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最爱豌豆花

我说我最爱豌豆花,谁要是不信我就想打他。

在十二月的南国的午夜,莫名中我想起了豌豆花。

豌豆花,江汉平原多普通的一种花啊,房前屋后,菜地田野,到处种满了这种东西。

在阳光与春水一样充沛的三月,桃花红了,菜花黄了,豌豆也悄悄地开花了,先是米粒那么大,转眼一两天就大过它日后的果实——豌豆了。白色夹着蓝色,蓝色夹着紫色,紫色又夹着白色,点缀在繁茂的枝叶上,在啾啾的冷风中,在和煦的阳光下,有的热烈的绽放着,有的则藏着掖着,说不出的好看,我以为,一些名贵的花儿讲究一枝独秀,而豌豆花与油菜花一样,要的就是漫山遍野,铺天盖地。

平原乡村的夜晚宁静而安详,白雾弥漫着田野`河流`房屋,豌豆花伴着油菜花`桃花`红花草`小麦`青草的味道,漂到睡觉的床头,暗香浮动。

豌豆生长的速度实在惊人,小豌豆一路生长,豌豆花一路凋谢,不到二十天的工夫,豆杆上缀满了大大小小的豆荚,这个时候的豌豆是最好吃的,嫩嫩的,一剥即开,生吃好,煮着吃又好,半碗辣椒煮过的豌豆米,我能连下好几碗饭呢!在上学放学路上,我经常一头扎进豌豆林,躺在地里吃上一阵,或是撸够半书包,边走边剥着吃。其它的孩子也是这样干的,有时是单独行动,有时是成群结对,也不理会这片豌豆地是谁家的,也好象从来没有人管过。

很快的,豌豆变得越来越结实,越来越老,最后豆荚变得黑黑的,皱巴巴的,里面的豌豆硬邦邦的,我最恨的就是这个时候,家里面没什么菜,餐桌上每餐多了一碗油炸过的咸豌豆,好象永远也吃不完似的,下起饭来嘣咯嘣咯的,直硌牙,屁也太多,臭倒不太臭,不过太响了。

当豌豆成熟的时候,春天也快过去了,夏天带着潮热就要来临了。大人们把土地翻耕,豌豆杆和麦秸`红花草就这样沤在了水田里,等它腐烂后,就是促进水稻生长的好肥料了。我们也可以在这块水田里抓黄鳝`泥鳅了。

虽然我多年未见豌豆花开的情景了,但我知道在家乡的土地上它每年仍然坚持不懈地花开花谢。每年春节前后,豌豆杆都会长到一尺左右,我打定主意,那就趁春节回一趟老家吧,看看亲人朋友。如果运气够好,赶上天气暖和的话,是会看到豌豆花开的。当然也少不了桃花`梨花`油菜花开,燕子归来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