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之缘(2006中日战争) 正文 第四章 林雪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


当身着军情处中尉制服的雪妍转过身来时,当我认出了她时不禁脱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七年来我一直想见的雪妍怎么会在这儿?这种情况下我该对她说什么?她看见我又会有怎样的反应?一时我无法开口。


她转过身凝视着我,我从来没见过她那样忧郁的眼神,过了好一会儿,她把眼神移开,慢慢垂下头,缓缓的说:“好久不见了!”


“啊……是的!你好吗?”我急忙接着她的话说,此时我还无法判断她是敌是友。


她再也没说什么仍是不看我。


“那个……有点太巧了不是吗?”我说。


她微微的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沉默了好久,月余来已经被淡忘了的那些旧事又涌上心头,宫本似乎看出了端倪严肃的说:“注意自己的身份,我们同为帝国军人,而且要在很危险的战线上作战,稍有不慎就会为天皇尽忠,虽然我们视尽忠为荣,但是在战争没有结束的时候,任何人的牺牲都是帝国的损失,希望大家明白这点。”


“はぃ!”所有人整齐的回答到。


“每个人有十五分钟时间准备个人物品,十五分钟后到楼下集合。”


“准备什么?”我忙问。


“笨蛋!当然是便装啦!”樱调侃着我。


“那个笨蛋你理会他干什么?看看他看静香的样子,真下流!”美雪不屑地对樱说。


“老同学他可是我训练出来的呢?怎么不服气?”樱对美雪说。


“一塌糊涂!”美雪不再打这个嘴仗,转身走开了。


原来樱和美雪还是同学,看来这个组织里还有许多特殊的关系呢。晚上所有人换好便装,带装备和自用武器准备离开这里,我摸了摸腰上的手枪,心里逐磨不透到底雪妍为什么会在这儿,是敌是友?可是因为我们之间曾有过的那段未完成的恋爱,我心底一直在安慰自己,她是自己人,早晚我们会一起离开,然而就是没有仔细想想自己是否过于天真。


我们来到新的住处,这里是个别墅区,里面住的有日本政府的高级官员、富商还包括那些高级败类——汉奸。我们住在一所二层别墅里宫本早已下达命令,要我们全扮作亲戚。而我和雪妍必须扮作夫妻。来到这里后,各种侦听装置全都装好,这个住处成了我到特工组后的第一个阵地。暂时宫本还没有分配任务,仅仅是告诉我们不要暴露身份。


我的雪妍被同分配到一楼的房间里,到这儿来后她至始至终还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可是我的心里早已翻起了波澜。当与她独处时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看着她的脸庞我满怀感伤,那已沉寂在心底七年的感情又涌上心头,我静静地看着她,她依旧留着短发,但比过去有型得多,虽然没有打扮,但是身上依旧透露的清纯依旧可人的气息,我真怀疑自己在每天都会有人死亡的战争时期我怎么还有心想这些,但是当我的目光再次落到她身上时心情却还是如此。雪妍却仿佛我不存在一般,专心整理物品根本无心理会我。


“雪妍!”我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是三个月来首次使用汉语。


“我是源静香。”她平静地说,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我一时无言,她怎么能这样接受这个日本名字,好半天我才说:“源……,那你……还好吗?”


“指哪方面?”


“感情。”


当听到这个词她的表情微微起了变化,但最后她还是平静的说:“哪方面?”


“我们分开七年了对吗?”我问她。


“是吗?七年……”她又在想什么,可想了一会儿撇嘴一笑轻描淡写的说:“忘记了。”


“可是我没有忘!一直也没有,现在更是无法忘记,你知道吗?在我生命受到威胁时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你!这感情在我心里埋藏了很久,不会忘记的,我一直也……”


“别说了!”她用日语打断了我的话。


“我知道当初我不该写那封信,可是我……”


“我说过!别说了!”她说的还是日语,而且很生气。


“为什么?”我不敢相信,她真的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了吗?而我当时只照顾自己的感情,忽略了她,我自以为很伤心,可是她不也一样吗?她留给了我什么?只有那最后一次毫无滋味的吻。为什么我还无法忘记她,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感情?“你真的对我一点点留恋也没有了吗?我以为可以忘记你,可是……我忘不掉!你……”


“喀!”她举起手枪,把子弹上了膛瞄准了我。


“我的感情和你想的不是一回事,还是忘了吧!”她淡淡地对我说。


“雪妍……”我的心震惊了,她对我居然……可是我看见了她那润红了的眼圈,她拿枪的手在发抖。是她的苦衷不由得我说下去。


“对不起!”我用日语说。


她缓缓放下枪,转过头说:“明天我们要开始工作了,安静下来吧!”


“知道了。”


认识她以来我第一次与她发生冲突,她也是第一次打断我的话,她还是那个充满温存的雪妍吗?当晚,我睡在沙发上,没再和她说话,更不敢去碰她,哪怕只是拉一下手,我的脑子被感情填满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宫本做了具体的作战布置,任务目标是这里的一个中国间谍组织,由他本人、藤崎樱、饭岛美雪一同到外面去搜集情报,辻村负责用网络搜索汇总然后上报,而我和雪妍负责侦听他们安装的窃听器里传来的信息并做好记录。


我不明白这样一个组织为什么会要我这样一个人,论格斗那在军校学的军体拳还不够樱一只手,更不用说美雪了,论枪法那真糟糕得没法说在64旅时就很少打靶,要不是樱的特训,恐怕我拿着手枪还打不中25米外的目标呢,论技术无线电倒是专长,可不见得比这里的人强。这里只有雪妍知道我的身份,可是她至今没有说出来,好像真的忘了一样,可是雪妍倒底是在搞什么名堂?她为什么会服务于特工组?她的专长是什么?


一周来我安心工作并记录下了“成果”:


7月31日:郑州市长与日本下议院议员进行黑市古董交易。


8月2日:日本商人低价收购粮食。


8月5日:日本商人偷运违禁品,买给日本高官。


8月10日:一批中国妓女被送到日本行政官员官邸。


…………


这乱七八糟的消息让人难受,全是些不可见人的勾当,在国人在他们的欺压下生活可真苦,还有那些毫不知廉耻的汉奸居然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欺骗同胞,这些消息并不是宫本他们想要的情报。尽管窃听器布得星罗密布,可是毫无结果。宫本他们没有查到中国间谍,相反对手却在破坏他们的行动,不少安装的窃听器被毁掉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间谍就在这里,或许正执行着秘密的计划。


每日里除了守在耳机旁,不停地听和记录之外我什么工作也没有。虽然雪妍一直和我在一起,但是她却很少和我说话,每当我想把心中的疑问提出时,她都会借口推开,不让我有问的机会。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开始胡思乱想,可想来想去没有结果。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苦恼万分,我只有自我安慰地说雪妍不是真心服务于日本人的。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放下耳机,一屁股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通身只感疲倦,七年来一直想的人就在眼前,可我却无能为力。这时辻村爱从楼上下来,手里照例拿着笔记本电脑,我的注意力被她吸引过去,她在我的注视下走到我对面的沙发前重重的坐了上去。这几天她确实累坏了,好像连续几天没有睡觉了,她倦倦的靠在沙发上一闭眼就睡着了。除了第一天见面外,我还没有和她说过话,也很少正视她,这时我才仔细地看着她,她穿了一套淡绿色的短裙,两腿靠在一起斜放着,披肩的秀发掩着半边脸,脸色有些苍白。她突然睁开眼睛,当看到我呆呆地看她时,她有点窘迫,急忙坐直了身体,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她捋顺一下秀发,轻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失礼了。”


哪里来得那么多礼呢?我这样想可嘴上却说:“没关系,真正失礼的是我。最近很累是吗?”


她不知想什么,过一会儿说:“敌人很难缠,他们很厉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的监听一点成果也没有?”


她轻笑了一下:“你还只是个次要角色,所以你担负的工作不太可能有什么收获。这一点你不知道吗?”


“是吗?”我泄了气。


“我这儿可不同了,有人利用网络不断的向外发送消息,这些消息不用正常的渠道,而且更厉害的是这些文件都加了双重密码,一旦破解就会自动转变为病毒,我的计算机好几次险些被毁。”辻村说


“连辻村也没有办法?到底是什么敌人?”我问。


“如果有内奸的话……”


“内奸?”


“不可能,是我自己胡思乱想,因为所有特工都经过严密的审查,而且这里每一个房间都被监视着,所以不可能有内奸。”辻村摇了摇头。


那么我和雪妍一直处在监视中了?是对我不信任还是雪妍?


“那么我受过什么审查?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我故意问。


“你的资料?嘻嘻!我全都有。长濑一贵,1982年11月3日出生于东京,1984年随母亲来到中国,1995年升入沈阳市第五十三中学,2001年考入沈阳师范大学,2004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一团职务少尉,2006年12月底我军攻占旅顺,你手持出生证明要求重返日军,由长濑总参谋长亲自授令下你加入了海军陆战一师,军衔中尉,职务小队长。密云一战你的战队全部战死,只有你幸存,这些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辻村得意地笑着。


我很惊讶,真正的长濑一贵居然整整在中国生活了二十三年,而且居然和我是中学同学?更吃惊的是他还曾担任过解放军海军陆战队的少尉?既然辻村对我毫无防备我就可以再进一步问清楚。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静香这2001年以后的事?我和她七年没有联系了,我想知道她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这个麻烦些,因为资料不全啊!我只知道她2001年7月来到日本,同年9月在东京大学生物系读书,其余的……不知道,不过川岛课长要我们严密注意她的动向。”辻村说。


“川岛课长?”我问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隶属于大日本帝国情报部军情处作战课,川岛课长就是我们的直接上级,他的全名叫川岛小井。”


“为什么要严密注意她的动向?是不信任吗?”我追问。


“怎么?这么关心她?七年没有音讯了,你还对她有感情吗?”辻村皱起眉头问。


“那个……”我说不出来,因为我发觉好像雪妍和长濑一贵之间还有一段感情存在?这让我想不通。这个长濑到底是谁?难道说雪妍对我根本没有感情?相反是对那个长濑?如果雪妍真的为日本人服务,那么为什么不揭穿我的身份?


“爱有时没是有办法的事,我还是劝你少想些吧!”说完辻村叹着气上楼了。


我不知所措地寻思着这不可思议的关系。“啊!”辻村爱的房间里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急忙拔出手枪冲到楼上,只见红红的地毯上辻村爱直挺挺地倒在上面,屋内没有其他人,只有桌上的计算机组的屏幕上全在放着恐怖的画面,其中一幅是日本旗上的红太阳逐渐变成了魔鬼的形象,尔后又出现一排排血淋淋的头颅,恐怖的笑声正从扬声器里传出。正在我手足无措时,雪妍急急忙忙跑上来,看见辻村的样子,她了瞪我一眼,然后将辻村抱到床上,熟练的用注射器为她打了一针。


“她怎么了?”我问。


“惊吓过度导致的昏迷。”雪妍依旧毫无表情的说,她安顿好辻村后淡淡地对我说:“她马上会醒来,你照顾她一下。”说完她要走。


“那么你……”


“我去准备药品。”她头也没回就走了。


屋内只剩下我和辻村,我关掉计算机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她床边,那苍白的脸更加没有血色,我突然觉得她很可怜,出现这种情况对她的神经剌激一定很大,有了这种经历后她一定不愿意再干下去了。不一会儿她醒了。我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看着她,她揭开被子坐起来,长抒了一口气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不!我没做什么,是她为你打了一针。”


辻村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然后她挣扎着起来说:“现在没事了,谢谢。”


“你的身体……”我难以想象她是否还要去工作。


“没事的!”说完她居然下床直奔计算机。


“你……”


这时雪妍上来了,她手里拿着为辻村准备的药品和注射器一声不吭地看着辻村。


辻村虚弱地坐在计算机组前,打开了机器,那恐怖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辻村强打起精神将软件放入光驱,她连作简单的动作都很勉强。


“要不要再打一针?”雪妍冷冷地问。


辻村恶狠狠地瞪着雪妍的说:“不要。”


我奇怪地看着她们俩的表情,不晓得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节。


辻村的情绪变得烦躁起来,那恐怖的音乐让她心烦,她居然砸坏了扬声器。随后她打开了查杀程序。正当看起来一切顺利时,“崆!”的一声,计算机组瘫痪了,辻村爱的精神一下子垮了,一口鲜血吐到了机器上,我看着雪妍,她没有动,嘴角显露出一种诡异的微笑——一种让我不知所措的笑。


不管辻村是不是敌人,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我不能不管,想到这儿,我不再理会雪妍,轻轻擦去爱嘴角上的血迹,然后将她抱到床上,笨拙地为她输进葡萄糖溶剂,爱两眼直钩钩地看着天花板,不再有任何表情,那样子我不忍看见于是我伸手轻轻地抚合她的双眼让她静静睡去。


“李翔!你的角色是不是演得太认真了?”雪妍还是冷冷地说。


“她已经没有工作能力了,让她睡去也不行吗?”我满怀怒气的回答。


“哼!”她冷笑着,“你还是老样子,对谁都关心得过份。”


“你也一样,对我还是那么冷淡。”我反驳。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是日本人,而你根本不是长濑一贵。”她不满的问。


“雪妍难道你是中国派来的特工?”我盯着她说。


“我说过我是源静香,不是什么中国特工,只是对你的行为有些不解,你为什么要怜悯你的敌人?”


“你既然知道我不是长濑一贵,为什么不当着宫本的面揭穿?你不是雪妍为什么能叫出我的名字?你唬谁?”


雪妍苦笑,过了半晌她才喃喃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本不应该记在我脑子里的东西却那么清晰的存在?”


“前几天你不是说什么都忘掉了吗?为什么又记起来了?”


她冷漠的表情融化了喃喃地说:“我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但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是吗?我还可以相信你吗?我曾经被你骗得很惨啊!”


“你认为我一直在骗你?”


“难道不是吗?我们恋爱时你一直在敷衍我,有没有表现出对我的关心,不仅不和我联系,在我找你时你还故意躲避,你认为这不是骗吗?”


她疑惑着自言自语:“恋爱?你和我?”她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


“雪妍!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真的把我们的过去全忘了吗?”


她迷惑的表情消失了,面色又变得冰冷,然后冷冷的说:“分手不是你做的决定吗?为什么要问我?刚才的抱怨不正说明你已经讨厌林雪妍了吗?既然你已经讨厌林雪妍,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她说完就要走。


她一会儿林雪妍一会儿源静香的都把我搞糊涂了“等等!我还有很多疑问要问?”


她停下脚步,头一歪看着我说:“你尽管问吧。”


“你是否真的爱过我?”我一直想问她的话说了出来。


她缓缓地低下头,脸上流露出忧伤的神色,她是否想起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那些日子对她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不起!我不知道。”


这就是她想了好久的结果?“我不明白!你说清楚些!”我简直有些咄咄逼人。


“我说过我不知道!”就像前几天那样她的泪水莹满了眼眶。


“为什么?等了七年,还是没有答案!”我喃喃地说。


“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请你不要再问下去吧!”她哽咽了,那晶莹剔透的泪水涌出来,滴滴嗒嗒的落在地上,就像落在我心里。


“雪妍!”我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她顺从地偎依着,没有反抗,只是那泪水还止不住的流着,润湿了我的衣衫,我的心也如刀割一般。我从未见过雪妍哭泣,而且哭得那么伤心,到底是什么让她这样?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怎么样,跟这些日本人在一起一定不会快乐,你一定在忍受着痛苦。“请你相信我,雪妍这七年里我一直在想你。”


“长濑中尉!”宫本厉喝打断了我们。


我慌忙松开紧抱着雪妍的手,心里慌乱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宫本、樱、美雪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们在一旁冷眼旁观,宫本的声音惊吓到了雪妍,她打了个冷战,用不安眼神看着我。


宫本恶狠狠地盯着我们,樱插到我和雪妍中间,把我们慢慢分开,她戏谑地笑着说:“偷情的滋味一定很美。”我最担心的是宫本是否从我们的对话中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就在我还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宫本已从后面抓住雪妍的头发,猛地一拉将雪妍摔到地上,随即又将雪妍拎起扔到墙角。


“宫本!”见此情景我什么也不顾地冲上去,樱却伸出手拦住了我,凭身手我还不是她的对手,我急忙大喊:“住手!”


宫本没有理会我,再一次抓起被摔在墙角的雪妍,将她紧紧地按在墙上。雪妍两腿悬空,嘴角还淌着血,可她并不挣扎,任由宫本肆虐。她无力的看着我,那样子让我心痛。我伸手掏枪,可却发现枪套空空如野,我下意识地去找。


“是找这个吗?”樱左手食指挑着手枪护套边摇晃边笑着说。


可恶!居然偷我的枪!我心里暗骂着。


咕嗵一声,宫本又将雪妍扔在地上趾高气昂地看着她。雪妍一声不吭挣扎着爬起,嘴角上还在流血,眼神里透露着坚定。我知道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宫本!”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楚。


“你把过多的私人感情涉及到工作中了,长濑中尉。”宫本最后的那几个字说得很坚定。


“那也不是她的过错,你没有必要这样,她不是敌人。”我说。


“但是她和我们不同,请你记住这一点!不要再有非份之想,你们的过去已经结束了。”宫本说。


我没有再说话,冷冷地看着宫本,可我真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宫本不再理会雪妍,转过身去看了看床上的辻村爱。


“饭岛!”他说。


“はぃ!”


“你和长濑把辻村送到第5旅团的医院!”宫本的话语里听不到丝毫的同情,辻村爱死活不是他挂心的事。


“はぃ!”


“但是……”我看着雪妍。


“放心吧!她会没事的。”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一声不吭地走到床边,想到爱刚才的样子,那真是太可怜了,宫本这个没人性的东西!我心里暗骂着。


美雪抱起床上的爱,对我示意说:“走吧!”我再看了一眼雪妍,那淤青的脸令我心痛。我步履沉重的跟随美雪走了。美雪开着红色的三菱车将爱送到第5旅团的医院,那里的医生安置了她,之后我们就出来了。我不太喜欢和美雪在一起,因为她总是用高傲脸孔轻视于我。


“喂!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出去走走吧!”美雪抬首望了望灿烂的阳光说。


“没关系吗?”我没精打采说。


“反正组长又没规定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美雪满不在乎的说。


“好吧!反正我也不想回去。”我叹着气说。


“哼!”她嘲笑般地看着我:“那么由你开车好啦,随便去哪都行。”


“好吧!”我居然没有拒绝,尽管我在中国军队里考取了驾驶证,但几乎没有实践的机会,当我开着车在大街上左右摇晃时,美雪彻底对我失去了信心,不停在大喊,“笨蛋,你往哪开!”“要撞上了!”“小心点!”“啊!”


车一头撞在路旁的垃圾箱上,美雪下车看着漂亮的三菱车已变成这个样子,嗔怪已填不满她的怒气了,我刚打开车门,美雪就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起来,一头栽进垃圾箱里。


“叭嘎!”她骂着。


当我狼狈地爬出来时只见她气呼呼地双手叉腰站着,两眼怒视着我,我还没等开口说话,她就指点着我说:“真不知道你还能干什么,连撞车也撞得这么不精彩,偏偏撞在这种地方。”


“哦……对不起!”


“哼!”她扭过头去,又是一脸傲气。


美雪不再理会我,试着动动车子,还能动,只是一只前灯撞碎了,她开着车找到了一家维修厂,告诉那个日本厂主我们要在下午四点前提车,厂主满口答应了。再看看天色,已逾午时了。


“喂!请客吃饭了!”美雪无礼地说。


“可是我没有带钱出来啊!”我两手一摊无耐地说。


“你说什么?你和漂亮女人出来居然不带钱?”


“是的。”我两手一摊无奈的说。


“是什么?是真的没带,还是在说我不够漂亮。”


特工也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吗?“那个……我没有说你……”


“够了!你只会送花给藤崎,藤崎、藤崎,为什么总是她!上学的时候好处都被她占尽了,现在还是,为什么总是有人送花给她,为什么总是有人不断请她吃饭,可是……叭嘎!”她突然一个后摆腿将路边的铝合金制的路灯杆踢出了个深坑。


“原来你不仅傲漫不懂礼节,而且还爱嫉妒别人。”我脱口而出。


“什么?”她冒着火的眼神看着我。


糟糕!失言了,我怕她再把怒气发泄到我身上不禁身子向后缩了缩。谁知她又一扭头傲慢的哼了一声说:“不是嫉妒,是自尊心,女人的自尊心,谁说女人一定要男人送花,谁说女人一定要男人请客,今天你就享受一个女人对男人的优待吧!快走!”


“去哪?”


“走吧!”她不由分说拉着我就跑。


这个姑娘!我心里说。


她拉着我一路跑到一家日式铁板烧饭店,一口气点了很多菜,那些肉在铁板上烤得“噼哩啪啦”作响,我心里想着雪妍,看着菜盘毫无胃口。可是美雪却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吃着,根本不顾忌别人的目光一点也没有淑女的形象,算了反正她也不是个淑女。


“喂!你吃相还真不雅。”我看着她说。


“你说什么!”她嘴里嚼着东西说。


“嗯!就当我没说!”我无聊的用筷子翻弄菜盘里已冷掉的烤肉。


“你真是个笨蛋!要知道吃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她边说边往嘴里塞东西,“像我们这种人能吃上几顿安静的饭,要懂得及时享受,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


“你说雪妍会怎样?”我无精打采地问。


“她不会有事的。”她连看也没看我一眼。


“宫本为什么要那样对她,真的是为工作吗?我总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她收住了嘴,找了一条纸巾擦干净了嘴上的油渍然后认真地对我说:“你不明白,组长说她和我们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


她想了想才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个中国人。”


“既然她身份有问题,为什么要让她在日本精英部队里工作?”


“这个……大概是作战需要吧!”事实上连她也想不明白的,我的问话纯属多余。


“唉!”我长叹了一口气。


美雪一转脸又恢复了她那无礼又傲漫的神态说:“你不明白她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来到我们队伍里一样,一个成天只会哀声叹气又没用的中尉,就算是在野战部队里你也不是个优秀的战士,可偏偏配属给我们这样的精英中的精英部队。”


是啊!连我的也不明白为什么,到底命运要怎样对我?


美雪也不再说话了,呆呆地看着嗞嗞冒烟地肉串出神。突然自言自语地说:“究竟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问


“啊!”她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她那剌人的语气说:“我在说为什么肉串烤糊了也没有吃!”


“我没有胃口,不知你为什么?”


“我也一样!走吧!”她起身就要走。


“你忘记付钱了!”我淡淡的说。


“叭嘎——”她骂着,然后往桌上扔了一叠钱走了,美雪真是喜怒无常。


我紧随着她后面出来,时间还早,去哪里好?这里除了这群日本人没有我认识的人,我感到很寂寞。这些被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姑娘不正和我一样吗?她们的感受也和我差不多吧!雪妍当然会更痛苦些?美雪外表高傲刚强,可是却又不自觉地流露出脆弱的心思。我该怎么办呢?我又想起被我杀死的那个士兵,那愤怒在眼神又浮现在眼前,我快承受不住了!


那个作战没有结果,没有抓住任何有价值的人,反而一个大汉奸被杀死在家中,自大的宫本特工组丢了面子,就在他大发雷霆乱迁怒时,我的心里却在偷偷地笑。不过我真怕他们会逼着我拿起枪去和自己的同胞作战,假如真的有那样的一天我该怎么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