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八年國共臺海戰爭揭密

jee_shin 收藏 0 427
导读: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八年國共臺海戰爭揭密

(1) 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金門之戰


一九四九年十月﹐胡璉兵團的高魁元所率領的十九軍﹐準備由廣州轉汕頭移防金門。共軍攻陷廈門後﹐即在金門以北的大小嶝地區集結兵力﹐征集船只﹐企圖進犯金門。


十月二十四日晚﹐大地已一片寂靜﹐戍守金門西北角古寧頭陣地的國軍﹐忽然遭對岸大嶝島上共軍的猛烈砲擊。第二天凌晨一點鐘左右﹐共軍葉飛兵團所屬的第二十八軍八十二師三個團﹐八十四師的二五一團﹐第二十九軍八十一師全部及八十七師二九五團﹐總計一萬五千余人﹐在砲火的掩護下﹐分乘三百餘艘大小機帆船﹐企圖在古寧頭一帶﹐強行登陸。


此時駐守金門的湯恩伯部隊和李良榮兵團﹐倉促中迎敵﹐十分被動。共軍登陸後﹐國共軍隊即在金門展開拉鋸戰。共軍來勢洶洶,並冒死以人海戰術猛衝,再鑽隙突破多處海岸陣地﹐進而朝金門核心迫近。


葉飛兵團本估計﹐以一萬五千兵員﹐必可征服金門﹐殲滅島上守軍。初期戰情確實共軍已佔上風。


未料胡璉兵團的高魁元所率領的十九軍一萬餘人﹐此時正調防金門整編﹔在金門激戰中﹐適時抵達﹐尚未完全清點裝備﹐即加入戰鬥。金門守軍如獲天上降下的援兵﹐轉守為攻﹐在有“金門之熊”美譽的M5A1型坦克裝甲部隊及海、空軍支援下,全力反擊共軍,將共軍逼退至古寧頭附近的南山、北山、林厝一帶村落,展開激烈的巷戰。


二十六日晨三時,共軍續有一營兵力自古寧頭登陸增援,拂曉後國軍重新調整佈署再出擊,至二十七日晨已將共軍殘部包圍於古寧頭,共軍只有輕裝備﹐無法與守軍坦克相抗﹐在灘頭不敵投降﹐餘全數殲滅。古寧頭之役,於56小時的激戰中,共殲俘了共軍一萬五千餘人,共軍全軍覆沒。


(2)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三日登步島之戰


共軍攻打金門未果﹐十一月三日﹐轉攻舟山外圍登步島。舟山守軍不到兩千﹐共軍先以重炮轟擊﹐隨後以二十一軍第六師主力約五千人﹐乘大小船只五百多艘登陸﹐並與國軍海軍發生炮戰。共軍登陸後﹐突破沿海陣地。


三日深夜﹐舟山防衛司令官劉廉一急電陳誠告知戰況危急。陳誠立即自金門遣送軍隊支援。四日﹐金門增援部隊到達﹐開始反攻﹐進展極速。同時海﹑空軍亦大批出動﹐困殲共軍。至下午二點﹐將共軍壓迫于東南部狹小地區﹐傷亡慘重。共軍為挽回殘局﹐于五﹑六兩日暗夜﹐增援兩個營千餘人﹐計全部兵力七千餘﹐國軍則以海﹑空軍增援﹐雙方血戰五十四小時﹐至六日上午九點止﹐共軍全部被殲滅﹐造成金門大捷後的又一勝利。此役生俘共軍一千五百二十一人﹐獲炮三十二門﹐機槍一百五十六挺﹐步槍﹑衝鋒槍﹑手槍等六千七百餘支。


共軍在金門﹑登步島連遭敗勣﹐武力進擊之意圖方始停止。


(3)一九五八年金門八二三炮戰詳情


一九五八年﹐臺海戰雲密佈﹐中共欲奪取金門﹐進而向台灣進擊。至五月底﹐國共海軍多次在福建沿海短兵相接﹔國軍海軍盡是美式戰艦﹐戰力非常強﹐在國軍搜索艦隊的搜索追擊下﹐中共大約有十八艘各型艦艇及四十五艘機帆船遭擊沉。


六月﹐中共在舟山群島實施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三軍聯合作戰演習。台灣作戰偵防單位得到情報顯示﹐參與演習的中共三軍並未返回原駐地歸還建制﹐且一反常態的于演習完畢後留駐原地待命。


七月初﹐一個由三艘驅逐艦﹑兩艘護航艦和數十艘其他戰艦編成的中共特遣艦隊﹐由舟山基地啟航﹐悄悄沿著浙江海岸向前移動﹔七月中﹐該特遣艦隊貓泊溫州﹐其前鋒單位﹐以“成都”﹑“桂林”兩艘護航驅逐艦為首的十七艘大型戰艦﹐已抵達馬祖對面的海軍巡防基地。


同一期間﹐中共海軍陸戰隊亦先後集中于福州與廈門﹐中共在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擠滿了米格十五與十七﹐總數超過四百架以上﹐計劃把它們一舉南調至福建境內即將竣工的六大機場。中共陸軍亦紛紛進入陣地。馬祖對面﹐中共以二十八軍為骨幹﹐共集中了五個步兵師﹐一個重炮師和一個防空兵加強師﹔最大射程達兩萬七千碼的202重炮兵群﹐也進駐黃歧﹑川石﹑梅花等陣地。金門對面則以第三十一軍為主﹐共配備了四個步兵師﹑兩個砲兵師和一個防空師于金門島群四週﹐其中砲兵師和各步兵師屬砲兵團所轄之各型重炮﹐共三百四十二門﹐亦紛紛進入早已築好多年的砲兵掩體中待命﹐準備轟擊一千五百碼到九千碼外的金門島群。此外﹐以第二十四軍為主的四個步兵師則分佈在惠安到龍田軸線上﹐作為機動預備隊﹐上可支援對馬祖的攻擊﹐下可增兵奪取金門﹐上下呼應以作彈性應用。 軍事情勢已緊張到要爆炸的程度了。


一九五八年七月六日﹐國民政府最高當局下達命令﹕“臺澎金馬地區之國軍各單位﹐取消所有官兵休假﹐各級部隊立刻進入戰時戒備狀態。”


除了進入戒備外﹐國軍亦緊接著調兵遣將增援外島﹔兩週內搭乘運輸艦抵達金馬兵員﹐數以萬計。到了八月中﹐國軍駐防金門島群的各級部隊﹐計有滿額步兵師六師﹐八個獨立砲兵營﹐高炮營五個﹐輕戰車營三個﹔若加上海上游擊隊與就地動員的民防部隊﹐總兵力已達九萬六千人。


馬祖島群防務則更見周全﹐駐守部隊計有加強步兵師兩師﹐獨立砲兵營四營﹐高炮營兩營與民眾自衛隊五個營公約四萬人。論人數與實力﹐在開戰前夕﹐國軍已將半數地面戰鬥部隊配備于外島地區。其中各島均分區防守﹐直接配備與間接配備並用﹐各島間以火力相互支援﹐務求殲敵于海上﹑灘頭與陣地中。


同一期間﹐中共將大批魚雷艇和砲艇自南海艦隊向北調﹐威脅國軍制海權﹔到八月初福建前線中共快艇部隊有﹕


詔安灣﹕魚雷艇十二艘﹐砲艇十艘

鎮海角﹕魚雷艇四十艘﹐為中共主要快艇基地。

廈門港﹕魚雷艇十二艘﹐砲艇十九艘。

三沙灣﹕魚雷艇十二艘﹐砲艇三十艘。


為了防止中共快艇封鎖料羅灣﹐切斷金門對外交通﹐國軍早于金門島群儲存有近萬噸的糧彈及各類補給品﹐足夠所有防禦部隊在一個月的戰鬥消耗。在戰神的利斧斬下之前﹐國共雙方以嚴陣以待。


蘇聯一如既往﹐將大批軍用物資援助中共﹐以配合其攻勢作戰﹐大批俄籍顧問已遍布福建前線。自一九五八年八月四日﹐赫魯曉夫自北京返俄後﹐中共即透過福建前線各電臺再三聲言要“攻奪金門馬祖﹑武力解放台灣”﹐圖以動搖台灣民心士氣。這些心戰廣播﹐自此之後無日無之﹐炮戰開啟後﹐更是變本加厲﹐開始指名道姓﹐針對防衛部高級指揮官勸降﹐甚至動用指揮部高級將領的親人出面喊話。同一日﹐美國宣佈將超級軍刀機F-100運往台灣﹐但至九月十八日才運抵。


八月八日﹐國共嚴陣對峙已有動況﹐臺海情勢一髮不可收拾。八月八日﹐中共空軍的王牌戰機米格十七﹐首度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前後歷時長達三小時許﹐馬祖群島竟日長鳴空襲警報。


八月九日﹐四架米格十七自東大島西南方低空飛過﹐遭國軍防空砲火驅退。次日﹐國軍海軍與四艘中共高速砲艇在白犬﹑馬祖間海域發生拂曉遭遇戰﹔在岸炮的支援下﹐國軍擊沉中共砲艇一艘。


八月十四日﹐國共空軍于馬祖領空三度衝突﹐米格十七遭兩毀一重傷﹐國軍軍刀機一架受重創﹔隨後﹐國共海軍又在馬祖海域起衝突﹐七艘中共砲艇不敵﹐被國軍艦艇追擊成一沉四傷。十五日﹐北茭半島的中共重炮兵群﹐向馬祖列島射擊十七發殺傷彈﹔入夜後﹐中共首度派遣噴射轟炸機群分批進入馬祖領空﹐該夜馬祖島群計發佈夜間空襲警報七次。


八月十六日拂曉前﹐超過兩百架的中共各型軍機于福建前線行大編隊巡航﹐但懾于國軍軍刀機傾巢而出迎擊﹐故未敢出海。十八日﹐馬祖西南四十海浬的中共最大空軍基地龍田機場﹐正式啟用﹐各型軍機起落頻頻。十九日﹐中共空軍再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該日馬祖島群發佈九次空襲警報。


八月二十日﹐兩架米格十七貼著海面低空弛至南竿島上空﹐旋即爬升呼嘯而去。二十一日﹐中共空軍又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該日馬祖島群發佈﹔六次空襲警報。


八月二十二日﹐米格機群再臨馬祖﹐國軍守軍發佈三次空襲警報﹔同日﹐中共重炮兵群向白犬列島射擊十八發榴彈。八月二十三日﹐馬祖群島又遭大批米格機群威脅﹐全日發佈八次空襲警報。


在空中﹐中共六度以大編隊于五萬餘英尺高空進入馬祖﹐每次出動一百五十架至三百架不等﹐國軍戰鬥機群因最高升限不足﹐無法行之有效之攔截﹔而中共軍機一有空隙﹐即俯衝低空鑽入馬祖作炸射姿態。連續十六天持續的海空對陣與衝殺撕打﹐雖然中共在連番的惡鬥中暫居下風﹐但使國軍海空軍主力移往馬祖地區﹐使國軍海空軍實力在主戰場金門島群地區大為縮減。


在海面﹐中共一改以往的被動參戰而主動參戰﹐進而深入馬祖島群間行威力巡邏﹐迫使國軍將其北巡支隊集中重疊配備于馬祖海域﹔此外﹐國軍更將機動艦隊如數北調﹐以應付該地區逐日惡化的形勢。至此﹐三分之二的國軍海空軍部隊已被中共膠著于馬祖海域。


截至八月二十三日止﹐雖然國共雙方在馬祖地區竟日酣戰﹐然在金門方面卻是靜寂無比﹐沉默的令人窒息。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六點﹐中共設于金門島群對岸的三百四十二門巨炮﹐開始對金門發動地毯式的炮轟﹐掀起舉世聞名的“八二三炮戰”。頭兩個小時中﹐金門島群即落彈五萬七千五百發﹔由於金門島群守軍超過十萬人﹐防衛工事堅固﹐僅靠炮轟作為登陸的前奏不夠﹐共軍乃從海上及空中封鎖金門以切斷其所有外援﹐期以金門守軍在中共登陸前即彈盡糧絕。傍晚七點五十分﹐百餘架米格機飛臨金門上空。入夜後因視野不明才離開﹐砲擊亦由密而疏。


八月二十四日午時後﹐砲擊再次轉劇﹐中共將轟擊目標自大金門移往小金門及大膽各島﹐落彈三萬六千五百餘發。下午﹐國軍發動反炮戰﹐集中火力轟擊圍頭﹑大嶝﹑梧嶼等地的中共陣地。薄暮時分﹐八架米格機呼嘯而至﹐輪番炸射金門料羅灣頭裝卸設施。


八月二十五日凌晨﹐一個由五艘國軍登陸艦與商輪編成的運補船團駛入料羅灣﹐準備搶灘卸下糧彈時﹐數十艘中共魚雷快艇﹐在岸炮的掩護下蜂擁襲擊料羅灣對準該船團施放魚雷。一艘坦克登陸艦及一艘無武裝的招商局輪船﹐在混戰中首當其衝﹐先後中雷﹔由於裝載物資全系彈藥﹐兩艘船艦在連續爆炸中迅速下沉﹐沖天的火光照亮了整個料羅灣。兩艘中共魚雷艇亦在脫離戰場途中﹐被國軍艦炮擊沉。


八月二十五日之後﹐國軍數度嘗試利用夜暗掩護進入料羅灣運補﹐但均遭中共海上艦艇與岸炮的阻撓而未果。九月二日﹐國軍一個由兩艘巡邏艦﹐一艘掃雷艦及三艘登陸艦編成的運補船團﹐自馬公發航駛向料羅灣準備半夜執行搶灘運補任務﹔而中共二十餘艘魚雷快艇與砲艇亦在廈門港內嚴陣以待﹐隨時截擊該船團。當日晚上十一點﹐雙方在金門東面六海浬外的料羅灣遭遇﹐掀起“九二料羅灣海戰”。在長達四小時的海戰中﹐國軍的登陸艦群始終未受中共快艇的干擾﹐影響其卸運作業﹐而中共的快艇部隊﹐亦始終無法穿越國軍護航艦隻的屏衛火網。海戰結果﹐十二比○﹐國軍大獲全勝。其中國軍的“沱江”號巡邏艦(PC-104) 單騎衝入中共魚雷艇戰鬥縱列內﹐連續擊沉中共九艘魚雷艇。這場“九二料羅灣海戰”﹐雙方出動的艦艇總數超過三十艘﹐為歷年國共海戰規模最大的一次﹐傷亡也是最多的一次﹐影響所及﹐使得整個金馬炮戰局勢改觀。此後﹐中共海軍元氣大傷﹐再也無法有效阻止海軍的運補。


為了維持金門十五萬軍民每天七百噸的糧彈消耗﹐國軍在九月三日以後﹐幾乎每天均有糧彈船在護航艦隊的屏衛下﹐駛進料羅灣擔任運補作業﹔而國軍空軍戰鬥機群﹐則在空中擔任掩護以支援友艦。九月十八日﹐國軍為了運送數十門155型與240型巨炮(射程達十五英里)至金門﹐動員了數十艘各型艦艇編成運補船團駛進料羅灣﹐中共再度以魚雷快艇(艇海戰術)試圖阻止這個船團而未果﹔這次白晝海戰中中共的損失是三沉四傷﹐國軍則無。六天之後﹐這個運補船團再度滿載而至﹐所不同的﹐這次遭遇戰發生在空中﹐而不是在海上。三十二架國軍軍刀式噴射戰鬥機﹐在船團上空掩護他們駛入料羅灣﹐同時﹐一百餘架中共米格戰機亦自南﹑北﹑西三個方向包抄而來﹔在長達四小時斷續而激烈的空戰中﹐國共雙方百餘架戰鬥機在長一百哩﹑寬五十哩離得福建沿岸上空互相追逐纏鬥﹐國軍新獲美國制式響尾蛇飛彈大顯神威﹐最後的結果﹕十比○﹐國軍空軍大獲全勝。


十月二十五日﹐中共在射了四十七萬五千發砲彈後﹐眼見折兵損將且毫無結果﹐只好暫時收兵﹐而金馬炮戰亦在中共的“單打雙停”中不了了之。


最後統計結果﹕


海軍方面﹕炮戰期間十八次大小海戰﹐國軍船艦共兩沉三傷﹐中共則被擊沉二十二艘各型艦艇﹐外加八十六條機帆船﹔

空軍方面﹕十次主要的空戰﹐國軍被擊落三架軍刀機﹐中共則被擊落三十二架米格機﹐國軍顯然獲得壓倒性勝利。


“八二三炮戰”之後﹐國軍海軍仍穩操海峽的制海權﹐並繼續更新艦上火炮裝置﹐並分別在基隆﹑馬公﹑左營和高雄﹐建立海軍造船場以提高自力修護能力。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四年間﹐台灣海峽國共雙方仍有多次的零星接觸﹐仍是國軍海軍佔盡上風。


大戰勝利﹐台灣民心士氣大振﹐戰鬥英雄返臺﹐造成萬人空巷﹐國民政府統統予以加冕。此役中六二特遣艦隊指揮官黎玉璽中將因戰功輝煌﹐戰役未及半年﹐即于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升任海軍總司令﹐日後並升任參謀總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