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出发到灾区之行

我们经过在成都一夜的休整和准备第二天8点就在酒店的门口出发了,为了使我这个新来的志愿者能够看到更多震后残骸,特意的让司机多绕着其他的地方走,一路上都可以看到断壁遗址,阿亮本来就是做旅游行业,在5。12地震前彭州这个地方他也来了数十次,沿途指着白鹭镇的某处介绍说这里原来是一个镇子,原来赶集都在这地方,原来看起来还很繁华,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几乎整体的毁灭,整个镇子街道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更多的地方是废墟。没有机会到灾区的人们了解灾区的情况大多是从电视上获取,在进入真正的灾区这一刻.我才逐步的被眼前的迹象所震撼了. 当时瞬间爆发出来的巨大的大自然的能量有多么的巨大和可怕?当时当地的人们是如何度过这个可怕的灾难?进入眼帘最多的就是着军装的解放军身影,在这样的环境里看到他们感到格外的亲切,电视上闪现最多的也是他们的身影,空降兵极限进入灾区,冒着生命危险营救群众,率先抢修打通生命道路,灾后帮助当地百姓重建家园。。。。。。正是他们忍着饥饿和干渴在第一时间里挽救着无数的生命,也正是他们的言行感动着世界,感动着中国,感动着我们。正是看到他们的英雄壮举,才有了我一定要到灾区的原动力。如果这场灾难没有解放军武警指战官兵的话,真不敢想象灾后的灾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也正是在彭州市地区驻扎的数万济南军区的支援部队和成都当地警备区少量的地方部队与地方百姓众志成城,与灾区群众重建家园,共同面对这场浩劫灾难。看到这一切, 心在滴血.


经过3个小时的颠簸后,我们一行5人终于到达了鱼洞村,打开车门一看到营地的外貌时我惊讶了,与其说这个地方是一个营地,还不如说是一个在废墟上构建起来的窝棚。鱼洞村处于两座山的中间地带,从左右两座山体裸露的地方分析,估计应该都是塌方留下的痕迹,在目测的距离下,山体的最高度与营地的直线距离,即使是山体完全的塌方,也不至于危及到在营地。在站长小李的介绍下,我跟着他边看营地边听讲解基本情况,整个营地是废墟上修的,原地基是村上的退位老支书的住宅,地震后已完全不能够居住,基本被当时震垮,拆除剩余残壁时遗留下大量的砖瓦残片,到处是杂乱的石头,没有一处是平的。在原倒塌处属于坑洼地段,积水根本就没有地方排放,苍蝇到处的飞舞,碗具,蔬菜,家常佐料等等都成了苍蝇的敌占区领域。营地上由于人员人力方面有限,连临时的厕所都没有能力修一个,平时只有借用旁边不远处老乡的厕所,更不要谈什么洗澡的地方了。帐篷倒是不少,大大小小有7个之多,主帐篷是大约可以容纳16人的绿色军用型帐篷,5月12号的晚上在第一时间就从志愿者机构北京总部空运启运过来。帐篷里由于疏于管理,杂乱不堪,很多从废墟拾回的旧砖头堆放在两个角落里,厨房是搭建在两个巨大的联体彩条布帐篷角落上,这个帐篷属于木头与彩条布结构结合而成,开口处都没有封口,属于遮雨的地方,完全不具备居住的条件,低洼处虽然掏出了走积水的浅沟,但两头根本就没有走水的地理条件,随着不定向风不断的起伏,我真担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风卷飞起来。还有一个略小的深色彩条布帐篷,里面堆积的东西应该属于书籍类,没有书架等物件,只有把大量的书籍用条形小预制板和木板铺放,下面搭5块砖头高度简易的置放着,帐篷的尽头上有几个用砖头堆起来的临时座位。地上满是雨后的积水,我真担心一旦帐篷漏雨的,书籍基本就要泡汤了。其他的三个帐篷都是普通的帆布小帐篷,一个白色存放着雨具和消毒用品,一个红帐篷存放着募捐来的药品,干粮等各式各样物资。最后剩下一顶黄色的帐篷,地面用废砖头处理的不错,虽然不是很平整但防潮应该还不错,但空着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偶滴神啊,这里就是我即将要战斗的地方,这个就是我要生活一个月的地方,呵呵


走出帐篷看到有三个志愿者正在忙碌着,在这样的环境里,普通的天然气使用都是一种奢望,这里目前唯一可以使用就是柴火,并且还比较紧俏,现在家家户户都在使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来煮饭烧水,营地的柴火还是用钱到老乡家里买的,本来过来当志愿者就是要自力更生,尽量的不麻烦周围老乡,大家在这样的环境下都很艰难。这样的煮饭方式我在小的时候学校野炊的时候学过的,虽然年以久远,但上手的很快,但对于我面前的三位志愿者来说完全是一个复杂而又艰巨的工作。一共使用了六层砖头来搭建的临时灶台,左右前三方用砖围住,留一个烧火孔。最近才下了雨,有的柴火被打湿过,潮湿的柴火加上笨拙的方法,让整个局面看起来有点喜剧。烧火的基本上分不出来什么是被湿柴烟雾呛出来的泪水还是额头的汗水,整个一张花猫脸,手给人的感觉基本黑透了,完全分不出是烧火的还是挖煤的,炒菜的这位也差不多,由于柴火的烟雾很大,头发上都是柴灰落下的痕迹,拿锅铲的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和烧火的一个样子。我咨询了一下煮这样的一顿饭需要三个小时的时候后,我惊呆了,光煮一顿饭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占用两个人的有效资源,那一个月的话不知道浪费多少的时间和精力,甭说救助灾区人民了,光顾着自己的三顿饭就够费时费力了,但看到拿一个小盆准备端菜的志愿者时,我也不方便再说什么了,毕竟年龄都是20岁上下,基本没有这样的生活经历,能够到达灾区当志愿者并且能够自己用这样原始的方式煮饭已经很不容易了,很多的同龄人说不定在家里都不会自己做一顿饭。


一个中午即将度过了,到了下午才知道原来的站长小李接到北京的通知要立即返回北京总部,杨姐也即将要返回军队,负责营地间联系的负责人小陈也要到另外的营地去,整个营地即将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员了。将就上午过来的车,阿亮小李,杨姐三个人可以返回成都后转乘其他的车。临走时小李临时任命了一个新的女站长陈德丽,是原有队员中留下的唯一一个老员,让我在必要的情况下帮她多把握一下营地里的具体事宜。在与即将离别的几个朋友告别时,阿亮意味深长的说;“伟哥,你年长一些,他们几个都很小,有的事情自己多担待一些,答应我,当你在这个营地的时候,绝对不能够让现在剩余的队员中有任何一位出任何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大家都是志愿者,谁也不想看到在这里出现什么意外。我会竭尽全力的维护他们几个的安全。这个不但是一个志愿者的承诺,更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看着车子逐渐的远去,心情久久不能够平复,这次我是怀着一个心愿而来的,终于在数次的失望中如愿以尝了,现在踏上的就是自己期望这块土地,现在就可以实现一个当志愿者的梦想了。困难和艰苦考验着我们.我能行, 一定能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达后的第一时间就看到正在做午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就是营地里临时搭建的餐桌


到灾区做志愿者波折


出发到灾区之行


营地建起志愿者之家


灾区走访村民排忧解难


灾区营地里帐篷小学与图书室


志愿者的生活


有朋自远方来


印秀之行


再见了鱼洞村! 灾区之行完结篇

本文内容于 2008-8-21 0:39:45 被68324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