员猛将。

最后来说说杨家的女人。历史上并没有任何记载佘太君、穆桂英、杨八姐、杨九妹、杨排风这些人,只有一些野史中略有提及而已。

杨家将的故事在宋仁宗时期就已经广为流传了,成为了当时民族感情的一种寄托。我们现在看来,杨家一门的悲剧结局一个是因为宋代皇帝对武将的压制,另一个就是被小人所害,不然他们祖孙应当会有更大的作为。

本文内容于 2008-8-11 16:49:54 被sctfa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