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8年的12月時候,徐州剿總副司令杜聿明,帶著手下三個兵團,試圖往西撤退至蕭縣.永城一帶,防止共軍進一步圍剿,並能將軍隊拉至江南拱衛京師,但所謂縱虎傷人,共軍那會這麼輕易,就讓杜聿明這頭頑虎兔脫,沒多久剿總所剩的三個兵團,就被共軍團團包圍在陳官莊一帶,就在一次匆促的突圍行動中,杜損失了三個兵團中的第十六兵團,至此杜在也不敢輕言突圍,只能固守待援.


有一日,杜聿明與第二兵團司令邱清泉,正在兵團部的院子中理髮,此時十六兵團中沒有突圍出去的監察官尹天晶,正踏進院子中,這尹天晶擅觀天象,深諳陰陽五行之術,還會江湖拆字,邱清泉本人不信生死報應,卻信禍福凶吉皆由天命,要不諸葛亮如何能借得東風.大破曹軍?徐蚌會戰開始前,他的防地在河南商丘,邱凊泉認定商丘即[傷邱],屢屢請示國防部,要求換防,因理由遷強,國防部不予理會.


現在看見了尹天晶,邱清泉背著手迎上去,歪著嘴說:[尹監察官,今日天象如何?]


[哪裏,見笑見笑]尹天晶堆著笑臉,認真的在院裏轉了一圈,回到邱清泉身旁,神祕地說:[邱司令官,說真的,這個院子不吉利啊],邱清泉大驚失色[啊]!一聲.


這尹天晶為何會口出此言,因為當時的剿總前進兵團部,是進駐在一位農民的四合院中,院子的正中央,長著一棵水桶粗的老槐樹,尹天晶就指著,這槐樹說道:[問題就出在這棵樹上.您看,院子四合,中栽一樹,樹者木也,]他在手中劃了個口,又在中間加了一個木字,[這不是個困字嗎?]


邱清泉心頭一怔,暗想這小老頭說得還有道理.他來到杜聿明面前,指著尹天晶如此這般地說了一遍.人只要在失意,或走頭無路坐困仇城時,就會特別敏感,特別迷信,此時的杜聿明不由的也患此毛病,他起身,走到老槐樹旁,認真的打量了一會,[砍掉]!杜聿明大吼了一聲,彷彿這一切困境,就是這老槐樹造成的.


這時身旁的人,不說分尤的,紛紛圍上老樹旁,七手八腳的動手砍樹,不久這棵老槐樹,就倒了下來.靜靜的躺在一旁,但是四合院內雖然沒有了樹,依然住著人,[口]裏的[木]改成了[人],豈不是個[囚]字嗎?伊天晶不曾想到,杜聿明.邱清泉自然更難逆料了.


可是當預言不莘成為事實的時候,所有在場的人,不管是死去的還是活著的,都會篤信那江湖騙術中,的確包藏著天的意志!數十天後,邱清泉戰死,杜聿明被俘! 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