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蔣經國的上海打虎行動

1948年國民政府在大陸江河日下,為了挽救經濟上的殘破凋敝,免於經濟的全面崩潰,蔣介石於1948年8月19日依照當時財政部長王雲五的所制定的方法,發佈了<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施行幣制改革並公布<金元券發行辦法>,規定即日起,以金元為本位幣,限期收兌已發行之法幣及東北流通券,限期收兌人民所有黃金,白銀.銀幣及外國錢幣,逾期任何人不得私自擁有,並施行<限價政策>,各地物價一律凍結於8月19日之水準,並不再按生活指數發放薪資,禁止工廠罷工.怠工,一次大規模的經改行動就此展開,上海久為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的成功與否,對全中國有著關鍵性指標的作用,蔣介石為了搞好此次的幣制改革活動,特別找了上海市長吳國禎,商討坐鎮上海督導的人選,吳國禎推舉蔣經國,維有師學馬列的蔣經國才有辦法.有魄力,更有太子身分,敢拔老虎鬚,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蔣介石幾經考慮後,決定派蔣經國為駐上海的[經濟管制督導專員],全權負責上海地區經改活動,臨行前並特別叮嚀,上海之行非比尋常,要蔣經國謹慎行事。


蔣經國一到上海,先把軍警憲財政金融工商要人召集來,宣佈經濟管制督導員的使命.權力.工作指導方針和計畫安排,並以[只打老虎,不拍蒼蠅],[一路哭不如一家哭],鄭重給各界人士下達經濟管制的宣示和決心,蔣經國以淞滬警備司令部.上海警察局為主,加上新開進上海的[戡亂建國總隊],混編成6個經濟管制督導大隊,分區稽察督導,開始第一階段工作,從1948年8月27日開始全面檢查市場.車站.碼頭.交通要道.金融機構.公司企業.物資倉庫,全面大搜查,登記物資.穩定物價,限制金銀代幣流通等非法活動,督導人員遵照法令嚴格辦事,凡違背[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等法令者,公司行號吊銷執照,負責人法辦追究刑事責任,蔣經國於每周二.四下午並主動接待各界民眾,號召各個市民主動檢舉不法奸商和違法破壞幣制改革的壞份子。


雷厲風行的大搜查立竿見影,各銀行的大門前擠滿拿著外幣.金銀.紙鈔等著要兌換金元券的人們,工廠商業申報庫存貨物和價目,國外資產持有者也來登記備案,原本混亂的市場,逐漸在穩定中,一些產業的產能也漸漸的在上升中,各大報無不盛讚,一時之間頗有播雲見日的感覺,老蔣也露出好久不見的笑容,連連的對蔣經國表示嘉許,但一個月過後,開始驗收上個月的成果,才發現前來申報登記兌換者多係中下階層的平民百姓,真正上層人員或跟四大家族有關係的企業,根本無動於衷,大宗貨物.大量金銀外匯和國外資財全都隱匿不報,有的將帳冊銷毀,有的將貨物轉入地下,轉移出境,或將貨物裝在高價租來的貨車.船舶中,在鐵路上.海面上轉來轉去,更有甚者,寧願將貨物轉放到外商名下,與外商分成對分,也不上報給政府,大扯國民黨後腿,一些督導大隊的成員也被重金賄賂收買代為包庇。


內外交困下,漸漸的上海又陷入窘境,人們好不容易對金元券的信心又逐漸摔落谷底,市場上又開始搶購囤積貨品,剛剛穩定的市場又失去節制,金元券又要踏上法幣的老路,市面上開始風傳[太子]蔣經國已經不行了,經濟管制政策注定要失敗,但此時的蔣經國並不再乎外面的傳言,他要再祭出另一隻寶刀,準備要把成功用在新贛南的方法搬到上海這大舞台來,他開始要實行第二階段的計畫,首先,他把新贛南時的得力愛將王昇的[青年服務隊],一萬多人的生力軍開進上海,加強督導陣容,先把不夠格的腐敗分子清理出去,當中收受重賄包庇奸商的警備司令部科長張亞民.警察局稽察大隊長戚再玉和孔令侃的親信財政部秘書陶啟明,他有意洩漏財政機密,這些人全部都槍斃示眾,王昇的[青年服務隊]員自稱打虎隊員,接到檢舉密報不隔夜既到,不管什麼人家,查出私弊一律封存沒收,該拘捕的手銬一押立刻帶走,這其中共逮補了64位違法者,當中連赫赫有名的杜月笙之子杜維屏也被捉來,杜月笙是上海青紅幫首領.金融界鉅子,跟蔣介石的關係匪淺,這些年來國民政府在財政上多有仰賴,蔣經國此舉不地為上海灘投下了一顆萬噸炸彈,上海的家家戶戶都震動了,蔣經國想趁此機會擴大成果,要把茅頭對準四大家族。


首先他對上了表兄孔令侃,當時有成堆的檢舉密函告發,孔令侃在上海的揚子公司不法,再加上非法拋售股票,蔣經國便毫不遲疑地把大隊人馬開進揚子公司,封倉查帳,待把長達幾十頁的財貨清單擺到面前,蔣經國也不禁為之瞠目,揚子公司積貨如山,不僅有市面緊缺的各種物資,而且有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發來的大宗貨物原封未動的存在那裡,有依租借法案從美國運來的軍需品,有巨額金銀外幣,以及連美國聯邦調查局都查不清的在美資產,蔣經國立即查封了揚子公司,並限令孔令侃限期到案說明,如有不遵,將予以逮補,上海灘再次投下了一顆超級原子彈,孔令侃不想坐以待斃,連夜跑到南京找上姨媽宋美齡搬救兵,宋美齡與孔氏家族不僅是血緣近親,宋美齡更有不少資產是登記在孔令侃.孔令傑兄弟名下,揚子公司有多少大宗買賣是借重宋美齡的權勢地位方便做成的,這些有很多恐怕連蔣介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掀了揚子公司,等於掀了孔宋財團,宋美齡如何能正視不管,她立刻打電話到東北的葫蘆島給蔣介石,當時蔣介石正為遼瀋會戰的錦州戰役忙得不可開焦,不得不丟下戰事,飛回南京偕夫人轉道上海。


蔣介石一到上海,立刻召來蔣經國痛斥一番,蔣經國雖據理力爭,但無奈國民政府與孔宋家族的關係太深,這是不容改變與變化的事實,當場蔣介石立刻把揚子公司恢復,杜月笙之子杜維屏也給放了,隔天消息一出,沒多久物價又開始飛漲,金元券又都開始大量拋出市面,人們又開始非法囤積物品,上海經濟市場逐漸失控,上海失控,牽動全國,哄搶.鬧事.歇業.倒閉.示威遊行層出不窮,再加上國共內戰一連串的失利,國民政府的情勢雪上加霜,翁文灝內閣宣佈倒台,主張幣改.主持起草一個法令三個辦法的財政部長王雲五被撤換,限價令取消,黃金白銀外幣恢復持有,財貨登記申報無人提起,金元券威信掃地,國民政府只有加倍大量的印製鈔票來補這大爛洞。


蔣經國受此打擊,好像生了場大病,把自己關在房門內誰也不見,整日以酒消愁,最後拖到1948年11月1日發表了一篇聲明,在聲明中明白表示,[在70天的工作中,非但沒有完成計畫和任務,而在若干地方,反而加深了上海市民的痛苦],太子爺蔣青天終於於5天後黯然離滬,返回杭州的寓所,一場轟轟烈烈的打虎行動,就此不光彩的落幕,上海<大公報>在當時曾發表了一篇名為,<打虎贊>的社論,其內文云:[萬目睽睽看打虎,狼奔豬突沸黃浦],[雷聲過後無大雨,商場虎勢尚依然],[世間到處狼與虎,孤掌難鳴力豈禁],我想短短的這幾句詩文,正道盡了1948年上海打虎行動的寫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