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格鲁吉亚《佐治亚时报》《Georgian Times》报道,日前俄罗斯国际问题专家亚历山大-杜金亚历山大-杜金在接受来自格鲁吉亚记者采访时,发表了对俄格关系的担忧,甚至称格鲁吉亚有可能成为俄罗斯“绝对的敌人”。


日前,格鲁吉亚一宗教代表团受俄罗斯的邀请,乘坐从第比利斯出发的航班直达莫斯科,并在当地举行为期十五天的访问活动。此次事件被广大媒体称为两国封锁之后的“第一次破冰之行”,也被称为两国关系转暖的一个开始。就在两国媒体对于俄格关系表示乐观的同时,俄罗斯国际问题专家,国际欧亚运动主席亚历山大?杜金却表示了对俄格关系的担忧。为此,杜金接受了来自《佐治亚时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向他提问道,是否认为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关系已经向好的方面转变,或者当前双方正在进行的互访活动是否会促进两国外交的恢复。杜金的回答有些出乎记者意料:“很遗憾,我认为俄格关系已经进入了死胡同,并且我很难想象,两国如何摆脱当前的形势。因为两国的矛盾并不是民族矛盾,也不是两国总统间的矛盾,而是在于政治选举上的矛盾,正是这样的‘选举’使我们两国的关系复杂化。尽管两国是具有同样信仰的兄弟之邦,然而在选举原则上的对立立场使我们不得不分道扬镳。”


记者追问道,这次格鲁吉亚宗教访问团的到来是否会帮助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杜金坚定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说实话,我觉得这样的互访活动对国家关系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宗教的活动有时与国家的政治利益是背道而驰的,加上俄罗斯东正教派与格鲁吉亚教派的渊源,他们的互访活动更多只是带着互相学习这种肤浅的色彩。而宗教,最终还是要受制于政治。所以它(访问活动)不会改变任何政治上实质的东西。”


记者提到美国已获准许在波兰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同时美国也计划将雷达系统延伸至高加索地区,而格鲁吉亚无疑成为他们的首选,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俄罗斯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面对这个敏感的问题,杜金显然有些激动,虽然他的语调仍然保持着冷静:“我认为,当前的形势是我们正处于与美国直接对抗的边缘,甚至‘冷战’有可能一触即发。如果格鲁吉亚同意美国在其境内部署导弹防御系统,那俄罗斯毫无疑问将会把格鲁吉亚作为‘绝对的敌人’,然后不会再有任何的访问活动,而两国的关系将不可能再恢复。形象地说,双方的态度将会像兄弟残杀那样势不两立。很可能,所有的在俄罗斯的格鲁吉亚人将会遭到驱逐。”专访记者为缓和气氛,于是向情绪激动的杜金提出,如果格鲁吉亚没有向美国妥协,也没有做任何对于两国关系不利的事,为何俄罗斯自身就不能作出一些让步来缓和两国关系呢。记者举例到,最近在阿布哈兹举行的“选举”,除了俄罗斯没有得到任何国家的承认。杜金冷静了一下,回答说:“我认为,实际上在当前形势下,任何增进两国关系的措施都是徒劳的。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俄罗斯或者格鲁吉亚的错。而那次所谓的‘选举’只是两国关系恶化的一个表征。追溯该事件发生的原因,已经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杜金同时指出,在此次事件上俄罗斯确实难辞其咎。由于格鲁吉亚总统对美国的态度还不明朗,因此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关系陷入僵局。在专访的末尾,杜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政治的问题上,就算是亲兄弟也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